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三十九章 攻城之战 下
    唐战头上的汗珠越来越多,眼前甚至变得模糊起来。慢慢地,慢慢地,唐战两腿变得麻木,然后逐渐弯曲,若不是手中的梨花枪勉强支撑着地面,唐战整个人可能就倒了下去。

    南宫正看定了,拔出自己身上的宝剑,一个跃步过去,长剑从天而降向着唐战上方劈来。唐战由于眼睛模糊,看不清楚前方的具体情况,只能凭着感觉判断。忽地,唐战顿觉额头上方有一种压迫感的气流袭来,唐战想也没想,用力举起梨花枪向上一挡。

    “傻蛋!”陆菁见着唐战突然的****不振,然后被南宫正一招打伤,心里非常的担心和害怕,于是大声叫道。

    “怎么会这样,唐兄弟到底怎么了?”赵子川也在一旁担心道。

    不只是他们,台阶下的众武林名士也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傲晶师太愣是死盯着双方的对决,也没发现什么问题。“为什么那个姓唐的小子突然没力了,难道是内力用尽了?”傲晶师太似乎一点也没发现南宫正下了毒。

    南宫准见着,暗笑道:“哼,这可是卢欢前辈的秘制毒药,只要‘江湖神医’洪济风不在场,不会有人知道他中了什么毒……”

    别说其他人了,就连中毒的唐战自己也没弄清楚自己到底什怎么了,看来那个“神奇的”毒粉确实很隐蔽,连中毒之人都没能发觉。

    台阶上,苏佳眼神微皱:“唐兄弟肯定是中了南宫兄弟下的毒不会错的。可是,他们是在什么时候,又是如何逃过众武林名士的法眼的……看来这种毒药甚是轻薄,一般人很难察觉。能够制出如此厉害的毒药,莫非那种毒……”

    萧天这个时候才从地上慢慢爬起来,看见刚才唐战出乎意料的一幕,他自己也感到担心和诧异。萧天起身急忙跑过去问道:“唐兄弟,你怎么了?”

    唐战整个人瘫在地上,四肢似乎都失去了知觉一般。“我……好像动不了……”唐战用微弱的口气说道。

    “哼哼,没想到这么快就不行了……”南宫正笑着道,“看来唐兄弟今天似乎用力过度了……”

    萧天想冲着南宫家的人发火,但是又不敢确定刚才是不是南宫家的人动了手脚,因为在场的武林人士没有一个发现出了问题。

    “真不好意思……”南宫准也笑着道,“今天的这场比武是我们赢了。”

    “不,还没有……”萧天轻轻地说道,随后转过头突然大声道,“我还没有倒下,我们还没有输!”萧天的话语异常的坚定。

    “阿天……”苏佳看着萧天不服输的样子,眼神中折射出复杂的神情。

    黄纪也在一旁喃喃道:“萧兄弟他不想放弃……”

    “什么?”赵子川没有听清楚,于是问道。

    黄纪继续说道:“我和他认识了仅仅几天,但是我知道他骨子里有着不服输的性格……”

    “这和唐兄弟很像吧……”赵子川也自言自语道。

    比武台下,南宫准对着萧天笑着说道:“怎么,就剩你一个人了,还想对付我们两个?”

    萧天站起身来,拔出自己身上的梅花剑,剑锋直指南宫兄弟道:“萧家山庄的弟子从来都不会认输,就算只有我一个人,我也要打败你们!”

    南宫正知道了萧天的内力后,自知萧天的武功不如自己,于是轻笑道:“不要以为刚才占了便宜,就以为你能有多厉害……你若是敢继续放诞,我待会儿会让你为你的萧家山庄丢尽颜面!”

    萧天可不管,他知道唐战的意外一定是南宫家的人从中作祟。虽然找不出证据,但是见着自己的朋友被不明不白地打伤,他一定要为唐战出一口气……

    “呀——”突然间,萧天大喊道。梅花剑剑尖一指,一道看似划破云霄的电光闪过。萧家剑法第一式“剑气破天”凌厉而出,如同苍鹰入云,伴着雷鸣闪电一般直冲而去。

    “这是萧家剑法的‘剑气破天’……”傲晶师太见着,自笑道,“莫非这小子现在才使出真功夫吗?”。

    南宫正见着,笑着说道:“就这点儿本事还敢挑衅,我就让你尝尝丢尽师门颜面的凌辱滋味!”

    说完,南宫正长剑一挑,“剑气长虹”伴着一道虹光划出。“剑气破天”即到,一道剑光穿梭至“剑气长虹”的虹光。南宫正轻声一笑,手腕一拨,虹光扭曲一道,萧天的梅花剑失去了定位,剑锋偏移,“剑气破天”内力流失,剑法不攻自破。“你还太嫩了……”南宫正笑着道,然后另一只手一招“鸿云掌”正打萧天胸前。萧天没注意,整个人被完全打了回去,不过他手里的梅花剑还紧紧握着。

    萧天稍退了几步,刚才的那招丝毫不伤南宫正,自己却在一旁喘着粗气。南宫正又笑道:“我会打得你再也站不起来!”说完,一个箭步而上,右手长剑使出,一招“虎啸苍虬”,伴着压迫力的剑光凌厉而来。萧天躲闪不及,先是梅花剑前身一挡。“砰——”,梅花剑正挡着“虎啸苍虬”的攻势,要不是郜英给他的梅花剑坚硬无比,恐怕萧天手中的兵器也会报废。

    没完,南宫正右手的长剑直压着萧天的全身,萧天无法自由动弹。南宫正又是一阵阴笑,左手成掌形,一招“鸿云掌”正对着萧天的胸前打去。萧天眼睛确实很灵敏,感觉到了南宫正的阴招袭来,但是自己身体的速度却不能完全跟上。没有办法,萧天腾出另一只手施展出“斗转星移”,暂时缓解一下南宫正打来的力道。

    “你完了!”不远处,南宫准似乎是瞅准了机会,右手执扇一招“银牙斩”向着萧天头上劈了过来。

    萧天正对着南宫正,只觉侧面一道银光闪过。萧天清楚了是南宫准袭了过来,于是没有多想,整个人猛地后退十几部,然后用牙齿咬住顶着南宫正的梅花剑,双手同时施展出“斗转星移”,硬是接了上去……

    双拳难敌四手,毕竟萧天的内力不够纯熟,南宫准这一击过来,再加上南宫正的双招压制,萧天对应不及,一阵内力的猛烈碰撞后,萧天整个人再一次被震飞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口中的梅花剑掉了下来,整个人还吐了一口血……

    “阿天!”苏佳失声道,她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帮助阿天。

    “萧兄弟!”黄纪和赵子川几乎同时喊道。

    “萧兄弟……”就连倒在一旁毫无力气的唐战也咬着牙道。

    “啊……”陆菁蒙着嘴,都不敢再看下去了……

    萧天倒在地上,已经没有再出声了。南宫正见着前方一倒不起的萧天,轻蔑地笑道:“哼,我还以为萧家山庄的弟子个个都武功超群,没想到却都是一些废物罢了!”

    萧天听着南宫正的话语,整个人虽倒在地上,两手的拳头却慢慢握紧了……

    南宫准觉得还不够,于是又添油加醋道:“江湖上不是说萧家山庄的弟子个个都是武林中的冉冉之星吗,怎的来我们剑道大会的会是这样一个废物啊?哈哈哈哈——”

    萧天两手的拳头越握越紧,他想起了自己从前在萧家山庄被人嘲笑的画面,想到了外人对他的目光,想到了自己的无能,又想到了现在南宫兄弟的讥笑……萧天的内心着实的痛苦,但在自己面前侮辱自己师门的南宫正和南宫准,萧天的心里更多的是愤怒。萧天紧咬着牙,拳头越握越紧,越握越紧……

    释明方丈见着南宫兄弟如此地出言不逊,低声叹息道:“阿弥陀佛,罪过罪过,人生来之平等,为何切齿讥笑于俗世……”

    “阿天……”苏佳能够感觉到,这是自己认识萧天以来,萧天心里最痛苦、愤怒和矛盾的时刻……

    “你这没用,这么简单都不会……”“喂,臭小子,有你在,我们萧家山庄再不会有别的人会垫底了……”“你在萧家山庄十七年,武功不见长进,不但丢了你祖宗的脸,还丢了萧家山庄列祖列宗的脸,从此你就不是我萧家山庄的人了,你走吧……”一句一句萧天在萧家山庄听自己的师兄弟和师父的叫骂,顿时在萧天脑海里回荡,如今听到南宫兄弟的如此目中无人和对自己师门的侮辱,萧天的心里从来就没有这么复杂过……

    “萧家山庄的弟子就只有这点本事了吗……”傲晶师太也在一旁暗自笑道。

    “滚回家吧!”南宫正更加放诞无礼到,“你们萧家山庄在我们南宫家眼里,连根葱都不算!”说完,和自己的三哥南宫准都转过头准备离开,看也不看萧天一眼了……

    “阿天……”苏佳突然表情转变了过来。

    “萧兄弟……”赵子川也看着说道。

    陆菁放开了蒙着自己嘴的双手,又目不转睛地向着台下望去……

    众武林名士发觉了,也向着同一个方向望去……

    南宫正和南宫准似乎发觉了什么,同时一齐回头望去……萧天右手拿着那把梅花剑,整个人又站了起来。和刚才不一样,萧天此时眼神里充满了愤怒,似乎有着要将对方置于死地的神情。

    “哟,你这家伙还有力气站起来……”南宫正又笑着道。

    “不许……侮辱萧家山庄……”萧天义正言辞道,“不许侮辱萧家山庄,否则……我会让你们死得很难看!”

    萧天的话语非常的坚定,甚至让南宫准和南宫正都惊了一下。不过随后二人认为萧天不过是在虚张声势,便没有太在意。

    萧天说完话后,并没有先去对付南宫兄弟,而是转身走到唐战身边,先慢慢扶他起来,然后对着台阶上说道:“你们先照顾好唐兄弟!”

    陆菁在一旁早就忍不住了,一个箭步跳下台阶,迅速跑到了唐战的身边。其余的人见了,也都下来观察着唐战的伤情。

    “傻蛋,你没事吧?”陆菁最先担心道。

    唐战笑了一笑,然后说道:“我没有问题,只是……全身都没了力气。”

    赵子川见了,也说道:“唐兄弟,你先别用气了,好好休息一下,我们帮你想办法……”

    “交给我吧……”苏佳突然说道,“我略懂医术,让我试试看吧……”

    陆菁见着苏佳,眼前一亮,突然觉得苏佳非常值得信任,于是微微点了点头。

    苏佳见状,拿起唐战的右手,静心把了把脉……

    萧天见着唐战有人照顾了,立马转头道:“我去收拾那两个家伙!”

    苏佳和黄纪听了,内心都是一震。黄纪问道:“你……真的可以吗?”。想起刚才的对决,黄纪还是有些不放心。

    萧天自信地说道:“没问题,这回一定打败他们!”

    “阿天他,该不会……”苏佳心里暗道。

    萧天手握梅花剑,目对着南宫兄弟,眼神坚定地向前走了过来。

    虽然萧天气势上比刚才要强许多,但南宫正自觉萧天的实力只有那样,没有办法改变事实,于是继续笑道:“哼,萧家山庄的弟子不怕死就是这样吗?看来你还没死够啊……”

    萧天没有说话,只是微微举起手中的梅花剑,剑锋直指南宫兄弟二人,眼神如刀一般地望着二人。

    南宫准也没有把萧天放在眼里,用满带蔑视的眼神望着萧天。

    萧天站定了……突然,萧天脚后跟一踮,梅花剑闪出一道电光,直奔着南宫兄弟二人而去。“剑气破天”再现,这次的力道和速度比刚才的要快得多——看来萧天这次是真的用尽全力了。

    南宫正微微一笑,先一步上前,故技重施,长剑施展出“剑气长虹”,虹光拨动着“剑气破天”的剑气,使其剑锋偏移。果然,萧天的剑刺过去后,被拨开了剑路。“哼,自不量力!”南宫正轻笑一句,又是一招“鸿云掌”向着萧天侧腰打去。

    “还不是一样的结果……”南宫准在一旁笑道,等萧天腾出手使出“斗转星移”时,自己再次偷袭过去。

    “鸿云掌”离萧天的腰部越来越近……

    “哼,结束了吗……”傲晶师太看后,笑了一声道。

    突然,萧天手中的梅花剑发出了一声龙吟。南宫正忽觉自己的身旁突现一股强大的内力,而且内力越来越强,强到足以将自己给弹开……“啊——”南宫正突然大叫一声,萧天强大的剑气猛然将南宫正给震开了老远。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惊呆了,没有人相信刚才武功颓废的萧天,现在竟能施展出如此强大内力。

    “果然,阿天这个家伙……”苏佳看了萧天一眼,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有错,萧天使出了神龙九变剑法。刚才的那一招是神龙九变剑法的第一式“蛟龙出海”,仅仅第一招的内力就将不可一世的南宫正给震了出去。

    “神龙九变剑法?”傲晶师太吃惊道,“他不是萧家山庄的弟子吗,怎么会?”

    “阿弥陀佛,江湖博的第一人吗……”释明方丈在一旁合手说道。

    而在南宫准和南宫正这边,还没有弄清楚是怎么回事。“那是什么剑法?”还没有回过神的南宫正惊问道。

    南宫准定了定神,悄声说道:“不管招数多么厉害,他的内力只有那样,待会儿我们两个一起上……”

    萧天这边,施展完了“蛟龙出海”后,转过身来,眼神变得更加坚定。萧天举起梅花剑,剑锋直对着南宫准和南宫正二人。

    “一起上!”南宫准大声说道。于是,南宫兄弟二人同时举剑向前而去。只听两声雄浑的剑鸣,两招“虎啸苍虬”同时而出,伴着众多的金光剑芒,呼啸而出。

    萧天见着,并没有丝毫的畏惧,反而眼神更加的坚定。忽地,萧天腾空而起,梅花长剑反身一转,神龙九变第六式“青龙神威”随龙阵杀出。只听一声巨龙般的怒吼,萧天所施展出的剑气化作一条盘旋的巨龙,天然形成一道巨龙屏障。待到南宫兄弟二人“虎啸苍虬”杀到时,巨龙之阵释放出撼动山河般的魄力,瞬间将“虎啸苍虬”的内力吞噬得形影无踪。

    “什么?”南宫准和南宫正几乎同时惊道。

    没完,萧天再次变招,神龙九变第三式“飞龙在天”杀出。只见刚才盘旋的巨龙瞬间展开,在空中腾飞而起,带着强大的冲击力向前冲开而去。“啊——”南宫兄弟二人挡不住如此强大的内力,再次被强大的内力给震开。

    萧天没有停止,似乎想把自己所有的愤怒全部发泄出来。只见萧天从半空中稳稳落下,然后剑气四起。“龙咆哮声”即起,神龙九变第八式“龙游八方”,无数的剑气化成无数的巨龙,带着翻江倒海的气势,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真龙剑气冲向还未反应过来的南宫兄弟二人,二人被强大的剑气打得几无还手之力,剑气冲破了二人的衣袖……待到剑气退去后,南宫兄弟二人已是衣衫褴褛之状了。

    南宫准和南宫正见剑气退去后,都用吃惊的目光呆望着——所有人都看出来了,他们已经输了。“不……不可能……”南宫正似乎还没有回过神。南宫家的阵营这里,南宫成见大势已定,便大叫道:“行了,你们两个快点回来吧,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南宫准和南宫正知道再打下去也不是萧天的对手,便放弃了继续抵抗。“不可能,这绝不可能……”南宫准也不停地念叨道。

    萧天这边使完剑法后,似乎是用力过度,整个人也恍惚地慢慢倒了下去……

    “阿天!”在一旁照顾唐战的苏佳见了,急忙跑到萧天的地方去了。

    萧天虽然倒在地上,但整个人还算清醒,只是全身没了力气,没有办法立刻站起来——这也难怪,刚才那招“龙游八方”几乎是耗尽了萧天全部的内力。

    苏佳见着萧天浑身无力的样子,蹲下身来担心道:“阿天,你没事吧?”

    萧天大口地喘着粗气,见着苏佳如此关心自己,笑着说道:“没事,只是有点晕……”

    南宫兄弟这边,为了挡下萧天的神龙九变剑法,也耗尽了内力。但是南宫兄弟二人这边似乎输的不甘心,仍然用鄙夷的眼神望着萧天。

    萧天缓了口气,然后咬着牙,忍着站起身来,对着南宫兄弟二人说道:“萧家山庄的弟子不是孬种,你们今天就败在了我萧天剑下……而且在萧家山庄,我的武功……是最差的一个!”萧天用坚定的眼神望着南宫兄弟二人,语气更是坚定不已。

    南宫准和南宫正听了,也尝到了受到对方语言凌辱的滋味。但他们似乎仍不死心,一起用仇恨的目光望着萧天,心想着该如何去对付他……

    就在众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比武场上的时候,陆府大门外慢慢走来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