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二十九章 血海深仇 下
    &lt;=""&gt;    “杀——”蒙元众士手提长矛,便朝秦羽堵截而来。

    秦羽两眼怒视,眼神正直望着前方被自己银枪“穿串”的士兵尸体,奋长怒吼一声,撼地踏步上前,徒手而敌蒙元众军。

    前排士兵长矛即刺,秦羽横身躲过,双手顺势抓住枪杆,以其惊人之力从敌军手中抽出。士兵还没反应过来,手中的长矛已被秦羽抽走,借时秦羽持矛回枪一刺,正中士兵的胸口,当场穿心而亡。

    后面的士兵一一涌上,秦羽怒中镇定,故技重施,左右二敌夹击而至,秦羽看准时机,双手抓住枪矛,以其力控制敌军武器。蒙元士兵忽觉秦羽惊天力道,手中兵器无以自如,“啊——”伴着秦羽大吼一声,双手发力,兵器再次双双抽出。紧接着秦羽翻身一式,左右双矛直取敌军要害,场面即刻血腥……

    惊心的两回合,足以让敌军逡巡不敢进犯,手持长矛却是瑟瑟发抖。而秦羽则不再被动,先发制人主动向前搏命——手中长矛奋力一掷,奔飞力道长空破出,敌军将士穿心毙命,围守巷道即刻血溅当场……

    不只是蒙元将士,躲在“盾阵”身后的王氏父子,亦是吓得魂不守舍,就连一向了解秦羽的主将罗牧,看着秦羽前所未有的“残暴”,也是战战兢兢起来。但是为了维稳军心,罗牧作为一军之主,说什么也要起全城之兵,在这里将秦羽“就地正法”。

    “左右中军,夹击罪将秦羽,盾阵上前,以铁牢之阵包围!——”罗牧军前奋力嘶喊命令道。

    蒙元部队接到命令,不再以列阵上前和秦羽一一纠缠。索性左右挥兵同时而上。长矛呈蜂状聚成一堆,直刺而朝秦羽前来。

    秦羽浑身是胆镇定自若,鲜血溢脸怒目嗔视。双手定然发力,看准枪矛齐行而至。秦羽双臂竟向前狠狠一夹,活生生靠双手将敌军全部的长矛扣住。

    几十把长矛,数十壮士的力道,秦羽仅靠双臂之力便将其束缚,士兵持矛无以挣脱,众将士不禁被秦羽的神力所震惊,甚至折服。“啊——”秦羽朝天怒吼一声,左臂紧扣长矛。右手由上及下纵劈而过,几乎惊异所有人的眼球——秦羽使出浑身解数,单用臂力便将所有的长矛劈断,一根不剩。

    众长矛断裂一瞬,数十士兵忽感手臂震麻——秦羽的力道力顶千军,几乎无人可挡,夹击长兵都阻挡不住秦羽,这回将士斗勇之心几乎崩溃。

    秦羽这边没有停下,满是怒意的他,今天说什么也要亲手血刃仇人。回头望着惊魂落魄的王氏父子。秦羽露出杀气腾腾的凶光,横踏几步继续向前。

    虽然军心崩溃,但军令在身。他们自然不会让秦羽继续“放纵”,没了兵器也会以血肉之躯挡住秦羽的前进;后方“铁壁盾阵”也是如此,看着秦羽气势汹汹而来,盾阵排齐而朝前压,欲阻挡秦羽的进犯。

    然而秦羽却是丝毫不放在眼里,这些小卒对自己来说根本就是杂碎,不值一提。果然,秦羽望都没望夹袭而来的小卒一眼,有人上前抵挡。秦羽直接重重一拳或是一脚抡过&lt;="l"&gt;。“神力将军”力道之强不只兵刃,拳脚之术更是干脆利落。一拳上去犹如千斤巨石,阻挡士兵身着铠甲也被秦羽一拳打穿。口吐鲜血后被秦羽一拳活活打死。

    可就是这样,蒙元士兵还是不肯罢休,欲组人墙挡住秦羽。秦羽愤怒中大吼一句:“都给我让开——”随即回身一脚,重重而击拦截部队。

    “人墙”站位的众士被秦羽一脚踢成四分五裂,最前正中脚踢的士兵更是被秦羽一脚毙命——秦羽不但力道惊人,而且出手毫不手软,拳脚亦是招招致命……

    人墙挡不住,“铁壁盾阵”只好上前,打算死守拦住秦羽的去路。秦羽眼神即望,随手抡起一个吓破胆的蒙元士兵,然后重重朝前一抛。

    “啊——”空中一声惨叫,加上秦羽惊人的臂力,一手丢出士兵不说,速度仿佛炮弹一般,重重打在了“铁壁盾阵”之上。“砰——”随着一声巨响,不但被丢出的士兵被撞的粉身碎骨、脑浆迸裂,铁壁盾阵更是被“炮弹”打开了一个缺口,堂堂铁阵布局就这样被秦羽的神力一击而破。

    秦羽没有停住脚,继续奔跑向前冲击。盾阵士兵还想阻拦,重新持盾摆阵,并用长矛利刃自盾隙间穿出,呈刺猬状欲减缓秦羽速度。

    可秦羽丝毫没有减速,虽然眼前长矛伸前阻挡,但秦羽毫不畏惧,继续奋力向前,冲至盾阵前列,即使身上被长矛的突入刺伤少许,也毫不在乎。“啊——”忍着身上的剧痛,秦羽翻身分离一脚,竟直向重重踢在了盾牌铁壁之上。

    “砰——”“啊——”一声巨响,迭起的惨叫,秦羽脚力惊人,不但一脚踢翻了持盾抵御的士兵,更是呈裂缝之势瓦解了铁壁盾牌的阵型,刚才看似严密不破的“铁壁盾阵”,就这样被愤怒的秦羽徒手轻松击破……

    王氏父子已经吓坏了,王宣一边焦急地后撤,一边命令罗牧指挥道:“快、快给我拦住他——拦住他!!!”

    破开盾阵,秦羽站在之前被自己银枪穿成串的士兵尸体面前。秦羽眼神一定,重拾长枪,奋身用力一抽,单手活生生将银枪从“三串尸体”中抽出,鲜血不但浸满了枪身,更是蔓延了一地。

    “你……你……”罗牧见着秦羽战神一样的姿态,吓得半天数不出话。

    既是说不出,秦羽便先开口了,而且眼神是冲着罗牧:“罗牧,你不但害死了随同出征讨伐的弟兄,害我入狱,还勾结朝中乱党,杀害了我秦氏一家,我岂能饶你这个混蛋?今天。我就要为关前死去的将士弟兄,为我父亲,为秦家死去的每一个人。砍了你的狗头!”

    罗牧被秦羽的气势吓坏了,瞪大双眼即刻朝四周骑兵指挥道:“骑兵列阵——给……给我用骑阵包围他——快……”

    部队即刻异动。虽然刚才秦羽的战力堪比战神,但毕竟沂州城的主力部队全部集中于此,若是以一人之力抵御千军,战胜不说,能不能从包围逃生还是问题。罗牧的军令即下,蒙元铁骑很快呈铁桶之阵将秦羽包围得水泄不通。不但如此,骑兵隙间还穿插了铁壁盾牌的精兵拦住退路,看来说什么也要把秦羽活活困死于此……

    罗牧站在阵外。看着被死死包围的秦羽孤军难敌,但他还是不敢掉以轻心,又命阵外的部队继续列阵包围了三圈,生怕秦羽以蛮力强行破口,若时无人能挡。

    秦羽看着四周防守严密不泄的军整部队,充血的眼神愤意四起。“宵小鼠辈岂能挡我?今天我要通通杀光你们!啊啊啊——”秦羽银枪在手,长天怒吼,以猛虎之势吓破敌军众卒……

    黑夜帷幕,沂州城外……

    离开了沂州城,苏佳、慕容飞和慕容樱正往回去的路上折返&lt;="l"&gt;。因为慕容樱的倔强。苏佳不得不暂时将其打昏,从城外郊野飞奔而走,一直是慕容飞背着自己昏睡的妹妹……

    “这是哪儿……”慕容樱像是醒了。毕竟只是打昏,苏佳也没忍心出手过重。

    见到慕容樱苏醒过来,三人暂时又没有危险,苏佳和慕容飞索性停下脚步,关心起慕容樱来。

    “你醒了……”毕竟是自己亲手打昏,苏佳最是过意不去,于是缓了缓气说道,“对不起,樱妹。刚才是我打昏了你,当时为了趁乱出城。没有办法……”

    “为了那个秦家后人,樱妹你至于吗……”慕容飞眼见慕容樱这些天与秦羽的交集。就好像丢魂一般,不禁“责问”道。

    结果一提到秦羽,慕容樱马上回过神,也想起了刚才在城中发生的事。慕容樱从哥哥的背上下来,立即清醒道:“不行,秦大哥在城中还有危险,我……我要去救他……”

    “你是不是疯了?”慕容飞见妹妹脑子你想的都是秦羽,转而训道,“何必为了那个家伙那么拼命?我们好心招抚他,甚至把他从地牢里救出;他不但不领情,还非要去找王宣王信父子算账?自己往坑里跳,那是活该,我们没必要去陪他搭上性命……”

    “那可是秦大哥的父亲,还有他的家人,被太守一把火烧成灰烬,换做是谁都压抑不住愤恨……”慕容樱依旧固执道,“秦大哥现在有危险,他曾经救过我的命,我不能不管……不行,我还是要回去救他——”

    “我说不准就不准——”慕容飞这回口气严肃起来,略带斥责的口气道,“两军对峙可不是解决私人恩怨,因为樱妹你和秦羽的事情,军中的任务已经耽误不少,再平添乱象的话,全军上下都不好收拾……”

    苏佳在一旁静默了许久,她倒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在兄妹二人的争执上,而像是在静默思考着什么。不过为了慕容樱的安危,苏佳也暂且劝慰道:“樱妹,你哥说得对,就算你和秦羽有恩情好了,不能为了私人恩怨而耽误了大局。这是战争,不是江湖,公私分明要懂得什么东西该放得下……”

    比起自己的哥哥,慕容樱更愿意去相信苏佳的话。虽然骨子里执拗,但慕容樱这一回像是想到了什么,表情一变,居然松口道:“好吧,就听苏姐姐你的,我们先回营好了……”

    “这就对嘛……”慕容飞见妹妹终于松口,总算放心道。

    然而一向懂女人心的苏佳却并不这么认为,看着慕容樱突变的表情,眼神稍稍一凝。

    “不过……”慕容樱继续低沉道,“这次为了救秦大哥,我把他的战马‘银玉麒麟’都带来了,本来是想一起走的……如果说这次秦大哥凶多吉少,我希望我能好好安抚他的战马,一会儿到了丛林口,我把他也牵回营吧……”

    “无所谓啊,反正那匹战马只有樱妹你能驯服……”想起白天驯马的事情,慕容飞就感到好笑和尴尬,“再说了,那匹‘麒麟’确实是匹良骑,秦羽不在,就当是樱妹你自己用好了……”

    慕容樱点了点头,于是又跟着哥哥和苏佳上了路……

    “银玉麒麟”被拴在了丛林口的一处角落,这里曾是先锋军第一次设计擒拿沂州主将罗牧的地方&lt;="r"&gt;。如今这里经过数战,被斩木烧林剩下一片残骸,夜下还是很容易发现“麒麟”的位置。而今晚本来慕容樱是打算救出秦羽后,就一起招抚带回营的,“麒麟”算是归还他的,谁曾想到秦羽不但“不领情”归顺,而且沂州城还发生了秦家遭袭之事。表面上看,今晚所做的一切,除了救下秦羽的性命,其他一切白费……

    “‘麒麟’就在那里……”慕容樱指了指,随后朝“麒麟”的方向走去。

    “快点啊,我们在前面等你……”慕容飞也随口应了一句,与苏佳两人走在最前。

    慕容樱耐心地解着战马的绳栓,并时不时在“麒麟”鬃毛下抚了抚,似乎是在暗示什么……

    “还没好吗……”慕容飞有些等不及了,不时回头望着慕容樱的方向。

    而苏佳一直在旁边默而不语,似乎是猜到了什么,但又不想出手干涉……

    “吁——”突然,黑夜下“麒麟”一声鸣啼。

    “怎么了?”马啼惊叫也是惊醒了慕容飞,慕容飞有些不知头绪问道。

    “驾——”紧跟着就是慕容樱驭马飞骑只身,只见皓月当空下,慕容樱身骑秦羽的坐骑“银玉麒麟”,折返而朝沂州城而去。

    “樱妹——”慕容飞想要出声阻拦,但是一切为时已晚。

    “看来她是想要自己一人折返回去救秦羽……”苏佳像是料到了,说话时一副从容淡定的样子。

    “这丫头总是这么不省心,现在还在乱来——”慕容飞眼见着心急如焚,想要轻功追去却是被苏佳拦了下来。

    “苏姑娘,你干什么?”慕容飞见苏佳有意阻拦,急声问道。

    “以那匹‘麒麟’的速度,就算是有上等的轻功,我们也追不上……”苏佳默默道。

    “难道就看着我妹妹这样白白去陪秦羽送死吗?”慕容飞焦急中手忙脚乱道。

    “不,说不定这样才有办法……”苏佳忽而提了一句。

    “什么意思?”慕容飞没明白苏佳的话,但想着常日和陆菁在一起,虽然性格相反,但苏佳偶时也能想出良计对策,于是对苏佳的话还是半信半疑。

    “我有一计,不但能救回樱妹,而且还能招降秦羽,只不过有点危险……”苏佳略带自信说道。

    事已至此,慕容飞也来不及叫回妹妹,看着苏佳好似胸有成竹,于是决定相信苏佳一次。“好吧,该怎么做?”慕容飞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向苏佳问道。

    “樱妹不能放任不管,一会儿我重新返程,去沂州接应樱妹和秦羽……”苏佳一本正经道,“至于慕容大哥你,先行折返军营,把今晚的事情告知唐战兄弟和菁妹……另外,一会儿我会把计策告诉你,你回去把计划口头告知菁妹,我相信以菁妹的性格,应该知道该怎么做……”

    慕容飞静默了许久,微微点了点头,看着苏佳自信而坚定的眼神,慕容飞悄声问道:“好吧,我相信你,告诉我你的计策……”

    苏佳微微一笑,将计划一一道来……(未完待续。)&lt;=""&gt;&lt;=""&gt;&lt;=""&gt;&lt;/=""&gt;&lt;/=""&gt;&lt;/=""&gt;&lt;/="r"&gt;&lt;/="l"&gt;&lt;/="l"&gt;&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