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三十六章 坚柔的心 上
    &lt;=""&gt;    抓获秦羽翌日,先锋军中又有鼓动……

    “傻蛋,怎么了?”一大早陆菁本是来找唐战商议事务,顺便提及有关招安秦羽的事宜,怎知进帐便见唐战一脸严肃的神情,盯着手上似乎传来的军令,于是不禁关心问道。

    唐战缓缓放下手中的信,起初淡定道:“徐达将军今日传令,命我等七日之内若非招降王氏父子,便举兵攻城……”

    陆菁听了,笑了笑说道:“这有什么好担心的?秦羽如今落入我营,沂州气数尽散,王氏父子若是宁死不从,以先锋军两万精兵攻城,稍许用计,拿下不成问题……就算强攻不成,常遇春将军援军挥马即到,沂州这块地,我们迟早会拿下……”

    “我只是担心……”唐战又插话提及道,“秦羽将军户落沂州,若是我等强行攻城,秦将军对我等有异,想要招安岂不更难?加上这几日糜战秦羽,我军气数消耗不少,攻城稍有不慎,便会有差错之险,我怕……”

    “这些不用担心,王氏父子杀了秦羽一家,秦羽恨不得立刻将仇敌碎尸万段,对我们来说,这可是益处……”陆菁继续分析道,“现在秦羽之所以不降,意在不信服我等‘逆反之辈’;如果我们能帮其报仇,正法王氏父子,相信秦羽会对我等恩义相报,这可是好事……”

    “菁儿你这么说也没错……哦对了,秦羽将军现在情况怎样?”想到秦羽,唐战关心问道。

    “你说秦羽啊……”陆菁一换表情道,“昨天被俘后,交给苏姐姐看管了,我刚刚去看了看。据说现在还没醒……”

    “也难怪,昨晚他几乎是奋力拼杀到最后一刻……”唐战不禁喃喃道,“秦将军誓死不负心中所念。我唐战由衷佩服……可就连我和南宫慕容兄弟一起,也未能将其阻拦。可见秦将军之勇武……但昨晚苏姑娘孤身奋力将其制伏,武功已然出神入化;我唐战如今为一军之将,可不能消了唐家后人的锐气,近时少有动武,我也该找机会提升自己的武学才行……”

    陆菁转眼想了想,坚定说道:“现在秦羽被我军俘虏,秦家又发生灭门之事,沂州此时必深处军心动摇之时……招降不成。现在正是攻城良机,何不抢先一步,先发制人,以武力威慑逼迫王氏父子投降,再等下去可没有这么好的时机了……”

    “菁儿你是说,现在起兵?”唐战又问道。

    “没错——”陆菁点头道,“我们劫了秦羽,现在就攻城,他们一定料不到——我还叫萧大哥帮忙制作了攻城武器,我们动作快点。拿下沂州根本无需七日之久……”

    看着陆菁眼神的坚定,唐战也打定注意道:“好吧,我即刻命子川兄弟他们集结主力兵马。菁儿你和老九他们也着手准备吧——”

    “没问题——”陆菁自信答应了一句,转身便离开了营帐……

    后营马棚处……

    苏佳并没有像往日一样在伤营照顾伤员或是呆在自己的营帐,昨晚和秦羽激斗后,现在的她依旧精力充沛,听说了军中要发兵攻城的消息,正一心一意照顾着后营准备出征的战马。

    而跟苏佳一起的慕容樱就没那么多精神了,自从昨晚秦羽被俘后,她觉都没有睡好,一大早眼神恍恍惚惚的;另外。慕容樱的表情也十分的低沉,秦羽如今重伤被俘&lt;="r"&gt;。却是誓不归降,慕容樱也不知自己应该开心还是难过……

    “嗯——嗯嗯嗯……”苏佳似乎很开心的样子。一边重新配备着马鞍,一边还哼着小曲儿。

    慕容樱只是呆呆地跟在苏佳后面,整个人低沉着脸。

    “你怎么了,樱妹,一晚上还没回过神?”苏佳知道慕容樱心里所想,于是回头关心问道。

    慕容樱此时并不知道秦羽的状况,满是担心的她不禁问道:“秦大哥现在……情况怎么样?”

    “嗯?”苏佳表情一笑,随即道,“他现在还昏迷着呢……不过樱妹你别担心,秦将军只是太累了,昨晚我叫人帮忙给他疗了疗伤,现在正呼呼大睡好得很呢——”

    “那他现在呢?”慕容樱继续急问道。

    苏佳继续回答道:“没事儿,我已经安排人手照顾他了……放心吧,秦羽若是醒来‘犯事’,这个人绝对罩得住——”说到这里,苏佳不禁笑了出来。

    “那是谁在照顾……”慕容樱又继续问道。

    “军师来了——”然而不等苏佳回答,马棚外的士兵传来消息。

    “菁妹来了……”苏佳提了一句,没有回答慕容樱的问题,转头朝门外望去。

    陆菁身着白衣盔甲,全副武装走入营内,一本正经道:“全军有令,集结营中人马,两个时辰后在校场集合,准备攻城!”

    “现在就要集结?”苏佳又问道,“看来之前军中消息果然不假,只是没想到动作会这么快……”

    慕容樱精神依旧低迷,陆菁下达军令,自己并没有太大反应。

    为了打起精神,苏佳回应陆菁道:“菁妹,这里我和樱妹马上集结营中步骑,你先回去准备其他事宜吧……”

    陆菁点了点头,看着慕容樱低迷的神情,也知道她的心事,随即对慕容樱道:“你一定还在担心秦将军对吧?我们用尽办法想要招降他,却是百般无奈,现在他又昏迷不醒……这样吧樱妹,给你个机会——在出征之前如果秦羽醒来,樱妹你去劝慰他,看能否有办法招安他。如果事成,那这次樱妹你要是大功一件哟……”

    “出征之前……招安秦大哥?”慕容樱缓缓抬头,不太自信说道,“真的能成吗?我们之前用尽了办法都不行,现在用强抓了他,真的可以……”

    “当然可以——”慕容樱不自信,陆菁却是笑着坚定道。“我们做不到,但相信樱妹你一定能做得到!因为你比我们都清楚,你最了解秦羽将军的不是吗?”

    慕容樱眼神一变。在一旁默默地发愣。

    陆菁说完后,微笑着转过身。背对着慕容樱,语气深长道:“有些东西,人生机遇只有一次,错过了,可就再也回不来了……”说完,陆菁便领着手下慢慢离开了。

    苏佳像是听懂了,也转头对慕容樱道:“菁妹说得对,有些东西错过就回不来了……秦羽将军现在就在我休息的营帐。你自己去吧!我们都相信你,你一定能完成我们都完不成的任务,我们相信你——”苏佳轻轻拍了拍慕容樱的肩膀,那句“相信你”语气无比的诚恳。

    慕容樱又是静默了好久,直到苏佳转身布置军队,自己也没有回过神……忽而,慕容樱摸了摸腰间的玉佩——那是秦羽留给她的信物——拾起凝视了一番,眼神若有所动&lt;="l"&gt;。

    终于,慕容樱像是坚定了信念,目光一定。一手拿着玉佩,一手搭着准备出征的头盔,径直便朝苏佳营帐走去……

    苏佳营帐中。秦羽靠在木榻一旁久久未醒……

    秦羽两眼紧闭,额头却是不时层层冒着汗水,似乎在昏天黑地的噩梦中久久萦绕,无法跳出血恨的深渊……

    “爹……爹……”秦羽噩梦中不断呼喊自己的父亲,然而眼前的一片汪洋大火,将自己家的庭院化成一片灰烬。不但如此,在大火庭院的前方,王宣王信父子和罗牧正一脸狰狞地冲自己毒笑。

    “你们杀我全家,我要报仇……”秦羽在黑暗中不断愤吼。手持银枪是要斩下王氏父子和罗牧的人头。

    可是奔跑中,秦羽的双脚似乎掉进了黑暗漩涡。想要努力发力却是无法挣脱;而王氏父子的身影看似咫尺却是触不可及,几张歹毒的面孔始终无法从眼前抹去。秦羽奋力向前几步,挡在他面前的,是从背后黑暗浮出而现的蒙元千军万马。

    “让开,我要杀了他们,杀了他们……”秦羽奋力嘶喊,却是被无穷无尽的噩梦黑暗所淹没。慢慢地,身前的茫茫铁骑铸成一道冰冷的铁墙,寒意铮铮下中间有个缺口,缺口处正好映照着王氏父子的歹毒笑脸。

    “啊……”秦羽想要怒吼却是怎么也发不了声,自己全身又被噩梦黑暗束缚难以动弹,索性提枪便朝缺口处刺去。

    可是还未触及敌阵,敌军的万千铁矛已然而至,万箭穿心般刺穿了秦羽的全身,无数的剧痛顿时遍满全身,秦羽发出一道久未停息的惨叫,凄厉不已……

    “啊——”最后秦羽短叫一声,身上的疼痛将自己惊起——秦羽睁开眼,他已经醒了。

    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木榻一旁,自己身处帐内,手上脚上还有简单包扎的绷带。

    秦羽慢慢坐起身来,身上虽然布满血伤,但疼痛感大大消散,已没有昨晚的那般痛楚。秦羽摇了摇头,努力回忆着昏前的事情……

    “我记得,昨晚我被他们抓住了,那现在……”秦羽总算想起来了,自己昨晚孤身战败、不敌苏佳,然后失手被擒。

    “是的,我被他们俘虏了……”秦羽坐直身子,看着身上的绷带,望了望周身的事物——自己好好地身处营帐内,不但没有把自己关入军牢,还治疗照顾得好好的,就连自己的银枪也被好好放在门旁。

    “他们为什么没有把我关押,莫非还想招降我……还有,我身上的伤究竟……”秦羽有些莫名地自言自语道。

    秦羽并不知道,自己现在好好躺在苏佳的帐内。不过苏佳的营帐今天好像也不寻常,中道大大小小摆着用来搭造的巨木支架,就像这里要装修房屋一样。

    正在秦羽踌躇间,帐外突然走进一人,此人身着衣甲,意气风发,印象最深的便是左脸上一道长长的刀痕——想也便知此人正是萧天,毕竟除了他,也没人能随意进出苏佳的营帐。

    不过萧天似乎很忙的样子,军中刚刚下达了出兵攻城的军令,萧天这边也是忙手忙脚地准备着事宜,时不时进营搬动摆在中道的巨木支架&lt;="l"&gt;。

    “菁妹真是烦死了,我在他手上就像苦力一样……”萧天一边做着,一边“牢骚”道,“有点效果也好,上次的‘战车’辛辛苦苦做了那么久,结果只是当做诱饵,一把火烧了个一干二净……这次又突然扬言攻城,老早准备这些‘攻城架’,真是把我累得半死不活。早知道做木匠这么累,柳沙镇时就不该拜妖鬼大师这个怪脾气师父……要菁妹这次再敷衍我的辛苦,我非逮她小辫子不可……”

    “你是……”萧天没有第一时间注意到秦羽醒了,秦羽倒是先发话道。

    “秦将军你醒了?”萧天这才发觉,放下手中的活,转头问道。

    “我这是在哪里?”秦羽继续问道。

    “你在佳儿的营帐中啊——”萧天亲和回应道,“就是昨天打败你的苏姑娘……昨天你累得昏过去了,我和佳儿给你疗伤了半天,今天一大早还是我给你包扎的伤口……”

    “你?”秦羽依旧不解。

    “怎么,看不起我?”萧天没立刻明白秦羽的意思,“不服气”道,“毕竟呆在佳儿以及黄纪兄弟身边不少了,处理这点简单的外伤还是不在话下……”

    “我的意思是……”见扯远了,秦羽回归正题道,“我是你们的敌人,你们抓了我,不但不将我关押,还如此照顾我,究竟……为什么?”

    萧天听了,微微一笑道:“你说这个啊……这还用说吗?因为我们并不把秦将军你当敌人,相反,我们还把你当朋友——”萧天无论和谁说话,依旧是显出从容和友善。

    但秦羽似乎并不开心,听了萧天的话,秦羽明白先锋军众将还是意在招降自己。虽然先锋军众将对自己有恩,但自己还是不会放弃自己的“原则”。

    秦羽从榻前站起,简单活动了一下手脚,发现行动并无大碍,一步跃至门口,重拾自己的银枪,对准萧天道:“对不起,如果贵军想要招降秦某,秦某决不答应……虽然尔等对秦某有救命之恩,但秦某不会做违背朝廷之事——”

    如果换做是意气用事的赵子川、慕容飞等人,见着秦羽“忘恩负义”的行为,必定又会痛指其“不知好歹”。可奇怪的是,萧天似乎并不在乎,面对秦羽银枪直指,萧天还笑脸迎对。

    “你笑什么?”秦羽也感到奇怪,先锋军中卧虎藏龙,不只是胆识或身手,性格上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萧天这样的也是自己前所未见,于是秦羽继续问道,“我知道我一个人逃不出你们的手心,但我现在要走,你们谁也拦不住——除非你们狠心杀了我,否则你们别想阻拦我!”

    萧天依旧笑脸相迎,不紧不慢道:“我答应了樱妹,绝对不能放你走……我知道,秦将军你想回去,只是想报你的杀父之仇,想亲手杀了王氏父子。可是秦将军你莽撞行事,只会孤军陷入被擒,现在的你太不冷静了……”

    的确,秦羽一心想的只有报仇,为了报仇,他甚至都不顾先锋军众将的恩情,不顾一直关心自己并且自己在意的慕容樱的苦心,不顾自己的生死。

    “你懂什么?”秦羽则是依旧不挠说道,“王宣王信那对狗父子觊觎秦家的遗产,杀了我全家,此等血海深仇若是不报,又岂为人?”

    “我当然懂……”萧天依旧是淡定的表情,微微一笑道……(未完待续。)&lt;=""&gt;&lt;=""&gt;&lt;=""&gt;&lt;/=""&gt;&lt;/=""&gt;&lt;/=""&gt;&lt;/="l"&gt;&lt;/="l"&gt;&lt;/="r"&gt;&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