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二十七章 地牢重逢 下
    地牢狭窄的过道,慕容樱持剑杀入敌群。然慕容樱不善使剑,被狱卒前后堵截,身手难以施展不说,自己都不确定能否活着离开。

    然而救出秦羽的信念一直未有动摇,即使是只身犯险,慕容樱也在所不惜……

    “秦大哥,你在哪儿——”慕容樱还在趁隙呼喊,可却没有任何回音。前后狱卒杀上,自己又是顾及不了半分。

    而众狱卒一听刺客是个女人,顿时起了歹心,狱卒头领更是狡黠笑道:“哟,劫狱的居然是个女人,倒想看看究竟长得几分姿色……小的们,今晚大伙儿有福了,谁先抓到这女人,就归谁的——”

    头领的话更是引起地牢内的一阵躁动,慕容樱很清楚,自己再不拼命,今晚就会葬送虎口。慕容樱眼神一凝,起身而跃,从狱卒肩膀轻功踏过,短剑即挥斩杀一二。然而地牢的过于狭窄,使得慕容樱难》无&gt;错》小说以展开手脚,加上自己不善使剑,久而久之便是处于下风……

    “呀——”慕容樱想继续向前,可过道前来拦阻的狱卒越来越多,慕容樱索性一声大吼,重重一脚踢向前方的狱卒。

    慕容樱的脚踢不弱,在汴梁时曾有将人活活踢上二楼的脚力——这次也不例外,狭长的过道无以躲避,前排狱卒正中慕容樱一脚,惨叫一声后飞向后方的人群,过道的路口很快被撞拥挤成了一片。

    慕容樱抓住机会,几步上前,挥剑斩杀左右欲劫的狱卒。踏着一个个狱卒的尸体向前行进,终于快要看到最内角落的一处牢房——那是秦羽被关押的牢房……

    “是秦大哥……啊——”慕容樱瞥眼见到了秦羽被关押的牢房。身着霸王啸天甲被锁在铁炉之上,兴奋的慕容樱想要喊声。却是因为自己的疏忽大意,肩膀被偷袭而来的狱卒划出一道血口。

    慕容樱忍着痛,向前空翻一个脚踢,击倒牢房前并排的狱卒,随即自己也快步跑到了牢房面前。

    “秦大哥——”终于见到了秦羽,却是一动不动紧闭双眼,好似受尽苦刑昏迷过去,慕容樱扶着牢房的铁栏,朝内大声喊道。

    然而牢房里不止秦羽一人。之前专门监守秦羽的狱卒还在,手里还拿着收缴的秦羽的银枪。

    “什么人?竟敢擅闯地牢——”狱卒所见,自然厉声呵斥。

    “别让这个女贼跑了——”后面追击而来的狱卒越来越多,加上地牢过道的狭窄,秦羽被关押的地方又是最角落的“死胡同”,除了拼死一斗,没有别的逃生办法。

    “一个女娃娃竟敢劫狱?哼哼……”听出慕容樱的女声,牢房里的两个狱卒也起了歹毒的笑容。

    然而慕容樱可没时间想别的,都不知道今晚能否活着离开。慕容樱冲着地牢内大喊道:“秦大哥,你快醒醒啊——”

    可是秦羽已经是紧闭双眼没有苏醒,对于慕容樱的喊叫没有任何回应。

    “上啊——”牢房内外的狱卒都已经包围过来,慕容樱已然没了退路。

    “秦大哥你快醒醒——”慕容樱最后叫了一句。眼见秦羽依旧纹丝不动,索性放弃了幻想,被逼绝路的她。也只能奋力一搏了。

    赶来的狱卒已经提刀挥来,慕容樱低身剑光划过。和纠缠而来的众敌对峙起来。但显然剑法不精,慕容樱对付起来很是吃力。数十回合后,手上大腿刀伤渐多,无以施展的慕容樱渐渐有些撑不住了……

    而此时此刻,被锁在铁炉上的秦羽眉头一动,似有苏醒却并未睁眼……

    “秦大哥……你快醒醒啊……”熟悉而担忧的声音,始终萦绕在梦境中苦痛不堪的秦羽,他听得出来,这是慕容樱的声音——对他来说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秦羽永远也忘不了。

    “慕容姑娘……”果然,耳边的萦绕像是唤醒了秦羽,秦羽的口中不断默默念叨。

    “秦大哥,你快醒醒啊……”叫喊声逐渐清晰,秦羽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梦境中自己紧握双拳,想要挣脱血痛的束缚,听到这担忧万分的呼喊,秦羽内心难以平静。

    “我这是……慕容姑娘在喊我……别傻了,这是在沂州城的地牢里,慕容姑娘怎么会……可是我真的听见了,不像假的……”秦羽的心中也一直在呼喊,一种内心涌动的力量迫使他坚毅醒来……

    终于,现实中秦羽渐渐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前的画面竟是……

    慕容樱还在奋力厮杀,虽然还能缠斗百余回合,但是看得出来,不善使剑的慕容樱体力渐渐不支,又被困在狭长地牢难以施展身法,继续糜斗下去,迟早会葬身乱刀之下。

    但慕容樱没有放弃,一脚踢开最前而来的狱卒后,趁隙再次朝牢里的秦羽大喊道:“秦大哥,你快醒醒啊——”

    这一回秦羽真真切切听见了,而且还正眼看见了身着夜行衣的慕容樱,犯险劫狱来救自己——原来刚才的不是梦,那一声声的叫喊真的是慕容樱在奋力呼喊自己。

    “慕容姑娘……”秦羽也是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但意识还未完全清醒,秦羽并没做出过多反应,只是嘴角不断念道。

    “秦大哥你醒了——”慕容樱都快高兴地哭出来了,但现在可没时间感动,因为源源不断的敌人正朝自己逼近。

    众敌群刀而下,慕容樱一时大意没有准备,草草提剑阻挡。结果众刀抵在剑锋之上,慕容樱双拳难敌四手,两手持剑吃力相抗,整个人甚至仰身倒地,抬头正对众敌寒刀,难以摆脱。

    慕容樱想要脚踢敌军,可被众刀压倒在地,偏偏使不上力。“额……”慕容樱头上也是冒出汗水。被逼上绝路的自己已至生死边缘……

    而就在这时,秦羽完全苏醒过来——他的意识逐渐恢复。眼见慕容樱身临危情,心中如匕首一绞。全身顿时充血,像是充满了愤恨和力量。

    “慕容姑娘——”秦羽大声惊叫一句,倒是惊动了看守自己的那两个狱卒。秦羽的叫声突然,两个背对的狱卒吓出一声冷汗。

    但秦羽是被锁在铁炉之上,身缠十条冰冷铁链,就算被其气势寒颤,也料想其未有能力反抗。

    “哼,被锁在牢里还这么嚣张?居然认识那个女贼,秦将军果然有通敌之嫌……”狱卒继续耍着秦羽的银枪。挑衅嘲讽道,“看来秦将军挺在乎那个女人嘛——等我们抓住她,在你面前让她受尽百般折磨,我看你还有多少骨气……”

    然而这句话,就像是毒刺一般,深深扎进秦羽的内心,不但扎痛了秦羽,更是激起了秦羽的仇怒。眼见牢外慕容樱临至生死边缘,又听到狱卒觊觎的话语。秦羽两眼一红,如同一头愤怒的雄狮,似要拼死睁开冰冷枷锁,然后将敌人饮血咬碎。

    “啊——啊——啊!!!”骤时。秦羽发出了一道惊天动地的怒吼,其势不但吓坏了牢里的狱卒,牢外朝慕容樱发难的士兵也是惊魂一震。

    “啊——啊!!——”秦羽还在怒吼。整座地牢上下都能听到秦羽的愤意。秦羽双手紧握,手臂青筋暴起。面容充血,似乎是鼓劲了所有力道。想要奋力挣脱。

    “砰——砰——砰——”锁链发出阵阵顿响,“神力将军”秦羽正在施尽全身力道,敲打着手脚上的铐链。铐链击打着铁炉,发出顿挫有力的铮铮声响,每一声都让牢里的狱卒惊魂未定。

    “呀!——”秦羽还在不断发力,为了救慕容樱,秦羽似乎有用不完的力气……“砰嘶——”几番强劲的敲打后,铐链发出了异样的声响——重重的撞击,秦羽竟活生生将铐链打出了裂缝,随着最后铁炉壁上的重重一击,手铐脚铐干脆俱断。惊异所有人的眼球——秦羽真的用力震碎了坚固无比的铐链。

    秦羽之举动,都快吓傻了地牢里的狱卒,尤其是牢里看管自己的二人。然而没完,秦羽解开了手脚的锁链,四肢解放,浑身用力向外施展——“呀!!!——”秦羽再次发出震天的怒吼,全身集怒而出,四肢随同身体奋力向外挣脱,锁在身上的十道铁链就如同热炉膨胀一般,同时向外扩张和挣破。秦羽的力道越来越强,心中的怒火愈来愈旺,随着被膨胀铁链上裂纹的魂颤声响,裂痕愈来愈大,最后……“砰——”几乎震惊了在场众人,秦羽在众狱卒面前,活生生以人的力道挣脱了十道铁链的束缚。“神力将军”名不虚传,其力惊呼天人,而秦羽为了救心爱之人,潜力骤然激发……

    监管的狱卒已经吓傻了眼,他们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死之将至……果然,还没来得及惊呼,秦羽已经如鬼神上前,两手缚颈,左右单手活活勒死了狱卒。

    杀死了狱卒,秦羽夺回银枪,奋力一道横光劈过,直接将地牢的铁栏斩断——秦羽成功破牢而出……

    慕容樱还在愤然抵抗,虽然秦羽的几声怒吼惊醒了自己,她也清楚刚才秦羽的“惊世之举”,但身处绝境的她,并没有精力关心太多……“啊——”突然数声惨叫,压迫自己的众敌被一道银光冲散,慕容樱得救了。

    还没来得及反应,慕容樱在地上突然被一把抱起——秦羽只手抱起倒地的慕容樱,只手提枪杀敌,奋力长天的一道纵劈,下场的地牢通道被劈开一条缺口,挡在路口中央的狱卒几乎无一生还,横倒在血泊之中。

    本是自己来救秦羽,现在却被秦羽救下抱在怀里,慕容樱不禁一阵脸红。不过慕容樱倒也清醒,现在并不是放松的时候。慕容樱重新站起,重拾短剑,准备和秦羽一起杀出血路。

    而留下幸存的狱卒眼见着秦羽气势汹汹,想到刚才“破锁”一幕就惊魂未定,他们也是早已吓破了胆,别说继续围堵了,他们恨不得立刻从这里弃甲逃走……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啊——”背后阶梯上的地牢门口忽而传出一阵惨叫,紧跟着就是如同凄厉的鬼啸,寒风利刃忽而刮过,众狱卒的背后顿时惨叫连连。

    众狱卒回头望去,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见几道黑色的寒光,迅影一般冲破了人群。“啊——啊——啊……”惨叫声叠其,前面的狱卒血肉模糊倒地,后方的人更是冲倒无以还击,看来又有高人前来地牢,出手干净利落,解决了拦截的众狱卒。

    慕容樱熟悉这个武功,嘴角露出微笑……

    “哼,什么地牢守卫,杂鱼一帮,还不如陵关城王大生带的兵……”冷傲的语气,凄厉的刀法,想也不想便是苏佳。

    “苏姐姐——”慕容樱眼见苏佳平安无事,兴奋地喊道。

    原来苏佳之前在城楼处拖住敌军主力,城中摆脱敌军追击后,自己则施展身法悄悄回到了地牢这里,和慕容兄妹二人会和。而苏佳“砍翻”了众地牢守卫后,先是和同样孤身受敌的慕容飞会和,然后才到了慕容樱和秦羽这里。

    “樱妹——”果然,紧随苏佳其后的慕容飞眼见妹妹平安无事,也放下心高兴道。

    “哥——”慕容樱也高兴地喊了一句,随后激动向前跑去,把救下自己的秦羽“丢”在了原地。

    秦羽半天一言不发,救下了慕容樱后,只是用略为悲枯的眼神望着眼前三人——他认识慕容飞,之前在沂州城关前有过交手,也知道慕容樱是她的妹妹。可能是伤痛还未清醒,见血后的秦羽,平静下来状态有些蓦然。

    慕容飞安抚了自己的妹妹,随后望着秦羽,眼神中有一点点不甘——因为自己两次对峙秦羽,但都没获胜。不过慕容樱他,是秦羽救了自己,至少自己不会再对秦羽有敌意其中。

    “谢谢你了,秦将军……”慕容飞走上前,还是“很不好气”地道谢了一句。

    慕容樱笑着转过身,对秦羽俏皮道:“谢谢你秦大哥,谢谢你又救了我……噢,对了,忘了给你介绍,这是我哥你知道的;这是我之前和你说过的‘苏姐姐’,我给秦大哥你的伤药就是苏姐姐制的……”说着,慕容樱朝自己的哥哥和苏佳指向道。

    秦羽的表情依旧有些死灰,眼神没有神气,望着突如其来的三人,秦羽不禁问道:“你们……是来救我的?可是为什么……”

    慕容飞耸了耸肩,随即道:“这还用说?当然是要请你归顺我们……唐战兄弟和菁妹爱才,可不惜得杀你,一直很看重你……如今你遭到朝廷诬陷和唾弃,我们自然是来迎接你……”

    慕容樱在一旁听了,怕秦羽不太容易接受,于是红着脸请求道:“现在朝廷把你当做了敌人,你没必要再为他们卖命……就当是为了我好了,秦大哥你……”

    然而不等慕容樱说完,秦羽微微摇头道:“今夜你们冒死救下秦某,秦某不胜感激……可是秦某早已发下重誓,今生今世不会做出违背朝廷之事……你们走吧,秦某不会归降贵军……”

    “喂,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识好歹?”一向把情义看得很重的慕容飞,眼见秦羽“冷血无情”,于是不好气道,“朝廷要杀你,我们好心救你,可你不但不谢恩,还不要命去为这种朝廷卖命……”

    慕容飞的语气有些重,慕容樱有些于心不忍,急忙劝阻道:“哥,你别这么说,秦大哥有他自己的苦衷……”

    的确,虽然秦羽的语气坚定,但是他的表情却十分复杂,甚至踌躇不定。

    “此地不宜久留,有什么话我们出去再说……”关键时候,警惕的苏佳提醒一句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