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四十二章 银枪天降 下
    慕容樱余光一视,熟悉的骏骑身影,英姿勃发,神甲张弓搭箭,踏马杀阵而来。眼神如鹰,却是凝视仇敌中的一股铁血柔情——秦羽来了,“银玉麒麟”飞驰黄沙而至,手中箭羽百步穿杨,刚才正是落日神弓射翻敌将,慕容樱方才化险为夷……

    “秦大哥……”慕容樱心中刻意煽情,此时却是无暇放心——因为自己依旧孤身陷入敌阵,秦羽射翻敌将,又有蒙元骑将挥刀上前,四面而朝慕容樱发难。

    “啊——”秦羽的到来,慕容樱在这一刻像是鼓足了干劲,暂时忘却身上的伤痛,跨马长喝一声,红缨锋芒毕露,“碧波枪法”再现,落羽横扫而过。一声朝天响,红缨枪杆阵前一发,正中蒙元前骑众身,惨叫连连几阵,蒙元众将跌身落马……

    “秦羽将军……”慕容飞带血眼神所望,没想到自己曾经的“仇敌”,此时却正努力营救自己妹妹,慕容飞不觉一股心酸涌上心头。

    但是大敌当前,慕容飞不敢多有想法,战甲血痕无数,手中长剑油然。再者,秦羽从后营独骑一路连破三阵,先锋军上下军心大振,战场中愤吼昂然,誓一鼓作气击垮敌阵——果然。将信任托付秦羽的慕容飞顿时冷静下来,指挥部队有序冲阵同时。斗志继而高昂,右翼之侧蒙元骑兵兵败如山倒。

    “一鼓作气杀过去——”慕容飞跨马持剑大喝一声。其势震军威。“杀——”全军喊杀震天响地,排山倒海之势将蒙元铁骑淹没……

    而在阵中,虽暂解合围之难,但慕容樱依旧没有脱险——如今自己孤军阵中,秦羽在外还未入阵,只能以箭羽相助,慕容樱还得孤身一人奋战。但慕容樱并不害怕,玉颜红缨不屈,眼神凝眸而望敌将罗牧。虽然秦羽到来令自己振奋兴起。但慕容樱依旧抱定亲身擒杀敌将之心;即使心系秦羽,可与其寄托秦羽拼命保护自己,慕容樱宁愿选择自己坚强,傲寒之梅独立严霜。

    “呀——”慕容樱奋力一喝,跨马长奔,红缨见血獠牙而去,目标正是敌将罗牧。

    “这个女人疯了吗……”罗牧露出惊恐眼神,望着慕容樱巾帼之骨昂然,不觉心生胆怯。即刻命令阵中骑军道,“快,快,给我杀了那个女人——”

    结果正是罗牧的这一慌张军令。本来还有形态的“铁壁阵型”一下子大乱,大部分的骑军前来护卫主将罗牧,两翼与南宫俊慕容飞纠缠的主力部队阵型顿时散乱。给了先锋骑军可乘之机。

    南宫慕容二将所见,骁骑之将骤显神威。挥军百下势如破竹,蒙元全军上下兵败如山倒……

    但罗牧什么也不管了。全身慌张的他只顾自己保命,几乎撤回了身边所有的骑军主力,挡住慕容樱的搏命突袭。果然,近百余骑兵围至罗牧身前,欲阻挡慕容樱之击。

    “呀——”而慕容樱则是什么也不管了,无论前方铁甲阻碍无余,自己都已抱定决心。见血红缨凌然而至,蒙元铁骑三五而上,慕容樱手中长枪一定,溅血一声哀嚎,直取敌方一将。

    蒙元铁骑挥刀而至,慕容樱红缨挺立,轮回横向一式,长枪金光一闪,骏骑所持,利刃拦腰而起——干脆利落一式,慕容樱策马直取敌军三将,有如骠骑神将之勇,而整个过程慕容樱飞马而过,速度丝毫不减。

    这是从军出征以来,慕容樱最为骁勇一战,孤骑深入敌阵,勇猛杀敌不屈,气势丝毫不逊先锋军中“四虎”。更关键的,慕容樱身为女将,巾帼红缨尽显,敌军所见闻风丧胆,尔又能想曾经汴梁的慕容千金,如今却能继承家族血脉,驰骋沙场,红颜不让须眉……

    慕容樱纵身一跃连斩数将,罗牧所见大惊失色:“快,给我拦住她!拦住她——”

    于是无数的骑兵上前护驾,以列阵排成铜墙铁壁之势,欲拦住慕容樱的连战之势。

    “啊!——”慕容樱毫不畏惧,继续持枪奋然而去,刚才的压迫颓势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永不停息的战意。

    但是这一次似乎有些勉强,前方阻拦的蒙元骑将众多,排成高塔铁甲之势,纵使慕容樱这回神威震世依旧,恐也难以破阵;而且“铁壁”之处蒙元铁骑三两而上,依旧列阵之势便朝慕容樱压迫而去……

    秦羽一路箭矢不断,一边不断杀阵的同时,一边寻找着冲阵赶至慕容樱身边之法。终于,秦羽几番轮战,找到了敌阵的薄弱关口,只待麒麟铁蹄飞踏,便可纵身而入。然而此时手中箭羽使完,抬头正见敌阵中慕容樱面对蒙骑铁阵相迎。没有箭矢,又未破阵,秦羽眼神一凝,有些焦急……

    “啊——”突然,秦羽大吼一声,手中银枪惊人意料朝前一掷。以其万军臂力,长枪落日银空,如同流星飞驶而过,穿过敌阵铁甲,不偏不倚正朝敌阵施压骑军而去……

    慕容樱身前,蒙元铁骑持前挥刀而至,未有斩落,侧腰而见鲜血横飞……

    “啊啊啊啊——”惨叫声同时并起,令人惊异一幕——秦羽银枪有如神箭之准,正心将敌军众骑串成一串,鲜血四溅而出,银枪最后正穿后将胸膛而过,其死相极为凄惨。

    慕容樱得到秦羽相助,士气更是高昂。她没有侧头去望秦羽,但相信秦羽此时正奋力奔袭阵中而来;慕容樱的眼里只有罗牧,挥枪点落被秦羽银枪“穿心”的敌军尸体。慕容樱纵马飞驰而过,独骑而对蒙元众甲。毫无退却之意……

    秦羽没了银枪,没了箭羽。纵马却依旧没有停止……敌阵最后一道防线,蒙元士兵所见秦羽手无寸铁,于是长矛并起而出,欲拦截住秦羽去路。

    谁知秦羽似乎早有所测……忽而,秦羽手中落日弓双手而握,眼神坚定长矛方向,神弓环形一扣,将众军长矛尽收其中。

    敌军众将还未意识过来,秦羽已然“啊——”地长吼一声。两臂惊天之力朝前一顶,惊人眼球以其神力而顶众军长矛。

    蒙元众将定力不及,秦羽一臂长挥,借着麒麟飞马的冲势,活生生用落日弓将蒙元众骑撂倒下马。敌阵不攻自破,秦羽徒手杀入阵中。

    秦羽已至,慕容樱却已身先士卒而去。秦羽银枪依旧“穿心”敌将尸体,秦羽飞马赶至,未有正眼一望。纵马而过之时,右手持枪借力一抽,竟活生生将银枪从敌军尸体胸前拔出,鲜血四溢。但从杀阵到支援。秦羽行动干净利落,现在他正飞马赶去,支援孤身上前的慕容樱……

    “啊!——”慕容樱手持红缨依旧。纵马已然奔至罗牧身前最后一道阵线。

    “快,快杀了她!!!——”罗牧已经手忙脚乱。慌乱中命全军出击抵挡慕容樱。

    蒙元铁骑齐拥而上,长矛苗刀接踵而至。尖锐锋矛齐向突袭,拦截慕容樱前欲先行威慑其战马突进。

    “吁——”果然,冷兵齐至,慕容樱战马受惊扬起,顿时失了前进之势。但是慕容樱并没有放弃,相反她的眼神更加坚定……突然,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战马受惊扬起,慕容樱却从马背站起,轻功一跃,如同天降神威一般,手持红缨纵天而下。越过敌将“高甲城墙”,目标俯下正朝罗牧。

    “纳命来!——”慕容樱从高空疾速而落,似要一枪取了罗牧性命。

    罗牧怎么也不会想到,慕容樱从马背跃起,竟会飞出这么高,一跃而飞过骑阵“铁壁”防守。如此搏命的一招,就算慕容樱真的能一枪取命,自己也会落入敌阵,未能破阵突围。可慕容樱已经坚定了,这就是最后的一回合,纵天而劈,成败在此一举……

    罗牧一时间惊恐地叫不出声,头上却是阵现黑影……也出乎了慕容樱的意料——罗牧身旁蒙元骑兵长矛齐朝罗牧头顶而上,交错形成一道“钢铁屏障”。慕容樱红缨流星直落,长枪正中“屏障”之上,依旧未能刺中罗牧眉心,半空中就这样被停住了……

    完了,慕容樱心知这一搏杀失败,自己就会从半空落入敌阵之中,然后身陷万劫不复……

    “啊——”但慕容樱还没有放弃,双手持枪由上而下,用尽自己最后的一丝力气。

    “喝——”蒙元众将这边,“长矛屏障”同时发力,顶住慕容樱的搏命……

    两力相碰,却是弄巧成拙……本以为落入敌阵的慕容樱,却好死不死这一发力,敌军的齐挥向上之力,竟是将自己从半空中反弹开来。

    “啊——”慕容樱又是大叫一声,反冲之力将慕容樱弹飞至半空,越过“铁壁防线”,沿原路飞了回去。只是这次,不会有战马接着自己……

    慕容樱有些绝望闭上双眼,然而即至地面高度,一个结实的怀抱竟一把接住了自己……

    是秦羽,秦羽正好飞马赶到,慕容樱从空中掉落一瞬,秦羽伸手接住,一把将慕容樱抱在怀里,抱回了自己的麒麟战马。

    慕容樱一时没回过神,等她醒来睁眼,正见秦羽身披银色战甲,骑在骏量战马之上,一把紧搂着自己,血色眼神笑望着自己。

    慕容樱一手不自觉地扶住秦羽的脖子,不屈的眼神稍稍收敛,取而代之的是血丝脸颊下那一道微微的粉红……

    这一时刻似乎是时间凝固了,慕容樱的眼神逐渐柔情似水,望着秦羽俊朗的面孔,柔波中带着含羞惬意。

    秦羽也是一手持枪,一手抱着慕容樱,许久后慢慢笑道:“慕容姑娘,对我来说,你是我秦羽今生心系最重要的人,是我的妻子,我拼了性命也要保护你,这就是我活在世上的信念!”

    秦羽说完,慕容樱的脸更红了,眼角中甚至带着泪光——她一直想要听秦羽亲口说出的话,如今在这战场终得实现……

    沙场四起的擂鼓声鸣,拉回了秦羽和慕容樱二人的思绪。慕容樱眼神凝然重拾,伏在秦羽脖子上的左手顿而使力,坚定笑道:“秦哥,我答应过你——我是你的妻子,我要亲手为你报仇!”

    秦羽微微一笑,一把将怀中慕容樱扶起坐好,点头说道:“好,我们一起去!”

    二人相视一笑,慕容樱更是重新坐好,正骑秦羽身前——二人同骑“银玉麒麟”,秦羽手持银枪,慕容樱红缨依旧,双枪合璧,飞骑驭马,纵身黄尘而去……

    “是秦羽——怎么会?!——”罗牧望见了秦羽所救慕容樱,熟悉而恐惧的身影再现身前,罗牧不觉颤颤发抖。

    “呀——呀!——”秦羽与慕容樱齐声而上,双枪之艳夺目而出,如同长锋之龙带鳞穿梭,而入铁甲深渊翻搅四海。

    蒙元骑军齐拥而上,已经要做最后拼死一搏……

    “啊——”“啊——”“啊——啊……”秦羽慕容樱双枪合璧,杀入阵中如震百威——秦羽惊天之力而慑万敌,慕容樱凌然长枪直取敌命;铁甲兵阵中冷光俱现,叠影重重,黑暗之渊如同被搅天翻地覆;凄厉声、兵柝声层出不穷,一具又一具敌将尸体翻身落马,罗牧身旁将士尸体很快堆积如山……

    罗牧周身的骑将侍卫越来越少,秦羽和慕容樱却离自己越来越近。罗牧慌张中吩咐最后身旁两个骑兵道:“你们两个,给我拼死顶住!——”

    说完,罗牧转身回马,准备躲回沂州城池……

    “别让罗牧跑了——”慕容樱低身所见罗牧转身动向,提醒一句道。

    “他跑不了——啊!”秦羽自信十足,用银枪挑落了敌阵中的最后几名骑将,眼前就剩下罗牧最后安排的两名贴身侍卫。

    “驾——”杀完敌阵,秦羽继续驭马飞奔而去,同慕容樱一起。

    眼前的两个侍卫吓得脸色发青,持刀的双手止不住地发抖,显然他们二人早就被秦羽和慕容樱的神威所吓得魂不守舍。

    慕容樱可不会给他们反应之机,更不会让罗牧安全归逃。慕容樱眼神一定,抽出腰间的短剑,趁着前方骑将不注意,用力一掷。

    “啊——”短剑暗器般飞出,铁骑侍卫惊吓未有反应,直接被慕容樱一把刺中胸口,当场毙命。

    “嘿——”没完,慕容樱转身红缨一枪而顶——一声惨叫,蒙元骑将被慕容樱利落挑翻下马……

    “他要逃回城了,我们得快点——”解决掉了最后两个,秦羽望着罗牧奔逃城池的背影,加快马蹄大声喊道。

    “他别想逃!——”慕容樱眼神凝然一视,全身挺立,手中红缨枪忽而向前一掷……

    “嗖——”背后一道寒风,罗牧深感身后利刃,却是来不及回头……“啊——”罗牧惨叫一声,右肩正中慕容樱飞来的红缨。红缨枪正刺罗牧肩头,血流不止,而也正是这一下,罗牧放马了驭马的速度,忍着疼痛叫苦不迭。

    “纳命来!!!——”同一时间,秦羽的战马“银玉麒麟”晃然而现,疾驰而至罗牧身后,这回罗牧再也逃不了了……

    “呀——”秦羽慕容樱同时大喝一声,二人四手持枪,银枪正从罗牧背后穿心而过。

    “啊——”罗牧发出惊天惨叫,鲜血喷涌丈尺之远——一番搏命冲杀,罗牧终归毙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