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二十八章 血海深仇 上
    听从苏佳的劝告,救出了秦羽,四人先从阴暗地牢中走了出来……

    天色已暗,可城中却是四处飘荡着明火和血腥,地牢门口横七竖八地躺着数十蒙元士兵的尸体——那是苏佳赶到这里时,出手麻利解决的……

    “今晚已经闹了不小动静,此地不宜久留……”苏佳暗暗道,“秦将军是否归顺,一句答复我们便走,待会儿敌军的部队前来,恐怕我们难以逃脱……”

    说到这里,慕容樱又回头深情望了一眼秦羽,虽然心中希望秦羽答应自己,可她也明白秦羽心中所想的答案,不禁黯然神伤。

    慕容飞可耐不了性子,看着秦羽倔强的眼神,双手插间最后闻到:“喂,我们可是给秦将军你机会了,现在蒙元朝廷将你当成要犯、拿你问斩,最后问一次,你是否归顺我军……”

    你们走吧,我秦羽绝不会做出违背朝廷之事,就算是遭受他人诬告或陷害……”

    “秦大哥……”慕容樱还是投去了伤心的目光。

    “哎,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死脑筋……”慕容飞不禁调侃了一句,但是仔细回头想了想,这也算是秦羽精忠报国、精神可嘉,索性暂提道,“不过就这点,我慕容飞还真钦佩秦将军……只是如今朝廷上下拿你当重犯,现在又逃出牢狱,恐怕朝廷不会放过你……”

    “这点秦某心里有数。不牢诸位担心……”秦羽先是冷言了一句,随即余光停在了慕容樱祈求的眼神上。心中暗暗一动,转而道。“不过还是谢谢你们……”

    “说完就快走吧,就当是任务失败了……”一心警惕的苏佳,任何时候都保持清醒,望着沂州城楼的方向道,“我刚才引开了城楼守卫的军队,折返趁城守空虚之时,打开了城门,我们一会儿便从大门离开,回去禀报消息……”

    秦羽不经意望了一眼苏佳。之前与慕容樱的交谈,秦羽深知先锋军帐下奇人辈出,不少巾帼女将更是不低人下,苏佳就算其中一位。秦羽想了想,轻声一笑道:“苏姑娘是吗……你只身一人摆脱了城中众兵,看来身手胆识不凡,如果有机会,秦某倒是想和你交手一二……”

    苏佳听到了,心中微微一异。随即从容一笑:“好啊,如果还有机会的话,我也想见识见识‘神力将军’的威名……不过小女子之所以摆脱城中重兵,缘在今夜汝军防守松散所至;小女子所观今晚城中大火冲天。不知何事而起,料想军队主力不在,是否缘于此事?”

    “大火?”苏佳这么一提。秦羽不禁心中一震,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等秦羽回头向城中望去。果见火光映照全城,虽然黑夜难见浓烟。但空气中却能不时闻到火烧焦炭的味道。

    “那是什么地方?”慕容樱朝大火方向投去惊异目光,心中也有了不好的遐想。

    “那是我家——”秦羽表情最为惊异,看着秦家大院着火之势,秦羽万分担忧。

    “糟了……”苏佳似乎是想到了,万分担心道,“秦将军你以叛敌之罪入狱,现在家门大火,城中的守军主力今晚又不在城楼,这该不会是……抄家?”

    苏佳说完,秦羽心快碎了,眼神中更是滴血。这回秦羽没有犹豫,表情也没有再枯死,想到家里父亲和众人的安危,秦羽提起银枪便朝回家的方向跑步赶去,也没顾及回复苏佳等人的话语。

    “秦大哥——”看着秦羽心急如焚的样子,慕容樱想要叫住却是无能为力。

    慕容飞也是半天没有回过神,不禁朝苏佳问道:“朝廷派人抄家秦氏一族?可是为什么……”

    “我想秦羽的叛敌之罪,恐怕也是朝廷一手策划……”苏佳努力分析着事情的来龙去脉,继续说道,“听菁妹说过,秦氏乃先皇时期重臣之族,因御敌战功及安抚百姓有佳,受赐朝廷庞大财产……如果说王宣王信父子觊觎秦家的遗产,必然要以叛敌之罪强加秦氏族人。因为秦家世代受朝廷拥护,政治百官不得用权侵犯,想要以政治手段施压,除非秦家自己犯下逆反朝廷的滔天大罪,所以……”

    “所以朝廷奸臣才借秦羽叛军为由,抄了秦氏一家,从而谋取秦家的财产……”慕容飞也像是明白了,接应道,“这么说来,昨晚秦羽带兵追击我军,也是朝廷乱党即王宣王信父子所设之诡计,意在趁秦羽败军归来,强加其叛军之罪,从而诛灭秦氏一家……这帮人真是歹毒,为了秦家的遗产,居然不择手段害死秦氏一家。秦羽虽是我们的敌人,但他为朝廷尽责尽忠,反倒是王宣王信父子歹毒用计,他们才应该是叛军之罪,是不可饶恕的小人……”慕容飞说着,也不禁心中愤恨起来。

    而相比起来,慕容樱更加担心的,是秦羽的安危。如果真如苏佳所说,现在城中的主力部队正在秦家大院周围,恨意冲头的秦羽现在只身前去,无疑是送死。慕容樱放心不下,手持短剑转身,说什么也要去救秦羽。

    “樱妹,你干什么?”慕容飞眼见不对,翻身跃至慕容樱跟前,阻拦说道。

    慕容樱不管,心急如燎的她不顾哥哥的阻拦,奋力向前道:“放开我,我要去救秦大哥——”

    “你疯了?现在城中乱象不断,敌军部队更是布满大街小巷,你现在过去不是送死?”慕容飞一向相信自己的妹妹,但是这一回,他打死也不会?='/'&gt;弥簧矸赶铡?br/&gt;

    “可是秦大哥现在正一个人前去,我不能眼见不管……”慕容樱都快哭出来了,对她来说。秦羽是她心中放不下的担忧。

    “你这丫头,该不会是对秦羽有意思吧……”看着妹妹奋不顾身甚至为其流泪的眼神。慕容飞不禁问道。

    “是又如何?”慕容樱也不再避讳,索性直言道。“快让我过去,我不能看着秦大哥一个人去送死——”

    “你——”慕容飞想要加言劝阻,却又不忍心对自己妹妹出口过重。

    慕容樱一边用力挣脱哥哥的阻拦,一边继续道:“让我过去,我要去救秦大哥,我要……啊——”然而说话间突然的一声短促,慕容樱背后遭到重重一击,当场昏了过去。

    “樱妹……”慕容飞还没反应过来,惊异地望着昏倒在怀里的妹妹。

    “对不住了……”原来是苏佳。心急趁早离开的她,冒犯用手击昏了慕容樱,随后又对慕容飞道,“慕容兄,快带樱妹出城吧,不管秦家命运如何,当下之际得先把这个消息通报给菁妹他们……”

    “说得对——”慕容飞也努力镇定下来,背起昏阙的妹妹,准备和苏佳一起离开这里。

    “原谅我。樱妹……”苏佳余光一瞟,望着昏阙的慕容樱,暗暗道歉了一句,虽然在苏佳心里。换做是她她也不会就此离开……

    秦家大院的大火还在燃烧……

    “爹……爹……爹——”秦羽跑在回家的路上,心中却是焦急万分。早已忘了身上的血痛,手持银枪的秦羽。奋力往家折返,心中已知王氏父子阴谋。若是父亲遭难,秦羽打定绝不放过他们……

    然而一切都已经晚了。等他能够看清家里大院的轮廓,秦羽已经傻眼了……大火冲天、浓烟弥漫,除了院外的轮廓,秦家大院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寸木不剩,更别说是家里的人。四周而望满目狼藉,火烧废墟的一旁,横七竖八躺着几十具焦黑的尸体,而在尸体的一旁,数以百计的蒙元士兵正处理“后事”……

    那一刻,秦羽的脑子几乎炸裂、眼神充血,银枪持手、尽露獠牙,血海深仇涌上心头,愤怒与恨意充斥着全身。悲惨的浓烟洋溢在秦羽破碎身躯的四周,见血的火光映射在不寒而栗的枪头。秦羽两手青筋暴起,报仇之血已然鼓动,下一刻即是挥枪斩落,誓取王宣王信父子的人头……

    一旁“收拾”的蒙元士兵,感受到了角落一侧,黑烟笼罩下的杀光。猛虎之牙近在咫尺,一道寒光见血而出,还没来得及反应,众士便已身首异处,火光处留下一片凄红……

    而在秦家大院外,阴谋夺得秦家遗产的王宣王信父子,还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主将罗牧也在身旁,沆瀣一气的他已经完全不顾秦羽的生死,秦家一灭,明日秦羽斩首,他便再无后顾之忧。然而众人万万不会想到,今夜沂州地牢竟会上演劫狱一幕,现在秦羽正朝自己等人嗜血复仇而来……

    “太守大人原来故用此计,实为罪将秦羽顾念最后一幕,再时明日斩首是吗?”。罗牧还全然不知危机,笑言说道,“难怪小王爷今日要借末将兵马,是以诛灭秦家之用……”

    “秦家一灭,罗将军便再无后顾之忧,汝为沂州众军之首,军事之上,谁言不听?”王信露出狡黠笑容道。

    “这样……真的再无后顾之忧吗?”。王宣似乎预料不详,暗中担忧道。

    “放心吧,父王,明日秦羽即被斩首,城中又有严密监视,他秦羽再有本事,这次也休想逃过此劫……待他看过秦家遗地最后一眼,就是他命终之时,让他成为秦家最后一遗,算是给他的荣誉……”王信冷冷一笑,言语中充满了阴毒……

    “报——”然而,一个士兵的通报,几乎让众人从天堂跌落地狱。

    “何事大惊小怪?”王宣心感预料不测,仍旧故作镇静问道。

    “地……地牢出大事了——”士兵也战战兢兢道,“有……有贼人夜中闯城,杀入地牢,罪将秦羽……逃出了地牢……”

    “你说什么?”罗牧听了,脸色惊慌问道。

    “报——”然而话音刚落,又有一名士兵带伤前来,头盔和铠甲都浸满了鲜血,俯身通报道,“报——报告大人,罪将秦羽已经……已经杀到这里来了——”

    王宣听后,闻之色变,料谁也没想到,今晚会有人来劫狱,让秦羽破牢而出。前脚杀了秦氏一家,后脚秦羽就提枪见血而来——王宣心里很清楚,秦羽决计不会放了自己。

    王信也是有些变动,但故作镇静的他,仗着军队严整、人多势众,安慰王宣道:“父王莫慌,秦羽就算前来,不过一人,难以抵挡城中千军……父王先走,孩儿在此踮后——”

    “走不了了——”然而罗牧紧跟应上一句,一向了解秦羽的他,眼神中从满了惊恐,“秦羽武功力惊天人、百敌莫及,在他眼中,我们都是仇人,恐怕我们都走不了了……”

    王信偏偏不信,咬牙示令道:“哼,我还就不信了,一个败军之将有何能耐对付沂州千军万马……传令,秦家大院各路守军呈铁壁包围之势,一旦罪将秦羽来犯,当即罪诛!——”

    沂州城的主力部队几乎都在秦家待命,王信军令一出,在罗牧的指挥之下,刀盾铁甲合即长城之阵,严整以待秦羽前来……

    “啊——”惨叫一声,黑夜火焰下的一道闪光,银枪划破天宇,秦羽直冲势不可挡,拦截之兵卒皆被一招夺命。而此时此刻,秦羽如同孤胆的雄狮,背负血海深仇,满眼血色朝秦家大院前的“铜墙铁壁”直冲而上。

    “放箭——”为了拦住秦羽,后方将领命弓箭手一一就绪,黑夜火焰攒动间,万箭齐发,正朝秦羽铺天盖地而来。

    秦羽奋身不顾,手中长枪轮回而上,不偏不倚挑落了飞来的每一支箭;后方箭雨愈加猛烈,秦羽一脚撩起杀死士兵尸体的盾牌,一手将其护在身前,一手持枪继续向前而进。虽然手臂和小腿不时传出剧痛——箭雨朝秦羽“洗礼”而来,本就重伤的身体负担加重——但秦羽前进的速度从未减慢,“啊——”奋力嘶吼的他,欲同野兽一般向前冲撞,以其力撞开“铁壁”。

    蒙元阵营这边,看出了秦羽的意图,索性开盾出兵压制——一声战鼓令下,“铁壁”通道间涌出数十手持长矛的士兵,左右分居两道,中道合一而朝秦羽袭来。

    秦羽看准了时机,将手中的盾牌用力朝前一掷……“砰——”“啊——”惊人的力道掷出,盾牌重重砸在蒙元军队的“铜墙铁壁”之上,活生生砸开一个缺口,列阵的士兵把持不住秦羽的“神力”,纷纷落倒在地。

    缺口即现,后方王宣王信父子和罗牧透过“缺口”映入眼帘——王氏父子等人露出惊恐的眼神,与秦羽一对视,吓得半天之言不语;而秦羽见到了灭族仇人,怒吼长啸一声,掷完了盾牌,又将手中的银枪狠狠向前抛出。

    不过可能是身受重伤,秦羽这一下没丢准,银枪从天而降,将“铁壁”阵前补漏阵型缺口的士兵“穿成了串”。银枪“一箭三雕”,站成一列的三人被秦羽一枪穿心,暴毙而亡。

    王氏父子逃过一劫,但却被眼前的场景吓坏。“快——快给我拦住他!——”王信更是惊慌失措,平日里的威严俱无,在杀气冲天的秦羽面前如同懦弱的羔羊。

    王信令声即下,又有源源不断的士兵拥堵上来,愈加拦截秦羽。秦羽手中银枪掷出,暂时没了兵器。但面对突袭而来的蒙元众士,秦羽毫不畏惧,杀意已决的他似乎下一刻就要冲上前阵,将敌人咬碎撕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