<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四十九章 作敌之计 下
    沂州城上,暗兵蠢蠢欲动……

    今日便是约定招安之日,朱元璋使者还未前来,王宣已然站在城楼正中,注视城外一切,心中惴惴不安……如果计划循序渐进,不出多时,沂州方面将会有“大动作”,而且胜败即看其中。

    是的,王宣的目的就是要杀死秦羽,约定派遣使者中有秦羽到来,王宣心中一直无法平复。此时此刻,王宣正心急立足城上,双手紧攒不放,似乎在焦急等待着设么……

    “咘咘咘咘……”不久,王宣左侧传来暗里急促的脚步声。

    王宣不等脚步前来,先行侧头而视,似乎是等待已久,迫不及待想要得到自己企盼的消息……

    “报——”的确,是传令信差的通报声,手中还拿着一份看似机密信件的东西。

    王宣急忙上前,心切问道:“信儿那边是不是来消息了?”原来王宣一直等的,是自己儿子王信的消息。

    “小王爷的信件在此,请大人过目——”信差实话道来,随即将手中的信件交予王宣——看来那封信件就是王信的消息或指令。

    王宣立刻接过信件,拆开一一看来。不出一会儿,王宣脸上紧张的神情即刻缓解,甚至嘴角露出一丝窃笑。

    “好——”突然,王宣高兴自言道,“信儿的援兵已经到至城关,只等对方使者秦羽前来,我们便可挥刀相向——敌军的部队不在,我们借兵暗中杀掉秦羽,再以报仇反叛未果之罪强加其身,就能无声无息除掉秦羽这个心头大患!”

    说完,王宣收回了信,重新站回了城楼正中。只是这一次,王宣的表情没有之前那么紧张,想着杀人计划即行,王宣的心里反倒是暗暗自喜……

    “呼——”今日的风很大,城外随风卷起阵阵黄沙。模糊着沂州守军的视线。王宣等人目光紧而不放,在那个身影出现之前,似乎心中无法安宁……

    不知过了多久,黄尘迷雾的正中。几个身影悄悄然向城关方向徐徐走来……

    “大人,他们来了……”一旁的侍卫轻声提醒了王宣一句。

    王宣不但时刻注意着,而且心中一直纠结着不放,他怎么会没注意到有人前来?王宣眼神凝视着城外黄沙,那几个身着朴素文服的使者已然前来——是的。是朱元璋派遣的使者,黄沙之中,只有不到十来人的队伍……

    不过使者人数王宣并不在乎,王宣想要知道的是,视自己为杀父仇人的秦羽,是否出现在使者部队之中。王宣定睛一望,待到那几个身影的轮廓逐渐清晰,王宣露出一丝神秘的微笑——秦羽的确是来了,不但正处是这部队之中,而且还是走在部队最前……

    的确。按照唐战之前请示,此次派遣使者,秦羽不但身在其中,而且正处部队最前。秦羽一身文服素巾,端庄士官之态,完全没了平日里身着战甲、驰骋沙场的威风。但令人无法猜测的,秦羽的头上系着一条染血的孝巾,按照陆菁的说法,这叫以血仇之誓祭祀离世亲人——是的,虽为派遣使者前往沂州。秦羽却是一副痛恨嫉恶的表情和眼神,一点不像求和的样子,反倒像是去见不共戴天的仇人。

    秦羽两手攒拳,眼神怒视着城楼上的众人。虽然不能确定此时王宣是否立在城楼之上,但秦羽心中明白,王宣是迫不及待想要等自己亲自前来……

    “秦羽,你果真来了……”王宣在城楼上,很快看清了秦羽的身影。虽然秦羽换了一身文官着装,但那个复仇者的面容。王宣不可能认不出。

    “大人,看来这些人就是徐达派遣的使者了……”一旁的侍卫在一旁提醒道。

    “嗯?那是……”王宣正望着秦羽的样子,待到完全看清面容,正见秦羽头上所戴“血巾”——王宣似乎是很明白,表情微微一变,窃中暗暗道,“血巾孝服披身,看来秦羽是为报仇而来……好,好,你越是想要找我报仇,我就越有理由将你除掉……”王宣看着秦羽迫不及待想要报仇的样子,不禁暗暗自喜——父子两的计划一切顺理成章……

    而在城楼下的使者部队,不知道秦羽是否看到了王宣的位置,秦羽一直保持着那副愈加复仇的情态。不过秦羽此刻心中依旧谨慎,表面上看起来报仇心切的急躁,实则自己一直谨记着出发前陆菁的叮咛……

    (回忆中)……

    “出征之前,为了迎合樱妹的计策,我在细节上再为秦兄弟你多言几句……”陆菁继续朝秦羽道。

    “什么细节你说吧——”秦羽很是坦然的情态,现在的他决定一心一意相信陆菁。

    陆菁淡定说道:“秦兄弟你想为父报仇,你心急我清楚,同时王氏父子也很清楚。换个角度想,你急着想取王氏父子的性命,王氏父子也急着想取你的性命……同时心忌对方,成功与否就看谁能临危不乱——”

    秦羽觉得陆菁说得有理,于是点头继续问道:“嗯,那我该怎么做?”

    陆菁继续说道:“王宣既是心系秦兄弟你,派遣之时,他一定会无时无刻不注意着你——想要揭穿王氏父子的阴谋,必须得算计着逼他们就范……听好了,到了城楼视线范围,也就是大概王宣能够看见你的范围,你故意摆出一副报仇心切的姿态,然后故意加快自己的脚步,让王宣心中下定你是来报仇的,从而扰乱他的心智……”

    (现实中)……

    “故意加快脚步……”想到陆菁之前的嘱咐,秦羽心中默默一句,随即慢慢加快脚步,自己一个人走在最前,和后方的使者部队稍稍拉开一些距离。

    “诶,秦将军?”身后的李少卿等人不解秦羽所为奈何,毕竟他们并不完全清楚秦羽一家在沂州遭遇的灭门一事……

    秦羽加快脚步一幕,果然传进了王宣的眼中。本来王宣的情绪还很淡定,秦羽突然这么加快脚步,王宣心中条件反射般一震——秦羽的眼神视如死仇,是的,他就是来报仇的。

    在沂州城火烧那晚。王宣对那双血仇的眼神久久难忘——在熊熊燃烧的秦家大院外,秦羽只身提枪,怒吼杀入军中,以一当百。杀得自己的部队胆战心惊,自己那晚还险些丧命于秦羽枪下……

    没错,再一次见到了秦羽的怒视,尽管距离很远,但王宣怎么也忘不了那晚的惊心动魄。不自觉地。王宣的心中有些扰乱不定,越来越害怕秦羽离自己越来越近……“快……快,弓箭手都给我准备好——”王宣下意识地,命令自己的手下部队道。

    “可是大人,秦羽还没有走到射程范围内……”一旁的侍卫轻声提醒了一句。

    “我叫你准备就准备,你没听到是吗?”然而,王宣似乎是有些情绪激动,眼神瞪大地怒斥了一句。

    王宣发火,手下的人不敢不从,于是暗阁中埋伏的弓箭手纷纷准备。随时等待王宣的放箭命令……

    秦羽稍稍拉开了自己与使者部队的距离,不顾身后同谋的提醒,自己的脚步越来越快,继续一个人往城楼方向行进。

    “秦将军为什么走这么快,他是赶着去做什么吗……”身后的李少卿等人一直不解,但想着徐达将军之前的命令,一切听从先锋军众部安排,他们也没好意思多问什么,只能是见机行事。

    秦羽用仇恨的眼光怒视着城楼上方,心中依旧惦记着陆菁的唠叨……

    (回忆中)……

    “以血巾系身。加快脚步,达到扰乱王宣的目的,那下一步就是如何逼迫他出手……”陆菁继续嘱咐说道。

    “说吧,该怎么做。我秦羽定义不容辞!”秦羽倒是信心坚定,不仅仅是为了报仇,而且是为了在陆菁面前表现对其的无比信任。

    陆菁点了点头,缓而一笑道:“好,下一步就是关键——秦兄弟你既然擅长弓箭射术,想必一定能目测弓箭射程吧?”

    秦羽自信答道:“当然。我从小就勤练弓术,一般弓箭的射程,扫眼即能很准——”

    “很好——”陆菁听了十分高兴,继续说道,“当你加快脚步前往城楼之时,一边怒视着城楼方向,一边目测弓箭射程的范围……等待快要到达范围,你再故意放慢速度,让城楼上的王宣心乱想要对你动手时,愈加迫不及待……直到到达射程的最远范围,你再停下脚步,同时注意身后的同僚不要靠近,继续以怒视而望城楼众士……如果计划成功,王宣届时必心急大乱,见你迟迟不进城,一定会被你的仇视目光所折磨受尽,一定在你入城之前,提前向你放箭……”

    (现实中)……

    秦羽一边向城楼方向投去仇视的目光,一边暗自算计着弓箭的射程,就快要到达射程范围之时,自己在慢慢放缓脚步……

    果如陆菁所猜,此时在城楼上的王宣已经有些心乱成魔了——看着秦羽离自己愈来愈近,而且脚步越来越快,王宣怎么也忘不掉那晚的“惊魂”,一种无形的恐惧和压迫无时无刻不缠绕在王宣周身。

    “秦羽来了,他真的来了,他真的来了……”王宣的心中叨叨不止,自己的眼神也是开始踌躇不定,心境从最开始的镇定变成现在的急躁不安……

    然而秦羽慢慢放缓了步子,早就心烦意乱的王宣根本注意不及,他只是看着秦羽久久未有走近城关,仇视目光的压迫确是越来越重,王宣的心中一直暗暗发怵道:“你快来啊,快点啊……再靠近点,再靠近点,这样我就能杀了你,趁早杀了你……杀了你,我就不用这样提心吊胆,我就可以解脱了,可以解脱了……”

    王宣这么着急,可是秦羽就是迟迟未有靠近。因为秦羽的步子越来越慢,心乱的王宣根本就注意不到……直到秦羽确定了弓箭射程的范围,秦羽把脚步速度放到了最慢,最终在城楼下的关键位置停住了脚步……

    “秦将军怎么又停了?”身后的使者众人不明白秦羽今日奇怪的一举一动,只能是不断地小声嘀咕。

    秦羽虽然停住了,可仇视凝望的神情依旧不变,甚至愈加强烈,好像是真的迫不及待想要立刻上楼取了王宣的人头,血祭亡父的在天之灵……或许秦羽内心真的就是这么想的,只是因为计划的关系,自己不得不暂时保持冷静,克制这短暂的窒息和不宁……

    但相比起来,王宣就已然克制不住了——对方按兵不动,自己却是手脚先乱。秦羽停驻的这个位置,已经离城关很近了,看起来像是入了弓箭射程的范围,但又不敢确定。

    同一时刻,秦羽依旧朝城楼上方投去怒视的目光,这让王宣的心中不安达到了最大……

    “他已经离城关很近了,可以杀了他,可以杀了他,我已经等不及了……”王宣已经受不了秦羽窒息无比的神情,迫不及待想要抚平心境,王宣已经对其动了杀心。

    不但如此,王宣甚至站不住脚了,他急切地走到一旁,想要亲自张弓搭箭,射杀在城楼下手无寸铁的秦羽……

    “大人——大人……”一旁的侍卫见王宣有些失去理智的神情,急忙上前阻止说道。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杀了秦羽——”王宣什么也不顾了,城楼之上大声喊道。

    “可是大人,这个距离正好是射程范围,城外风又这么大,射杀敌人根本难以保证……”士兵也在旁边忧心忡忡道。

    “正好是射程范围,那有什么好犹豫?”王宣已经忍不了了,下定决心的他,什么也不顾了,继续呵斥下令道,“传我的命令,放箭——”

    “可是大人……”一旁的侍卫还想要阻拦。

    “不听从命令者,斩无赦!”王宣已经恼火了,彻底失去了理智,望着城下已经停下脚步的秦羽,王宣大声喝令道,“放箭!——”

    没办法,军令如山,王宣命令即下,城楼暗阁处,箭雨从天而降……

    秦羽看见了,眼神一定,陆菁最后的嘱咐自己也很明白……

    (回忆中)……

    “最后一条,也是最险的一关……”陆菁眼神一凝,郑重提醒道,“一旦敌军心乱放箭袭击,秦兄弟你不用多想,掉头就跑,并全力保护身后各位大人的安全!”

    秦羽点头答应……

    (现实中)……

    秦羽望见了满天的箭雨,毫不犹豫,收回刚才的“装模作样”,掉头就跑……

    “嗖嗖嗖嗖嗖——”箭雨从天而降,可正如秦羽所测,刚才的位置正好是箭矢的最大射程范围,秦羽这么掉头一跑,弓矢无一命中。加上现在城外风大,弓箭更是命中不准,秦羽撤退自然是毫发无伤……

    “快跑——”秦羽掉头之际,同时朝着身后的使者众人大声喊道。

    就算再怎么不清楚秦羽的意图,看着满天的箭雨袭来,使者众人也明白了前方发生了什么,于是听见秦羽的喊声后,也即刻往回跑去……

    “大人,他们跑了——”因为心乱不定,弓箭偷袭失败,旁边的侍卫慌张向王宣报告道。

    这下子王宣傻眼了,因为王宣所做的这一切,是为了暗杀秦羽……如今因为自己的紧张和浮躁,在秦羽靠近城关前就放箭,结果射杀灭口,这就意味着自己已经暴露了反叛的意图……

    “大人,我们该怎么办?”旁边的侍卫众人也是明白这个道理,于是紧张不安地问道。

    事情已然到了这个地步,王宣想要解难,只剩一条出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