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四十三章 开城请降
    &lt;=""&gt;

    秦羽慕容樱合力一枪,由背正中穿心而过,一道溅血喷涌而出,罗牧瞪大双眼,惨死当场……

    成功擒杀敌军主将,秦羽做到了,不但解了攻城之难,还亲手杀死了仇人之一;慕容樱也做到了,她完成了对秦羽承诺,助其成功复仇……

    惨叫一声后,罗牧翻身落马,秦羽和慕容樱收回银枪,却已精疲力尽……但是,主将罗牧一死,蒙元骑阵顿时崩塌——本来秦羽单骑破阵,已然杀死敌军将士无数;罗牧一死,本就乱阵的骑兵一下军心大散,毫无战意可言,纷纷准备弃甲投降。

    “杀——”左右两翼,南宫俊慕容飞趁此胜机,率骑兵包夹敌军残部,一鼓作气将敌军部队彻底瓦解。

    “飞骑赵子川杀到——”赵子川这边,随同唐战一起,亲率主力步骑由中道深入,三军成功会和,沂州城关一战虽然惨烈,但胜利即在眼前……

    看着罗牧的尸体,慕容樱眼神波澜不定,扶着战马,轻声在秦羽身前呢喃道:“秦哥,我们成功了……”

    “谢谢你,小樱……”秦羽伏在慕容樱身后,一手依旧持枪不放,一手轻轻搂着慕容樱。

    “你刚才……叫我什么?”慕容樱听到莫名的亲昵称呼,脸红转而问道。

    秦羽淡淡一笑,轻伏在慕容樱耳边,满含情意道:“你是我的妻子,我一辈子都爱你……”然而刚一说完,秦羽像是昏过去了,一头栽倒了慕容樱的肩上。

    “秦哥——秦哥——”慕容樱还以为是秦羽受伤怎么了。急忙问道。但是耳边传来秦羽并不算急促的气息,慕容樱才渐渐明白——秦羽身上伤未痊愈。今日为了救自己纵马杀阵;独自一人连破敌军数阵,还与自己同入敌阵擒杀敌将。伤痛加劳累的积攒,秦羽是该好好休息休息了……

    “咚——咚——咚——咚——”然而,攻城的战鼓声并没有停歇,攻城高架方面,萧天和苏佳还在指挥部队继续发起进攻。因为沂州主力骑兵几乎全灭,蒙元将士士气极为低落,近乎缴械投降;先锋军部队-;则是士气大振,由高架处再次登城而入,竟是鲜有阻拦。步兵提刀纷纷杀入城楼。破碎的沂州城近乎沦陷……

    沂州关前,三军骑兵会和一路,蒙元部队死的死,降的降,已经放弃了抵抗。唐战、赵子川、南宫俊、慕容飞等人带兵会和至关门前,正见秦羽和慕容樱同骑一匹战马。门前即是主将罗牧的尸体,秦羽已经累倒伏在了慕容樱肩上,慕容樱眼神起伏不定,一手缓缓挽着秦羽的手臂。

    慕容飞最是清楚不过了。本来奋不顾身想要救下妹妹,却是让秦羽“抢先一步”。不过正是秦羽的及时赶到,慕容樱方才化险为夷,二人还联手成功击杀敌将——打从慕容飞的心里。已经对秦羽有了不一样的看法。

    “樱妹,你成功了——”唐战看着慕容樱同秦羽一起,连杀敌将精骑百余。还成功擒杀敌将,助军获得大胜。唐战笑着说道,“这次你的功劳最大。我会在菁儿面前好好表彰你——当然还有秦羽将军……”

    “谢谢你,唐大哥……”慕容樱微笑着回应了一句。其实现在的慕容樱已经很开心了,她不管自己刚才杀敌有多勇猛,不管自己立下了多大的功,她做这一切的初衷全是为了秦羽,为了自己心爱的人。得到了秦羽的认可和情意,对慕容樱来说,比任何事情都幸福。慕容樱双眼微闭,挽着秦羽的手,非常享受现在这个样子……

    “你们看,敌军的城楼——”赵子川眼神不禁一瞟,眼见沂州城楼上有异样,抬指提道。

    众人纷纷仰望而去——正见城楼之上敌军白旗所立,看来是太守王宣知道败局已定,准备投降了。

    “敌军投降了,没必要继续攻城了……”唐战高兴说道,“我即刻传回军令,告诉菁儿这件事情——”

    于是,唐战命赵子川、南宫俊、慕容飞等人重新编制好骑军部队,一面命萧天的攻城高架部队停止进攻,一面派人向陆菁传回敌军投降的消息……

    其实陆菁这边,老早就看到了白旗,敌军投降消息一出,预示着沂州一战以获胜告捷……

    不过陆菁似乎并不怎么开心,相反,陆菁有些愁眉苦脸忧心忡忡,直到确定真的投降了,她才好不容易松下这口气。

    “陆姑娘,看来这一战你并不怎么满意啊……”老九在一旁看出了陆菁的心思,淡淡说道。

    陆菁满目而望城楼下的万军尸体,两眼悲枯道:“沂州一战虽然告捷,但我军亦损失惨重,真要说起来,也是我指挥不当所至……我有些太轻敌了,以为抽空了敌军主将,敌军军心就会打散;可没想到昔日并无战绩的罗牧,居然会这么顽强,现在想想当日交换俘虏归还罗牧,还真有些放虎归山的味道……这次就当是一次惨痛教训,以后带兵打仗,我陆菁绝对不会再如此轻率……”

    “惨痛不至于吧,毕竟我们还是获胜了……”老九看着陆菁自责的样子,安慰说道,“而且这次秦羽将军成功助我们破阵杀敌,最初的目的也达到了……”

    “是呀,能够说服秦羽将军,樱妹她做到了,这次得好好表彰她,毕竟这一路她也太辛苦了……”想到了秦羽和慕容樱,陆菁微微一笑道。

    老九犹记刚才秦羽冲锋杀阵的场面——仅凭独骑一人,便能轻松破解敌方万军骑阵,为三路骑军打开通道,老九不禁赞叹道:“秦羽将军真不愧是秦家后人——‘神力将军’,独骑破阵,气势丝毫不逊我军赵子川、南宫俊、慕容飞等之辈。若是秦羽将军归顺我军。必如虎添翼;唐战、赵子川、南宫俊、慕容飞、秦羽‘五虎上将’集齐,先锋军必百战不殆、连克强敌、威震敌军!”

    “秦羽将军。万军之神也!”陆菁坚定一笑,突然口出敬赞。随后继续道,“以独骑而震敌军,他有战魄;以纵骑而破敌阵,他有将才;以不屈而救心人,他有情义——樱妹没有看错,秦羽将军乃秦家忠良之后,心中必寄天下黎民百姓,此人乃真世英雄也!”

    “报——”正在陆菁赞叹之时,后方探子来报。似有要是相秉。

    陆菁收回表情,回头眼神一凝——她很清楚是上面又传来了消息。

    “什么事情?”老九代替陆菁问道。

    士兵探子改变口气,像是下发军令道:“徐达将军得知先锋军攻城告捷,特来祝贺;王氏父子即降,徐达将军命先锋部队收归常遇春将军之营,遂派遣使者受降王氏父子,并令主将唐战、军师陆菁随同使者身份,亲与徐达将军一道,收兵动身前往沂州——”

    “末将陆菁接令——”陆菁面无表情。先是接下了这一军令。

    “我们这边接到了命令,你先下去吧——”老九跟上一句道。

    “是——”士兵应声后,默默退了下去。

    “是徐达将军让陆姑娘你和唐将军随同使者前往受降,不是什么大事……”老九淡淡一笑。但看着老九脸上表情踌躇不定,甚至有些凝重,于是不禁问道。“你怎么了,陆姑娘。为什么神色这么紧张?”

    “哦……噢,没什么。没事……”陆菁似乎是在隐瞒什么,故意在老九面前放回表情,劝慰解释道,“一会儿徐达将军来了,老九你命赵子川将军暂接我和傻蛋之职,部队化整为零,收归常遇春将军部队。暂后的事情,等我和傻蛋受降归来再说……”

    “老身明白了……”老九答应了陆菁的命令,于是即刻转身命部队召回城下先锋军主力将士……

    然而在一旁的陆菁表情再次凝重,徐达将军这道突如其来的命令,让她不禁担心重重:“太奇怪了,明明信中所说,让我军七天之内拿下沂州……我们只隔一天就讨伐攻城,他徐达就这么清楚我军的动向,像是早就料到我们会成功的样子,还特意提前派部队使者做受降之备……不对,这应该不是徐达的想法,而是——朱元璋的命令!他一定早就猜到我们会成功,所以派遣徐达将军……可是朱元璋为什么要这么做,好像我们的一举一动全在他的监视之下,说好招降攻城,却只分派我们先锋军本部一只军队……这次有惊无险拿下沂州不说,朱元璋却是一点动静没有,似乎是在暗中默默观察;他在观察什么?难道是在考验我们……”

    无数杂乱的思绪涌入陆菁脑海,不过眼下胜仗在即,部队马上收归,陆菁也不能多想别的。等到徐达将军一到,自己和唐战便先行通报战果,遂以使者身份共同前往沂州,受降王氏父子……

    徐达的部队果然来了,不过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同入战场,而是驻扎在先锋军本来的主营处,和常遇春部队主力会和,就连朱元璋本人也是亲自驾到。三军首领齐聚,似乎有密事商议……

    “这次能拿下沂州,以威慑和招降擒伏王宣,常将军你可真是功不可没啊——”朱元璋所立军中正前,提前赏功说道。

    常遇春则是一脸谦虚,随即拜谢道:“元帅过奖了——其实沂州之战,主要功绩还在唐战所率先锋军部;先锋军连战数捷、立功无数,唐家后人唐战将军当为居功之首,末将只不过唐将军之上司,又无战事之提,所以并无过奖之言……”

    “常将军莫要谦逊了,先锋军自为常将军之部署,自当三分为功常将军……”朱元璋继续笑道,“不过唐战将军当真是有将帅之才——徐州一战,巧计以少胜多燕只吉台巴扎多;沂州一战,先锋军两万独行而取城池。此等战功比比皆是,本帅果然没有看走眼,唐家后人自是忠良之后,心寄天下百姓,欲将蒙元暴政驱逐中原。此乃大义也!”

    徐达在一旁沉默了好久,突然站出请问道:“不过元帅。战后之事不过末将派人招降王宣等人,元帅为何亲自出动前来?”

    朱元璋表情缓缓一收。似乎心有他计,但并未在亲将手下面前表露出来。朱元璋沉顿了一会儿,随即道:“之前本帅命徐达将军传令,先锋军获胜,即刻让其收归常遇春将军所有……刚才前方传来战事,虽然拿下沂州,但先锋军损失亦惨重,这次重新收归常遇春将军帐下,是有另计而行——”

    “另有何计?”徐达紧接着问道。

    徐达与朱元璋的关系最为信密。因此朱元璋也毫不避讳,直言说道:“本帅久闻先锋军帐下猛将无数,多是出自武林江湖之辈,高手众多……本帅出生明教,自知武林势力之雄。先锋军多战以少胜多,这次必能拿下沂州,军中猛将功不可没,若是猛将悉数分配军中各部,气势必不可挡——沂州即破。山东要地并除,本帅想要加快进军速度,短期之内拿下山东全境!先锋军损失惨重,但猛将尽数依在。收归常遇春将军营部后,即刻分调先锋军众将各营,分路而去山东各地。直至攻克济南、登州、莱阳、东平、济宁等地……山东蒙军已散,我军猛将之数多面而进。山东收入囊中指日可待!”

    “元帅英明——”徐达听闻朱元璋长远之策,不禁赞叹说道。

    朱元璋随即又朝常遇春下令道:“常将军。等到先锋军将士归营,这件事情交由你去处理。本帅在主营商讨进攻路线之对策,一旦计划成定,将士分调就由常将军你去分配——”

    “末将遵命——”常遇春也抱拳领命道。

    朱元璋满意地点了点头,看来朱元璋心中已经打定了,为了加快北伐山东的速度,朱元璋有意拆调先锋军中的猛将各部,多面而袭余城……

    只是在朱元璋心里,他似乎还有放不下的一结:“仅靠两万之众的先锋部队,居然连克徐州、沂州两道关键要地,完成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看来是我小看了唐家后人……不对,这其中应该另有高人相助,以‘鬼谋才子’之计,运筹帷幄……对,就是那个陆菁——她心机很深,从我第一眼见到她……这次故意不派援兵支援,只是为了试探先锋军的实力,没想到他们还是成功了,其将才只能出乎本帅的想象……唐战、陆菁,还有军中猛将无数,皆出于江湖之辈,此乃我军之才,同时亦为我军之大患——大患之人决不能久功于世,我得想尽办法牵制他们,这江山天下可不能由他们打下……”

    不知道朱元璋是在担心什么,但似乎朱元璋非常的提防,重用唐战陆菁等人的同时,又在一面算计——看来朱元璋的心机超乎常人,没有人能明白他想要的想做的究竟是什么;但是这回陆菁又猜中了,沂州一战,确实为朱元璋给先锋军众将士的一次考验……

    “元帅——”正在朱元璋踌躇之时,徐达在一旁请命道,似乎有话要说。

    “怎么了?”朱元璋收回思绪,转身问道。

    “末将一会儿便随使者前往招降降将王宣,只是……”徐达心中略有所动,随即道,“王宣父子乃骑墙之辈,恐不可深信,末将怕王氏父子有逆反之意,不知元帅……”

    朱元璋听了,露出神秘的笑容,双眼轻闭,转而对徐达道:“哼,徐将军,有些事情作为一军之将,应该明白应变之时该做什么,无需本帅操心……而且,除了徐唐臣、李少卿等人,本帅不是特让唐战、陆菁随同徐将军你一同前往吗?我想,徐将军你会知道怎么做的……”

    “是……”徐达摸不清朱元璋的意思,但他一直信任朱元璋,于是还是答应道。

    “是呀,那个陆菁那么聪明,就让她跟在徐将军你身边,随同你一并前往……相信以她的智慧,一下就能看出王氏父子的用心,本帅正好从中所观……”朱元璋暗暗一笑,看来唐战、陆菁所同徐达招降,也是朱元璋一手安排……(未完待续。)

    ...  &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