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四十四章 分军调令
    昏暗中一片血色与迷茫……

    “我要杀了你们……我要杀了你们……”秦羽不知身处何境,眼前的一片黑暗,四周传来刺鼻的血腥,秦羽手持银枪而立,黑暗面前却是一片熊熊大火。

    “爹……爹……”黑暗面前,自己父亲的身影愈加渐远,最终被无情的大火埋没。

    紧随而至的,是王宣王信父子狡黠的神情,以及罗牧歹毒的面孔……

    “我要杀了你们,为家人报仇……我要通通杀了你们,你们都得死……”秦羽在黑暗中不断地呼喊,想要持枪前行,却是如同陷入沼泽深渊,不望彼岸。

    熊熊大火依旧在燃烧,烧尽了秦家大院,烧尽了沂州古城……秦羽还在反抗搏斗,一个熟悉而温馨的身影出现在大火前——

    的深情。

    可是,在慕容樱的背后,罗牧正率领千军万马而来……罗牧亲手挥刀,眼看正朝慕容樱而去,秦羽心中顿时焦急,想要上前营救却是奈何不及,整个人被黑暗的枷锁所束缚。

    “小樱……小樱……啊——”秦羽黑暗焦急中肝胆俱裂,呼喊着慕容樱的名字,近在眼前,却是怎么也触手莫及……

    “啊!——”秦羽的怒吼,此时此刻却显得凄凉无助……

    “啊——”最后一声长叫,秦羽两眼睁开。从榻上翻身而起——原来刚才的画面是秦羽在做噩梦。

    “小樱……小樱……”不过秦羽似乎并未完全从噩梦中醒来,醒时依旧呼喊着慕容樱的名字。

    “我在这里——我在这里……”令人意想不到。慕容樱正坐在榻边,两眼关切地望着秦羽——秦羽昏睡时。慕容樱一直在身旁照顾不离。战役结束,回到营中,慕容樱卸下头盔,长发飘然银甲身肩,其貌香玉可人。

    秦羽似乎还没清醒,看着眼前的慕容樱平安无事,并且这次能触手可及,秦羽不假思索一把抱过慕容樱,像是十分害怕失去她。

    秦羽突如其来的拥抱。慕容樱也是“受宠若惊”。不过眼见秦羽醒来,自己是第一时间关心的人,可见秦羽心系最重要的人果然是自己,慕容樱不禁脸红一阵,双手轻轻搂住秦羽脖子,以示安慰。

    秦羽久久没有放手,刚才噩梦中的画面让他十分害怕,害怕慕容樱在自己眼前消失……

    “秦哥……”拥抱了很久,慕容樱沉默中亲昵关心道。“你刚才是不是做噩梦了……”

    提到这里,秦羽才慢慢恢复过来,意识也逐渐清醒。不过他依旧没有放开拥抱的手,紧抱着慕容樱问道:“我……这是在哪里?”

    慕容樱红着脸。微笑回答道:“这是在苏姐姐的营帐中啊,你之前来过的……沂州之战结束后,你就一直昏迷不醒。萧大哥和苏姐姐费了好大功夫才让你恢复……你刚才,做噩梦了是吗?”。慕容樱还是不忘问候一句道。

    “好像是……”秦羽的意识渐渐清醒。轻声喃喃道,“我梦见了爹。梦见了杀我爹、灭我全家的仇人,王氏父子还有罗牧……我要杀了他们,可是……”

    “罗牧已经死了不是吗?”。慕容樱安慰提醒道,“刚才在战中,是我们两个亲手杀死他的,杀死了你的仇人之一……”

    “对啊,我已经杀了罗牧……”秦羽自言自语道,渐渐想起了昏迷前自己独骑冲阵的场景……

    “樱妹,秦羽将军怎么样了?”正在这时,帐外突然传出慕容飞的声音,本来是来关心秦羽的伤势,结果一进营帐,就看见妹妹和秦羽亲昵拥抱的一幕。

    要是换做之前的慕容飞,他肯定二话不说上期和秦羽拼命。但是他这个做哥哥的心里也清楚,妹妹对秦羽的感情;加上刚才阵中秦羽独骑而行,不但救下了自己妹妹,还助先锋军拿下沂州,可谓感激不及;何况若是秦羽归降,自己众人也是以兄弟相视。

    不过这样毫不顾忌地抱着自己妹妹,慕容飞怎么说也不“开心”,于是慕容飞上前反问道:“你们两个在干吗?”。

    “哥?”慕容樱有些不舍地松开了手,一脸复杂地望着慕容飞。

    秦羽更是不敢正面相视,渐渐清醒的他,这才想起慕容飞还是慕容樱的哥哥。

    “樱妹,我知道你对秦羽兄弟……可是现在也……”慕容飞还是有些不太情愿妹妹就这样情归他人,有些尴尬道。

    “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了……”哥哥的口气并不重,谁知慕容樱居然语出惊人,似乎板上钉钉道,“我在秦哥面前发誓了,只要我成功帮他报了仇,我就以身相许做他的妻子——现在杀死了罗牧,我的许诺实现了,所以从现在开始,秦哥就是我夫君,不管秦哥选择怎样……”

    “胡闹!”再怎么感谢,慕容飞也不会这么草率地定夺妹妹的终身大事,果然慕容飞有些生气道,“结婚是一辈子的事,你怎么这么草率?而且,还不确定秦羽兄弟的选择。你跟了他,万一他无心归顺我们,还要为他的蒙元朝廷卖命,那……”

    “我不管——”慕容樱也毫不退让道,“既然在秦哥面前发誓了,我和秦哥就已经是夫妻了……而且,我相信秦哥的选择,他不会抛弃我们……”

    然而,秦羽的表情却是凝重不已,心上人以身相许,按理来说应该激动,可秦羽却并不开心——与慕容樱两情相悦,意味着自己从今以后就是朱元璋的人,与朝廷作对。虽然家族灭门一事,秦羽对蒙元朝廷已经完全失望。但是否投靠朱元璋,与朝廷作对。秦羽却还犹豫不决……

    “别任性了好吗?”。慕容飞还在“教训”,完全没注意秦羽的表情。眼神一直对着自己妹妹,“总之婚姻这样的人生大事,樱妹你不能这么草率……若是秦羽无心归顺我们,这婚姻我绝对不会答应!”

    “哥——”慕容樱生气中带着伤心,在哥哥和“丈夫”面前,慕容樱也是抉择两难。

    而对于秦羽来说,虽然痛恨朝廷,但也无心想和朝廷作对……可秦羽打从心底真的爱着慕容樱,对秦羽来说。慕容樱已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人,他无论何时都不想要离开她,甚至是害怕失去她……秦羽很彷徨,踌躇中难以开口……

    “都在啊——”正在尴尬间,萧天和苏佳从帐外进来,本是要看看秦羽的状况,却差点发现慕容兄妹不和谐的一幕。

    慕容兄妹俩及时停止了“矛盾”,知道萧苏二人也是来关心秦羽的病况,于是收回表情让路开来。

    “秦羽兄弟。现在伤好多了吧?”萧天坐在榻边,以兄弟口吻关心问道。

    “嗯,谢谢你们……”秦羽只是轻声回应道。其实打从心里,秦羽非常感谢萧天。正是因为出征前萧天对自己的耐心开导,才让秦羽在仇恨绝望中找到了人生的希望——除了仇恨,秦羽还有心系重要的人。那便是自己一直情归的慕容樱。

    “那秦羽将军的意思呢?”苏佳走到秦羽身后,微微一笑问道。“听说你和樱妹两情相许,我们帮你报了家族大仇。你是否愿意归顺我们?”苏佳的话还是直切话题。

    秦羽犹豫中有些矛盾……忽然,秦羽似乎是想到了一处,抬头提神问道:“我的仇人是王宣王信父子和罗牧,罗牧已经被我和小樱杀了……对了,王宣王信那对狗父子呢?你们不是拿下沂州了吗,那他们人呢?”秦羽的表情甚至开始有些激动起来。

    苏佳淡定说道:“罗牧一死,太守王宣开城投降,我军已然接受……刚才徐达将军率援军大部队抵达,徐达将军奉元帅朱元璋之令,亲自前往沂州招降王宣。徐达将军才刚动身,唐战兄弟和菁妹也随同一路,现在军中之务暂交给子川兄弟和老九处理……”

    “王宣王信,那对狗父子是杀我全家的罪魁祸首,现在居然投降……”秦羽一时间怒气正起,双手握拳道,“我要亲手杀了他们,我要杀了他们——”

    秦羽的情绪越来越激动,甚至准备翻身起来,做出惊人举动。

    眼看秦羽这是要奋身而起,准备去找仇人拼命,可是现在正是徐达招降王宣关键时候,秦羽不能乱了局势。

    “我要杀了他们!——”秦羽满脸的仇恨,众人皆知秦羽的神力,要是他失去理智冲出营帐,在场之人恐怕都难以阻止。

    “啊——”突然,秦羽背后一阵刺麻,整个人顿时失去了理智,重新躺会了榻上。

    是苏佳,趁着秦羽失去理智一瞬,苏佳果断点中了秦羽的穴道,让其不能自由行动。

    “苏姑娘,你……”秦羽虽然动弹不得,但整个人还很清醒,望着苏佳果断阻止自己,秦羽也是不甘自己总输在苏佳手中。

    “对不住了,秦将军……”苏佳轻声道,“现在是军中关键时期,可不能因为你的私人恩怨让你任由行事,只能先委屈你歇息歇息了……”

    “你们……”秦羽还想要说什么,却只吐出了两个字,神情十分复杂,不知道语中之意是责备还是感谢。

    慕容樱更是一脸伤心地回到秦羽身边,亲自抚慰他的恨意。

    而慕容飞看见妹妹如此贴身关心,心中更是有着说不出的矛盾苦涩……

    “常将军来了——”营中正说着,南宫俊不知何时走进了营帐,跟随陆昭陆蒙一起,似乎有要事相谈。

    “常遇春将军?沂州打了胜仗,徐达将军不是吩咐了招降王宣一事吗?如今先锋军上下都需要重整调息,常将军这时候来还会有什么安排……”萧天站起身,不解问道。

    还没待南宫俊回答,暂任主将赵子川已经随同常遇春走进了营帐。

    “常将军——”除了倒在榻上的秦羽,众人一同俯身道。

    “啊……”一股莫名的心寒涌入苏佳心头——还是一样的感觉,每每见到常遇春的面孔,苏佳就有一种说不出的寒意。似曾相识的身影,却是记不得何曾相见,这个心结让自己一直疑惑难解……

    “常将军此次前来,是有关先锋军调整之务——”赵子川一本正经道,随后站回了南宫俊慕容飞等人一侧,等候常遇春发令。

    常遇春则是一脸的镇静,和他打仗一样,无论行事还是下达军令从来都是直截了当,从来不拐弯抹角。加上之前和赵子川单独已有相叙,常遇春来到众将身前,直切主题道:“这次沂州一战,七日之令一日完成,先锋军可谓完成超常,功不可没……但沂州一战,先锋军损失近半,步骑皆有不小阵亡。不过军中良将作战勇猛,以麾下而取重城,作为破阵关键,降将秦羽更是首功当前,元帅特此亲自表彰……”

    常遇春知道秦羽的身世,得知沂州一战的内幕,常遇春重点表彰了躺在榻上休息的秦羽。不过秦羽的表情却十分淡定,似乎对次战功不以为然。

    常遇春没有停顿,继续说道:“眼下沂州即破,山东势力消损,元帅特批军令,命我等数月之内拿下山东全境……徐州之役,为北伐山东打开通道;沂州之战,先锋军功高全军。但此次损失惨重,却精良之将依存。为其多面而取山东全境,元帅下令先锋军部暂时化整为零,分调各部行军……”

    此令一出,众人顿时一怔——此次军令的正题,原来是分调先锋军各部主将,分路而取山东城池……

    “现由元帅分派各路军队将领——”常遇春正题道,“后营陆昭陆蒙将军,待到王宣招安,随同指挥使韩温驻守沂州!”

    “遵命——”陆昭陆蒙两兄弟即刻受命道。

    “南宫俊、慕容飞将军听令——”常遇春继续示令道。

    “末将在——”南宫慕容兄弟二人同时答道。

    常遇春继续道:“二位将军随同平章韩政将军,攻打梁成镇寨,事成二位将军率兵驻守黄河一带,阻断蒙元山东援兵!”

    “末将遵命——”南宫慕容兄弟二人又同时受命。

    “萧天苏佳听令——”常遇春又示令萧苏二人。

    “在——”“在——”萧苏二人也是全神贯注道。

    常遇春继续下令道:“黄河即扼,二位将军随同韩政军队攻打滕州,以断蒙元陆路支援!”

    “是——”萧苏二人同时答道,但苏佳对常遇春还有着一丝“忌惮”,一直不敢正面相视。

    “赵子川将军听令——”常遇春又把目光集中在赵子川身上。

    “末将在——”赵子川也起身领命。

    “赵将军随徐达将军主力直取山东要地益都,控制益都连下各州县,让蒙元山东之势彻底孤立!”常遇春算是给赵子川安排了最重要的任务。

    “末将必不负众望——”赵子川也是下定决心受命道。

    “最后……”常遇春终于望向了榻上的秦羽,随即下令道,“此次秦将军作为降将,却能孤身破阵,为攻克沂州立下汗马功劳,可见秦将军伐城良将之才……益都各地即破,山东被纵向一分为二,济南、济宁陷入孤立之境。现命秦将军随同徐达主力攻克济南、登州等地,与张兴祖将军于东平会和,直取济宁要地——济南、济宁若失,山东既定!”

    秦羽在一旁一直默而不语,慕容樱灵机一动,起身代替秦羽领命道:“末将遵命——”

    慕容樱的回答,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常遇春一望慕容樱的眼神,似乎心中一动,随即补充道:“此次沂州擒杀敌军主将,慕容樱将军与秦羽同功齐在。济南之役,就让慕容樱将军随同秦将军一路行动好了……”

    此话一出,在场众人皆惊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