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三十章 浴血长街
    “驾——”黑夜城关下,慕容樱正骑着“银玉麒麟”,驭马前朝沂州而去。比起沂州城中火光躁动不安,城外的旷地却是安静得很,黑风夜幕下,清晰而闻愈加渐进的铮铮马蹄……

    然而事情不太凑巧,因为城中不但秦羽“造反”,更有贼人闯入,沂州城上下已是混乱之象。城中的守兵讨伐之际,未免敌军趁乱偷袭或是再有异动,守军上下准备重拾军备,监守城池大门一处,既不让外来之敌进犯,又不让闯城之贼逃离。而在慕容樱就快赶到沂州城下之时,城中的大门就要关闭。

    慕容樱当然不会就此罢休,心中抱定救下秦羽的信念,就是死,今天自己也要再闯敌城。“驾——”慕容樱加快了速度,但是眼看着前方城门就要关上,像是有些来不及了……

    “什么人?”重新守城的士兵注意到了慕容樱,大声呼斥道。

    慕容樱没有理会,说什么也不能让大门关上。慕容樱放手一搏,抽出腰间的短剑——自己手中唯一的兵器——奋力朝前一掷……“啊——”一声惨叫,准备关门的蒙元士兵被慕容樱一剑穿心,倒在了城楼大门前,大门也暂未关闭。

    “有贼人闯城,杀了他——”眼见慕容樱不由分说杀了门前侍卫,蒙元众士自然不会让慕容樱再进犯一步,纷纷手持长矛朝大门方向拥堵过来。

    不过杀了门前侍卫。大门总算没有关上,还吸引了蒙元众士前来。慕容樱突城的几率大大增加。如今两手空空的她,扬起马蹄不顾一切,驰骋而朝蒙元士兵冲撞而去。

    “吁——”“银玉麒麟”似乎能呼应慕容樱的战意,马嘶长啼一啸,倒是战兢了大门前的守卫。慕容樱奋勇上前,尽显巾帼之风。徒手便朝敌军纵身而去。

    “嗖——”当然。慕容樱强行闯城,士兵再胆颤也不会袖手旁观,左右两方长矛夹击而上,欲将慕容樱击落下马。

    慕容樱眼神一定,弯腰躲过袭击,眼疾手快一式,慕容樱两手把住左方枪杆,愤吼用力一拉,连枪带人一并提至空中。

    “啊——”被提起的士兵惊叫一声。慕容樱双手用力一抽,夺过敌军的武器,士兵则是在半空中滑行飞过,重重撞在城门之上。脑浆迸裂,发出巨大声响,本要关上的城门再一次被打开……

    “杀——”慕容樱不但闯城,还血刃守卫之卒,蒙元众士当然不会退让,齐力而朝慕容樱拦截。但手中有了兵器,还是自己善用的枪矛。慕容樱变得底气十足,居高临下、驭马行风、长枪一挥、可制万敌。

    “呀——”慕容樱也学着秦羽的样子,独骑而战、愤吼长鸣,孤身而入万军从中,气势有如狮子奋迅,无人能敌。

    果然,慕容樱枪法惊艳,黑夜下闪光轮回几式,便是挑得敌军阵中人仰马翻。“吁——”加上“麒麟”乃千匹之良骑,纵跃血场、马踏黄尘,其突行有如疾风烈焰,银月战马横风而过,中道之处无人可挡……

    果然,虽然包围之敌众多,但慕容樱的勇猛加上“麒麟”的迅驰,城楼之下士兵死伤众多,之前本就被苏佳折腾得军心涣散,现在散兵一处更是拦不住慕容樱的威风之豪。长马直行长驱而入,中道无人敢拦;长枪溅血长扬,慕容樱就这样单骑直扑秦家大院……

    而此时此刻,秦羽正被蒙元精兵步骑铁桶之势包围。现在的他并不知道,慕容樱正只身驭马行来,满身是血的他,还将迎接一场苦战……

    “宵小鼠辈,来啊!——”秦羽血痛中还在怒吼,他也不确定今天自己能否活着出去,但为父报仇天经地义,就是死,秦羽也要亲手杀了王宣王信父子以及罗牧这个真正的叛徒。

    而主将罗牧早就躲到后方老远指挥军队,王氏父子更是害怕得早就不知去向,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秦羽从地牢出场,全身是伤还能孤身一人奋战千军,“神力将军”之威名绝不是轻笑之言……

    蒙元部队似乎有了指示,左右两侧的盾牌步骑以铁桶之势朝中间的秦羽拥挤而来。秦羽如同残阳下的猛虎,双手持枪,翻身一跃,天宇划空,金光一闪,“银枪落月”如同黑夜下的闪电,狂猛迅雷而来。

    “砰——”银枪横劈而过,重重打在铁壁盾牌之上,力顶千军之力道,只需一式,便将铁阵众士打得人仰马翻、惨叫连连。

    秦羽的力道却是惊人,不过罗牧也早有准备,除了包围铁桶的第一阵势,后方还有源源不断的几层“包围网”,借以铁壁盾牌成行列,一层又一层便朝秦羽压迫而来。

    秦羽也不管事后太多,胆敢阻拦自己者,秦羽皆以为敌。“啊——”秦羽长空怒吼一声,斗志昂扬,银枪再次横飞而过——“银枪落月”再起,同样劈向了后方压迫而来的盾阵。

    “啊——”也是同样的惨叫,秦羽一枪便打散了敌军的阵型。不过后方的敌军源源不断,盾阵重叠的千军人马,似乎不在畏惧秦羽的惊天力道,反倒是秦羽在敌军战中数久,已经明显疲惫不堪。只是一人独战千军显然不太理智,要是再想不出办法从阵中突围,今夜必死其中。

    但是秦羽并不害怕,今天已经抱定必死的决心,不过在杀死仇人之前,秦羽坚定着自己绝不能倒下,一股血的韧性始终支撑着屹立不倒……

    “杀——”眼见着秦羽出现疲态,无论是出招速度还是力道都小了不少,左右两侧的“铁壁盾阵”再次夹击而来。

    秦羽紧咬着牙。手臂大腿上的鲜血再次流出,许多旧伤开始复发。甚至自己的眼前视线都有些模糊。但秦羽依旧不放弃,除了拼,还是拼,破釜沉舟也要誓死拼杀到底。

    “啊!!!——”秦羽再次怒吼一式,快步朝右,银枪纵底而上。一道冲天光芒撼地而起——“斩龙之刃”如同拔地的巨龙。将盾阵严整的蒙元士兵一招冲击得四分五裂。蒙元众士散成一团,不但伤兵渐多,而且战意开始低沉。

    但秦羽这一招似乎是用尽了全力,击散了右方的“铁阵”,左方的“铁阵”再次袭来。秦羽恍惚中没有注意,背后被“铁阵”重重一撞,整个人踉跄向右恍惚了几步。

    而右侧也是故技重施,一层“铁阵”冲散,后面又有好几层“铁阵”压迫而来。被撞开的秦羽直朝之前的右侧踉跄而去……“喝——”蒙元众士齐声一喊。右侧的“铁阵”再次把秦羽撞了回来。

    秦羽已经是精疲力尽,被“左右铁阵”来回撞击,最后竟无力被双层铁阵夹击在了中心。,没完。两阵夹住了秦羽,从盾阵缝隙处突出数以百计的长矛铁器,以铁甲锁链之势,将秦羽活活困在了其中。

    秦羽半天没有动静,他像是真的累了,但他的眼神依旧坚定,似乎是在凝聚着什么……

    秦羽用银枪卡在交错百般的长矛之中。两臂紧紧扣在铁矛缝隙之间,然后……突然发力,“啊!!!!!——”秦羽朝天发出一阵狂吼,震惊了在场所有蒙元将士。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惊人的一幕即现——秦羽用尽全身之力,双臂银枪扣在百般铁器之间,只听得让人毛骨悚然的兵器断裂声,秦羽迸发之力,只身一人震开了包围而来的百来士兵。秦羽周身一道金光迸发,不但冲断了束缚自己的百来兵器,更是冲散了铁阵包围过来的蒙元士兵。

    “啊——啊——啊……”百来的蒙元士兵被秦羽身后的震力所伤,纷纷向后倒去,这一回又是秦羽震慑住了对方……

    但这回恐怕真的是秦羽最后的搏力,怒吼撞开了敌军包围后,秦羽已经站不稳了,双膝渐渐弯曲,最后强忍着支撑,一膝跪在血地,一手支撑着枪杆。环眼四下望去,虽然刚才一式震慑住了全军将士,但四周倒下士兵的身后,还有数以千计的步骑铁阵,秦羽已经意识到,自己再怎么努力,也难以逃脱敌军的魔爪……

    “难道我秦羽今天便要葬身于此?难道我秦羽今生今世都报不了仇了……”秦羽心中暗自饮恨道,“爹,孩儿不孝,孩儿无能替您报仇,无颜面对祖宗……”

    正当秦羽欲要倒地,他的脑海中突现一个身影——一个美丽动人的身影,不止一次出现在自己身边,欲人振奋的呼喊,巾帼之风的不屈,是的,秦羽看得很清楚,那是慕容樱的影子……

    “别傻了……”秦羽却只当是梦境或幻觉,在地牢之中能够相见已是奇迹,现在说什么也不会再见面了。而且秦羽也很好奇或是好笑,为什么自己临死危难之际,总会想起慕容樱的影子……

    “好想和你一起,永远……如果有机会的话……”秦羽收回了猛虎的神勇,倒下之前竟微微笑道……

    “哒哒哒……哒哒哒……”阵外互传异样的马蹄……

    这个马蹄声很熟悉,和自己的“银玉麒麟”很像……

    “是‘麒麟’?不会吧……”秦羽闭着眼,还在默默笑道……

    “哒哒哒……哒哒哒——”马蹄声愈来愈近,这回秦羽听清楚了,就是“麒麟”的声音。

    秦羽睁开眼,朝着沂州城门中道的方向望去——真的是“麒麟”,飞马驰骋而来。秦羽还以为是幻觉,自己的战马在自己临死前不愿放弃自己,谁知在“麒麟”鞍上,还有一个奋勇拼杀的熟悉身影……

    “又是她……”秦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还以为是幻觉……但是下一刻便清醒了,周围的喧闹以及蒙元阵中的变动,秦羽睁眼望清了——真的是慕容樱,她真的来了……

    “啊——啊……”蒙元阵中惨叫不断,因为慕容樱的突然奇袭,注意力全在秦羽身上的蒙元众士并未察觉;“银玉麒麟”速度又快如疾风,慕容樱持枪长行杀阵,仅仅只是几个回合,阵后的士兵便被杀得人仰马翻。

    而正是因为慕容樱的突入,敌军包围被打开一个缺口,蒙元将士还没完全注意过来,慕容樱已经提枪杀阵到了阵中,来到了秦羽跟前。

    “慕容姑娘……”秦羽实在不敢相信,为了救自己,慕容樱竟犯险委身前来。

    “快抓住我的手——”慕容樱借着飞马之势,俯身向半跪在地的秦羽大喊道。

    秦羽想也没想,一手持枪,一手向前接过了慕容樱的援手。

    慕容樱用力一拉,秦羽整个人也借力骑上战马,算是从临死边缘翻身回来……

    “有同党,快处决他们——”蒙元将士一见有人来救,即刻大喊道。

    可是注意的时候已经太晚了,因为慕容樱的出现非常意外,刚才阵中的缺口还未补上,方向又是对着沂州的大门,慕容飞驭马随即转身,便朝缺口处突围出去;加上秦羽重驭“麒麟战马”,“麒麟”更是增添几分斗志,马嘶长啼一式,加快速度便朝城门而去……

    “秦羽和那个贼人跑了,快追——”蒙元众士很是担心,死伤了无数士兵,最后却是让秦羽逃了,主将罗牧责怪下来,注定不会有好果子吃。

    可罗牧知道这个消息后,早就吓得不见了踪影。本是想要今晚在此围杀秦羽,谁想到竟会有奇人相救。若是秦羽脑子充血回过头找自己报仇,自己肯定难逃厄运,因此罗牧第一时间则是躲到了安全地方,也不去管秦羽的死活……

    “驾——”秦羽已经累得无力再战,骑上战马解围后,就靠在慕容樱的背上昏睡过去,慕容樱自知身担重任,一刻也不敢放松,救下了秦羽,接下来的任务便是带他安全出城。

    可是后面的士兵是甩开了,但城门处的防御似乎是比刚才闯城时要加紧了许多。这边慕容樱进城容易,回头再想出去,恐怕是难上加难……

    “别让贼人跑了——”结果城门前的一犹豫,后方的追兵再次追了上来。慕容樱自知今晚难免血战,也提枪做好了拼死的准备……

    “慕容姑娘,你快逃吧,别管我了……”秦羽恍惚中,嘴角在慕容樱耳边喃喃道。

    “我不会丢下你——”慕容樱手持长枪,坚定道,“就算所有人都与你为敌,所有人都抛弃你,可我不会——就是死,也要死在一起……”

    秦羽听了这句,心中莫名感动,但因为过度的疲劳,秦羽只是轻声一笑,默默地说了一句:“傻姑娘……”

    “给我死守城门,别让贼人跑了——”城门处的士兵一列接一列,已经把城门口的去路拦得水泄不通。

    “可恶,真的出不去吗……”慕容樱望着城门的阵势,又听着后方敌军的追击,心中已是焦急如焚……

    “后面的人呢,叫你们关上城门,为什么还不关?关门的人呢,哪儿去了?”然而城池的大门迟迟不关,守城将领愣是感到诧异,于是厉声斥道。

    “啊——”紧接着背后就是一阵惨叫,守门的士兵满身是血地从半空中飞身而来,撞翻了拥堵在城门口的蒙元众士。

    “怎么回事?”将领还在惊异,只见城门处暗夜中一道鬼影从天而降,转而幻化出无数刀芒,将堵在城门处的士兵一一“吞噬”,很快血洒城楼满地。

    这是“断魂刀法”的招式,危急中救援的竟是同样折返城关的苏佳。

    “是苏姐姐——”危难中苏佳再次来救,慕容樱兴奋喊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