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二十三章 叛敌之罪 下
    站在如同冰冷铁墙的城门前,秦羽感受到了一股隐隐的压迫,无形的冲击和阴郁不断冲击着自己的神经,似乎在这城门的背后,只要踏进一步,便是万劫不复的深渊……

    本应该命令守城的士兵打开城门,可秦羽却是愣神半天没有开口,眼神很是迷茫甚至不安……“秦羽归来,快开城门——”终于,秦羽还是抬头仰望,冲着守城的士兵喊道。

    守城的士兵接到了命令……

    “吱——”城门打开得十分缓慢,从门缝中透过的,是一片幽蓝沉郁的画面。不知道为什么,秦羽站在城门缝口,只觉一股刺骨的寒意扑面而来,如同高丈的雪怪,无情地撕咬着自己身上的每一处神经——那种感觉甚是让人寒颤……

    “砰——”终于,城门完全打开,一声沉闷的巨响将秦羽不安的思绪拉回现实。

    回城的士兵,队列甚是严整,并且全副武装,一副很是庄重的样子。但是士兵们的表情却是死寂的很,甚至有些恐怖,如同老九寺庙里一尊尊破碎的罗汉头像,让人看了惊恐发慌。

    但是秦羽自己不慌,也许是身体伤痛的麻木,这样的恐惧全然让排除肉体的心灵孤之承受。不过秦羽还是一脸镇定的模样,手持银枪慢慢朝前走去……

    秦羽走得很慢,不像是刻意为之的模样,似乎是沾满鲜血的铠甲过于沉重。让自己难以踱行。可秦羽还是忍耐着向前一步步挪动,就好像冰雪中垂危的老者。用生命中最后的鲜血,在做求生的挣扎……整个过程中。秦羽没有说一句话,甚至也没有摆头张望两侧的异动——其实秦羽已经感受到了异样——他只是用余光不断地一扫而过,无数张狰狞冷血的面孔转瞬即逝,每一张面孔就如一把把冰冷的利刃,随着秦羽的一步步向前,直穿秦羽的胸口,让秦羽难以言痛……

    终于,在迎接士兵的道中心,秦羽停下了脚步……

    “吱——”背后再次想起了城门的响动……

    寒风愈加的强烈。秦羽持枪的右手止不住地颤抖。但是秦羽显得很是淡定,闭眼凝视原地,等待着已经预料到的结局……

    “砰——”背后城门重重关上……

    秦羽已经明白了……

    “铛——”一声铁矛顿地的重响,像是执行的军令一般,敲动了四周严整以待的士兵,同时也敲动了凝然沉思的秦羽——秦羽睁开了眼睛……

    霎时间,城关之下全军异动,刚才站在大道两侧的蒙元士兵,纷纷提起长矛。居然将回归城池的秦羽团团包围。

    秦羽大概知道了缘由,也没做出过激的反应,只是这一次他终于摆头缓缓而望,每一张士兵的面孔悉数充满敌意。每一支冰冷的长矛近在咫尺,似乎随时便能将自己的身体戳成千疮百孔。

    不仅仅是城下的士兵,就连城上的弓箭守卫也纷纷张弓搭箭。瞄准了正下城方的秦羽,只要秦羽稍有异动。下一刻就会遭受万箭穿心……

    “果然是这样……”秦羽心中默念道。

    不久,主将罗牧出现在了城楼顶上。他一脸鄙夷地望着负伤归城的秦羽。沿着城楼阶梯慢慢走下,走到秦羽的视野前方。

    秦羽的眼神充满着轻蔑,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结果……

    “秦羽,你昨晚率轻骑贸然追击敌军,实为叛逃之意,意在归降敌贼——”罗牧竟大声说出了惊人的话语,“本将军奉太守之命,现以叛敌之罪,将罪将秦羽押入地牢,明日午时,斩首示众!”

    “太守之命?”秦羽想到了结局,却万万没想到这事情的因果,竟会牵扯进沂州太守王宣王信父子。

    “说的可是本王?”话音未落,城门道口的一侧,却是冒出了王信的声音。秦羽回头惊望,虽然不明白之前王信和罗牧的勾当,但是现在,自己全知晓了。

    “哈哈哈哈……”秦羽轻笑一声,随即愤恨朝罗牧道,“昨晚末将率轻骑追敌,只为与将军里应外合之计。谁知将军不顾我军将士死活,不但背信弃义,还折损了军中骁勇将士无数……如今回来讨个道义,却是被以‘叛敌之罪’问罪,真是可悲啊——我秦羽一心报效朝廷,却是奸臣当道,全军将士如蝼蚁般玩弄,置生死于不顾,蒙元社稷何置其哀?”

    罗牧却似乎是毫不在乎,为了私利,不但不顾全军将士的性命,甚至不顾秦羽交换俘虏的救命之恩,无情置秦羽于死地,可见贼人狠心之歹毒。秦羽只恨自己无眼,如此信任偏疑之将,却无料竟会孤身入瓮,终不得复。

    “叛军之将岂有他言之理?”罗牧尽显狠毒,明明是自己背叛了秦羽,现在在王信面前,却反咬一口道,“汝早有叛敌之意,昨日率兵追击敌军,意在引诱本将军出军深入陷阱……幸得太守大人明智,本将军未有中计。而今汝自落归罪,甚至想要诱降本将军,本将军当然不能放过你。汝等背叛朝廷逆贼,必当遭受万劫不复,休得再出狂言!”

    鬼话越说越奇,秦羽也是看穿了罗牧内心的歹毒。至此秦羽已经完全不再信任军中将士,嗔视厉言道:“罗牧,你这个无耻小人之徒,勾结朝中乱党,诛杀朝中良将,尔等必遭天谴!”

    罗牧听了,竟也无耻厚颜地在秦羽眼前面不改色。不过他也不敢再正视秦羽,心想着明日午时斩首,这一切都会结束,军中便没有人会在意自己的背信弃义……

    “只可惜你是没这个机会了……”说话间,王信又朝秦羽投去轻蔑的眼神道,“明日午时。你将被送到楼门斩首……你这么蠢孤身一人从战地归来,要怪的话。就怪自己犯了众怒吧……”说完,王信朝秦羽投去狰狞的面孔。

    秦羽记住了这张脸。被押送往地牢前,秦羽咬牙愤声道:“王宣王信,你们这对狗父子,我就是下黄泉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哼哼……带走——”王信最后一声命令,周遭的士兵一拥而上,卸了秦羽的反抗之力,并将其用锁链扣押。他们自知秦羽“神力将军”的力道,所以为了押解秦羽。更是在他的四肢上缚上几道枷锁。

    秦羽也没有反抗,只是愤恨命运的不公——自己志愿为朝廷尽忠尽力,不但未有其功,还让奸人得逞,并死伤了军中无数弟兄……明日即被斩首,看样子自己今生今世是报不了仇了,他只恨自己的无能和面对朝廷没落的无奈……

    秦羽被押送去了地牢,罗牧却还在原地发呆愣了很久。想起刚才秦羽的话,罗牧心中似乎有些担忧。随即转身对王信道:“小王爷,刚才为什么不就地处决秦羽?这种心腹之患,须得当机立断,否则夜长梦多。中间出点周折……”

    “罗将军放心吧,沂州地牢有众将士兵把守,他逃不出去……再说了。这沂州城秦家人和朝廷没有亲信关系,他秦羽又没什么地位朋友。不会有人救他出去的……”王信狰狞笑道,“最关键的。本王之所以留他性命一晚,是要他临死前看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王信有些迟疑问道。

    王信诡异一笑,随即又道:“请罗将军借我一支兵马,现在随即出动,即可知道答案……”

    罗牧毫不犹豫回答道:“没问题,小王爷帮末将除掉秦羽,有恩在身,小王爷所提要求,末将皆无异议——”

    “好,本王现在就让罗将军和秦羽那个逆贼看看,对抗本王和朝廷的下场……”王信的笑容狡黠阴冷,阴谋下的恐惧让人胆寒……

    先锋军阵地处……

    “啊——”慕容樱突叫一声,一种油然而起的不祥预感转瞬即过。

    “你怎么了,樱妹?”听到慕容樱的叫声,在一旁帮其正骨脚伤的苏佳不禁关心问道,“是脚伤还疼吗?”。

    之前秦羽帮慕容樱包扎只是缓解了脚上的伤势,回到营中,须得军医正骨才能彻底根治。听到苏佳的问话,慕容樱这才回过神来,急忙应声道:“哦,没、没事儿,只是不知为什么,心中一寒……”

    “不会是今晚的行动让樱妹你有些紧张吧?”苏佳不知道其中的缘由,于是猜测道,“今晚我们还有你哥要潜入沂州城,说起来任务是有些危险了……”

    “没事儿,不危险我还不去做呢?”慕容樱自信说笑道,“而且苏姐姐你这么有经验,陪我们一起行动,胜算更加几成……再说了,只是去偷偷和秦羽见个面,只要小心就不会有意外——”

    “我……有经验?”苏佳有些不知所云地反问道。

    “是呀——”慕容樱继续笑道,“萧大哥都跟我说了,他说苏姐姐你曾经独闯过陵关城,还只身一人打败王大生千军守卫,身手厉害得很呢——”

    苏佳听了,表情一拉,心中暗暗抱怨道:“阿天这家伙,怎么什么事都往外说……”

    “所以说这次前去,我们肯定成功——”慕容樱还是一脸从容,在外人眼里看来,她就是一个爱冒险的女孩儿,说起来和苏佳也有那么点相像……

    “吁——吁……”然而营里说得热闹,营外却时不时传来嘈杂的马啼声。苏佳平日里最烦杂乱无章的“噪声”,忍不住的她不禁向外大声问道:“外面在干嘛?吵死人了——”

    不只是苏佳,慕容樱听了也不舒服,看样子这杂乱的声音确实听了让人着火。慕容樱回头朝营外望去,正见赵子川和南宫俊二人土灰土脸地走了过来,全身都是沉泥,表情似乎也不太开心。

    “你们刚才在干嘛,挖地道?”苏佳看着浑身脏兮兮的二人,调侃问道。

    赵子川和南宫俊一边抖落身上的尘土,一边喘着粗气,看样子刚才在做费劲的体力活。事还没提,赵子川却在一旁先“责怪”起南宫俊来:“说你笨你还真笨啊,哪儿能那么驯马的,死拽着缰绳硬扯……”

    他们似乎是在指责“驯马”的问题,南宫俊缓了缓气,也不客气回应道:“哼,连自己老婆的马都骑不上的人,没资格教训我……”

    “你——”说起骑不上李玉如枣红马的事,赵子川想起就不悦,就算是被自己兄弟这么嘲笑,赵子川也不开心。

    “你们刚才是在驯马?”慕容樱也回问道,“好好的被什么马整成这样乌七八糟?你们不都是骁骑之将吗,连马匹都驯服不了……”

    “不是我们的马,是秦羽的马——”南宫俊紧接着道,“在丛林关口放走了秦羽,但缴获了战马……谁知道那野马看起来像匹良骑,实际上是个麻烦,一回到营中像着了魔似的,不但疯狂地在营中撒野,还乱叫个不停,全营的人都被吵得昏头昏脑……关键是,都一天了,那马还不嫌累——”

    苏佳听完,扶着额头晃道:“怪不得,那马到处乱叫,吵得我一中午都烦死了……”

    慕容樱这才想起来秦羽临走前交代给自己的事,于是又问道:“你是说……秦羽的那匹‘银玉麒麟’?”

    “你还认识马?”赵子川不禁问道。

    慕容樱想了想,随即起身道:“让我去吧,说不定我有办法安抚他——”

    慕容樱这么一说,赵子川和南宫俊二人肯定不敢,立即组织道:“喂,樱妹你还是别去的好,那匹马真的像着魔一样的失控……再说了,现在是你哥在带人试图驯服那匹马,要是让你哥看你冒险,他又会‘叫天叫地’的……”

    慕容樱听了,双手叉腰,一脸不屑道:“我哥怎么了?那个没头脑的家伙,很多东西还让我这个做妹妹的操心……你们这群大男人,一点用都没有,平日里大话连篇,关键时候总掉链子,还得我们女人家帮你们收拾烂摊子……”

    苏佳在一旁听了,默默点头暗道:“嗯嗯,这点我深有同感……”想起原来和萧天一起,萧天经常信誓旦旦,结果“半途而废”,哪一次最后不是苏佳自己摆平,还费了老大的劲……

    慕容樱这么一说,赵子川和南宫俊当然听了不爽。尤其是赵子川,在家里听老婆说自己无能,在外听姐妹说自己无用,久而久之自己这个大男人一点面子没有。于是赵子川鼓了鼓气,撇头撒脸道:“啊——你去你去,脚伤刚好,到时候被马蹄踢得不成人样,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哼,去就去……”慕容樱不但倔强,而且自信。秦羽临走前,特别嘱咐了关于安抚“麒麟”的方法,慕容樱自信自己能做好这件事,就当是为了秦羽帮他一个人情。

    不过赵子川提到了“脚伤”,苏佳在一旁有些不放心,还是关心问道:“樱妹,我觉得子川兄弟说的不错,你还是小心点的好,你的脚才刚刚伤愈……”

    “没事的,苏姐姐,我有办法驯服那马——”慕容樱倒是自信得很,也忘记了脚上的伤,朝苏佳说完一句后扭头就跑。

    “喂——”苏佳在后面叫都叫不住……

    “她今天为什么这么兴奋?”赵子川看着慕容樱有些反常的兴奋,不禁问道。

    “不知道……难道说,她今天交了好运?”苏佳摇头无奈道。

    “该不会是桃花运吧……”南宫俊也不禁调侃了一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