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三十五章 红颜弑羽 下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苏佳决定了,既然秦羽不肯降服,那就以硬手段将其“制伏”。丛林幽暗,鬼刀折现阵阵寒光,弥漫着血腥和冷酷,给人无比的窒息。

    但也许是血痛的麻木,或是战意的不屈,秦羽眼神坚定不移。没了“麒麟”,秦羽索性支足而战。扯开护腕上的麻布,简单勒扎了一下右肩伤口,秦羽银枪而立、见血獠牙,重磅挥下可撼地动山摇,心中坚定就算战死,也誓黄土共尘。

    苏佳心知秦羽力惊天人,就算重伤在身也万万不可小觑;加之自己又不能出手过重伤了秦羽,其力数的控制对苏佳来说也是考验……

    苏佳眉头微微一皱,佳人面容渐出一丝紧意,既然用计撂倒了秦羽的战马,那么短期将其制伏只能以速取胜。

    “秦将军小心,断魂刀数难防——”苏佳提醒了秦羽一句,随即脚垫即起,“灵燕飞身”而过,迅影身法即至秦羽将前。

    秦羽难以跟上苏佳的速度,但觉察力和经验过人,如今重伤在身,想要取胜必须占据主dòng。索性秦羽不等苏佳过来,正前方起手一式“斩龙之刃”,银枪自黄尘厚土拔地而起。

    数度利刃冲天而上,不但干扰了苏佳的视线,还斩断了正前上方的去路,苏佳就是想要故技重施,轻功翻上跃后也是绝无可能。

    苏佳注yì到了,刚想抬步轻功的脚又收了下去,正准备侧身突袭之际,秦羽却是先发制人从黄尘中杀出。

    “呀——”秦羽奋力长枪一式。黑夜中鸿光一现,正朝苏佳眉心而来。

    苏佳早有防备。以其迅雷反应而制其招。鬼刀凝然而动,鬼影利刃化作一道黑色屏障。正挡秦羽银枪一击。

    速度跟上了,可苏佳还是小看了秦羽的力道——鬼影屏障及时防备枪心,却觉枪头一股千斤巨力压迫而来。苏佳没有全力防备,结果被秦羽的撼天之力一招击退。

    “啊……”苏佳恍惚中顿感一阵压迫,鬼影屏障几乎被秦羽的神力一枪击碎,整个人搓着黄土不断向后退去。

    “好大的力气,简直像个怪物……”苏佳也不禁重新审视起秦羽来,虽然对方现在重伤在身,但其身手完全不居下风。自己这等江湖高手之辈,也难以正面抗衡——苏佳意识到,想要完全制伏秦羽,万万不可大意轻敌。

    秦羽这边眼见上风,即刻飞奔而至。不过没了“银玉麒麟”的风驰电掣,秦羽速度果然慢了许多,这也证实了苏佳之前的猜测。待到秦羽挥枪即至苏佳身前,苏佳已经做好了防备。但依旧不敢正面硬碰,秦羽银枪纵劈而下。苏佳轻功退避身后树干枝头之上。

    “蹭——”银枪一道寒光利刃呼啸而过,卷起惊拍的尘土,纵劈而朝前方大树而去。

    苏佳意识不到,再次轻功一展。避至他处见机行事。

    “咔擦——”又是一阵恐怖的断裂声,刚才眼前的大树竟被秦羽一枪斩断,可见“神力将军”之威惊撼天人。就连见过世面的苏佳也不觉心中暗暗发怵——与秦羽单挑,决不可妄而轻敌。

    不过秦羽的伤势越来越重。耗不起几番轮斗,刚才的那一下纵劈。不但耗费了自己大量体力,因为用力过猛,右手流血的伤势再次复发,之前包扎用的麻布也尽数染红,还在不断地向外渗血,看了让人心动。

    苏佳看在眼里,“心痛”的同时也自知秦羽体力已近乎透支,伤势愈加严重,再不快点将其制伏“治疗”,很有可能精力耗尽而死。于是苏佳眼神一定,不打算暂避待机,而是决定冒险主dòng出击……

    “啊——”秦羽忍着右肩的剧痛,准备横刀再次斩断苏佳避至的大树。

    苏佳眼观秦羽不能再用力,抢先主dòng出招……几声凄厉鬼啸,“神刀鬼影”凌厉而下,其速远远快于秦羽回枪。秦羽不及其讯,只能收招被dòng防守。

    刀芒幻化的鬼影疾驰而下,如同地狱归来的鸣冤,凄厉而朝秦羽包围而去。夜中看不清鬼影刀路,秦羽只能聚力提枪防守。

    “铛铛铛铛——“一道道令人惊悚的利刃摩擦,无数的火花在秦羽银枪枪杆上飞窜。鬼影一道道撕裂吞噬着秦羽的战力,秦羽持枪的双手也被划破无数惊悚的血痕。

    但这些秦羽早已习惯,身上的伤楚早已让自己忘记了血痛的刺激。不过多受皮外之苦,秦羽咬牙而对,怒吼一声,冒着被“断魂刀法”斩伤的危险,困境中努力超强挥枪而去。

    “啊!!!——”黑夜中猛虎的怒吼,惊动日月失色,银枪利刃借着神力之威,竟出人意liào地将“断魂刀法”尽数的鬼影一招击退。

    “啊……”苏佳再次被猛虎之力震慑,不得已暂shí收刀继续向后退却,心中却是暗暗震惊,“太可怕了,这真的是人的力道吗……”

    苏佳退却一阵,刚才所站大树再次被银枪的利刃一击即断,其威力根本不亚于足以斩断世间一切的“断魂刀法”。

    可是比起苏佳,秦羽的情况更加担忧——由于刚才搏命的一击,不但手上肩上无缘无故多了“鬼影”划过的刀伤,全身的伤痛已经触及到了五脏六腑,秦羽渐jiàn觉得全身麻木和昏阙传来,自己甚至疲劳地有些站不住脚。

    “我不能放qì……我不能放qì……”秦羽迷茫中依旧坚定的信念,这就是秦羽,战斗中骁勇善战,逆境中永不放qì。

    苏佳回过神后,重新立前,看着秦羽已经近乎透支,决定下一招必须将其制伏;而对于秦羽,一望苏佳出神入化的刀法,秦羽恍惚的同时,也不禁暗暗赞叹苏佳的巾帼之风。

    “只能硬来了……”苏佳眼神一凝。解开头上的发簪,飘落长发的一端用嘴咬住。整个人卯足了劲。

    秦羽不知苏佳何意,但能感受到接下来出招强劲的气场。秦羽知道自己难以久战。这一次必须保存气力,挡住苏佳这一招。

    苏佳站立枝头,看准了秦羽的方向,手中的发簪如银针暗器般蒺藜飞出。

    秦羽夜中看不见暗器,但能感觉到异物飞来,条件反射的他,重新举起银枪,挡住飞来暗器的突袭。

    “就是这一下——”苏佳看定了,秦羽提枪的一瞬无法主dòng出击。苏佳纵身一跃,手中鬼刀化作一道黑影,离弦之箭一般电闪而过。

    秦羽感受到了更强的一股力道,如闪电般疾驰,因此挡下暗器后依旧保持原样。

    鬼影纵天而出,化成一式黑羽凤凰——以其速一点取胜,苏佳面对秦羽,再次使出自创“凤凰刀法”,想要一招击破。

    “啊——啊!——”秦羽如同一脚踏入鬼门关。感觉到“鬼影凤凰”的夺命气势,用尽全身力道持枪挡住这一招……

    “砰——”一声金属利刃的长鸣,鬼刀的“凰影”正中秦羽枪杆杆心。

    “啊!——”秦羽还在坚持,用尽全身之力。神力之威与“凤凰刀法”正面相对……

    只可惜,这一回秦羽没有挡住……“凤凰刀法”强劲的冲力,最终将用尽力数的秦羽一招冲翻在地。秦羽太累了。终究挡不住苏佳最后的杀招,被冲倒翻后数丈。最终没了反抗,不过双手还紧紧握着银枪。

    而苏佳施完了刀法。已然跃至秦羽刚才所站身后,同一时间接回了飞驶的鬼刀,其速近乎人刀合一。不过苏佳并不是很放松,“凤凰刀法”意在全身之力集中一点——她不禁暗叹秦羽的神力,竟能相抗“凤凰刀法”如此之久,心想若是秦羽体力充沛、全身无伤,想要制伏秦羽,苏佳自己都不能完全有信心……

    好在这一次是真的成功了,秦羽倒在地上久久没有反应。他倒不是死了,正眼凝望的他只感觉浑身疲软无力,伤痛侵袭全身,终究落败的同时,也暗自佩服起苏佳的武功,更联想到先锋军中其他的勇猛将士……

    苏佳转过头,重新戴上了发簪,然而眼前的景象却又是让她一惊——秦羽还能站起来,虽然没了力气,可秦羽依旧是持枪挺立,两眼正视苏佳,似乎到死也不肯放qì。

    苏佳惊yà一番后,心中更是充满了担心,要知道刚才那招“凤凰刀法”自己可没留情,秦羽既然拼力挡住,想必身体更是遭到了难以想xiàng的摧残,容不得继续战斗。

    “快停手吧,再打下去你真的会死——”苏佳这边,终于开始为秦羽担心说道。

    “我不会倒下,我……我可是秦羽……‘神力将军’的后人……我秦羽就是死,也只会沙场战死,没有人能阻挡我……”秦羽的眼神中都带着血痕,沧桑破碎的话语让人心痛。

    这回说什么苏佳都不会再和他动手了,可是又不能继续让秦羽摧残自己,苏佳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了,两眼惊望着正前方……

    秦羽继续提枪,带着壮士的英魂,一瘸一拐朝着苏佳的方向缓缓前进……“啊……”突然一个踉跄——秦羽真的站不住了,左膝突然疲软一下,整个人半蹲了下去,想要再起来已经很难了。

    苏佳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惊yà的她只能震惊无颜地看着秦羽的一举一动。

    “我不能……我不能……我还要……继续战斗……”秦羽嘴角不断流露着不屈的壮言,就算身体支撑不住,秦羽依旧不会放qì……

    “求求你,住手吧……”不知何时,秦羽背后传出熟悉而心碎的哭泣。秦羽像是意识到了,停止了膝盖的前进,回头缓缓一望。

    是的,那个柔和熟悉的声音是慕容樱,刚才自己与苏佳激烈糜战中,慕容樱不知和是来到了自己身后……

    “慕容……姑娘……”秦羽稍稍收回战意,嘴角呢喃说道。

    慕容樱已经哭红了眼,晶莹的泪水滚滚而落……突然,慕容樱做出了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慕容樱拔出腰间的短剑,径直搭在了秦羽的脖子上。

    秦羽半天没有说话,只是用略带情意的目光望着慕容樱。

    慕容樱哭泣了很久,终于缓缓说道:“呜呜……求求你,停手吧……呜呜……”哭泣间,搭在秦羽脖子上的短剑还在止不住地发抖。

    秦羽静默了许久,忽然微微一笑……终于,秦羽放下了手中的银枪,全身向慕容樱身前倒去,看来是彻底累倒了——昏阙前,秦羽轻声呢喃了一句:“好吧,最后败在你手里,我已无憾……”说完,秦羽便昏倒在了慕容樱的怀里,头靠在慕容樱的肩上。

    慕容樱听完,早已放下手中的剑,更是两手紧紧抱住了秦羽,悲喜交加地哭泣了很久……

    苏佳眼见此景,知道今晚的风波总算结束,看着慕容樱抱着秦羽喜极而泣的场面,苏佳也莫名感动地微微一笑。

    而在这时,唐战陆菁的部队也及时赶到,这样一个情痛交加的不眠之夜总算过去……

    翌日,沂州城王府……

    因为昨晚的灭门风波一事,太守王宣一夜都没睡好,每每闭上眼睛,就梦中看见秦羽手持银枪朝自己追杀而来,誓将自己碎尸万段。王宣几度惊醒的同时,心中更是愈加发慌,精神萎靡兼担惊受怕的他一大早便找来儿子王信商讨对策……

    房间里,只有王氏父子二人,王宣不断地在房里踱步,一边还焦躁地担心道:“怎么办怎么办?不是说有办法杀了秦氏一家并治死秦羽吗,为什么昨晚会突然有人劫狱,还……还救走了秦羽……昨晚灭门后,秦羽还从狱中出来单枪赴会,差点取了我等的性命……罗牧将军在搞什么?为什么没有在城中困死秦羽,还让他……让他逃了……”看来,秦羽从罗牧阵中被慕容樱和苏佳救走一事,王宣也是知道了,他所担心的,就是秦羽会不会反水投敌,然hòu借朱元璋之手来找自己报仇。

    比起父亲王宣,王信显得更加淡定,似乎心中有计,于是劝慰说道:“父王,别担心,现在秦家的遗产已经在我们手里,想得到的已经得到了,有什么好担心?”

    “怎么不担心?”王宣继续道,“找信儿你之前的计策,夺得秦家遗产后,然hòu投降朱元璋,我们就可以隐退过逍遥的日子……现在可好,没有斩草除根,秦羽视我等为仇人;现在他又可能投至朱元璋帐下,要是再贸然投降,他岂不是要趁机取了我等的性命?”

    王信转眼想了想,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的话,我们就暂shí不投降好了……孩儿有一计,不但能救身家性命,还能除掉我们父子的大患秦羽……”

    “信儿你又有何计?”王宣已经什么也不顾了,危急时刻全权相信自己的儿子。

    王信继续笑道:“现在秦家遗产在手,我们可以以其募兵反击……父王,若是朱元璋部队再来攻城,抵挡一阵后您可假借投降一事,亲自派人犒劳敌军主将,同时远离仇人秦羽。秦羽当着他们主将的面,不敢贸然行事……而孩儿带着秦家遗产趁机去莒州等地募兵,父王你在敌将面前处于缓兵之计,为孩儿争取时间。敌军想要招安我等,定会派遣使者,而作为仇人的秦羽也会参与其中。等趁着敌军主将派使者招安之际,可半路劫杀使者,夺回沂州兵权,这其中就包括主dòng参与使者身份的秦羽……届时孩儿便也募兵归来,我等联合杀了无兵无将的秦羽,再以秦羽叛变之罪请罪投降朱元璋,岂不一举两得?”

    王宣听完大喜,即刻同意道:“好,信儿果然妙计——你等着,为父这就将秦家遗产托付于信儿你,让你招兵买马与为父在沂州会和!”

    说完,王宣转头亲自去安排事宜。

    而背后的王信看着父亲的背影,暗暗一笑:“对不起了父王,为了保全和秦家的遗产,只有牺牲父王您了……”

    看来王信心中似乎背着自己的父亲,酝酿诡计……(未完待续。)

    思︽路︽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