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二十五章 灭顶之灾 下
    //王宣王信父子,就这样如同恶狼一般,虎视眈眈地望着秦家众人,眼神如同冰冷的芒刺,让人心寒至极。而身后的铁甲步骑又如同见血的獠牙,将秦家大院团团围住的军队,似乎想要一口将其嗜血吞并。

    //“你说秦家人谋反?”秦世同露出惊异的眼神,转而质问道,“我们秦家世世代代忠心朝廷,祖先‘神力将军’秦守越更是朝廷的忠臣良将。秦家后世不予朝政、归隐罢权,安享平民之乐,何来的谋反之意?”

    //“是吗……”王信又露出了狡黠的笑容,“振振有词”道,“你儿子秦羽在外谋反,勾结反贼朱元璋,率城中精骑深入敌军虎穴,实为叛军投降,其罪当诛!”

    //“证据确凿,更有随征士兵作证——”罗牧这时也不忘火上浇油,从王宣王信父子二人身边走过,眼神歹毒道,“现人证物证俱在,尔等秦家不守朝廷忠良之道,理应受诛罪刑罚,罪将秦羽更是被打入地牢,明日午时,楼门斩首!”

    //“斩首”一句如同当头棒喝,秦世同听完,脑溢充血、眼前发黑,差点没有站稳。

    //“老爷——”朱须聪及其手下所见,急忙上前搀扶。好在秦世同也算镇定清醒,想到这些无非都是王宣王信父子二人强加之罪,秦世同支撑着站直,朝王宣王信及罗牧投去愤恨的目光。

    //王宣这边不等事发。上前两步,随即朝秦世同冷笑道:“按蒙元律法,世家之人乃其忠臣后代,若有叛敌重罪之行,其当诛灭三族,查封先皇俸禄所赐!”

    //此令如同晴天霹雳。让秦家众人顿时陷入无以复身之地狱深渊。看着大院外满目铁蹄的蒙元军队,秦世同完全明白了,王宣王信父子等人,打从一开始便是觊觎秦家人的遗产,借以其子秦羽“叛敌”为由,不惜违君圣上,以狠毒阴谋诛灭其族。

    //“你们真卑鄙……”秦世同知道自己死期将至,秦家上下难以逃生,有心无力的他冲王宣王信父子投去血海深仇的目光。心中毒誓即使做鬼,也不会放过王氏父子。

    //“你们这群狗贼——”而在秦世同身旁的朱须聪忍不了了,临死当头什么也不顾了,拔刀大声斥问道,“王宣王信你们这对狗父子,贪赃枉法,为求利益不择手段——之前‘北原五侠’之死,就是你们勾结察台逆党所致。如今又来陷害秦家……”

    //“哼,现在懂了……晚了——今天你们都得死!”提到“北原五侠之死”一事。王信阴冷一笑。

    //“我要杀了你们——”朱须聪怒吼一声,提刀便朝王宣王信父子二人冲去。

    //“嗖——”一支箭矢飞过……

    //“啊——”朱须聪腰间正中一箭,鲜血直流,强烈的疼痛、冰冷的刺骨,迫使自己停止了脚步。

    //但朱须聪没有放弃,一手撑腰。一手持刀撑地,两眼怒视着眼前的“恶魔”,强忍着站起狂怒一声,继续提刀而上。

    //“嗖嗖嗖嗖嗖——”紧接着便是无数的箭矢……

    //这一次朱须聪没有叫声,但是飞来的箭矢几乎全部命中——朱须聪顿时身受万箭穿心。惨死当场;虽然临死未有出声,但他持刀的手始终没有掉落,眼神依旧是视恶如仇地望着王宣王信父子二人。

    //朱须聪还是死了……

    //“王宣王信,你们这对狗父子,朱元璋领兵北上,你们不会有好下场的——”秦世同知道死之将至,索性不顾一切朝王氏父子发出毒咒。

    //“有没有好下场,你今天都活不了……传令,全军得令,诛杀秦氏族人,烧毁秦家大院!”王宣眼神即变,冲秦世同及秦家上上下下百口人投去狠毒目光。这个目光,秦家众人黄泉路前,一定都不会忘……

    //“嗖嗖嗖嗖嗖嗖嗖——”眼前即下漫天箭雨……

    //“啊——啊——啊——啊……”凄惨声、哭叫声,在地狱深渊前徘徊不止……

    //“你们不得好死——不得好死!——”这是秦世同临死前最后的一句愤吼……

    //“放火——”火箭手也是早已戒备,将秦家大院团团围住,杀死秦家上下百口、夺取先皇赐奉秦家遗物后,王宣命罗牧手下军队放火烧院……

    //熊熊大火笼罩着整个秦家大院,滚滚浓烟自沂州城中徐徐而上,带着无数冤魂与亡灵,充满恨意地离开这片罪恶的城关……

    //大火久久不灭,一直烧到夜里……

    //天色即暗,而被关押在地牢里的秦羽此时却是浑然不知……

    //“爹……爹……”百般的伤痛和疲劳睡意中,秦羽感受到了一股带血的刺痛,直刺心头。

    //“爹……爹——”秦羽最后大叫一声,一种可怕的预感让自己惊醒。

    //然而醒来并无好受,虽然自己霸王啸天甲披身,和白日里没有区别,但此时此刻自己却是被数层铁链牢牢锁在了铁炉之上。四周时不时传来惊悚的尖叫,满地的湿臭更是让自己难以哧鼻。醒来一片黑暗,身前又有士卒监守——秦羽明白了,自己是被押进了地牢。

    //“哟,我们的秦将军醒了——”守门的两个士兵听到了动静,转头一望被五花大绑锁在铁炉上的秦羽,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王宣王信这对狗父子,还有罗牧,居然欺骗我……”秦羽被锁住手腕的两手紧紧握拳,想要努力挣脱却是难以施力。秦羽愤恨咬牙道,“他害死了那么多的弟兄,还诽谤置我于诛罪死地,究竟有何企图?快放开我,我要杀了罗牧,我要杀了王宣王信这对狗父子!”一边说着。秦羽被锁的手还仅仅敲打背后的铁炉,发出令人发怵的震响。

    //“你的银枪就在这里,有本事就来拿啊——”士兵还在不断挑衅,一手拿着扣下的秦羽的银枪,一边笑望着道,“我们知道你是‘神力将军’,力大无穷,所以用了十层铁链把你牢牢锁住……现在的你什么都不是,也什么都做不了。就等着明日午时楼门斩首好了……哦对了,罗将军还说,要在秦将军你死之前,让你看一样有趣的东西,哼哼哼哼……”

    //“罗牧这个畜生,这个败类,有本事放我出来,我要把他碎尸万段!”秦羽还在奋力挣扎。被锁住的双手还在不断敲打背后的铁炉,地牢里无间断地传出震耳欲聋的击打。

    //要不是天生神力。被十层锁链束缚,还能发出如此震响,可见其力道之威。地牢里看守的狱卒也不禁发出阵阵颤抖,监守秦羽的士兵甚至都不敢正眼去看秦羽愤怒的表情,被秦羽的“敲打”和怒视吓怕了。

    //“好可怕,真不愧是天生神力……”手持秦羽银枪的士兵掂量了一下银枪的重量。颤颤有辞道,“这银枪可真是重,怪不得天生神力……幸好把他牢牢锁在这里,否则还真不知道有多危险……”

    //“放开我——放开我——我要杀光你们!——”秦羽越说越凶,如同发狂的野兽一般。可十层铁链坚固难破。纵使秦羽力惊天人,也难以仅靠臂力将其挣断。愈久之下,秦羽的力道越来越小,加上身上本未伤愈的血痛,肉体和精神的摧残不断折磨着秦羽的意志,直到没了力气,秦羽放弃了挣扎……

    //“哼,死到临头还这么乖张……不过这力道,也真的太可怕了,这种祸根,趁早杀了最好……”目睹如同野兽发狂的秦羽一幕,监守的狱卒惊魂未定道。

    //另一名狱卒也颤颤道:“别急,他命之归矣……等到了明日午时楼门斩首,看他还有何等能耐反抗……”

    //在狱卒的冷冷诡笑中,因为伤痛和疲累,秦羽再一次昏迷了过去……

    //天色已黑,沂州城秦家的熊熊大火也已烧了大半……

    //诛灭了秦家,王宣王信父子还沉浸在用计夺得秦家遗产的“喜悦”中,并没有回到府上。罗牧将军也在一起,他也是害死秦家的共犯,王氏父子贪赃,他自然也少不了份。而城中报告今晚敌军并未有进犯动向,因此今晚城楼的戒备十分松散……

    //而正是今晚,沂州城楼之下,隐隐而至三个黑影……

    //“小声点,别惊动了楼上的士兵……”说话的人是苏佳,此三人正是今晚按计行动的苏佳、慕容飞和慕容樱三人。三人身着夜行衣偷偷潜至沂州城关之下,为了避免楼上士兵的觉察,三人施展轻功靠近城墙后,贴身在城墙脚底横行。

    //“我看今晚他们防备挺松懈的,没事儿……”慕容飞倒是一脸自信,从容说道。

    //“防备松懈是一回事,但士兵人数摆在那里……”苏佳依旧是保持谨慎道,“一旦打草惊蛇,在城下让他们察觉,一应百呼全军出动,那别说是潜入城内,逃跑恐怕都是难题……”

    //“没关系,我把秦大哥的战马带来了,就拴在对面的丛林处……”慕容樱跟上道,“一旦有难,我们之中就有人能及时脱身,然后回营通报……”

    //“你把那家伙的马带来干什么?”慕容飞听了,不好气反问道,“那家伙的马在自己营中时就闹不消停,你还把他带到敌军这里,不怕惊动了守城的侍卫?”

    //“要你管——我又没有把他带到城池这里,怕什么……”慕容樱也低眼回应道。

    //“好了,小声点儿,我们要开始翻墙了,行动警觉点……”苏佳又冲兄妹二人提醒了一句,然后给二人没人四只木屐。

    //“这是什么?”慕容飞拿着木屐,悄声问道。

    //“阿天发明的木屐。可以吸附墙壁……”苏佳悄言回答道,“因为晚上翻越城墙,用绳索难免会让敌军发觉……用这种木屐攀爬城墙,不带声响,敌军一定不会察觉……”

    //“真的管用吗?”。慕容飞疑声道,“而且。这玩意儿要怎么弄……”

    //苏佳二话不说,手脚套上了木屐,然后率先攀爬墙体而去。木屐的底部呈细碎密麻的尖刺状,稍加施力便能嵌入土石墙中,到达吸附墙壁的作用。苏佳四肢攀附墙体而上,不但坚稳牢固、行动灵活,而且不发声响。

    //“好像真管用,萧大哥可真是天才,我也试试……”慕容樱很是兴奋。索性自己也学起苏佳的模样,四肢套上木屐,攀爬墙体而上。

    //“小心点……”慕容飞眼见着两个姑娘家先上了,自己可不能落后。说好要来照顾妹妹安全的,自己这个做哥哥的可不能让女孩子家先去冒险。

    //慕容飞也穿上木屐,跟着攀爬城墙而上。于是黑暗夜幕下,三人如同壁虎一样,正缓缓从城墙底往强楼高出攀爬……

    //慕容飞身为唯一的男人。保护女孩子义不容辞。于是他快速爬到了慕容樱身边,想要照顾她的安全。慕容樱倒是无所谓。争强好胜的她今晚其实是想急于见到秦羽。

    //而当慕容飞想要攀附靠近苏佳,却是让他跌了眼睛——苏佳的速度比慕容樱还要快,似乎比慕容樱还要心急。慕容飞心中暗暗道:“苏姑娘到底是何许人,长那么漂亮,却一点不像个女孩子……”

    //苏佳没心情管兄妹二人的“闲扯”,谨慎习惯的她。时刻保持着高度警惕。孤身陷入危境,正如慕容樱所说,苏佳最有经验,她之所以爬那么快,也是为了先身观测敌情……

    //苏佳最先爬到了城楼沿口……

    //苏佳没有急于翻墙。全身置于沿楼之下,苏佳先是一手缓缓攀附在沿楼边口,确定没有守卫发觉,才慢慢攀附上另一只手。

    //慢慢地,等待了很久没有动静,以及慕容兄妹二人跟了上来,苏佳回头悄声道:“先别动……我先上去看看……等我上去行动后,紧紧跟着我……”

    //慕容兄妹二人点了点头……

    //确定好了计划,苏佳缓缓抬起头,由额头至眼角徐徐而上……没有敌军注意,苏佳确定了——再次支身爬上,环顾一下四周,自己的身位正好在两名看守士兵把守岗位的中间,非常幸运;加上自己又是身着夜行衣,爬起时正好没被发现……

    //“好机会……”苏佳心中暗暗一句。

    //苏佳没有低头,朝下方的慕容兄妹做出行动的手势。兄妹二人点头会意,准备紧跟苏佳而上……

    //“嗯?”守卫士兵身旁有了动静。

    //“什么人?”另一士兵刚想问话,身着夜行衣的苏佳已经翻身而上。

    //苏佳解下四肢上的木屐,暗器一般便朝发觉的士兵脸上掷去。追风派的暗器手法也不差,苏佳的木屐干净利落地将身旁的士兵击晕在地。

    //轻松解决了墙沿守卫,慕容飞和慕容樱二人也翻上了墙。但贸然出击总归还是引起了惊动,加上刚才守卫士兵的喊叫。不过已经无所谓,三人已经成功翻越城墙,接下来只要与敌军纠缠中摆脱围攻,设法潜入地牢即可。

    //“按菁妹所说,秦羽很有可能被敌军押入了地牢……”苏佳即刻示意慕容兄妹二人道,“你们两个去找地牢的位置,这里我吸引敌军注意——”

    //“你一个人?能行吗——”兄妹二人都觉得苏佳的话不可思议,担心问道。

    //“我不要紧,只不过是拖延时间罢了……关键是你们,我替你们诱敌,你们一定要尽早找到秦羽的位置——”苏佳义不容辞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