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二十二章 叛敌之罪 上
    二人彼此“咕哝”了几句,秦羽也帮慕容樱包扎好了伤口。随即,秦羽缓缓站起身,准备扶起慕容樱道:“慕容姑娘,你站起来走走看,还疼不疼?”

    慕容樱也很适意,在秦羽的搀扶下慢慢站起来……慕容樱轻轻跺了跺脚,并绕着树丛慢跑跳跃几番,发现疼痛感不再那么强烈,脸上也浮现舒心的笑容。随即,慕容樱跑回秦羽身边,露出纯真少女的笑容道:“真的不疼了,谢谢你,秦大哥!”

    听到别样的称呼,秦羽心动一愣,不禁问道:“你叫我什么?”

    “叫你秦大哥啊——”慕容樱毫无隐瞒地回笑道。

    “可我们是……”秦羽似乎还在避讳二人的关系,吞吞吐吐说不出话。

    “谢谢你,慕容姑娘……”秦羽从小到大,很少在外人面前道谢,但是今日在慕容樱面前,秦羽的话句句真心。

    “哦,对了……”慕容樱似乎是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从腰间抽出玉佩——那是秦羽在沂州关前留给她的玉佩,本来就是秦家的——随即递向秦羽身前,紧接着道。“这本来就是你的东西,现在还给你……谢谢秦大哥你这么信任我。现在总归是物归原主了……”

    秦羽望着玉佩上依旧明亮的光泽,笑着摇了摇头:“不。这东西就放在慕容姑娘你身上好了——这玩意儿就像护身符一样,小时候我经常带在身边,渡过了很多劫难……今日也多亏了它,我们也才能从山崖落下逃生,慕容姑娘你帮了我这么多,我没什么多谢的,这块玉佩就当是送给你保平安的护身符吧……”看来秦羽是想打算将玉佩送给慕容樱。

    “可是……”慕容樱还是有些迟疑,吞吞吐吐道,“可是你不是说。这东西……是你爹留给你,将来……将来娶媳妇儿的……”说到这里,慕容樱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脸不自觉地红了起来。

    秦羽像是也注意到了,看见玉佩在慕容樱手里显得极为夺目,嘴角也微微一笑。秦羽也有些脸红,但他不想让慕容樱注意,索性转过身,背身回笑道:“正因为如此。玉佩很重要,所以我不想弄丢……如今乱世迷离、生死未知,放在慕容姑娘你这里,我比较安心……”

    “秦大哥……”慕容樱背后咕哝了几句。脸红想说什么却是说不出口。

    “还有我的银枪,谢谢慕容姑娘你把我保管……”秦羽重新提回银枪,准备离身说道。“再见面的话,恐怕是在战场上了。希望我碰见的不会是慕容姑娘你……”

    说完,秦羽提着枪。径直准备离去。慕容樱看着秦羽英姿勃发的背影,心中情愫而动的同时又隐含着些许的无奈。很明显,慕容樱对秦羽早已心存好感之意,只恨乱世战争让二人彼此对立,有情之人却是难以相顾……

    然而更让慕容樱痛心的,是秦羽身上遍体鳞伤的血痕,一夜的激战加上乱战的突围,今早又从山崖滚落,秦羽还能挺直而走已属不易。慕容樱有些不忍心,想起自己随身还带着伤药,于是快步跑上前,挽留秦羽道:“对了秦大哥,你现在伤势不轻,我这里有些化瘀止血的伤药,你拿去服用一些吧……”说着,慕容樱又从腰间掏出了一个小药瓶,倒出几粒药丸,准备递给秦羽。

    “这些是……”秦羽也不好意思拒绝,接过药丸后又不禁问道。

    “这些是苏佳姐姐自制的伤药,对活血化瘀有很好的奇效,我之前受伤就是她帮我治疗的……”慕容樱继续道,“我没什么东西报答秦大哥你,这些药算是帮你的……相信我,苏佳姐姐的医术很高明,这些药一定会起作用——”说着,慕容樱又向秦羽投去微笑的目光。

    秦羽每每望见慕容樱的笑脸,他自己就会心之一动。秦羽微笑着点了点头,缓声回应了一句:“谢了……”随后,秦羽便吞下了药丸,慢慢往回城的方向走去。

    剩下的慕容樱只能是目送秦羽离开,虽然她自己非常舍不得……而在确保秦羽平安离开了丛林小道,慕容樱才转身准备返回军营——她必须赶紧把自己还活命的消息告诉唐战等人,否则军营里肯定又在吵得不可开交……

    慕容樱想的没错,先锋军的主力部队围剿秦羽失败,即刻反回了军营。而过之不久,就传回了陆昭部队的消息,山崖上慕容樱与秦羽双双落崖一事,自然成为了焦点……

    “不是说好万无一失的吗?为什么会这样!——”作为哥哥的慕容飞最是不能忍受,回到军营一听到这个消息,便百般地询问甚至是指责陆昭。

    陆昭也在一旁自责不已、少有言语,毕竟后援抓捕秦羽的任务,是他一手操办。然而面对慕容飞的焦急质问,陆昭也尽自己最大努力安慰道:“我已经派手下的人去搜寻了,马上就会回来消息……我看过了,那个山崖是个斜坡,当时樱妹和秦羽是从上面滚下山的,应该不会出事……不会出事……”陆昭这么说,也是在不断安慰自己。

    “不会出事?”慕容飞有些失去了理智,口气也毫不避讳道,“那么高的山崖掉落,怎么会没事?要是我妹这有个三长两短,我和你没完!”

    “够了,你说完没有?”南宫俊见慕容飞气势汹汹、丧失理智。甚至不顾兄弟情面斥责陆昭,于是怒声呵斥道。“看你像个什么样子,遇事总这么毛躁——”

    “那可是我妹妹。我怎么能不着急?”慕容飞也知道自己有些过头了,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斥责兄弟过意不去,慕容飞只好自己拔剑说道,“行,你们找不到,我自己去找樱妹——”

    “别胡闹了——”赵子川也在一旁厉声劝阻,可以说与秦羽交手了这么多次,慕容飞就没安心过。

    “都是我的责任……”陆昭回头面向唐战。低声请罪道,“我愿接受军法处置……”

    唐战没有即刻回答,眼下之际,他觉得慕容樱甚至是秦羽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陆菁也在一旁只言不发,只是她的表情较之唐战更加淡定,似乎心中早就想好了对策……

    “我和樱妹离家北上,自从和家里人‘反目成仇’,我们兄妹二人就在外相依为命……”慕容飞收回了怒气,眼神转而悲伤道。“我发誓过,我这个做哥哥的要保护好她……要是樱妹真的有个三长两短,那我……那我就……”说着,慕容飞攒紧了拳头。也暗暗自责自己这个做哥哥的无能。

    “我有三长两短,那你就怎样……”突然,就在众人焦急沉痛间。一个熟悉醒人的声音自帐门处传来——是慕容樱,那个坚毅不屈的巾帼姑娘平安无事回来了。

    “樱妹?”慕容飞抬头望见妹妹平安无事。惊呼乍问道。

    不只是慕容飞,在场所有人尤其是陆昭。都向慕容樱的方向投去惊诧的目光。

    “真是的……我早就说过,我们没有和家人反目成仇,我们体内流的……永远是慕容家的血……只不过,我永远只把你一个人当做是我哥哥而已……”慕容樱虽然因往返的劳累有些喘气,但却露出坚毅自信的笑容道,“在我心里,你才是慕容家的顶梁柱,要是因为我这么点小事你就‘倒下了’,我这个做妹妹的可会看不起你的哟……”

    “樱妹,你……真的没事?”慕容飞和陆昭几乎同时惊问道。

    “嗯,是秦羽将军救了我……”慕容樱先是点头,在众人面前说了一句秦羽的好话,随即望着陆昭,对唐战陆菁说道,“其实,当时是我故意被秦羽挟持的……是我推秦羽和我自己摔落山崖的,是我的冲动造成了全军行动的失败,要罚罚我吧,和陆昭大哥无关……”说到这里,慕容樱有些自愧地低下了头。

    “你说……是你主动推他下去的?可是这是为什么——”唐战有些不可思议问道,“差一步就能抓获敌军将领,为什么这一次樱妹你要……”

    “为了还他的恩情,假借挟持我助他逃脱困境……”慕容樱低头自责道,“我知道这样做有些自私,为了私人恩怨耽误了军中大计……把我军法处置吧,我不后悔……”说完,慕容樱甚至有些索然闭上了眼睛。

    “樱妹……”听到这里,慕容飞想气也气不起来。几次都因为慕容樱,全军招降沂州的计策“半途而废”,慕容飞心里也清楚,慕容樱的“罪过”按理说已是死罪当诛。

    赵子川和南宫俊也在一旁摇了摇头,理论上为了朋友“徇私枉法”一次,不治慕容樱的死罪外人也不会知道。但几次皆因慕容樱,讨伐沂州屡遭波折,就是军中众将自己,慕容樱也在众人面前无颜再谈。

    唐战当然也不希望治其死罪,但是向来深明大义的他,此时也是纠结不堪,此计之后何去何从,作为一军之主的自己也是矛盾有加。为此军中众将,一时陷入苦恼,慕容樱认为自己更是无权再问军事……

    “说谁要把你军法处置了?你又没有做错……”然而沉顿忧郁中,突然想起了陆菁的话,口气还非常的从容乐观,“樱妹你做的太棒了,全军之中属你军功最大——”

    此话一出,众人都朝陆菁投去了惊异的目光。

    “什么意思?”唐战在一旁不解问道。

    就连台下的慕容樱,也没弄明白陆菁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

    陆菁闭眼笑了笑,随即道:“对秦羽来说,我们全军上下都和他有仇,想要招降沂州,过秦羽这一关可以说比登天还难……但樱妹你做的很聪明,你和秦羽之间有恩情相顾,这便是劝降敌军计策中,唯一的突破口。樱妹你可是这个突破的关键,赏你军功还来不及,我们怎么会治你的罪?”

    “放走了敌将,这也算……军功?”慕容樱还是有些受宠若惊。

    “算是找到了突破口,至于算不算军功,还得看樱妹你接下来的行动……”陆菁继续笑着道,“如果樱妹你执意要将其当做是罪过,那不如安排给你一个任务,给你将功补过的机会好了……”

    “真的可以吗?”。慕容樱马上变换了情绪,开心问道,“什么任务都行,这回我慕容樱一定不负众军所望,保证完成任务!”

    “很好——”陆菁投去信任的目光,继续说道,“听我说,秦羽现在孤身返回沂州城池,全军葬送,他一定不会受到敌军主将罗牧的待见。为此,罗牧一定会治其用兵之罪,将其关押,等候军法发落……秦羽大败而归,此时城中必是军心动摇、防守松懈,我要樱妹你夜中悄行潜入城关,找到秦羽关押所在,以我军恩情及敌军威胁招降秦羽,然后带其回营,我想看在樱妹你的情面,这次招降的机会一定最大……不过这次潜行的任务危险重重,但军中也只有樱妹你最能完成任务,所以成败之举全在樱妹你之手,你能确保完成任务吗?”。

    “没问题,我慕容樱一定不辱使命,完成任务!”慕容樱很爽快地答应了,虽然她也知道这项任务危险系数极高,但想到为了赎自己“罪过”且又能和秦羽见面,慕容樱还是欣然接受。

    “等等——”说话间,慕容飞又在一旁发话了,“这次樱妹一个人去太危险了,我这个做哥哥的陪她一起——”

    “你陪我干什么?”慕容樱倒是有些不太情愿,“哥你总是不冷静,万一那晚碰见个什么不是,你又失去理智怎么办?”

    “放心,这回不会了——”慕容飞自信应道,“只要确保你没事,我随时都冷静,所以这回,我必须跟在你身边——”

    慕容樱还是不情愿,但陆菁却是同意说道:“这样也好,樱妹你一个人太危险了,让慕容大哥跟着你,省你的心也省我们的心……还有,为了保险起见,让苏姐姐也陪你们去一趟吧,她武功高,万一碰到急变,也好有个照应——”看样子,陆菁是打算让苏佳陪兄妹二人前去。

    “有苏姐姐在,我们就放心了——”对于苏佳,慕容樱还是欣然接受的,于是这项“潜行招降”计划,就这样初步决定了……

    沂州城关前……

    秦羽只身一人,提着银枪走在回城的路上,满身是血的他,可见其激战一晚的惨烈和浴血,何况大军追击如今只有自己一人回来。

    不过吃了慕容樱给的苏佳的药,秦羽气力的确恢复了不少,不但身上的血流停止,而且精神气也痊愈得差不多,如果不是孤军回城,他完全还有力气再和唐战、赵子川等人大战三百回合……

    不过秦羽脸上并没有太开心,除了短暂回忆刚才和慕容樱的时时幕幕,秦羽的表情似乎有些拘谨甚至是疑虑……秦羽慢慢走回了沂州关前,走到了城门之下,可一道伴着黄沙的冷风呼过,秦羽似乎是感到了一丝的不对。缓缓抬头而视,阴郁的乌云下,给人以阵阵的胆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