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四十章 银枪天降 上
    &lt;=""&gt;    “关外第一高手胡夷狄在此——”盾阵即开,刚才开阵呼喊的将领竟是胡夷狄。胡夷狄身披金刀数十,手持八丈长刀,纵劈一跃而下。

    落地的蒙元士兵还未反应过来,长刀一道纵劈,连同交错阵间的冷兵利刃一起,将落单的蒙元士兵斩得尸首分离……

    “那是……”萧天正在前线紧张指挥攻城高架,转头无意发现骑军正中乱刀杀成一片,胡夷狄身披金刀反射寒光,刺激到了萧天眼角。

    “怎么了?”苏佳才刚赶到此地不久,见局势紧张间萧天被旁侧吸引,不禁问道&lt;="l"&gt;。

    “是胡兄——”萧天眉头一皱,看着骑军杀阵中就是乱成一团,心中不禁隐隐担心……

    “胡夷狄在此,尔等速来受死!——”胡夷狄从盾阵现出,出刀干净利落,斩杀敌军将士,挺立即昂首立然身前。

    可迎面而来的,是铁道铮铮的高骑战马,蒙元骑军以团阵为单位,在主将罗牧指挥下,由鱼鳞阵改聚阵冲击五绝阵法中的“方阵”。谁知胡夷狄竟突现军中正前,挡住了蒙元众骑的去路。

    “杀——”蒙元众骑根本不会在意,既然胡夷狄挡在道中,眼前尽为障碍。寒兵铁柝摩擦声震响,马踏黄尘滚滚而至,寒锋利刃自马下挥行而来,正朝胡夷狄身前而去。

    胡夷狄手握长刀,贸然鼓劲,“暴沙之力”自刀锋凌然而现。“蹭——铛——”长刀不偏不倚挡住了蒙元骑兵的众刀。

    “啊——”胡夷狄奋身力吼一道,欲凭一人之力挡住前锋十骑。然而挡得住人的力道,胡夷狄却是难以挡住马的力道——十匹战马同时朝胡夷狄冲撞而来,胡夷狄一个招架不住,整个人被马群撞退十丈之余……

    “不好,胡兄有危险。我去救他——”萧天有些看不下去,随即朝苏佳道,“佳儿。你在这里继续坐镇指挥,我去营救胡兄——”

    “交给我吧——”苏佳也回应了一道信任的眼神。于是坐镇代替了萧天的位置。

    萧天则是施展“凌云步”,在满尘黄土人群间,穿梭奔至军中骑兵战场……

    胡夷狄被撞退十丈,但整个人依旧把持平衡,脚底在岩土上摩擦不断,最后退不了,整个人重重撞在背后以盾牌相朝的“宫城方阵”上。

    “砰——”一道撞击巨响;“啊——”方阵士兵被冲散的杂乱,方阵一处被冲破瓦解。

    然而没完。胡夷狄没能拦住,后方蒙元骑兵继续以排山倒海之势,源源不断朝方阵正中冲击而来。

    “盾阵,亮兵——”胡夷狄作为方阵首领,暂退之际,眼观敌军冲锋正盛之势,大声呼喝下令道。

    “蹭蹭蹭蹭蹭——”令声即下,阵中“宫城方阵”四处再次长矛兵刃现身,以其锋矛之势,挡住蒙元铁骑冲击之势。

    不过看似有效的阻击。蒙元骑阵这边似乎敢死队一般,高马铁蹄不要命一样朝宫城方阵的“利矛”冲击而去,以战马的血肉之躯抵挡方阵中的长矛。

    “吁——吁——吁……”很快。蒙元骑阵这边,战马惨叫声不断,被长矛刺穿马肚马腿的坐骑不占少数。但骑兵冲锋的攻势还在,因为战马的血肉相搏,骑兵冲锋一鼓作气朝着宫城方阵冲撞而去,几乎一口气将五绝阵法中的“宫城方阵”全部撞乱——阵型顿时瓦解,现场一片混乱,双方步兵骑兵扭在了一块儿……

    “这帮家伙真不要命,居然以血肉之躯冲击方阵。简直就是疯子……”赵子川看着敌人发疯似的狂冲,有些惊异道。

    “可就是这样。我们的阵法被敌军给冲乱了……”唐战惊诧中保持冷静,眼神一定。持枪说道,“子川兄弟,你我二人率骑兵中军挡住敌军骑兵的冲势,决不能让他越过这条命线!”

    “好,让我么杀个痛快!驾——”赵子川正有此意,乾坤二剑在手,赵子川飞马先去,唐战手提梨花枪紧随其后,背后的骑军部队喊杀声响成一片,誓要和敌军铁骑在关前做殊死搏斗……

    而在被冲乱的“宫城方阵”中间,五绝阵法顿时溃散,剩下以步兵为主的先锋军部队,根本无力正面应对蒙元铁骑,刀盾还未持起,就有百余士兵惨死在随后赶来的蒙元铁骑的苗刀之下&lt;="l"&gt;。

    “啊——啊……”乱阵中惨叫声不断,而唐战和赵子川的骑军部队还未赶至,说什么乱了阵法的先锋军部队也不能没有作为。

    “可恶啊……”被蒙元铁蹄冲翻在地的胡夷狄这才摇晃着脑袋,从尘土中摸爬起来。然而刚一抬头,敌军十来骑兵已经挥刀朝自己施压过来。

    “你们这些鼠辈,竟敢小看我——”胡夷狄怒中一吼,起身挥刀横斩一式——黄尘中一道风刃而过,鲜血溅着飞尘而出,胡夷狄“怒破刀风”一式,直将前方蒙元骑将斩得人仰马翻。

    可是周围的蒙元骑兵数量太多,胡夷狄手下方阵的士兵不但损失几近,由于刚才的群敌冲撞,自己更是受了点伤,全身发力有些不适,现在敌军四面八方施压而来,自己显然有些寡不敌众。

    但西域武林出身的他,向来一身是胆,越是逆境,胡夷狄战意越起。

    “来呀——”胡夷狄提刀振奋大吼一声,“今日低头落败,我就不是关外第一高手——”

    “杀了他——”蒙元阵中可不管什么“关外高手”,罗牧军令即出,敌方士兵决不能活过刀下。

    随即,周围数十铁骑铮铮作响便朝胡夷狄包围而来……

    “吼——”千钧一发之际,一道龙威震慑掀翻了前来施压的敌军骑兵——是萧天,萧天施展“凌云步”,以最快速度赶入战场,苍龙掌“断岳天龙”杀出,排山倒海之力击退敌军数番。帮胡夷狄缓解了局势。

    “苍龙兄弟,来得正好——”眼见萧天来助,胡夷狄豪放声道。“我们兄弟二人,何不将敌贼杀个痛快?”

    然而。萧天一直保持着冷静,他此番前来,只是为了救下胡夷狄。看着眼前如海一般阵势的蒙元骑军,萧天阻止道:“不行,我们不能在这里恋战,现在‘五绝阵法’遭破,必须逼退后方,以骑兵相对。想办法擒杀敌军主将才行……你看,唐战兄弟和子川兄弟来了——”

    萧天说着,回头指着后方疾驰赶到的唐战和赵子川,以及他们身后的千余骑军。

    “可是我们就这样撤退,我可不甘心……当心——”胡夷狄心有不甘,不想就此离去,说话间又有敌军骑将一二朝自己和萧天挥刀而来。

    萧天早就注意到了,转手一式“旷宇苍龙”,两道青纹苍龙直将敌军坐将冲飞数丈,铁骑战马更是直接被强劲的掌风掀翻。

    “先退再说——”萧天没时间多说废话。抓着胡夷狄的臂膀,一把便往后撤退。

    “萧兄弟,我们来了——”唐战见着前方五绝阵法损失惨重。几乎只剩下萧天和胡夷狄二人,忍怒中大声喝道。

    “飞骑赵子川杀到!——”赵子川更是一马当先,飞骑冲入敌军阵中,挥剑拼杀……

    而在陆菁主营这里,他们也看到了罗牧部队的死亡冲锋,好死不死冲破了五绝阵法的拦截,先锋军部队也是死伤不小&lt;="r"&gt;。陆菁看着有些着急,唐战和赵子川已经率几乎全部主力骑军上前迎敌,如果未能擒杀敌军主将。这仗胜败还犹未可知……

    “不妙啊,陆姑娘……”老九更是着急。看着前面混战成一团,不禁说道。“现在先锋军全军主力已经陷入其中,步兵五绝阵法已败,其余主力尽为高架攻城,却也未果;骑军主力三面包围罗牧骑兵,但数量上并不是明显占优,而且敌军主力合众一处,我军骑部分为三处,一旦敌军以其一点即破,那我们……”

    陆菁的嘴角明显出现颤动,战局紧张、进退两难,陆菁还从未打过这么乱又不能退却的仗。现在的她,只能把一切赌注压在擒杀敌军主将罗牧身上——杀了罗牧,敌军指挥即刻瓦解,坚不可摧的“铁桶阵法”不攻自破;可是敌军主力合拥一处,罗牧坐稳阵中,不攻破这道坚固防线,任凭谁也难以冲入敌阵中心,正面而对罗牧……

    胜败一线,陆菁也不管了,起身命令道:“传令,骑军主力不惜一切代价,三面合围施压,务必擒杀敌军主将!”

    “明白了——”无论何时,老九始终相信陆菁,于是老九代替陆菁,向旗军指挥下达命令……

    “菁儿下了命令,务必擒杀敌军主将——”唐战阵中拼杀间,眼观旗军旗令,随即大声呼喊道。

    赵子川手中长剑破风,在敌阵中大杀四方,听到了唐战指示,奋声喝道:“能杀罗牧的人,一定是我赵子川——”

    话虽这么说,可中军方面蒙元铁骑数量最多,唐战和赵子川纵使身手了得,却不得不与敌军主力绞杀到一块儿。骑军中道顿时簇拥乱成一团,别说冲杀了,就是进退也艰难无比……

    而在两翼方面,陆昭陆蒙的后援部队已经迂回小道与南宫俊会和,慕容樱的骑军支部也和慕容飞的右翼骑兵会和……

    “樱妹——”慕容飞眼见妹妹前来相助,大声呼应一句。

    “陆姐姐下了死命令,务必要擒杀敌军主将——”慕容樱手持红缨,望着几乎密不透风的蒙元骑阵,慷慨愤然道,“敌军主将罗牧现在守阵骑军正中,想要杀他,必须撬开敌军‘铁桶阵’这道门牙,然后趁虚而入——”

    “趁虚而入太冒险了,还是先击破敌军外围的主力为妙——”慕容飞不同意妹妹的观点,还是打算采取稳妥之策。

    然而慕容樱定不会答应,她两眼直视阵中坐骑指挥的罗牧,想到出征前自己在秦羽面前许下之誓,今日说什么也要帮秦羽报灭族之仇。

    慕容樱提枪只手靠背,低身做俯冲之势,看样子是想骑阵冲锋。慕容樱没有望自己哥哥一眼,最后留下一句道:“对不起。哥,我今天要亲手杀了罗牧,替秦大哥一家报仇……我先去了。哥,你带兵替我杀阵‘拔牙’。助我冲入阵中!驾——”

    不等慕容飞阻止,慕容樱已经飞马便朝敌阵而去。

    “樱妹!——”慕容飞来不及叫唤,慕容樱已经飞马前去。他想要暗中责骂妹妹的任性,但是现在容不得自己多想——慕容樱已经飞马冲阵而去,开弓没有回头箭,自己这个做哥哥的,保护妹妹只有按她说的,替她杀阵掩护。助其拔开蒙元骑阵这道“铁桶门牙”。

    “慕容将军,该怎么办?”一旁骑兵看着慕容樱奋不顾身,不禁问道。

    “还能怎么办,只能杀阵——”慕容飞生气中带着担忧,望着妹妹孤身冲杀的背影,自己差点哭出来了,随即大声朝部队喝令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方阵以雁阵排开,散开敌军的铁阵,给慕容樱将军打开阵中通道&lt;="r"&gt;。杀他们个片甲不留!!!驾——”

    于是,慕容飞含泪提剑,率先飞马掩护自己妹妹而去;右翼骑军随即听从慕容飞命令。骑阵排开雁行阵,以两翼推进之势,试图拨开封锁防守的蒙元铁阵……

    “慕容兄那边怎么发起进攻了?”左翼的南宫俊这边,眼观右翼部队方向,蒙元阵型出现变动,远观才知是慕容飞部队以雁阵强行冲阵敌军,如此冒险之行却是不知何意。

    “菁妹的命令,是让我们不惜一切代价擒杀敌军主将罗牧,慕容兄如此之行。说不定是要打开敌军铁阵缺口,让精英骑将杀入阵中直取敌军主将……”陆昭似乎是猜出来了意思。环望却是发现了阵中道口的慕容樱,于是直指道。“你们看,那是不是樱妹?”

    的确,慕容飞的部队其效果了——以雁阵拨开敌军的“铜墙铁壁”,让蒙元骑兵与先锋奇兵纠缠到一块儿,趁势打乱了蒙元部队的阵型,中心处打开了通道。此时慕容樱正飞马上前,持枪如入无人之境,目标正朝阵中的罗牧……

    “真的是樱妹——”南宫俊也意识到了,不禁道,“慕容兄真是拼了,竟然让自己妹妹担当此重任……要是让罗牧发现了,一定会增派阵型‘缺口’援兵,我们也不能歇着……传令,左翼全军以雁阵同样冲阵,拖住敌军主力,打乱敌军阵型,给樱妹争取时间!驾——”

    于是南宫俊也飞马亲自上阵,手下部队便也随其展开雁阵,与之对垒……

    慕容樱做到了,她在南宫慕容兄弟的帮助下,罗牧周身的骑兵部队阵型被打散,与先锋军两翼骑兵纠缠拼杀到了一块儿,刚才的铁壁阵型不复存在。

    “这是怎么回事?”罗牧指挥中,看着两翼骑兵部队,道口一阵凉风袭过,耳边传来清脆响亮的飞马前蹄。

    “慕容樱在此,罗牧小儿纳命来——”慕容樱巾帼不让须眉,银甲披身威风凛凛,红缨长枪当空而下,直朝罗牧冲杀而来。

    “给我挡住她——”罗牧有些慌了,随即冲身旁的骑兵部队急吩咐道。

    很快,虽然阵型大乱,但罗牧身旁的亲信侍卫依旧不减,一声令下,慕容樱身前身后一下子涌上蒙元骑兵百余人,以“包笼之势”将独骑而入的慕容樱围在其中……

    “樱妹!!!——”慕容飞远远而望,看见了妹妹的困境,大声愤吼道,怎奈自己更被困入敌军变阵,不能立刻自拔……

    “樱妹那边是不是被困住了?”陆菁改站高台指挥,远观罗牧阵中慕容樱独骑遭困,紧张问道。

    可是紧张已经晚了,慕容樱的只身冒险,只能留给她独自面对……

    “哒哒哒……哒哒哒……”不知何时,陆菁主营方向,一道清脆飞奔的蹄声飞扬而至……

    陆菁开始没有注意,然而马蹄声的越来越近,频率愈加急促有律,陆菁心里也是灵光忽现……

    “哒哒哒……哒哒哒——”马蹄声已经传至耳边,陆菁终于不经意间回头一望。

    银枪落日弓,霸王啸天甲,胯下银月麒麟,俊颜亮血獠牙——是他来了……(未完待续。)&lt;=""&gt;&lt;=""&gt;&lt;=""&gt;&lt;/=""&gt;&lt;/=""&gt;&lt;/=""&gt;&lt;/="r"&gt;&lt;/="r"&gt;&lt;/="l"&gt;&lt;/="l"&gt;&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