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三十四章 红颜弑羽 中
    &lt;=""&gt;    今晚甩开了众军包围,可正如今处于疲意之中,挡在自己面前的,是自己最不想遇见的慕容樱……

    “慕容姑娘……”秦羽收回早已殆尽的杀气,两眼悲枯地望着慕容樱,持枪的右手无力垂下,臂膀重流的鲜血自护臂缝隙间渗出。

    慕容樱也是一脸的忧郁,今夜发生这么多的痛事,秦羽可谓是坠入炼狱;而今又在先锋军陷阵突围,不得一刻安宁,看着不断咬牙和命运做斗争的秦羽,慕容樱伤心地说不出一句话……

    秦羽闭了闭眼,说什么他也不会对慕容樱动手……“对不起,慕容姑娘……”秦羽最后还是轻言道,“谢谢你救了我,可我还是不能归顺你们……我不想和你动手,如果你非要拼命阻拦我的话,我……”秦羽的双手不止地颤抖,犹豫和悲痛一段又一段冲击着自己的内心。

    慕容樱静默了许久,忽而莞尔一笑……慕容樱默默下马,朝秦羽的方向慢慢走去,丝毫没有敌意,不但收回了之前的悲伤,而且露出温馨的笑脸。

    “秦大哥,你现在重伤在身,我不想刁难你……不管你今天逃不逃得出这里,我先为你疗伤好了……”慕容樱用温柔的语气吱声道,并朝秦羽慢慢走近。

    秦羽也被慕容樱的话语打动了,尤其是看着慕容樱温和地朝自己走来……然而,脑中灵光一瞬,一种陌生的感觉袭上心头,让秦羽的眼神稍稍一动……秦羽凝望着眼前的慕容樱,心中顿起一丝异样,顿默一阵后,也缓缓下马,上前几步对慕容樱道:“好吧。谢谢你慕容姑娘……不过上次你给我的苏姑娘的药,真的挺管效果,我还得好好谢谢她。这次虽受重伤。却多为外伤之痛,那次的药还没用完。不用太劳烦慕容姑娘你了……”

    “那药呢?”见秦羽还有外药在身,慕容樱放下一半心道。

    “在我身上……诶?”秦羽故作在身上摸索了一番,语气忽而一变,疑惑道,“奇怪,之前在身上的,怎么不见了……”

    “不会是突围的时候掉了吧?”慕容樱又问道。

    “应该不会,因为用完药我一般不会放在身上……突围出城后。林中苏姑娘救醒我的时候,我偷偷用了药,之后放在了……”秦羽四周望了望,想起来道,“对,是放在了马缰扣那里……不过我现在手好酸,麻烦慕容姑娘你帮我拿一下……”秦羽疲态中,竟劳烦慕容樱帮自己拿药,看来他对慕容樱最是放心。

    “好,我帮你拿——”听到是秦羽主动要求。而且并没有像在城关外那样“嫌弃”自己,慕容樱心中乐开了花,高兴地跑到了“银玉麒麟”身旁&lt;="l"&gt;。伸手钻进了马缰扣拿药。

    秦羽笑望着慕容樱的背影,然而嘴角忽而一变,手中的银枪提了起来……

    慕容樱感受到了背后一股寒气,等他反应过来,自己的脖子后方已经被银枪抵住,乱动一刻很有可能利刃穿喉……

    “什……什么意思?”慕容樱有些吃惊,手从马缰扣里面拿出来,确定背后安全后,小心翼翼地转过身问道。转过身后。银枪直逼自己的咽喉,慕容樱也是惊讶地不敢乱动。

    “你不是慕容姑娘——”一句出人意料的话语呼之而出。秦羽眼神杀气再起,提枪正对眼前的“慕容樱”。

    “我……我就是啊。秦大哥你为什么……”“慕容樱”吞吞吐吐道,心中不禁多出紧张。

    “你少装蒜了——”秦羽斩钉截铁道,“刚才看你走近,就感觉不对,所以索性试探了你一番……如果你真是慕容姑娘,不可能不知道我亲口告诉她的驯养‘麒麟’的要点,马缰扣的鬃毛位置,要是碰到了,‘麒麟’会很不开心,也是照顾‘麒麟’时最忌讳的一个地方……”

    “慕容樱”听完,眼神渐渐收变……“原来如此,难怪你大费周章下马,还把我引到这里,如此妙计看出破绽,秦将军可真是有良将之才……”承认了伪装,女子语气一变道。

    这个语气秦羽很熟悉,但一时想不起是谁。加之现在秦羽重伤在身,容不得冷静对话,索性厉声喝道:“究竟是谁,竟敢装成慕容姑娘的样子,欺骗他人的感情!——”

    “哼……”女子冷冷一笑……忽然,迅影一般的身法,几乎就是一瞬,女子侧耳向后一式,冷不丁地躲开了秦羽的逼迫。

    “想跑?”秦羽也注意到了,虽然行动速度跟不上该女子,但嗅觉十分敏锐,预判到了女子落地的位置,秦羽想也没想,翻身就是一脚上前。

    女子见状,双手护身,整个人被秦羽一脚横向踢出数丈之远。“神力将军”力惊天人,不但臂力如神,脚力也具战神之威。

    女子退后了数丈,定力停了下来,定睛重新审视着秦羽,摸了摸脸上被踢飞石子划破少许的脸颊,笑着说道:“能看出我慕容樱的伪装,可见你有点本事……”

    “阁下究竟何人?不要装神弄鬼——”秦羽持枪定声问道。

    女子缓缓站起身,用手扯下了“假脸”……想也便知,能够通用易容术的人,除了苏佳还会有谁……

    (回忆中)……

    “樱妹——”然而,苏佳的一声喊叫,却是稍稍拉回慕容樱忧郁的思绪,看着慕容樱眼角的哀伤,苏佳轻轻一笑问道,“你很关心秦羽的样子嘛……为了不让他再冲昏头回去犯险,今晚说什么也要绑他回营,虽然行为方式有些鲁莽,但为了控制他的情绪,就算是樱妹你,我想也会这么做吧……”

    “什么……意思?”慕容樱没听明白苏佳的话,不禁哽咽问道。

    “樱妹你也不想秦羽出事对吧……”苏佳一边问着,一边捏着包裹里的莫名东西道,“既然如此,樱妹你帮我个忙吧?”

    “我吗?”慕容樱不知道自己现在还能做什么,略微带着哭腔问道。

    “对啊——因为现在只有你&lt;="r"&gt;。才最有可能救下秦羽将军,因为秦羽将军对我等最在乎的,也只有樱妹你……”苏佳笑着说道。

    说到这里。慕容樱不禁一阵脸红,想想秦羽之前对自己的种种。不禁觉得秦羽其实并不是真的冷血无情——每次遭遇危难,秦羽总会想到去保护自己这个“敌人”,无论是昨晚的陷阵还是今晚的劫狱……只不过今晚秦羽遭遇了家族灭门的血海深仇,一时情绪难以平复;苏佳既然都这么说了,自己就更不应该为其伤心低迷,作为秦羽心中还在意的人,也只有自己最有可能帮助秦羽走出阴霾。

    “好——”于是,慕容樱擦干眼泪。转而坚定问道,“只要能救回秦大哥,我什么都愿意……苏姐姐我该怎么做?”

    苏佳似乎是准备好了,微微一笑,将包裹中揉捏的东西拿出,径直说道:“别紧张,就是找你借样东西……”

    话音刚落,苏佳一手将包裹里的东西朝慕容樱脸上扑去。

    “嗯……”慕容樱没反应过来,直接被苏佳莫名闷了一脸,半天才缓和过来说道。“这是……什么东西……嗯……”

    苏佳蹙而一笑,从慕容樱脸上将东西扯了下来,随即道:“当然是借樱妹你的脸一用喽……我们这些人中。只有你和秦羽关系最好,他不忍心对你下手,所以我打扮成你的样子,用计抓住他,这样你也不会太担心不是吗……”

    慕容樱清醒过来后,用犹豫的眼神望了望苏佳和陆菁,思考了好久最终才答应……

    (现实中)……

    “是苏姑娘,难怪声音那么熟悉……”这一回秦羽认出来了,没见过太多世面的他。不禁惊异道,“没想到苏姑娘竟会江湖中的易容之法。真是着实让在下开了眼界……不过今日秦某决心已定,不管你们使何等手段。我都不会归顺你们。苏姑娘你身手了得,也有巾帼之才,只可惜用计方面,还差那么一点点,辛辛苦苦易容骗我,还是被我看穿了……”说完,秦羽准备重骑战马,随时突围应战。

    “啧啧啧啧……”然而,苏佳却是自信回笑道,“不不不,我的用计不差,你也并没有看穿……你真的以为,我假装成樱妹的样子,靠近你的战马,只是为了骗取你的信任吗?”

    “什么意思……啊——”秦羽还在疑惑中,忽觉坐下“银玉麒麟”不对,于是大声惊问道,“麒麟,你怎么了?”

    “麒麟”失去了战场上的威风,忽而恍惚几阵,四蹄弯曲而下,最终倒了下来,连鸣啼的力气都没有了。

    秦羽见状,马背纵身一跃落下地来,看着昏倒过去的“麒麟”,秦羽回头一望苏佳,急问道:“你对麒麟做了什么?”

    “就是你让我拿药的时候啊——你想用伎俩骗我靠近你的战马,然后趁机挟持我,你以为我没有防备?我只是假装不知道罢了,因为靠近你的马,才是我这一串计划的最关键一步……”苏佳站起身来,自信说道,“从你第一次出关与我军对峙,我就见了你的用兵和身手,不得不说‘神力将军’之称号果真当之无愧……不过,军将对峙,速度是你的缺点,为了弥补缺点,你的坐骑‘银玉麒麟’便是关键。战场上叱咤风云、群敌万手,得靠你的‘麒麟’,才能助你驰骋拼杀。一旦坐骑不在,你的战力自会大打折扣,之前被陆昭大哥和樱妹围困峡谷和在今晚沂州差点被擒就是最好的证明……所以我将计就计,趁着‘拿药’的机会,手伸进马缰扣,看着是拿药,实则是点了你坐骑的穴道。没了战马,‘神力将军’威风难在,而且你也不可能再从这里突围……”

    听完了苏佳的讲述,秦羽不禁觉得先锋军中不但巾帼不让须眉,而且藏龙卧虎、高人居多&lt;="l"&gt;。虽然苏佳对自己也有救命之恩,但既知这些都是苏佳用计引自己入瓮,那自己也没必要手下留情,于是秦羽冲苏佳道:“苏姑娘,你胆识过人、身手了得,不得不说我秦羽佩服你,而且感谢你的救命之恩……不过你我所归势不两立,就算今夜我秦羽栽在你们手上,我也决计不会归顺你们——”

    秦羽的话语很坚定,但是身上的伤痛却是愈加严重,如今战马“麒麟”也被苏佳用计放倒,果真如苏佳所说,自己今晚逃不出这里了……

    苏佳看清了秦羽的伤势,双手臂膀处血流不止,根本经不起连番的轮战,不及时补血养伤甚至会有生命危险。苏佳打心底里还是以招降为重,于是改换口气继续劝慰道:“秦将军,我军真的是赏识你的将才,才屡次好信招你入营。而今蒙元朝廷置你不顾,你又何必继续为这样的朝廷卖命,迫害天下苍生?”

    秦羽坚定不移道:“我在祖先面前立誓,绝不做出违背朝廷之行……而今我家破人亡,王宣王信父子又是我杀父仇人,我秦羽若有机会出山报仇,必亲手血刃王氏父子;若没机会而被你们擒住,那是天命,今生今世不能了结仇怨,既让我秦羽死在你们刀下也是秦家之遗魂——”

    苏佳对秦羽的重心佩服不已,但事关人命,苏佳继续劝阻道:“我不是开玩笑,秦将军你现在重伤太深,如今奋战还是我为你出城续命之由。再连续奋战,很有可能因失血过多、精力耗尽致死……收手吧,不管你归不归顺我们,保住性命最重要——”

    最后的这句话,秦羽倒是有一丝的动摇,他突然发现先锋军众将不但没有想杀自己,而且更在乎的是自己的性命,而不是招降。

    “如果你死了,有一个人会很难过……”苏佳继续用情道,“如果你死了,樱妹怎么办……她那么喜欢你,不管你的决定选择是什么,她只希望你能好好活着……所以她今晚拼了性命把你从沂州救了出来;你转身要走时,她也没有阻拦你,只是一个人默默伤心……”苏佳最后的话语不重,但却是极为诚恳。

    听到这里,秦羽整个人怔住了,每每想到慕容樱,那便是自己心中放不下的一抹柔情。说起来自己拼死拼活这么多,不但尽忠的朝廷要加害自己,而且家族也惨遭灭门……自己孤身一人出城奋战,与命运斗争,就在自己以为世上谁也不在乎时,还有一个女孩儿——慕容樱在担心着自己,在自己挣扎活在世上时,有那么一个人还在担心自己的安危……

    “慕容姑娘……”秦羽的脑海中,不断闪现慕容樱的画面——第一次在战场交锋,在地牢里挺身相救,大义放她归营,被困悬崖她拼死跳崖突围,今夜地牢再次回救,折返城中带自己浴血突围……短短几天,一幕又一幕难忘带血的柔情,秦羽始终放心不下,每每想到这,他自己心里也很内疚,不知不觉心中也装下了这么一个无论身处何地、变故茫然,总会想到为之担忧着想的女孩儿……

    “所以说……”苏佳眼见秦羽眼神中充满了忧郁,感觉时机成熟,于是伸手微笑道,“放下吧,秦将军,别在抵抗了……”

    然而,脑海中还有着家族灭门仇恨的充斥,一下子又把秦羽拉回了现实。秦羽伤痛布满全身,却依旧毅然挺立道:“多说无益,今日要么突围,要么战死,我秦羽绝不归顺苟活!”

    秦羽还是选择了继续战斗,即使没了“麒麟”,也要提枪战斗到最后一刻。

    “没办法,看来只有硬来绑你回去了……”看出了秦羽的倔强,苏佳无奈闭了闭眼,缓缓拔出了腰间的鬼刀……(未完待续。)&lt;=""&gt;&lt;=""&gt;&lt;=""&gt;&lt;/=""&gt;&lt;/=""&gt;&lt;/=""&gt;&lt;/="l"&gt;&lt;/="r"&gt;&lt;/="l"&gt;&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