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二十六章 地牢重逢 上
    “有贼人闯城,抓住他们——”尽管城楼防备松懈,但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所有守城士兵全部集中过来,守卫的领队大声朝苏佳等人的方向呼喊道。%し

    眼见着四面八方包围而来的蒙元士兵,苏佳冷静应对,余光瞟了一眼城楼下的空旷,果断示意道:“你们两个从阶梯这里施展轻功下去,我在城楼上面拖住敌军!——”

    “苏姐姐,你一个人……”慕容樱担心苏佳一个人深陷包围,虽然萧天对她讲过曾经苏佳陵关城的“壮举”,但要真的一人对付千军包围,仔细想来就有后怕,慕容樱还是放心不下。

    而蒙元士兵这边已经越靠越近,马上就要伏近阶梯口,到时候想要下楼找地牢入口的机会都难。

    “走啊——”苏佳最后说了一句,然后扭头便朝敌军人群中拔刀而去。

    危急时刻,慕容飞信任苏佳,毫不犹豫拉住慕容樱的手,利索道:“这里交给苏姑娘了,我们下去——”

    “苏姐姐——”慕容樱还在呼喊,却被自己的哥哥一把拉向阶梯方向。

    “别让他们跑了——”看见慕容兄妹的动向,一部分的士兵往阶梯口的位置堵了上去。

    “闪开,你们这些杂货——”慕容飞怒吼一声,手中长剑凌然一削,青光落羽般闪过,还为站稳的蒙元士兵众人,被慕容飞的剑气一招逼退。有的甚至拥挤踉跄摔下城楼……

    “好了,走——”慕容飞牵着妹妹的手。二人齐身轻功而下,趁着士兵摔倒无以顾及的短暂一刻,二人迅速消失在了黑暗下的城楼……

    “人呢?跑哪儿去了——”等阶梯口领队的士兵回过神来,慕容兄妹二人早已没了身影,加上城楼上下光暗的差异,以及苏佳在城楼上的明目张胆吸引注意。便是更加没人去顾及城楼下的状况。

    果然。苏佳在楼上高调行事,所有的守卫全部围拥了上来。苏佳眼神一定,手中鬼刀迅影一现,麻利解决掉前排的士卒两人,苏佳一个踏步,踩着二人还未倒下的尸体,脚力一瞪,高高跃起,轻功直接飞向了城楼的屋顶。

    “贼人跑到屋顶上了。快抓住他——”士兵的领队还在叫唤。由于罗牧将军此时并不在城防之上,加上城楼守备的松懈,因此士兵的围拥缉拿并未显得有秩序。

    苏佳身着夜行衣立然城楼,借着夜色蒙住脸面。注视着楼下包围凌乱的蒙元众士,心中暗暗躁动:“好久没对付这么多敌人,有些不太适应,还是给樱妹和慕容大哥争取时间为妙……”

    想罢,苏佳也不动了,就牢牢地站在楼房檐顶,注视楼下蠢蠢欲动的士兵。等候他们攀爬上来。

    楼檐屋顶很高,苏佳是能凭借轻功一跃而上,但楼下的蒙元众士就不行了。眼下只有苏佳一个“夜贼”,想要围堵将其逮捕,士兵必须沿楼攀爬。果然,一些壮胆的士兵开始搭起人梯,一个接一个往城楼四周攀岩而上,借以高势包围苏佳,毕竟高地遭困难以逃脱。

    但也正是这么麻烦,为慕容兄妹二人寻找秦羽争取了大量的时间,苏佳的目的也达到了。加上苏佳轻功身手了得,上来的士兵还未成群,苏佳便可一一击退,这样更是让守城的士兵焦急万分……

    “动作快点,一个个跟蜗牛似的,快给我抓住他——”眼见着手下士兵攀爬迟缓,楼上的苏佳又像是以逸待劳,楼下的士兵领队气得怒声斥责。

    苏佳看着楼下笨手笨脚的敌军,暗暗笑道:“就凭你们想抓住我,等一百年吧……”

    楼下的士兵还在攀爬,终于四面檐角方向有陆陆续续的敌军上了屋顶。

    苏佳余光一扫,“灵燕飞身”即过,还没等上来的士兵站稳,一脚便是朝敌军胸前而去。

    “啊——”紧跟着就是一道惨叫。苏佳的力道也不小,一脚不但踢飞敌军,还将其踢出了城楼,士兵直接从城楼处摔下,摔得血肉模糊。

    没完,苏佳脚踢过后,借其反冲之力,以其迅影身法,沿边划落四个角落,对待爬上的蒙元士兵,就是重重一脚。首当其冲的蒙元士兵全都正中脚法,无一幸免,不但自己被踢下城楼,更是干扰了后继而上的士兵。可没有上乘的轻功,想要抓住苏佳,只能爬楼而上,苏佳在楼檐上以其地势之优,可够与敌军众士周旋一晚……

    “废物,都是一群废物——”守军的领队有些怒不可遏,眼见着整支部队被一个小贼耍的团团转,面子丢尽不说,更是无能将其就地正法,索性恼怒道,“放箭!——给我把他射成蜂窝!”

    守卫接到命令,弓箭士兵即刻整装待命,目标全然指向楼顶的苏佳。

    “哼,被逼急了是吗……”苏佳看着楼下的异动,先是暗暗一笑,无意中余光一瞟,却见沂州城中某处,火光冲天、浓烟滚滚——那是被放火烧毁的秦家大院,只是外人并不知道,苏佳心中忽起不好预感,“那边的大火是怎么回事,总感觉不太妙……还有,现在两军对峙紧张,为什么今晚城中的守卫如此松懈,不但秩序紊乱,更是没有见到主将罗牧,难道那边的大火会是……”

    没等苏佳想明白,夜空中已经飞现扑天的箭雨。苏佳当然不怕,对付这些杂乱无章的士兵,根本无需花太多心。只见苏佳抬头凝视,手中鬼刀凌然而过,一道凄厉鬼啸冲天而去,之将空中的箭矢斩成四分五裂。

    “继续放箭——”楼下的领队还不罢休,认为苏佳只身一人敢在这里“叫嚣”。必死无疑,于是继续怂使手下向其发难。

    “没时间继续呆在这里……”苏佳感受到了沂州城的异样。心中暗定道,“樱妹和慕容大哥应该到了地牢,我得想办法先甩开这些家伙,然后他们会和……”

    说完,苏佳翻身腾跃而上,“断魂刀法”自天宇而下。呼鸣而来。如同破天的雷闪,横空而出。一一截下飞来的箭矢,面对楼下手忙脚乱的蒙元士兵,苏佳“破空斩”急行而下,纵然深入,杀出一条血路,鬼影刀光直将周遭的士兵冲得人仰马翻、血肉横流。“啊——啊……”断魂刀法鬼影弑命,死伤中不断传出士兵的惨叫,随看不清黑夜下苏佳的面容。但眼见其闻风丧胆的“神刀鬼影”,苏佳如同地狱而来的杀手,众人逡巡不敢上前……

    “就是现在——”苏佳三招两式震慑住了敌军,心中一定。趁着敌军发寒的空隙,找准城下另一空地,“灵燕飞身”轻功而下,瞬间摆脱了蒙元士兵的包围。

    虽然惊魂未定,但毕竟是贼人闯城,而且身手不凡,城中守卫一定不能放其入城。说什么也要将其就地正法。于是苏佳翻身下楼后,城上的守卫重新集结,匆匆跑下城楼,手提枪矛便朝苏佳的方向追去。

    “别让贼人跑了,给我追——”领队的士兵嘶吼着喊道,吩咐守卫士兵紧咬不放。但苏佳的身法奇快,常人难以追及,绕过了城下几道小巷,很快便把敌人耍得眼花缭乱……

    “来吧,来吧,姑奶奶今天有时间陪你们耗……”苏佳一脸从容的姿态,虽然对沂州城的大火深感担忧,但对付这些“杂鱼”,苏佳完全不屑一顾。

    更关键的,全然吸引敌军的注意,已经为慕容兄妹二人争取了足够的时间,简单算来,二人应该是已经找到了城中地牢的入口……

    沂州城的地牢就设在城下关口某处,由于现在处于御敌备态,精良士兵大多集中于城楼守卫,这里则较之松懈许多;加上王氏父子歹毒灭门之计,料想不会有人来救秦羽,因此将秦羽打入地牢后,也没有做过多森严的戒备;而苏佳在城楼上的‘明目张胆’,更是吸引了几乎全城的守卫,地牢这里反倒空虚,给慕容兄妹二人创造潜入良机……

    “前面应该就是地牢了,三三两两的狱卒会从门口出入……”慕容飞和慕容樱已经顺利找到了地牢入口,但兄妹二人不敢硬闯,而是躲在一旁的黑暗角落,毕竟他们不清楚地牢内部的守卫情况。

    “现在怎么办……”慕容樱也悄声问道。

    “别着急啊,再等等吧……”慕容飞想不出好办法,只能见机行事。

    “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慕容樱倒是有些心急了,不但担心苏佳拖住敌军的安危,自己则是更像快点见到秦羽——如果秦羽真的被打入地牢,秦羽伤势又未痊愈,慕容樱不自觉地担心起来……

    正说着,地牢门口的侍卫有了状况——从城楼方向匆匆跑来两个士兵,地牢门前不由分说道:“不好了不好了,城中有贼人闯入,不但只身一人杀了数十弟兄,还潜入城中了,我们快点去帮忙——”

    守卫有些犹豫道:“可是地牢这边怎么办?”

    “秦羽以死罪打入地牢,城中又没有权重亲友,他已经必死无疑……”通报的士兵继续道,“现在更关键的是抓住那个贼人——那贼人武功高强,不但杀了手下弟兄,还能轻易逃脱我军包围……现在罗牧将军在太守大人那里,要是在他回来之前没有抓住贼人,那我们可有好果子吃!”

    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地牢门口的守卫不由分说,点头便和通报士兵一起,往城中的方向赶去……

    而双方的对话,慕容兄妹二人也是暗中听得清清楚楚,他们也确定了秦羽的确被关押在地牢下面;而且正如陆菁之前猜测,秦羽战败、损兵折将,城中太守将以死罪处决。

    “不好了,秦大哥有危险……”慕容樱又开始担心道。

    “你那么担心他——干什么……”慕容飞不好气地问道。

    慕容樱来不及回答哥哥的问话,眼见地牢守卫空虚,正是潜入的良机,随即使了使眼神道:“哥,现在是好机会,我们冲进去……”

    慕容飞点了点头,事关轻重他还是明了的。于是眼见着地牢守卫空虚一段,兄妹二人踏着轻功悄悄钻进了地牢入口……

    然而地牢下面也是极为阴森,时不时传来阴湿和恶臭,让人难以哧鼻。本来是想趁着空虚潜入牢里,快点找到秦羽,然而二人想错了,甚至有些后悔——地牢里面的守卫已然很多,不但个个全副武装,而且地牢路段很窄、层层把关,兄妹二人穿着夜行衣潜入,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糟了,还是进不去……”慕容飞有些慌了,“不行,我们先出去,硬闯只会深陷其中……”

    然而慕容樱似乎并不打算离开,心想“开弓没有回头箭”,纵使深陷陷阱,自己也要救秦羽出去。“我们不能走,我要找到秦大哥……”慕容樱声音不大,但语气坚定。

    “你疯了……”慕容飞听到妹妹的决定,瞪眼诧异道。

    “咚咚……”然而二人还没来得及高兴,背后却传出了敌军士兵的响动。

    “糟了,他们把我们的退路封了,门口出不去了……”慕容飞猜到了地牢门口一定是换岗的士兵到位,心中一惊。

    慕容樱坚定了眼神,侧眼望着哥哥道:“哥,我长这么大,第一次恳切求你……请你答应我一次,让我救出秦大哥,好吗……”

    看着慕容樱从未有过的请求目光,慕容飞这个做哥哥的,心中一颤——从小打到,慕容家的主见都是“慕容四少”所得,慕容樱这个做妹妹的从未有过自由和选择……结果家庭矛盾爆发,兄妹二人北上疆场相依为命,为了照顾妹妹安危,慕容飞这个做哥哥的也是操碎了心……然而这是第一次,不是在家,而是在外,妹妹主动请求自己,是在如此危险的境地,尽管担心她的安危,但慕容飞更想要的,是要给她一次选择和主见……

    “好……”慕容飞也不知道,自己是报怎样的心态说出这局肯定的答复。

    “谢谢哥……”慕容樱眼角都快渗出泪水,这个从小对内孤冷、对外不屈的女孩儿,第一次在亲人面前流下柔情泪水……

    “什么人?竟敢擅闯城府地牢——”完了,因为兄妹二人的踌躇,结果巡牢的守卫发现了身着黑衣人、站在楼梯口的兄妹二人。

    “不好,被发现了,现在连退都退不了了……”慕容飞暗暗说道,但是他并不后悔。

    “把地牢的门口堵死,别让这两个贼人跑了——”狱卒长扯嗓发话道,在封闭的地牢内,声音极为洪亮。

    慕容樱有些茫然不知所措,只是一心系着找到秦羽并救其出去,却是没想好突发情况的应变。

    关键时刻,慕容飞拔剑毅然决然道:“妹,你看地牢前面有两条岔道——我们二人兵分行动,谁先找到秦羽的位置,就及时过来通报汇合——”

    “好——”慕容樱擦干眼泪,也收回了犹豫,眼神渐而坚定。

    “我先去了——”为了替妹妹吸引大部敌军的注意,慕容飞手持长剑,往右侧的岔道冲阵而去,很快便和守卫的狱卒缠斗在了一块儿。

    因为身着夜行衣,所以慕容樱今晚并没有带自己善用的红缨枪。从腰间拔出短剑,慕容樱也奋不顾身朝左侧岔道奔袭而去。

    “呀——”慕容樱冲入敌阵,不断挥舞短剑与蒙元狱卒搏斗的同时,还不断呼喊着秦羽,“秦大哥,你在哪儿——”

    可是人群渐渐将慕容樱团团包围,狭窄的地牢通道,慕容樱单枪匹马越陷越深……

    “秦大哥,你在哪儿……”熟悉的称呼,担心的呼喊,时不时传入秦羽的耳中。然而秦羽此时却依旧被仅仅锁在铁炉之上,两眼紧闭,并未觉醒……(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