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三十八章 攻城之战 上
    下一页

    沂州城外,黑云密布,雷动万军,窒迫而压……

    先锋军两万雄关据城而立,气势磅礴如海,攻城高架循循推进,千骑铁甲数已成峰。城郊冷风啸如利刃,呼哧铁甲发出阵阵寒鸣。将士颜**铸雄光,战骑之威浩浩荡荡,只等军令即发,万军便如山海般倾巢而出……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陆菁亲座军中正架,临阵指挥攻城,耳边传来愈近的马蹄声响,那是主将唐战临战前的检阅。

    唐战身骑矫马,手持傲月梨花,铁甲高墙前以冷兵相接,纷纷点阅步骑之数。检阅一番,唐战骑回正中,向陆菁汇报道:“菁儿,部队检阅完毕,全员待命无误——”

    陆菁一脸严肃的神情,表情却显镇定,两眼坚定望着前方破碎老旧的沂州城墙,飘过寒风弛过的左右发鬓,随即平定不失坚稳道:“好,开始攻城——”

    唐战得令后,勒骑转身,举枪示令道:“攻城!——”

    “咚——咚——咚——咚……”军令即下,即是雷鸣般的战鼓叠起,整齐排列的攻城高架向着城关方向加速而进——在陆菁的谋划下,善通机关要术的萧天,很早就聚齐了军中能工巧匠,制造了攻城用的高架战车;只可惜第一次实战引诱秦羽出击,数十架攻城战车被秦羽一把火燃烧殆尽,而今正式攻城运用射程更远的攻城高架,没了秦羽的沂州方面已是难以抵挡。

    攻城高架部队更是有萧天亲自带兵指挥,萧天眼观军中旗令,就着战鼓令声,命排阵攻城高架向沂州方向有条不紊前进。待到攻城高架进入射程范围,萧天令部队停止前进,随即下令道:“全军听令,火药突袭——”

    攻城部队得令,高架机关由军中将士指挥操纵。攻城高架高耸入营,气势高出沂州城关数丈。并分为几层——最下一层为推进层,以木轮快速前进,并有高层阶梯相应;中层为火药层,以铜炮或攻城弹射装置为主。意在打击敌军城郭防御之势;高层为木梯架层,用于步兵登梯而上,以其高势冲入敌阵城墙,如履平地,很好代替了云梯的作用。高中低三层并兼有防火之措。进攻左右高架近十座,每座可容攻城士兵百余人,萧天利用机关术发明此等攻城良器,可谓花了不少心血,今日攻城也正好派上用场……

    火药突袭,即为高架中层铜炮及弹射装置所用。除了威力十足的铜炮,弹射装置更配有乱石俱碎的火药石雷,军中俗称“惊天雷”。萧天军令即出,铜炮阵阵齐发,只见得沂州城墙上火光炸裂、城墙欲演崩塌之势。“轰隆——”雷鸣滚滚而至,惊天雷如飞火流星飞跃当空,有的甚至飞跃城墙,在沂州城内炸裂开来,沂州高城顿时陷入一片火海……

    “轰——轰——轰轰——轰——轰轰……”火药进攻一阵接一阵,看来这一次先锋军部队是要铁心拿下沂州,丝毫不留情面……

    “菁儿,敌军城防不堪一击,无需多时,我军便可全军突进——”唐战看着眼前的壮观火海。兴奋笑道。

    “如此攻城,敌军肯定不堪防御,罗牧若是有心一战,必派遣骑军部队出城迎战。捣毁我军攻城利器……”陆菁战中冷静十足,一边观望着眼前的战局,一边分析着下一步的对策,“命五绝阵法骑兵出动,飞骑赵子川为先锋,亲携李显李功二位将军。率军抵御出城迎敌主力;左右两翼南宫俊慕容飞,率翼部骑军渗入城外左右之势,一面狙击前来翼边协防的敌军援部,一面掩护攻城高架士兵登梯攻城;中军精兵以‘宫城方阵’虚掩前行,紧随赵子川骑军部队之后,列矩形阵分田字排列,中隙以长矛相错,抵御敌军以鱼鳞渗透阵法死亡冲锋;最后命后续陆昭、陆蒙、慕容樱率后援步骑从左右小道趁乱渗透,迂回绕至敌军城门后方,以断敌军主将退路。一切尽毕,敌军城下即乱,攻城高架士兵登梯翻城,与高城守御敌军拼杀,一鼓作气拿下城关!——”陆菁说得气势坚定,看来拿下沂州对自己来说已经胸有成竹。

    “是——”军令在前,唐战不敢马虎,得令后即刻回马转身,示意旗军发令,“五绝阵法”随即行动……

    沂州城关守御处……

    “轰轰——轰——轰——轰隆……”一阵阵炮响杂乱无章,不断震慑着守城的蒙元将士,其地动山摇之撼更是令全军人心惶惶……

    “嗖——轰——”一发惊天雷不偏不倚在城墙前炸裂开来,随着一阵凄厉的惨叫,十来个蒙元士兵被直接炸飞,火光四溅、血肉模糊,其惨状不忍直视。

    面对着攻城高架的徐徐推进,火药惊天雷一发接一发,缺少火器防御的沂州守兵不但军心溃散,更是毫无办法。攻城高架如同高耸入云的地狱铁塔,朝着沂州这片老九破碎的躯体冲撞而来,似乎下一刻十来座攻城高架便能合力将整座沂州城给撞塌……

    “嗖——轰——”又是一阵惊雷,越过了城墙高楼,直接飞跃至城内的石楼阶梯之上,在阶梯上爆炸开来。刚刚想要登城协防的士兵还未反应及时,直觉头上一阵滚烫袭来,随后脚底便是火光炸裂开来,几阵惨叫过后,许多士兵直接被炸得五马分尸……

    “将军,敌军以强力火器攻城,我军缺乏火药器械,难以抵挡——”城中正楼,罗牧正在想办法应对先锋军的强烈攻势,手下将领却是担心急问道。

    “轰——”还未搭话,一发惊天雷不偏不倚砸中了正楼屋顶,一道墙裂的震撼,屋顶的房檐几乎全被炸开,惊世火光后冒起滚滚浓烟,罗牧等将领更是惊吓得低头掩护一阵。

    待到罗牧抬头即望,已有手中将士被炸死炸伤不说,自己的部下个个都已变得心惊肉跳。罗牧虽然败坏,但大敌当前依然不会轻易认输。看准了门外浓烟处,十来座攻城高架正朝沂州城墙冲撞而来,罗牧索性下令道:“集结全军精骑部队。随本将军出城迎敌——敌军攻城高架利器来袭,其下部必为底盘关键,只要捣毁了底部防御,敌军攻城不攻自破!”

    众将觉得罗牧说得有理。不得不说,从兵法角度来看,这确实是正确的应对。但这也早在陆菁的算计之中,在城下各部,陆菁早就为罗牧设下了天罗地网……

    罗牧一面躲避着头上飞窜的炮火。一面整装下楼,准备集结城中所有的精骑部队,出城尽力一搏。然而赶到阶梯处,看到城楼阶梯被火药炸成废墟的惨状,罗牧也是大为震惊。但罗牧现在已无心顾及,心中又恨又怕的他,立刻喝令全军精勇将士虽其一起出征。

    而楼下的骑兵部队也早已是整装待命,虽然遭受火药奇袭,但自信平原骑战蒙元将士之善,罗牧对抵御敌军攻入城池依旧很有信心……

    “打开城门——”罗牧举刀大声下令。

    “吱——砰”老旧破碎的城门发出一阵闷响。城门打开,映入罗牧眼前的,是先锋军浩浩荡荡的千军万马。

    但罗牧并不过于在意,趁着先锋军主力还未靠近,罗牧想要在最短时间分散军中骑军,捣毁敌军的攻城高架。

    “左右分居,骑军部队分别捣毁敌军高架,事后即刻集中城门——”罗牧带兵奔袭出城,乱中喝令道。

    蒙元骑军数量不少,出城后也有近万之众。骁骑勇马听从罗牧之势,分居左右而去……

    “罗牧出来了,五绝军中入阵——”陆菁眼神一定,看准了正前方沂州城门处的罗牧。随即下令道。

    唐战点了点头,即刻命旗军向前方部队挥令……

    罗牧分居完了左右骑军部队,自己则率中军主力正前拼杀,一来为左右捣毁敌军高架争取时间,而来借蒙元骑术的优势,在正面打赢几番小仗。以驳回军中士气。但只可惜,罗牧正面将要应对的,是先锋军军中第一猛将,“飞骑神将”赵子川。

    “飞骑赵子川杀到!——”果然,没等罗牧回过神,正前方一道让人熟悉震慑的杀吼即至。

    罗牧回过头,正见“乾坤二剑”黄绿剑光交错而来。罗牧急忙中低头躲过,身后骑将却是未能幸免——“啊——”“啊——”赵子川剑法凌厉,左右两式便取了身后敌将的性命,一阵惨叫后毙命落马……

    罗牧还没从惊异中回过神,赵子川已经提剑威慑道:“哼,罗牧小儿,上次在丛林处将汝生擒,却因秦羽交换俘虏一计放你一条生路……如今秦羽落败,汝可再未有其幸——你勾结王宣王信父子,杀了秦羽将军一家,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说完,赵子川飞马而至,提剑便朝罗牧头上而去。

    罗牧出招未有赵子川凌厉,只得匆匆以刀抵御。可赵子川的神勇岂是罗牧之辈能敌?赵子川眼疾手快,未等罗牧反应顾及,右手坤剑收招,迅影般自罗牧腰间划过,碧绿剑光一闪,新式“破云剑法”即出,罗牧虽然发觉腰间一寒,有意避之,却是为时已晚。

    罗牧极度倾泻身体,还是没能完全躲开,结果不但腰间受了“破云剑法”的内伤,因为躲避持刀的手没了力道,手腕也被“乾剑”割伤一处。

    罗牧忍着剧痛,想要勒马回头,赵子川却完全不给机会,想要一招了结了罗牧的性命,亲手替秦羽报仇雪恨。但罗牧回避,身后的蒙元将士却是拼死上前护救,一来便是蒙元三将,齐头并进而阻。

    “杀了他——”其中一名骑将喝声道,随同三人一齐挥刀而去。

    “杀我?哼,就凭你们也有这个能耐?”赵子川满是轻蔑地嘲笑一句,手中坤剑聚力一顶,一招便将三名骑将的苗刀纷纷挡住。

    赵子川的力道虽然不如秦羽,但其臂力也足以抵御蒙元数将合力。三不敌一,蒙元骑将深感赵子川力道压迫,还在惊异之中,赵子川乾剑回身一招,金黄剑光如同雷电,一阵凄厉呼啸,“雷影剑法”闪电般杀出,阵中敌军将士铠甲下腹。

    一阵火花缭绕,蒙元三名将士的铠甲被赵子川一剑当场砍成碎片。没完,三名将士还未回神,赵子川双剑齐回,左右合并最拿手的“三十六道连斩”,如同云影交错的黄绿剑光从天而降,直杀得蒙元将士全身血肉交错,未尽其招便已重伤落马,基本无力再战。

    赵子川可没闲工夫管这些个杂鱼士兵,他的目标只有罗牧。可当赵子川想要抬头再望,罗牧已经后退了几许。

    “罗牧小儿休要逃跑——”赵子川奋力长吼一声,身后军心顿时大振,随同李显李功二位将军,跟随赵子川同行而上。

    当然,蒙元精骑这边自然不是一战即溃,善于骑战之兵,战力自然不小,加上数量不逊赵子川部,阻挡掩护主将罗牧撤退义不容辞。纵使赵子川再为骁勇,身法剑术再为过人,也难以短时间内在蒙元众骑前杀出一条血路。

    “啊——”没有办法,赵子川愤吼一声,只得先和这里的蒙元骑兵纠缠,待到斩杀殆尽,再拿罗牧问事。

    “飞骑赵子川杀到——”黄绿剑光即闪,赵子川最先冲阵杀入敌群……

    而在左右两翼,被安排捣毁先锋军高架的蒙元骑军已然到至,可是等待他们的,却是南宫俊慕容飞早早等候的五绝骑兵……

    南宫俊慕容飞分居左右,尽管不在一处,兄弟二人却是心有灵犀,同一时间到达目的地不说,骑兵阵法也是惊人相似,同步而行……

    “南宫俊在此,蒙元小贼休得猖狂!——”眼见蒙元骑兵铮铮而来,南宫俊不但未有害怕,还提军士气大声震吼道。

    南宫俊气数尽足,身后骑将自然也是战意百倍。蒙元骑兵纷涌而至,南宫俊手提八丈蛇矛,身先士卒而去。

    “杀——”蒙元骑军眼见南宫俊只身杀阵,不屑一顾挥刀而去。

    “尔等速速受死!——”南宫俊长后一阵,“天裂神枪”由上及下一挥而过,一道纵劈开山力道而来,不但冲散了敌军的骑群中路,更在中路尘道留下一道深深沟痕。

    蒙元众骑未见南宫俊之精魄力道,南宫俊已经飞马挥枪而来。

    “呀——”南宫俊回身飞马双枪,左右点杀而去。

    “啊——”“啊——”两道惨叫,两枪正中左右敌将胸口,皆是一招毙命——南宫俊出招干脆利落,蛇矛出招又准又稳。

    被南宫俊只身一人连挑两将,还是如此轻松,蒙元军心不觉发乱。趁乱之际,南宫俊的骑军部队大事军心大振,喊杀震天一道,纷纷铁蹄铮铮而来。

    “杀——”南宫俊作为部队主将,更是带头发令,全军一鼓作气,与蒙元骑军搅合到了一处。而有着南宫俊的神勇指挥杀敌,先锋军更是势如破竹,不但轻松挡住了前来翼部支援的蒙元骑军,还为攻城高架登城赢得了宝贵时间……

    不但南宫俊,右翼部队的慕容飞也是如此,蒙元骑兵分部右翼援军前来,慕容飞定睛一望,手握长剑待命已久……

    “秦将军,我来替你们秦家报仇了……”慕容飞也和赵子川以及自己的妹妹抱有同样想法,长剑一挥,随即大喊道,“蒙元小贼,快快受死!——”

    慕容飞奋身一吼,也只身飞马先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