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三十三章 红颜弑羽 上
    秦羽纵马飞身而过,赵子川还没来得及回头,就被甩开数十丈之远……

    “秦羽跑了,快追——”赵子川手下李显李功所见,大声示意待命部队道&lt;=".。

    步骑随之响动,然而赵子川喝声制止了追击:“慢——”

    赵子川命令即出,部队又随即停止了追击。

    “将军,为什么?”李显很不理解地问道。

    赵子川很平静,收回双剑慢慢道:“我们的目的不是要置秦羽死地,要是过于伤及了他,他也不会心甘情愿归顺我们……刚才和他对峙,他精神疲惫与我大战数回,可能受了点伤;凭他的性格,没和我分出胜负绝不逃脱,之所以避而不战,最可能的原因是受了重伤,知道自己无力再坚持……”

    “可是,就这样放他走了,真的没问题吗?”李功也在一旁接着问道。

    “放心吧,越过我们这道防线,可不见得能够越过后面的防线……”赵子川自信道,“这片丛林是我军的阵地,他孤身一人已经深陷我军包围,不可能逃得掉……要是想拼死纠缠,今晚有的是时间和他耗……”

    于是,赵子川的部队也不追了,而是留在原地待命……

    “哒哒哒……哒哒哒……”丛林深处,摆脱赵子川追击的秦羽,正夹身骑马疾走而行。然而秦羽的样子有些不太对,右手死死夹着护侧不放,表情也略显铁青。

    “吁——”“麒麟”像是注意到了,秦羽没有命令,自己却似有灵性地停了下来。

    秦羽感到疑惑,但他心里请出,不过似乎说出口的精力都没了。秦羽松开右臂。鲜血缓缓从铠甲缝隙间流出——原来刚才与赵子川对决,铠甲手臂扣住长剑的那一下用力过猛,赵子川的剑锋还是划伤了胸前稍许。这下子伤口有些严重了。从昨晚到今晚,秦羽几乎就没怎么休息过。连续的奋战和受伤,秦羽的血流得有些过多,即使没有打仗用武,整个人也显得昏昏沉沉,再这么耗下去,秦羽很有可能因为失血过多而昏阙过去。

    但秦羽依旧在咬牙坚持,誓不放弃是他不变的信念,即使今晚遭遇自己被陷害以及家族灭门的惨剧。秦羽已经挺直不愿倒下。如今的秦羽如同末路中的孤胆英雄,只身长枪、一人一马,不知还能血战到几时几刻……

    “应该没有追兵了吧……”秦羽强忍着没有昏倒,心中暗暗念道。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却是近乎让自己绝望——在丛林深处的窝心,前方环侧顿时火光四起。看来作为先锋军攻城的阵地,这里的地形已经被唐战陆菁的部队摸得一清二楚,而这次拦住秦羽去路的,是主将唐战本人,以及骁骑两将南宫俊和慕容飞。不仅如此,这次埋伏的部队。还有弓箭手蓄势待发,猛将加上弓箭布阵,这回秦羽看似已经插翅难逃……

    “真是阴魂不散……”秦羽疲态中暗暗愤恨了一句。他不想要放弃,但他知道凭自己现在的气力,和唐战等人正面硬碰根本不现实,想要先锋军的包围,必须巧计逃脱,就和刚才摆脱赵子川一样……

    这一回唐战亲自出面,手持梨花枪,毅然而在军中最前。唐战的表情十分淡定,看着秦羽伤痕累累的神情。唐战不忍劝慰道:“秦将军,就此收手吧……蒙元朝廷为了用计害你秦家。你没有必要再为这种朝廷卖命——天理昭彰,民心所向。我等共求谋才大略,为了天下百姓,秦将军还是归顺我军吧……”

    “多说无益……”秦羽尽量低声说道,看来不到最后一刻,秦羽决不放弃,掩饰着胸前的伤口,秦羽继而提枪正道,“我们是敌人,各自立场各有所理,想要说服对方,就看手中的利刃——”

    说完,秦羽忍痛飞身而上,先发制人提枪便朝唐战而去&lt;=".。

    “唐战兄弟——”慕容飞在身后十分担心,准备驭马前来相助。

    然而,唐战冲背后做出一个阻拦的手势,看样子他是决定要自己单独对峙。眼见秦羽孱弱中豪气不减,唐战眼神一凝,坚定要在几回合之内将其制伏,以强控制。

    “驾——”唐战驭马一声,梨花枪正握手心,骠骑驰骋而过。

    夜空中寒光一现,“夺命索魂枪”凌空而出,正朝秦羽要害部位刺去,几乎毫不手软。秦羽气力疲态,但注意力依旧集中,忽感眉头寒光飞过,下意识偏头而去,躲过了“霸王枪”致命一击。

    但秦羽的体力真的是吃不消了,按照平常的习惯,侧马飞身过后,秦羽必定会回马一枪。可是这次,秦羽抬手都已显得困难,躲过枪击后,秦羽低身纵马加速而过。

    可秦羽还是大意了……“唐家回马枪”正中一击,唐战的体力可是充沛,回马枪不偏不倚打中了秦羽的后背。只是出于手下留情,唐战回马枪用的枪杆一端,但其强大的力道,还是将秦羽整个人撂翻下马。

    “啊……”秦羽忍着痛叫一声,整个人从马背上翻下。

    “好机会——”慕容飞看准秦羽落马的时机,提剑驭马跟上。

    “小心,他还没有完全落马——”然而,唐战最清楚自己回马枪的力道,知道秦羽翻身这一下存在蹊跷,大声朝慕容飞提醒道。

    可慕容飞已经什么都不顾了,之前为了抓秦羽,全军付出了太大的代价,这一次机会良佳,慕容飞说什么也不会放过。

    “秦将军,得罪了——”慕容飞大喝一声,壮势提剑而去。

    “少做白日梦了……”然而,秦羽似乎真如唐战所说,低声回应一句。

    只见秦羽的左手正牢牢扣住马缰,以其惊人臂力单手支撑在悬空一侧,看似将从马背摔下实则没有。秦羽右侧胸口受伤,但右手持枪力道依在,趁着慕容飞轻敌之际。银枪枪杆重重朝其马腿挥去……

    “吁——”慕容飞的战马马腿遭受重重一击,一声长啼后失去了平衡,马背上的慕容飞自然也是恍惚一阵。

    没完。纵身而过的“银玉麒麟”接上一脚,将慕容飞连人带马一同踢翻在地。纵马深入一回合,秦羽人马动作干脆利落。因为轻敌,结果从马背上摔下的人,竟是慕容飞。

    “可恶啊……”慕容飞虽然没受什么伤,但遭受秦羽此等莫大“羞辱”,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慕容飞心中又气又恨。

    而秦羽也没想要和慕容飞又太多纠缠,虽以巧计取胜。但毕竟不是长久之计。看准了前方士兵张弓搭箭之阵,秦羽似乎是想到了突围对策,“驾——”地一声,人马并驾齐驱,疾驰飞闪而去。

    “不好,他要逃跑——”剩下阵中的南宫俊所见,即刻下令部队道,“全军放箭,拦住秦羽去路——”

    接到南宫俊一声军令,埋伏依旧的弓箭手骤时箭雨齐发&lt;=".。不过他们也不敢真的伤了秦羽。射箭的位置目标都是马蹄前的去路,意在阻拦秦羽继续突围。

    但这点雕虫小技根本拦不住秦羽,尽管身负重伤。可这种程度的阻拦秦羽完全不在话下。秦羽重新立马,双手持枪银月一闪,以其利刃之势斩断飞来箭矢。尽管夜空下难以看清,但秦羽招招到位,箭矢千发无一命中。

    “别想逃——”南宫俊知道自己不能坐以待毙,索性蛇矛提手,驭马便朝秦羽突围身侧而去。

    秦羽注意到了南宫俊的动向,但他心中早有良计,故意没有望南宫俊一眼。而是径直朝前突围……

    前方士兵放完了箭,准备重新搭弓。秦羽已经纵身飞来。来不及准备的士兵已是惊魂落魄,秦羽长枪一挑并未取其性命。而是以枪矛卡住缝隙,夺过了士兵的长弓和箭矢……

    “左骑先锋南宫俊在此,还不快快束手就擒——”南宫俊提势喊道,蛇矛即刻而至,怎料秦羽突然回头。

    秦羽马背上侧身极度倾斜,银枪扣于马缰,两手张弓搭箭——南宫俊没有注意,丝毫没有躲避准备,眼见着秦羽搭弓之纯熟,自己等人已经忘了,“神力将军”秦羽除了枪法一绝,箭术更是百步穿杨。

    秦羽气势十足,侧身中长弓凌然一动,只闻夜空中如同流星般驶过,箭矢不偏不倚便朝南宫俊而去。

    南宫俊事前没有防备,又是这么近的距离,自己又是主动朝秦羽的方向飞奔而去,很显然是躲不过这一箭了……“啊——”果然,南宫俊左臂中箭,手持蛇矛力道顿散,别说朝秦羽挥枪而去,自己能否在马上坐稳都成问题。

    不过秦羽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以其百步穿杨的本领,秦羽完全有机会朝其要害射去。但秦羽并没有这么做,他知道先锋军众部于自己有恩,深明大义的秦羽兼顾两全,仅仅只是射伤了南宫俊的手臂,回身过后也没有还击,趁着南宫俊恍惚一阵,背弓持枪,重新驭马前行,朝前方部队突围而去。

    南宫慕容兄弟二人,皆因大意而落败于秦羽,心有不甘却又暗中佩服秦羽逆境中的不屈和伸手。但眼下已经到了这步,就是身负重伤也不能让秦羽突围,兄弟二人受伤败阵之余,却又奈何追击速度不如秦羽的“银玉麒麟”,只能眼睁睁看着秦羽孤军突围……

    “快拦住他,不能让他跑了——”南宫俊忍着肩膀上的伤痛,大声朝前方待命部队喊道。

    刚才秦羽与南宫俊对峙一式,待命部队重新张弓搭箭待好,以备秦羽前来。可这回秦羽不再被动,手中长弓再起,数箭齐发,百步穿杨之势不偏不倚射中先锋军士兵的手臂大腿,不取其性命的同时又能制其行动,而且箭矢出手比在场众人更快更准。先锋军众部有些怔住了,手中的箭还来不及立发,秦羽已经快要飞马冲出包围……

    “可恶,还是追不上吗……”慕容飞这时才从马背起来,而是要追已经来不及了。

    “我去——”关键时刻,回马追击的唐战坚定一声,从慕容飞的身侧飞身而过……

    秦羽历尽千辛,突破了最后一道防线,回头眼见唐战拼死追来,秦羽重拾银枪……不过他并不打算硬抗,没有太多余力的秦羽,怒吼一声,朝后防两侧的大树横斩而过。“银枪落月”再现,只是这回的目标是大树,黑夜中只听得“咔擦——”巨响,大树如同关门的铁闸,将秦羽身前唐战将要追击的去路死死拦住。

    “还没完呢——”唐战没有减速,左右树干倒落的一瞬,唐战左手聚掌而出……

    “轰——”纵天犹如破天之力,一道强劲掌风疾风利刃一般,正中倒下的树干,一声巨响后树干被当场劈断,枝头的树叶更是被强风击得乱中丛飞——唐战近乎全力的一道“劈空掌”,横空劈断了两棵大树&lt;=".。

    可是,大树劈断的瞬间,也已不见了秦羽的身影——秦羽还是跑了……

    黑夜丛林见不到秦羽的身影,杂乱的现场更听不见远去的马蹄,唐战只能无奈停下马,愤恨自己的大意,在此设下包围,已然没能“逮到”秦羽。

    “没想到秦羽这么顽强,是我大意了……”唐战停下马后,平息着暗暗自责道。

    “要怪的话就怪我好了,其实我一开始就可以拦下他的……”慕容飞也低头惭愧道。

    “还有我——”南宫俊自然也不例外,“我也大意了,居然中了箭伤,简直丢死人了……”

    “这不怪你们……”唐战安慰着说道,“秦羽枪法箭法惊世,虽然不是武林江湖之辈,但其实力远在我们想象之外。好不容易用计把他‘困在此地’,却还是让他逃了……”

    “放心吧,这里数十层都是我军的包围,秦羽已经百战尽疲,他今晚终究逃不掉的……”正在士气低落间,唐战的背后忽传陆菁的声音。

    唐战回头一看,果见陆菁和大部队已经赶了过来。

    唐战知道自己作为主将,没能拦下秦羽,于是自责说道:“对不起菁儿,我没有拦住他……”

    “不要紧,傻蛋你没拦住是对的……”陆菁却是很乐观道,“想要秦羽真的心甘情愿归顺我们,只有一个人可以做到……”

    “你是说樱妹?”唐战知道陆菁的意思,反问说道。

    “我妹妹今晚伤感百出,我们都做不到,他到底还有没有办法说服秦羽……”慕容飞自然是不信任道,对于自己妹妹和秦羽间的关系,慕容飞心中很是过意不去。

    “逃得了众军包围,但他逃不了一人劝阻——放心吧,真正能拦住秦羽的人,已经在前面等待好了,这一回秦羽可没办法逃掉……”陆菁自信笑着说道。

    唐战等人看在眼里,知道是慕容樱,可心中也却是暗暗的担心……

    秦羽逃出了唐战等人的包围,继续驭马朝前赶去。不只是秦羽本人,就连自己的坐骑“银月麒麟”,今夜遭遇百般突围,也是体力殆尽……

    终于,“麒麟”也有些累了,确定了后方没有追兵,连火光都看不见时,秦羽有意识停下了战马。

    “这一回从没人再来了吧……”秦羽先是默默感叹了一句,随后抚摸着“麒麟”的鬃毛,喘息着安慰道,“麒麟,今晚辛苦你了……”

    然而,没等秦羽说完,前面一个柔和的声音,却是打破了秦羽的思绪:“再辛苦,‘麒麟’可是我带来的……”

    秦羽恍惚中惊醒,抬头惊眼望去。想也便知,拦在前面的人,是趁着自己与先锋军众军对峙,绕道于此等候多时的慕容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