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二十四章 灭顶之灾 上
    后营马棚处……

    “给我老实点——”远远就能听到慕容飞的牢骚声,正如赵子川和南宫俊二人所言,现在是慕容飞在帮忙驯服秦羽的战马“银玉麒麟”。

    “吁——吁——”可事情依旧是不太顺利,“麒麟”像是发疯一般,不但视周围旁人为敌,还不知疲倦地乱蹬践踏,慕容飞这样的力将难驯不说,已经有很多帮忙的士兵也因此而受到蹄踏伤害波及。

    慕容飞一手扯着缰绳,一脚抵住围栏,想要尽力让战马安静下来。可谁知“麒麟”像是使不完的力,偏偏又是耐久上好的良骑,慕容飞这样的武林高手,使出全力也是难以驯服,反倒是自己被“麒麟”折腾得死去活来……

    “我——”慕容飞一个不注意,胸前被马蹄狠狠一瞪,整个人被踢飞数丈远。慕容飞一脸气愤地从地上爬起,不顾周围士兵的搀扶,拔剑对准“战马”,愤恨道,“你这头畜生真是倔,就跟秦羽一样……再敢乱动,信不信我一剑劈了你!”

    “吁——”“麒麟”还是一脸不屑地长扬一声,不但没有正脸去望慕容飞,眼神中还充满了凶光,铁蹄跃跃欲试,把身旁还想一拥而上的士兵吓得六魂无主。

    慕容飞再也受不了了,既受不了刚才一匹马对自己的羞辱,又受不了“麒麟”在营中“乱吼乱叫”,反正都是敌人的坐骑,既然不用,杀了便是。于是慕容飞提剑向前道:“一头畜生这么犟?想死还不容易。杀不了秦羽,我慕容飞未必还杀不了你?”说着。长剑的剑锋已经直指“麒麟”的身侧。

    “住手——”突然,从营侧传来了慕容樱的阻止。闻讯赶来的慕容樱。本想要亲自解决这一难题,结果刚一赶到,竟看到这样的一幕。要不是自己来得及时,自己的哥哥可能就真动手了。

    “樱妹?”慕容飞见了,稍稍收回了剑,不禁问道,“你来这里干什么,不是在后营疗伤的吗?今晚有危险任务,你还不趁机会赶紧养养脚……”

    “你们这群大男人一个个笨手笨脚。我和苏姐姐她们』∽』∽,怎么放心的下?”慕容樱也不禁调侃了一句,随即向前一步道,“放心吧,我的脚已经没事了,倒是哥你,不是陪子川兄弟他们驯马的吗,怎么气得要拔剑?”

    慕容飞嘴角一歪,一脸不悦地望着“麒麟”,不好气道:“你不知道。这秦羽的战马脾气和他本人一样,又倔又犟,偏偏耐力还这么强——我们留着这头畜生干嘛?又不是我们的……说不管他吧,又整日没完没了地四处乱啼。要我说不如干脆点,杀了他算了。反正我们迟早还要再和秦羽碰面,到时候新账老账一起算。省得麻烦……”

    “你再胡说些什么?打了一天的仗,脑子坏了……”慕容樱不禁调侃一句。随后放下了慕容飞的剑,然后径直便朝“麒麟”方向走去。

    “喂。樱妹,你干什么?”慕容飞看着妹妹前去的方向,担心喊道。

    “驯服马喽——”慕容樱回头撇笑道,“你们大男人笨手笨脚,这点事儿都办不好,当然得我亲自出马才行……”

    可慕容飞还是不放心,继续喊道:“喂,那匹马凶得很呢,樱妹你的脚刚好,不可以……”

    “没事儿,和你们比起来,我更了解秦羽,当然也更了解他的战马……”慕容樱摆了摆手,头也没回地走近了马鹏。

    可慕容飞依旧不放心,刚想要上前阻止,却被身后的苏佳拦住了:“就让樱妹去吧,她说的没错,比起我们,她是最了解秦羽的……”

    “可是……”慕容飞见一向冷静的苏佳都这么说,也开始有些犹豫起来。

    “而且我觉得,樱妹有句话说的没错……”苏佳突然冷眼一闭,撇头道,“你们男人真的不可靠……”说完这句,苏佳扭头便走。

    慕容飞见了,眼神一低,心中暗道:“喂,苏姑娘你性格也太冷了吧,真不知道萧兄弟跟你这么久,每天是怎么熬过来的……”

    赵子川和南宫俊也很信任慕容樱——其实是没面子——所以都同意慕容樱前去。不过“麒麟”疯癫是事实,慕容樱只身过去显然有危险,二人还是朝慕容樱投去担心的眼神。

    作为哥哥的慕容飞更不用说,眼神一直没离开妹妹的视线……

    “呼——”“麒麟”还是和之前一样,面对陌生人的靠近,“麒麟”眼神里都显示出了敌意,马蹄跃跃欲试的同时,发出让人胆寒的呼声,似乎下一刻就会迸发前蹄。

    其实慕容樱也是很紧张的,她没有把握是否能真的驯服“麒麟”,只是秦羽临走前交代给自己的嘱咐及驯马的方法,相信秦羽的慕容樱还是愿意赌一把……

    “别怕,我没有恶意……”慕容樱轻轻朝“麒麟”暖言一句,虽然知道“麒麟”听不懂,但也算是对自己暗自的鼓劲。

    出人意料的是,慕容樱的愈加靠近,“麒麟”不但没有“发狂”,眼神中的杀气反倒是越来越少。就像是闻到了主人的气息一般,从慕容樱的身上,“麒麟”似乎是闻到了秦羽的味道。

    果然,“麒麟”最终完全失去了“火气”,心平气和地正视慕容樱的到来。慕容樱见大事几成,微微一笑,随即用手在鬃毛下部三寸的地方,轻轻地柔抚。

    “秦大哥说的这里,麒麟最喜欢被照顾的方法……”慕容樱心中一边默念着,一边用手在马背鬃毛下顺抚……

    看着慕容樱的一举一动,以及“麒麟”的配合无隙,众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不过看着慕容樱纯属有秩的动作,加上“麒麟”的不再乖张。众人的信心也是越来越大……

    “还有这里……”慕容樱继续默念着,用脚轻轻踢了踢“麒麟”有些凹凸陷入的马蹄。“麒麟有时蹬蹄发脾气,可能是因为铁蹄的不适。秦大哥是这么说的……”

    果然,因为刚才乱蹬乱踢,铁蹄的变形让“麒麟”的心情愈加焦躁,所以之前众人驯马几为恶性循环;而慕容樱这一次的点到疗效,算是让“麒麟”完全消掉了脾气,不仅如此,“麒麟”还用亲昵的眼光望着慕容樱,并在慕容樱的右手心上舔了舔。

    “呵呵……”慕容樱感觉手心痒痒的,露出纯真的笑容。亲昵相处的同时,慕容樱打从心底对秦羽有着无尽的谢意甚至是爱意……

    慕容樱成功了,而周围的一旁大男人全都傻眼了。尤其是慕容飞,他愈加觉得自己这个脾气无常的哥哥,越来越不如这个性格不同以往、大有改观的妹妹。

    “看来樱妹确实比我们懂……”赵子川也在一旁笑道,“以后这匹麒麟就交给樱妹抚养好了,有樱妹在,他才能安心,我们也才能安心……”

    南宫俊却不放过机会。趁机调侃道:“是呀,看来女人才是真正懂马的……不然嫂子能把枣红马训得这么好,你这个做丈夫的连老婆的坐骑都骑不上……”

    “不黑我你会死啊?”赵子川知道南宫俊又在挖苦自己,回头驳了一句。

    “哼。反正事实也证明了一点——你们男人不可靠……”苏佳也笑着道,“我原来以为只有阿天是这样,现在看来。全天下的男人都一样……”

    “你又说我什么坏话?”然而话音刚落,苏佳背后却传出了萧天的耷拉声。

    “你什么时候来的?一声不吭地出现在我背后。吓我一跳——”苏佳也是惊醒回头,正看见萧天一脸不悦地望着自己。

    “佳儿你刚才说我什么。又在背后说我坏话……”萧天眼神一低,“质问”起苏佳道。

    “说你们男人没用呗……”苏佳见着萧天滑稽的表情,索性也开起玩笑来,“再说了,阿天你还不是一样,动不动就把我们原来的事情告诉别人……我一个人在陵关城的危险经历,是不是你告诉的樱妹?要不是你这张嘴皮子管不住,我才不会被菁妹安排今晚的行动……”苏佳也不甘心今天被任命的事情,反过来冲萧天发起了“脾气”。

    “所以我也来帮你们想办法了,结果一来就听到‘坏话’,好心当成驴肝肺……”萧天自嘲了一句,随即将手中的几块木屐般的东西丢到了苏佳面前。

    “这是什么?”苏佳望着地上奇形怪状的木屐,不禁问道。

    “我替你们做的,留着今晚用……”萧天捡起一块木屐,转而一笑道,“这是我用机关术发明的木屐,鞋底的锯齿呈碎沫尖刺状,能牢牢吸附土石强之内的墙壁,借以爬行翻墙……今晚既是要入城,想要潜入城内可没那么简单。这些个木屐,算是帮你们入行……”

    “哼,这倒像是有点用,谢喽……”苏佳用手比划了一下木屐,莞尔一笑。

    玩笑归玩笑,萧天心中似乎还会放不下苏佳,这次的任务可以说是事到突然,萧天依旧不放心道:“佳儿,今天晚上的行动,你可要万分小心……”

    见到萧天的百般关心,苏佳自然是欣慰。苏佳轻轻一笑,投去安慰的目光道:“你不用担心,我不会有事的……再说了,陵关城的危机我都能挺过,这次潜入沂州城还多了人手,不会有事的……而且阿天你还精心帮我们做了翻越城墙的木屐,说明你已经很信任我们了不是吗?”

    苏佳说的没错,萧天听完,仔细想想一路上二人已经经历了这么多的磨难,彼此经验能力成长的同时,也互相增加了彼此的信任,就算是只身面对千难险阻,也能相信彼此能够逢凶化吉。而随着二人的经历愈增,这种信念也是愈加坚定。

    “我知道了,佳儿,我相信你,你也一定要小心……”萧天最后冲苏佳投去了信任的目光。

    “哼……”苏佳也是微微一笑,面容迷人至极……

    沂州城内……

    天色渐暗,乌云压境,整座沂州城陷入了一片阴郁和昏暗。“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整齐而错落的兵阵步伐,从城中的大街小巷传开,无数的铁甲步骑,正朝城中的一个方向集中而去……

    “让开让开,官府办案——”前方的士兵不断怂恿着道路两侧的平民百姓,来不及闪躲的平民,甚至被前方的官兵一把推倒在地。

    “啊——啊……”大街小巷顿时陷入一片混乱,城中百姓开始四下逃窜,摆摊的商人甚至都不顾街上的摊位商品,有的甚至被赶道的官兵一脚踢倒或是掀翻。

    其实今天官府查办的案件与平民百姓无关,但如此强大的军阵包围,城中百姓更是从未有见。加之沂州官府向来肆无忌惮,王宣王信父子更是屡行暴政,他们的手段城中百姓也是见过的,之前“北原五侠”沂州暴动一事,就是最好的例证……

    城中的军队是由沂州城的守军抽调而出,太守王宣王信父子也随同主将罗牧亲在,看来此案并不简单,关系朝中安乱。而四面八法赶来的军队,目的地似乎只有一处——秦家大院,无数涌动的军队将秦家大院重重包围,更有火箭手在院外拉弓待命,看样子来者不善……

    “老爷,不好了——”秦家大院内,秦家人也才刚刚得到这个消息,秦羽的父亲秦世同还在正厅处理要事,管事的朱须聪正好得到消息,从厅外疾跑而来。

    “外面声响躁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听到了街上的嘈杂躁动,秦世同也坐不住了,起身询问道。

    “大事不好了——”朱须聪匆忙应道,“朝廷的军队……朝廷的人马把秦家大院团团包围,而且举以施压之行,不知何意?”

    “快随我去看看——”秦世同似乎是意识到了事情不对,即可匆忙放下手中的活,随同朱须聪和手下壮士十名一起,前往正门一开……

    “砰——”秦家大院的户门被蒙元官兵一脚踢开。

    “诶,你们干什么……啊——”守门的仆人害怕得想要一问究竟,结果却被守卫的士兵张弓搭箭穿心而亡。

    进来不由分说,不断硬闯了秦家的大门,还出手杀了秦家的侍仆,秦世同发觉事情不对。再看大门外严整以待、张弓搭箭的蒙元士兵成群,秦世同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

    “你们干什么?竟敢带兵硬闯秦家大院——你们难道不知道,秦家大院受先皇恩赐,朝中百官不得侵犯吗?”秦世同仗着先皇御赐之恩,硬声指责门外的众官兵道。

    “先皇的确是下过诏令,蒙元朝廷文武百官不得以朝政手段干涉秦家之人……”门外呼传太守儿子王信的声音,只见他和父亲王宣一起,随同罗牧将军一同踏进秦家大院,不但丝毫不把秦家众人放在眼里,还一脚踢开了杀死的守门侍仆,一脸冷血地笑道,“不过有一种情况例外……那就是秦家人违抗朝廷旨令,意图谋反——”

    王宣王信父子,就这样如同恶狼一般,虎视眈眈地望着秦家众人,眼神如同冰冷的芒刺,让人心寒至极。而身后的铁甲步骑又如同见血的獠牙,将秦家大院团团围住的军队,似乎想要一口将其嗜血吞并。

    “你说秦家人谋反?”秦世同露出惊异的眼神,转而质问道,“我们秦家世世代代忠心朝廷,祖先‘神力将军’秦守越更是朝廷的忠诚良将。秦家后世不予朝政、归隐罢权,安享平民之乐,何来的谋反之意?”

    “是吗……”王信又露出了狡黠的笑容……(未完待续。)u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