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四十七章 作敌之计 上
    深夜,苏佳营帐处……

    众人一直待到晚上没有离开,唐战陆菁回来,赵子川通报了分军调令,陆菁就一直思考到深夜,迟迟未有说话……

    众人看着也是着急,如今沂州之事还未平定,分军之令更是让人困惑不解。陆菁的心情也很乱,一晚上也没想出什么头绪,她只是觉得世事无常,朱元璋的军令来得太加突然……

    一旁的赵子川有些沉不住了,看着一晚上陆菁一言不发,忍不住说道:“哎呀,别想了,想破头也没用——分军就分军呗,我军各部现在舟车劳顿、伤劳无数,分调至各个军部说不定是好事……”

    “不,事情没那么简单……你忘了吗?常遇春将军所说目的,是为了速取山东全境……”陆菁终于开口说道,“既是速取,那免不了长途持久之战,对我军来说根本就是有害无益……我只是不懂,他们这么无错小说做的目的真的仅仅是速取山东吗……”

    众人都在为战事疑惑,躺在榻上的秦羽忽然有了动静,微微动了动手臂——看样子是穴道解了。

    “秦哥,你没事了……”慕容樱眼见秦羽的动静,贴身关心问道。

    “放心,我一直都没事……”秦羽先是笑言安慰了慕容樱一句,随即默默转过头,望着陆菁的表情。

    陆菁也注意到了秦羽,表情略微一变,随即说道:“分军调令的事情,还是先不提了,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话说回来。秦羽兄弟真的没事了吗?”。陆菁果然把话题转移到秦羽身上。

    “当然没事,我和佳儿一直照顾他的伤情。现在基本上痊愈了……”萧天笑着说道。

    “我不是问伤病……”陆菁继续懂,“我是问秦将军……对我们的意向……”看来。陆菁是想问有关秦羽是否归降一事,问话的语气也略显委婉。

    “这个嘛……”南宫俊在一旁不知如何开口。

    “归顺意向一事还未明了,不过……”赵子川想了想,还是一五一十道,“他和樱妹的事情确是有定论了……慕容兄弟说了,如果分军任务秦羽兄弟成功的话,就让他和樱妹……在一起……”赵子川的口气也是有些吞吞吐吐。

    说到这里,慕容樱有些害羞地侧了侧头。

    然而陆菁听了,嘴角露出微微一笑……

    秦羽打从心里。肯定对慕容樱是真心实意,但是让自己这么快就归顺唐战等人,或许还没有决定……秦羽直视着陆菁自信的面孔,轻声一笑道:“哼,姑娘莫非就是传闻先锋军中料事如神的军师?徐州一战,我也是听说过姑娘的用计……”

    陆菁笑了笑,回应道:“被‘神力将军’夸赞料事如神,小女子还真是荣幸万分啊……”

    陆菁的口气莫名难测,在场众人都摸不清陆菁究竟有何……

    “沂州之战。姑娘神机兵法多次算计于我,秦某佩服……”秦羽闭了闭眼,继续笑道,“栽在你的手里。我秦羽并无遗憾……”

    陆菁想了想,继续笑问道:“秦将军真的认为小女子神机妙算是吗?”。

    “当然,所以军事之败。我并无悔……”秦羽依旧是安详道。

    陆菁轻声一笑,转而道:“如果真是这样。那秦将军你可要后悔喽——”

    秦羽听到这忽而一变的口气,睁眼转头问道:“什么意思?”

    陆菁神情自若。翘腿坐在一旁,继续笑道:“你只是见识了被我算计的智谋,难道你就不想见识执行我计策的智谋?”

    “执行你的……计策?”秦羽有些半信半疑道。

    “就是站在小女子这边,执行我的策略啊……”陆菁继续道,“归不归顺我军是秦将军你的自由,但你就不想在作出决定之前,实行我的计策,替我做一次事?”

    秦羽听了,轻声一笑:“哼,我为什么要替你做事……”

    “这件事情你是一定想做的,所以你一定会答应……”陆菁很肯定地说道。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交手这么多次,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秦羽的性格……”秦羽依旧不在乎道。

    “就因为我很清楚你的性格啊——”陆菁胸有成竹道,“让你替我军卖命,你恐怕一时无法接受,哪怕是借着樱妹的关系……不过,如果让你亲手为你死去的一家报仇,我想……”

    “你说什么?”一提到“报仇”,秦羽一下子心血膨胀起来,不等陆菁把话说完,眼神怒视地转头问道,似乎有些失去理智的表情。

    “秦哥,别激动……”慕容樱见秦羽又一次有些失去理智,担心地急忙劝阻道。

    “喂,他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干嘛又提这事儿?”萧天看着秦羽的冲动,紧张问道。

    就连一旁的苏佳也是不敢懈怠,如果秦羽失去理智,她要随时“控制”住他。

    “就是要提这个事——”然而,陆菁却是反其道而行之,依旧胸有成竹道,“不提这事,你这个‘神力将军’的锐气,恐怕就被我们给消磨殆尽了……你可是单枪匹马,包围陷阵中独挑我军先锋‘四虎’的猛将,沂州攻城破阵更是‘万人敌’,与其看着你继续沉沦,我倒是更希望看见你永不服输、壮志凌云的傲骨,哪怕是情绪激动……”

    秦羽听了,眼神中都渗起了血丝,随即他正视着陆菁,两手握拳道:“哼,你想看的话,我可是会让你们看个够,就算你们所有人都是个顶个的高手……”听这如同猛虎的口气,像是秦羽把这营帐给徒手拆了都不为过。

    众人都在紧张,赵子川和南宫俊甚至在一旁亮出了兵器,以防不测;慕容樱则是在榻边紧握着秦羽的左手。担忧兼伤心地凝望;唯独陆菁一脸的平静和自信,似乎是自信自己一定能够说服秦羽……

    场面紧张了很久。陆菁才缓缓开口道:“秦羽将军……不,应该叫你‘秦兄弟’。你不是一直想为你父亲和你的家人报仇吗?现在正是机会,沂州战败,你有机会亲手杀了你的仇人……”

    秦羽虽然激动,但语气还是暂且平静道:“我的仇人之一罗牧已经被我亲手血刃,剩下的只有王宣王信那对狗父子……可是沂州战败,王氏父子开城投降,接受了朱元璋的招安——你和唐将军刚才不也去过了吗?作为使者的身份……哼,为了不让我失去理智,还把我特意‘困’在这个营帐中。该杀的人不杀。现在你叫我怎么去报仇?”

    “所以说这就是问题关键啊——”陆菁继续自信笑道,“通常情况,王氏父子投降,你这辈子都失去了报仇的机会……但如果是我的计策,就有办法替秦兄弟你完成复仇大愿……”

    “是真的吗?”。听陆菁这么一说,秦羽像是看到了希望,收回刚才的不理智,心中倒是多了一份企盼和信任。

    “所以我才说,不见识执行一次我的计谋。你会后悔一辈子……”终于提到正点,陆菁笑言道,“怎么样,不知道秦兄弟愿不愿意相信我这个‘敌人’。按我的计划行事?”

    说到这个节骨眼,在场众人尤其是唐战,已明白了陆菁的意图——原来她是激将法故意激起秦羽的斗志。好让他主动振奋执行计划,既达到了两日之后揭穿王宣阴谋的计策。又获取了秦羽的信任与恩情,可谓“一箭双雕”。

    秦羽想了想。重新站起身,完全一副焕然一新的希望面孔。想罢,秦羽两手行礼,竟朝陆菁鞠躬谢道:“如果陆姑娘真的能替秦某完成复仇之愿,秦某必终生感激!”

    陆菁笑了笑,也恢复到平日里从容的神态,笑着说道:“不嫌弃的话,叫我‘菁妹’好了,毕竟我们从一开始就把秦将军你当成自家兄弟……王氏父子作恶多端,早该正法处置,我们这些江湖出身之辈,最看不惯此等谋财灭门之罪行——秦兄弟请放心,这次他们绝对逃不过制裁,我会让秦兄弟你亲手为你父亲、为你死去的一家报仇雪恨!”

    “谢谢陆姑娘……菁妹……”秦羽终究还是改口道。

    “太好了,秦哥……”慕容樱在一旁都快哭出来了。

    秦羽情绪稳定了,苏佳在身后冲陆菁微微一笑,心中暗暗道:“真不愧是菁妹,她可真是聪明,不仅仅是在战场用兵,收服人心也是如此,我可真是对你刮目相看……”

    不过报仇即为大事,秦羽谢完后,直身请命问道:“那我究竟该怎么做,才能报灭门之仇?”

    陆菁定了定神,条理说道:“无需多难,两日之后,太守王宣提得条件,会再次开城请降,届时我们还会派遣使者前往……今日沂州一行,我和傻蛋已向徐达将军请命,命秦兄弟你为使者身份,两日之后前往同行……”

    “让我作为使者身份?”秦羽不解问道。

    “没错——”陆菁继续道,“你只要随同使者一行前往即可,无需担心太多……不过今日我们在王宣面前提到秦兄弟你两日之后为使者前来,恐怕他的心里也慌得很——心想便知,让一个仇人在自己面前招安,那自然是坐立不安……我早已看出王氏父子有假降复叛之心,为了自保,得知秦兄弟你要以使者身份前来,他一定会想要暗中杀掉你……”

    “想要暗中杀我……他们有什么机会?”秦羽继续问道。

    陆菁继续说道:“秦兄弟你曾一个人大闹沂州城,吓坏了王氏父子,所以他们决计不会让你这么安然入城……最有可能或者是一定,在你入城之前他们就会想办法干掉你,城楼之上一定附有弓手暗箭;假如是王信所带莒州援兵前来,情况恐怕更复杂……”

    “王氏父子可真是歹毒,为了利益和自保不择手段……”赵子川在一旁忿忿不平道。

    “可不是嘛……何况要来的可是秦羽兄弟,是他们的仇人,他们是不会让一个仇人安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当然是入城前就能借口干掉他……”唐战在陆菁身后补充道。

    “那我该怎么办?”秦羽已经迫不及待了,继续问道。

    “只需要你做一件事——”陆菁正言道,“两日之后,使者代表前往沂州,王宣那边一定会以兵相待,像在城外干掉你,弓手暗箭最有可能,毕竟使者不能携带兵器入城,秦兄弟你的武装也有限制……入城之行,你走在使者部队的最前,让王宣确定你的身份和位置;但是你故意放慢速度,让王宣对你产生猜忌,扰乱他的心智;届时你久久不进城,王宣又急于杀你,一定会自乱阵脚提前放箭……你做的唯一一件危险的事,就是在箭雨中护送几位使者大人后退。王宣料想你为了报仇,一定会拼命上前,却不曾想到你这个战场上从不屈服的‘神力将军’,居然会苟且后撤……一旦你护送使者众人后撤,王宣又收不了手,他就一定会想尽办法率兵出城追击,把你和众使者灭口;届时你拼命后撤,徐达将军在关后已然布置好军队埋伏,等待埋伏正擒王宣,他便百口莫辩……后面的事情就不用我多说了,王宣被抓住现行,降而复叛,必然是死罪一条,倒是无论怎样置王氏父子于死地,都不为过,秦兄弟你也能亲报你杀父灭门之仇——”

    一连串的计划说完,归根结底就是入城前扰乱王宣的心计和谋略,借秦羽这个仇人之面,引蛇出洞,揭穿王氏父子的阴谋。虽然有些“利用”秦羽的意思,但秦羽却毫不在乎,而且觉得事事有理,是个正当有效的计策,让自己杀了王宣有了正名。于是,秦羽佩服陆菁道:“果然是良计,菁妹用计神机妙算,名不虚传——”

    “先别这么夸,计策归计策,真正实行当日,还是有些风险……”陆菁望着秦羽报仇心切的眼神,谨慎提道,“唯独危险一处,王宣若是以箭矢偷袭,秦兄弟你又没有兵器防身,该怎么渡过这一危险难关?”

    “这个你大可放心,秦某一身是胆,孤军入阵未曾怕敌,还怕区区几张弓箭?”秦羽浑身是胆,自信豪言道。

    然而,陆菁却是一口否定:“那可不行,毕竟不是打仗,到时你手无寸铁,怎么防御漫天的箭雨……你现在是我们的朋友,我们不会看着朋友无故犯险……”

    “朋友”这句看似普通,但在秦羽听来,却是意味十足。秦羽一下子有些愣住了,陆菁的话让自己明白了,打从一开始,陆菁等人就没把自己当成敌人,是真心真意把自己当朋友,为此秦羽心中突现莫名感动……

    “我有办法——”踌躇间,身后的慕容樱发话道。

    “你有什么办法?”陆菁侧头问道。

    “其实只要想办法把兵器交到秦哥手上就行,这个交给我就好了……”慕容樱自信说道,似乎自己心里有数。

    陆菁眼神微微一凝,想到慕容樱对秦羽的心意,决定相信慕容樱一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