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四十六章 连环算计 下
    见唐战没有揭露自己罪行,王宣才在一旁放心一半。

    “不过……”然而,唐战突然峰回路转一句。

    唐战的转遗,王宣心头又是一紧。

    唐战瞟了一眼王宣,以及王宣身后所立侍从,紧接着道:“不过沂州既降,王大人亲自受命,为何不见令郎王信?”

    说话同时,陆菁在一旁微微点头,看来此言即为陆菁之计。

    王宣心中不禁一揪,因为他很清楚,此次投降乃是假意,意在拖延朱元璋的时间,自己儿子王信则是前往莒州征募援兵,会和沂州后借复叛为由杀死仇人秦羽,然后以平息反叛为由见机行事……

    王宣想了想,心觉众人并不知道如今自己计谋,于是缓缓道来:“回将军,犬子既知老身已降,特前往莒州汇集各路奉物以示吴王……沂州之战,实为前将罗牧之举。老身早有归降之意,谁知罗牧却是主意为战……如今罗牧已死,沂州上下各郡皆归顺吴王,只待时日之后,犬子奉物归来,一并将沂州交予吴王——”

    王宣言下之意,既王信正在莒州等地汇集降物兵马,因此不在城中。同时,王宣还将死去的罗牧说成主战之意、蒙蔽自己,以此推脱责任,可见王宣用心之毒。

    但这一切都看在陆菁眼里,陆菁听完了王宣这一陈述,嘴角微微一笑……

    唐战也不经意朝陆菁投去一个眼神,看样子计划成功了……唐战转过身,继续朝王宣问道:“若是如此,令郎何时能返还沂州?”

    王宣继续低身道:“回将军,两日即可……今日请降只为诚意,至于归降奉物。须得犬子归来,才能尽数奉上,只能委屈大人及将军多待两日……”

    言罢。唐战又转过身,请命徐达道:“将军。王大人既然出言两日之后我们再来招安,不知将军意下如何?”

    徐达眼神一凝,试探性地问了一句:“那……唐将军所觉呢?”

    徐达之言,似乎话中有话,处事谨慎的陆菁在一旁听了,心中不禁一揪。

    唐战没有陆菁那样慧根,听出言语中的蹊跷,他只知道遵从陆菁之前安排的计划。于是一五一十请命道:“将军,我军与沂州守军连番数战,不但伤亡惨重,而且早已疲惫不堪,现在正是休养待命之际……北伐之计,欲速则不达,不如暂且休整两日,等待王大人之子携奉物归来,我等再来沂州招安——”

    徐达听了,嘴角暗暗一笑。随即说道:“好吧,那就交给唐将军你处理了。若是等待两日,两日之后本将军还会亲自派遣使者同行……”

    唐战见时机已到。继续问道:“不知使者之行,可否特加一人?”

    “怎么,使者方面有何意动?”见唐战突然想特意安排使者人选,其意不明,徐达又问道。

    唐战继续道:“末将心想,使者招安之行,除了才干过人,还得熟悉降城的一点一滴……末将帐下正有此人——秦羽将军乃沂州降将,降前曾为沂州守骑。若是让秦将军亲自以使者身份前来,此事必事半功倍!”

    “秦羽?好像听常遇春将军提过……”徐达听到“秦羽”的名字。不禁道,“如果真是如此。那唐将军之言乃是良策,就按唐将军所言行办——”看来徐达是很爽快地答应了。

    “很好,他们中计了……”王宣听到唐战的话,整个人都快乐上天了,心中暗暗道,“信儿的计谋成功了,拖延朱元璋的时间,让其二次派遣使者,使者之中果然有秦羽本人——到时信儿汇兵一处埋伏,秦羽见到我等,必仇性大发,不顾军令愈加报仇,我等就可以借使者挥刀相向,趁机做掉秦羽……杀掉秦羽既成,再复降朱元璋,我等就可以携秦家遗产,全身而退……”

    陆菁在一旁一言不发,却是一直注视着王宣的神情。看见王宣低身眼下隐约的暗笑,陆菁微微一笑……

    “事既已成,那么两日之后,我等再派遣使者前来……”徐达吩咐完了事务,随即对王宣道,“王大人就此别过,两日之后等待消息——”说完,行礼准备率部转身而去。

    “徐将军慢走……”王宣随同手下也是恭敬送道……

    徐达等人走了,剩下留在将军府里的王宣,依旧久久没有离去。他伫立了好一会儿,心情逐渐平复下来。

    “没想到秦羽归降了他们,他们却没有心意替秦羽报仇雪恨,只顾招降我等,这可真是天助我也……”王宣暗自笑道,“如此说来,秦羽在他们军中,只是败军俘虏,唐战他们对我等灭门秦氏一家之行毫不在乎……这样正好,秦羽遭到对方孤立,要用计杀了他可以说是轻而易举、无需顾忌……”

    站立了好一会儿,王宣又对身边人问道:“对了,信儿那边有消息了吗?”为成计策,王宣又开始问起王信那边的情况。

    手下随即答道:“回大人,小王爷刚才飞书传信,说是莒州那边募兵已至,两日之内必到沂州……”

    “很好,届时我们父子合兵一处,必叫秦羽有来无回!哼哼哼哼……”歹毒的一阵阴笑,王宣也从府中慢慢离去……

    徐达等人离开了沂州,正走在返程的路上……

    这一次唐战和陆菁紧跟在徐达左右,可以说刚才招降王宣一事,徐达几乎是全权让唐战在做。唐战也是按计行事,没有太多过虑,陆菁交代的事情,唐战也是一一完成……

    “军师,怎么样,看出王宣的忠心了吗?”徐达走在最前,突然问起一旁的陆菁来。

    陆菁也是感到一紧,自己刚才半言未出,为何徐达会主动朝自己发问。

    为求谨慎,陆菁也是先行问道:“恕在下多言,刚才招安一事。皆是唐战将军所言,在下一言未发……将军此时问事在下,又是事出何因?”

    说到这里。唐战在一旁也有些不解,因为这一出问话并不在陆菁之前的计划内。不过既然离开了沂州。又是自己的上司问话,唐战也没太在意。

    可陆菁就不一样了,徐达的问话就像是一把未有趋势的锋芒,似乎是在不断试探着自己。

    徐达倒像是真有他意,怕陆菁看出了一丝,故意遮掩几下,笑而说道:“尔等先锋军皆为常遇春将军所属,从军打仗。本将军也是少有顾及……不过从徐州一战到现在,先锋军立功无数,更有军中将士声名黄河南北,因此本将军对尔等提有兴趣一二……这回派遣唐战将军和陆军师一同随本将军出行,也是元帅之意,既是元帅亲命,想必二人必然胆识有加……唐将军在招安之时献出‘秦羽招降’之计,陆军师你确实一言不发。既是谋略在身,军中立功何必深藏不露呢?”

    一听到是朱元璋亲自派遣,陆菁心中又捏了一把冷汗——看来朱元璋已经把注意力集中到自己等人身上……不过陆菁还是保持一脸平静。笑望着徐达,暂时不想过于表露,于是收敛谦虚道:“在下不才。不敢多献言出丑……”

    “可本将军相信你,元帅也相信你……”徐达继续道,“陆军师既有才干,何必藏头露尾?本将军相信,你一眼就看出了王宣的意思……说出来吧,言中可是立功重用——”

    陆菁静默想了想,表情依旧不变,心中暗道:“看来,只能先一步执行计划了。借徐达之手……”

    于是,陆菁恭敬向徐达说道:“那在下就献丑奉言了。还望将军大人不要笑话……”

    “不会的,本将军相信你——”徐达一脸坚定地笑对陆菁。

    “那在下就直说了……”陆菁表情一变。眼神坚定,语出惊人道,“王氏父子反复,不可遽信。宜勒兵趋沂州,以观其变!”

    陆菁一针见血,果断道出了王氏父子意图,一点怀疑没有。

    “菁儿……”看着陆菁的坚定神情,唐战也在一旁若有所思。

    “军师果真如此确定?”徐达倒是在一旁犹豫了起来,于是转而问道,“刚才王宣在城楼之上,可未曾明显表露复叛之意,军师你能这么确定王氏父子的立场?”

    “当然——”陆菁坚定十足道,“将军若是不信,两日之后可屯兵暗中埋伏沂州关口,以待其观……在下心想,王宣所说‘两日待命’,只不过是拖延时间,表面上等待其子王信汇集降物,实则是为王信莒州募兵争取时间,届时反扑我军……王氏父子是骑墙之辈,无论之于元帅还是蒙元朝廷,父子二人只不过追求眼前利益,并无忠事之心……”

    “听陆军师的口气,你似乎是坚定无疑,王氏父子会叛变……”徐达又加紧一句问道。

    “一定——”陆菁很肯定地说道,“还望将军大人两日之后做好两手准备,派遣使者招安的同时,关口埋伏部队,以防不测!”

    陆菁说得振振有词,徐达沉默了好一会儿……随即,徐达微微一笑,转头道:“好吧,既然是陆军师所言,本将军也深信不疑……两日说长不长,本将军即刻回应募兵,为尔等做好接应;两日之后,尔等只需派遣秦羽将军为使者即可,届时按号令行事……”

    “遵命——”唐战陆菁同时答道……

    离开了沂州许久,回到先锋军阵营,唐战陆菁就和徐达将军分开了,各自回了自己的营地……

    不过一路上,陆菁的心情一直都不平静,尤其是当徐达说到自己与唐战同行招降是朱元璋的命令,陆菁心中更是不安……

    “不知道秦羽兄弟现在在营中怎么样了……”唐战并没有陆菁那样的心机,回到营中的第一件事情,倒是担心起在营中养伤的秦羽来。

    的确,二人回营中后,径直便往苏佳营帐的方向走去……

    “我们回来了——”揭开帐门,唐战还是以兄弟口吻招呼道。

    军中众人都在营帐,秦羽也好好地躺在榻上,人醒了也有慕容樱在一旁照顾,看样子一切安然无恙才对。不过自己二人平安归来。本应该高兴的众人却是一脸深沉的表情,像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而且军中所有将领几乎全部聚集于此,隐隐中让人感到一丝的不安……

    “你们到底……怎么了?”看着有些沉郁不安的气氛。唐战略有担心地问道。

    “你们平安回来了,太好了……”赵子川终于还是开口。先言问候道,“回来就好,我们还一直担心呢……”

    “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陆菁也早就察觉到了众人表情不对,于是正经问道。

    “这个……你们不在的时候,常遇春将军来过……”平日里大大咧咧的赵子川,如今说起话来,也有些吞吞吐吐。

    “常遇春将军?怎么了吗……”唐战也有些不安问道。因为常遇春若是前来巡视或是下令。自己和陆菁应该身处营帐,就算是赵子川暂时处任主将一职,按道理也该等到自己二人回来才是,毕竟自己二人随同徐达同行招安,常遇春也是知道这件事的……但常遇春却没有等到二人回来,就下达了莫名军令,看样子此令非同小可。

    赵子川和南宫俊互相望了一眼,随即把刚才常遇春分军调令的事情详细陈述了一遍……

    唐战陆菁听完,果然大吃一惊,和赵子川等人一样。他们不会想到沂州一战刚刚结束,朱元璋就迫不及待实行下一步的北伐行动,以至于不惜拆分先锋军各部……

    “把我军分调至各部。这……”唐战在一旁一直没有回过神。

    “常遇春将军下达完命令就走了,至于原因,他也只说是为了速取山东全境而行……”赵子川继续道,“常将军已经给我们分派好了各自任务,至于唐战兄弟你和菁妹,暂时收归常遇春将军之属,等候听令……”

    这道命令太突然了,一向料事如神的陆菁也没有顾及到,此时心烦意乱的她。半天在一旁默而不语……

    唐战也是一样,他和陆菁回来。本是想要说明下一步招安的计划,针对秦羽而言。同时揭穿王氏父子的阴谋。可是“分军”命令的突然下达,一下子打乱了唐战陆菁二人的心思……

    元帅大本营处……

    “徐达将军回来了——”朱元璋正在主营中务事,帐外传出了徐达将军招安回归的报令。

    “传他进来——”朱元璋也行事干脆,没有停下手中的活,直言命令道。

    徐达遂进入帐中,低身请命道:“元帅——”

    “怎么样,招安一事可有变故?”朱元璋一脸正经地望着徐达,正声问道。

    “是,元帅……”徐达随即将沂州招降的细节,一五一十道来……

    “两天之后?”朱元璋听完后,疑声问道,“意思是等候王信集齐奉物,共同来降?”

    “正是如此——”徐达依旧一一明细道。

    “看来此事并没有想象那么干脆啊……”朱元璋暂时放下手中的活,托着下巴思考一阵,随即又问道,“对了,唐战陆菁的意思呢?”

    提到了唐战和陆菁,徐达直言道:“回元帅,唐战将军示令了派遣使者秦羽一计,至于陆军师嘛……”

    “她怎么了?直接说——”朱元璋有些等不及,看样子他对陆菁的一举一动和意见十分在意。

    徐达顿了顿,直言道:“陆军师一语即破,说王宣王信父子有反复之心,归降乃是假意,还建议末将屯兵埋伏,以观其测……”

    朱元璋听完后,深吸一口气,抬头望了望帐顶,若有所思,半天没有说话……

    “元帅,那我们究竟该……”徐达还在请命示意。

    “按她说的做……”朱元璋忽而开口道,“如果说陆菁真的料事如神,那这回本帅倒是想亲自瞧瞧……”

    说完,朱元璋收起了桌上的地图。看来打从心里,他对陆菁有着那么一丝关注甚至是提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