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二十章 绝境报恩
    秦羽身立悬崖洞口,眼见尽是漫山遍野的敌军步骑……

    “逃不掉了是吗……”秦羽面对绝境,心中反倒是坦然了许多,比起之前在丛林道口的拼死突围,秦羽这会儿已不再那么紧张——这一回他终于可以下定决心,不用选择逃避,在这悬崖关口做最后的搏杀……

    从悬崖处围攻而上的部队,不是别人,正是陆菁在后道安排好的陆昭和慕容樱的步骑。以陆昭为领队先锋,骑兵在悬崖关口长锋以待,步兵则列阵以盾牌构成一道无坚不摧的铜墙铁壁——为了抓捕秦羽,先锋军几乎动用了军中最精锐的力量,纵使秦羽力惊天人,如今伤劳缠身的他,被堵在悬崖峭口,恐怕也插翅难逃……

    陆昭的口气还算客气,并没有把秦羽当成是十恶不赦的敌人,尽量以谦卑的口气呼应。然而秦羽已是视死如归之心,早就抱定战死的他,已经不求任何生还希望,更别说是投降敌军。只见秦羽大义凛然而望,手持银枪,战魂犹存,威武不屈道:“哼,既是被你们困于此地,我秦羽纵当技不如人——我秦羽就是死,也绝不苟且于乱朝逆贼之辈!想要取我秦羽的人头,就尽管上来伺候。前提是你们得真有这样的本事——”秦羽临死前依旧铁骨铮铮,就算今日命丧敌军刀下,也绝不屈服。

    陆昭摇了摇头,听得陆菁的嘱咐,他万万是不会杀了秦羽;可是秦羽三番两次的不屈,别说是陆昭了。先锋军上下似乎还没人能够说动秦羽……

    然而,有一个人却不同,她正用祈求的眼光望着秦羽……没错,慕容樱对秦羽还恋有旧情,不忍就看着秦羽这样战死沙场。她手中紧紧握着玉佩——那是秦羽在沂州关前放走自己时,赠与自己的信物,慕容樱将其握在背后,不敢亮于众人面前……

    秦羽似乎是注意到了,他也用令人揣测的目光望向了慕容樱——是的。看见了慕容樱,一种熟悉温馨的感觉涌上秦羽心头,只可惜似乎天意弄人,在战场临死前,秦羽不想要再动有怜悯之心,哪怕是对于自己……

    “兄弟们,我们为秦将军杀出一条血路!上——”茫然见,秦羽身旁的将士突然振奋大喊道。似乎为了誓死效忠的将军,做最后的搏杀。

    “杀——”果然。一应而呼,秦羽身旁所有的士兵全然奋起,提起苗刀一并便朝陆昭大军的方向奔袭而去——尽管冲上去的不过十来人,而且都是残兵折将……

    每次突击,秦羽总是冲在最前,而这一次却是最后。秦羽站在原地久久没有行动……

    死忠将士贸然朝陆昭大军的步骑铁阵狂呼奔去,结果可想而知……“啊——啊……”从盾阵缝隙冒出数以百计的冰冷铁矛,刺穿了敢死将士的大腿和腰间,几声惨叫之后,十来人血流倒地。然后重伤被擒……

    这一回就只剩秦羽一人……

    秦羽眼见着场景何其悲壮,虽然誓死跟随的将士冒死冲锋,并没有直接丧命,但眼前的绝境孤军一人,秦羽已无依靠……

    当然秦羽不需要依靠,抱定战死决心的他,就算只剩自己一人,他也会战斗到最后一刻……

    “这样结果很明显了……”陆昭命手下士兵押解了刚才的秦羽残部,随即又对秦羽招降道,“秦将军,识时务者为俊杰,蒙元暴政百姓受苦,而今天诏元亡,秦将军自当识得明君,归顺其位……跟了我们,秦将军一样能寄报国之力,拯救天下百姓,此乃秦家世代之愿……”

    “秦家之愿可从没有逆反朝廷……”秦羽先是低声回应一句,随后又提起手中的银枪,义正言辞道,“多说无益,除非杀了我秦羽,否则你们今日别想带我离开这里——”

    陆昭无奈摇了摇头,看样子他也说服不了秦羽。陆昭又回头望了望慕容樱,因为行军前陆菁有交代过,招降秦羽,慕容樱会起到关键作用。

    可此时慕容樱并没有任何的言行,只是一味朝秦羽投去悲叹的目光。她不想和秦羽,和自己的救命恩人动手,可是招降秦羽,慕容樱也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在对面干望着着急……

    没办法,秦羽誓死要战,那就只有以武力相逼,打到他体力枯竭,拖也要把他拖走……陆昭向后方部队微微做了一个手势,于是步兵阵阵营便挨队列阵向前摸行,看来这回是要动真格了。

    这样也正合秦羽之意,秦羽忍着全身的伤痛,手持银枪凛然而对,立身喝然道:“来吧——”

    先锋军部队,步兵交叉齐行而上,欲以兵器的相互交错迫使秦羽弃兵倒地。可秦羽不但视死如归,而且臂力惊人,一只手将银枪正面而顶,不管对面兵器的交错,也不管冷甲兵刃刺伤自己的手背,“啊——”地怒吼一声向前发力,用以掀翻巨石的力道,枪杆一顶便将镇压而来的步兵列队推翻在地。由于是在斜坡,士兵向后倒退的同时,一个没站稳,全部倒地滚落下了斜坡……

    但是精锐部队堵守,肯定不会被秦羽的这一下反击给震慑,知道秦羽难以对付,陆昭命令手下步兵列阵,交替上前镇压,打不过也能累死秦羽;反观刚才秦羽虽然震退了第一波进攻,但体力近乎透支的他,已无力再持久抗衡,更别说以孤军一人之力,而且刚才那一下自己持枪的手再次受伤,血流不止。久战耗竭的秦羽,两眼甚至开始有些发黑。

    可陆昭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依旧是命令手下的部队挨个上前。对此秦羽也是一一向对,出招怒吼的他,每一声都像是遍体鳞伤的野兽,让人看了心碎且悲痛。慕容樱早在一旁看不下去了。她也不知何时对秦羽起了怜悯之心,不再把他或者说就从未把他当做是敌人……

    而不只是慕容樱,关下的陆昭及手下将士,也是看着秦羽在濒临死亡中血战不止,半天没有说一句话,表情也是个个显露出震撼和敬佩……

    “啊——”秦羽在用尽身上的每一分力气,誓死拼杀到最后一刻,直到体力愈加不支,挥枪的力道愈加减小。到最后甚至连踢倒面前士兵的力量都没有了……

    “该收网了……”陆昭看清了面前的局势,低声叨咕一句。

    于是后面的士兵要开始蠢蠢欲动,欲采取包围之势,准备合力逮捕秦羽……

    秦羽没有办法,他只能一遍又一遍挥舞着手中的银枪,哪怕已没有力气再砍翻面前的敌人,他也要当做是木棍一样,四下横扫而去……

    慕容樱再也看不下去了。灵机一动的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出人意料地便朝秦羽扑身而去……

    陆昭没有注意到慕容樱的奇怪举动。士兵准备合围秦羽以盾牌迫其倒地,阵前正见慕容樱飞一般冲进了阵中,冲到了秦羽的身前……

    秦羽余光又见敌军一名将士前来,但这一次他没有再挥枪,因为他看清楚了,朝自己冲过来的是慕容樱。看见慕容樱的面容。秦羽不禁怔住了,不知为什么,他持枪的手竟是发愣地没有提起……

    “秦羽交给我了——”慕容樱朝周围大喝一声,因为自己骑将的身份,周遭的士兵并没有继续向前。而是听从慕容樱的指令。

    只见慕容樱并没有使出自己惯用的红缨枪,而是拔出了腰间的短剑,飞扑一般朝秦羽撞去,表面上是要将其撞倒在地,然后以剑擒拿。

    秦羽也并没有做出任何出手的阵势,两眼直盯盯地望着慕容樱,任凭她撞向自己,似乎朦胧中意识到,慕容樱并不是要来取自己的性命,反倒像是一个可人的女孩儿朝自己扑怀而来……可能是秦羽体力透支产生的错觉,但当时秦羽的第一反应就是如此……

    “啊——”秦羽和慕容樱同时大叫一声,毫无反抗的秦羽活生生被慕容樱一把撞倒在地。随即秦羽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而慕容樱则倒在了秦羽身上,手中的短剑准备出手……

    “结束了吗……”秦羽在战场上从未有过屈服,但是被慕容樱撞倒在地,隐约间脸颊拂过慕容樱的长发,秦羽心有所感,却是有了就此放弃的念头……

    “快用剑挟持我……”然而,秦羽的耳边却传出了惊人的话。

    是慕容樱——趁着撞倒的一刻,慕容樱抓住了机会,借着长发掩饰的一侧,慕容樱低头冲秦羽耳边轻言道。

    秦羽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本能反应的瞪大双眼。但他也没有吃惊太久,怕是周围的士兵看出了端倪……

    “你为什么要帮我……”良久,秦羽嘴唇微微一动,轻言问道。

    “先别说了,拿剑挟持我再说……”慕容樱似乎比秦羽更紧张,加紧提醒道。

    秦羽还在犹豫,不仅仅是因为慕容樱的帮助意料之外,更关键的,面对慕容樱,秦羽潜意识中不忍对其动手……

    “再不动手就来不及了,快啊……”慕容樱最后轻言提醒道。

    秦羽的手,挨着慕容樱持剑的手,感受着对方急促而律动的脉搏,秦羽心中念头即过……下定了决心,秦羽接过慕容樱手中的短剑,在周围将士没有注意的情况下。紧接着,秦羽眼神一定,使出最后的力气,一手扶起慕容樱的同时,接过短剑的另一手用剑挟持着慕容樱。

    二人很是配合,秦羽做出挟持慕容樱的样子,并冲陆昭等人投去“威胁”的目光,而慕容樱也做出假装受难的表情,一手很痛苦的捂着脖子,但另一手却扶着秦羽的腰身,不知何意……

    这下子倒是吓傻了在场的众将士,陆昭也是万万没有想到,本来擒拿秦羽“稳赢”的局面,却因为慕容樱的一次“失误”,导致局面陷入僵化——当然,陆昭并不知道这是慕容樱故意为之。

    “可恶,怎么会这样……”陆昭心中暗暗自责,自责负责这次抓捕行动统领的自己,在最不该失误的时机疏忽大意。

    陆昭不用说了,我在秦羽四周的士兵也是手持剑矛,逡巡而不敢进,如今秦羽用剑挟持慕容樱,没有人敢妄自行动……

    按照慕容樱的计划,只要让秦羽挟持自己,以自己的性命为交换条件,不惜自己背负“罪名”,秦羽就能安全逃脱。然而这一举动事前并不在秦羽的意料之中,而且以秦羽的性格,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想法或打算,何况挟持的人质还是自己最不想出手的慕容樱,秦羽整个人有些傻了眼,不但挟持的手有些止不住地颤抖,而且愣神了半天没有往前一步,话也没有说一句……

    “秦将军你先冷静下来,有什么条件我们可以交涉……”陆昭也是担心慕容樱的安危,索性也主动开始向秦羽询问条件。

    可这场挟持本就是演的一出戏,秦羽又是慌张地半天说不出话。可秦羽心中却有坚定的信念,不能让慕容樱为了自己而身陷险境,自己这样做不道义不说,还伤害了对自己来说喜欢的人——可以说,经历了这么多的起起伏伏,秦羽冥冥中对慕容樱心存好感,而且这种感觉愈加强烈。用剑挟持自己喜欢的人,就本意来说,秦羽怎么也做不到……秦羽心中一定,似乎是坚定了什么,准备放下挟持的手……

    慕容樱感受到了,她似乎了解秦羽的想法——秦羽宁愿选择牺牲,也不愿让自己陷入困境,慕容樱不禁心中油然一种感动……可事急关头,既然演了这出戏,决不能这样半途而废,说什么也要带秦羽安全离开,哪怕身陷险境……

    慕容樱抚着秦羽伤痛的腰,往后忖度几步,渐渐靠近悬崖关口……

    陆昭发觉到了一丝不对,秦羽带着慕容樱正往悬崖边境走——其实是慕容樱带着秦羽在走——一步步地靠近崖边。陆昭眼神一动,四周的将士也徐徐靠近,生怕秦羽会做出什么惊人的决定……

    秦羽一直在发愣,他也没注意慕容樱正带着自己一步步地后退,直到山顶一阵凉风吹过,秦羽这才意识过来,自己和慕容樱不自觉中退到了悬崖峭口……

    慕容樱侧眼一望,只见悬崖峭壁的一侧,是一个一望不见底的斜坡。斜坡虽然很陡,但尽是泥土和滚石,就算冒险从这里翻滚而下,存活的概率依然很大。慕容樱眼神一定……

    “你想干嘛……”秦羽似乎是意识到了,怀里的慕容樱有异样举动,于是悄声问道。

    慕容樱深吸一口气,悄悄回了秦羽一句:“秦将军,谢谢你的救命之恩,我知道你的性格,你宁愿战死疆场也不愿就此屈服……但我发誓一定要报恩于你,所以对不起了……”说完,慕容樱突然全身发力。

    秦羽似乎明白了,朝慕容樱投去惊异的目光,但是一切都迟了……紧接着惊诧在场众人的一幕——只见慕容樱全身用力向后一撞,本就体力透支的秦羽没缓过神,二人直接一同向后倒去……而身后就是悬崖,慕容樱这一下后倒,二人同时从悬崖边跌落了下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