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一十九章 背叛出卖 下
    &lt;=""&gt;    “麒麟”的脾气吓退了赵子川,赵子川也只好命手下士兵暂且将其收押,以备招降秦羽之用……

    “刚才那路怎么会留这么大的空当,不是按计划要在这道关口堵死秦羽的部队吗?”唐战眼见被大树拦截的路口,秦羽带着残余部队脱逃,不禁质问道。

    “是我故意放他走的……”陆菁突然从后方走出,表情淡定说道。

    “为什么要放他走?昨晚为了对付秦羽,我们几乎动用了所有骑军部队,损失也不小,就这么放他跑了?”唐战也是不能理解。

    陆菁微微一笑道:“我们的目的是招降秦羽,如果就这样以武压制,凭他的性格,你觉得他会归顺我们吗?”

    唐战回忆起刚才糜斗的场景,默默点头道:“的确,照他的性格,宁死不屈的可能性更大……”

    “可这样放他走,究竟意义何在?”赵子川也过来不解问道。

    陆菁胸有成竹道:“对付这样的名将之后,只用硬手段可不行,我们军中若不是与其有好感之人,根本难以说通……”

    “与其好感……我们之中有这样的人吗?”赵子川继续问道。

    “当然有——”陆菁会心一笑道,“可别忘了,某某人对秦羽而言,有恩情在里面……”

    “你是说樱妹?”唐战一下子就明白了,想到陆菁曾经说过的话。

    一提到慕容樱,慕容飞这边有些紧张道:“对啊,秦羽撤退的方向,是陆昭兄弟和樱妹的埋伏圈,要是秦羽从那经过,对樱妹意图不轨的话……啊——”一面担心着。突然慕容飞两眼发黑,整个人也不知怎的脑袋发昏,似乎有些支撑不住。

    不只是慕容飞。南宫俊也和他有同样的情况,兄弟二人像是浑身疲乏地使不上力。在马上坐直的力气都没了。

    “看样子昨晚和秦羽的激战真是苦了你们兄弟二人了……”赵子川转而道,“秦羽那家伙可真可怕,力惊天人不说,还和你们持久大战一晚,比起你们劳累,他自己恐怕更是疲乏殆尽……”

    陆菁想了想,随即走到慕容飞的身旁劝说道:“你放心吧,我想秦羽现在恐怕已是体力透支、无力再战。入了我哥和樱妹的包围圈,他无力应对的……就相信樱妹吧,她一定会把这事处理好,至于你们兄弟二人,趁时间好好休息休息吧,和秦羽僵持一晚,也算不容易了……”

    说完这句话,南宫俊和慕容飞几乎同一时刻昏阙在马背上,他们实在太累了&lt;="l"&gt;。而唐战在一旁还不放心,走到陆菁身边说道:“菁儿。真的没问题吗,交给樱妹……”

    “我相信她——”陆菁只是简单地说了这么一句。

    唐战无意中感觉到了一种不可思议——曾经在汴梁城,陆菁还把慕容樱当做是“仇敌”。如今战场上同生共死,陆菁竟对慕容樱的态度转而持之以信任和放心……

    中军部队与秦羽的交战暂告一段落,不过眼见这场“虎将突围”好戏的人,似乎并不只有参与其中的唐战、陆菁等人,在山顶上呆了一夜的那两个人也是……

    “等了一晚上,终于见到了本尊的实力……”苏佳一直伏在攀岩处,看到了刚才秦羽以一人之力连敌先锋军“四虎”,并活生生拔起一棵大树,拦住了唐战等人追击的线路。见多识广的苏佳也不禁惊叹道,“那个秦羽真是可怕。激战一晚不说,唐战兄弟他们四个人加起来都难以制伏。最后还能连根拔起一根大树,‘神力将军’果然名不虚传……”

    一旁的萧天也见着了,不禁应和道:“看来菁妹想的对,与其杀了他,不如把他招致我军帐下,我军便可再添虎将一名,而且沂州之战也会不攻自破……”

    “只是恐怕没那么容易吧……”苏佳一脸严肃道,“刚才看见那个秦羽以一敌四、宁死不屈,看样子是对蒙元朝廷忠心耿耿……说实话,我挺佩服这样的人,忠义两全,只可惜作为我们的敌人,想要招降他简直比登天还难……要我说,干脆大军挥进一举拿下沂州,再做招降打算……”

    苏佳的性格向来都是直截了当,而且此言并非无道理,以现在先锋军的配置来看,只要联合徐达或常遇春的少量主力部队,以武力拿下沂州基本不成问题。就算秦羽是颗难拔的钉子,以一敌百也好,大军当前他也难以招架。

    可萧天就不这么想了,虽然萧苏二人一路走来心有灵犀,但就性格上萧天的性格则是截然相反。“可别乱来,常将军的命令是要我们劝降沂州,要我们二话不说直接打过去,损伤不小不说,还会招致山东其他敌军阵地的响应……”萧天一个翻身起来说道,“而且菁妹也为招降沂州定制了一整套计划,可不能从中再乱了套子……”

    “可这个秦羽的出现,已经打乱了我们计划不少……”苏佳继续道,“最开始本来用计好好俘虏了敌军的主将,可因为秦羽的搅和,一切全部化整为零……昨晚一战,似乎我军的损失也不小,一个秦羽,威震我军将士无数,就士气上来说,我们甚至处于劣势……”

    “所以我们现在更应该先制伏这个秦羽再作打算……”萧天回了一句,随即有些苦恼道,“不过看这个样子,秦羽不但以一敌众逃脱了我军的包围,还宁死不从,想要制伏他,难度可真不小。要是贸然和他单挑,遇上这么个力大无穷的‘怪物’,我们都未必能全身而退……”

    “制伏他是吗……”苏佳观望着刚才秦羽逃脱的山路,心中默默道,“再厉害的人都有弱点,如果是我去单挑,能找到他的破绽吗……”

    萧天在山顶上却是有些累了,毕竟一晚上本来就没他和苏佳什么事。白白在这山顶上观望了一晚,想看到的场景也只不过刚才秦羽从军中逃脱一幕。萧天不经意打了个哈欠,拍了拍苏佳的肩膀道:“秦羽已经跑到深山里去了。我们这里也看不见了……算了,佳儿。我们一晚上也没休息了,没我们什么事,我们还是先回军营休息待命的好……”

    苏佳也只能失望地点了点头,默认了萧天的提议,也准备起身和萧天先归营。

    “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想办法亲手擒住他……”回去的路上,苏佳心中暗暗决心道……

    辟径的山路,狭窄的山洞……

    “呼……呼……呼……”洞中匍匐坐立十人有余&lt;="l"&gt;。身着蒙元将士铠甲,所见便是从先锋军包围圈中脱身而出的秦羽及残余部下。秦羽不断地喘着粗气,精疲力尽浑身酸痛不说,手上腰上更是伏满了无数的血伤,纵使自己“神力将军”再怎么神通广大,也不过普通之人,激战一晚又和先锋军“四虎”糜战一番,能逃脱简直就是奇迹。

    不过秦羽身体虽疲,眼神却一直保持着警惕,简单处理身上伤口的他。手上的银枪却是始终紧握,就算是精疲力竭,秦羽也最好随时拼死一搏的准备……

    “你的伤口还疼吗?”剩余的蒙元将士。相互之间也不禁相互关心问道。

    “都是皮外伤,不碍事……”谈话的言语稀稀了了……

    秦羽在一旁一言不发,沉默了好一会儿,体力上有些恢复,可很难再使出战场上糜斗的气力……

    “真是可恶,罗牧将军居然背叛我们,置我们于不顾!”终于,短暂的沉默后,身旁知道真相后的一个蒙元士兵站起愤然道。“说好的天亮之前我等深入敌阵,然后主力部队赶到。里应外合……结果罗牧居然按兵不动,眼看我们就这样白白送死……”

    秦羽稍稍闭了闭眼。知道罗牧背叛自己等人,害死了军中无数将士,秦羽心中也是无比悲愤。出征前本来就对罗牧的行事心感厌恶,现在看来,摆明得置自己等人于敌军陷阱危难不顾,秦羽已经没有任何理由可以原谅罗牧。只是秦羽的心中也很疑惑,为什么罗牧突然变卦,背叛出卖了自己……

    不只是先头的蒙元士兵,剩下的众人也时不时大声骂喊着罗牧的名字,自己等人尽忠尽力为朝廷流血流汗,却没想到自己的将军却是将自己等人视如蝼蚁,置生死于不顾……

    “这个罗牧,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扒了他的皮!”“杀了他,替死伤的弟兄报仇——”“这种人根本不配当我们的将军,我们还替他卖命干嘛?”愤恨声一起接着一起……

    秦羽在一旁静默了许久,想的也很多,随即终于开口道:“行了,别嚷嚷了,说不定敌军的部队还在这附近,我们现在不便行动,要是被发现的话可脱不了身……”

    比起罗牧,现在在众人看来,秦羽才是大伙值得誓死相随的主将,一名士兵挪至秦羽身旁,眼神坚定道:“秦将军,我们大伙决定了,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们的头,你说什么我们都听你的——”

    “对呀,罗牧那个家伙简直就是败类,视人命如草芥……可秦将军你不一样,你不但一腔热血尽忠朝廷,还体恤我们这些手下将士,我们愿誓死跟从秦将军你——”

    “对呀……”“就是……”下面也想起了众纭之声。

    “谢谢你们……”秦羽的回应很轻,似乎是太累了,完全没了战场上的气魄,如今看似“英雄末路”的他,有些相惜道,“如今我等落入敌军包围,就算刚才拼死逃出,恐怕后面也逃脱不了……何况我的‘银玉麒麟’也落在他们手上,没有战马,更是难以突围……”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是呀……”“秦将军,我们都听你的——”下面的声音又接踵而至。

    秦羽闭眼想了想,一句出人意料的话语竟从口出:“我秦羽这辈子尽忠朝廷,为完祖先之遗愿……不过近些年看着朝廷风雨飘摇、暴政内乱,百姓民不聊生,我不禁觉得天下百姓之意,已在推翻朝廷……失天下之民心,实乃失其江山社稷,如今罗牧将军又背叛于我等,尔等又何必再为其卖命……”

    “秦将军,你……什么意思?”一旁的士兵有些惊异道&lt;="l"&gt;。

    秦羽继续缓缓道:“我的意思是说……你们弃甲投降吧,我不想再看着我的兄弟一个个地倒下……何况朱元璋之行,顺应天下之民,跟着朱元璋,天下和你们都会好的……”

    “你让我们投降?”士兵继续问道,“我们如果真投降了,那秦将军呢?”

    秦羽用悲叹的语气道:“我当然不会投降,因为我要继承祖先的遗志,一辈子尽忠朝廷,无论朝廷昏明与否,天下百姓顺应何在……”看来,秦羽始终是坚持自己的立场,让陪自己出生入死的弟兄弃暗投明,自己则一人继续忍痛埋没在蒙元的黑暗。

    “不,秦将军既然拿我们当兄弟,那我们绝不会背叛秦将军——”士兵立刻反驳道,“不就是一死吗?一路生死走过来了,不在乎这一刻……”

    “对,我们誓死跟随秦将军!”后面的将士也齐声响应道。

    秦羽听了很感动,但他并不开心,而是起身质问道:“兄弟是吗……好,那我问你们,你们和我的兄弟情义重要,还是天下百姓的安危重要?如果你们为了和秦某的兄弟义气,同生共死没有异议;可如果代价是要牺牲天下的百姓,那这样的‘义气’,我宁愿不要——”秦羽的这句话十分坚定,看来在秦羽心里,黎民苍生的地位要大于腐朽没落的朝廷。

    底下的将士沉默了很久,刚才与之谈话的士兵静默稍许,随即缓问道:“既然秦将军自己也这么说了,那你为什么还要拥护这样的朝廷……你继续为这样的朝廷效命,岂不是自己助纣为虐?”

    “你——”似乎被侵犯到了尊严和原则,秦羽的脑子有些充血,冲动地一把抓住了士兵的衣前,但随即就停住了——秦羽也意识到了,自己所说的、所坚持的,和自己一直愿意继承的祖先遗志,根本就是背道而驰,他自己也不明白他这辈子所要走的路,哪条才是正确的。

    秦羽脑子里很乱,沉默许久后,紧抓的手才慢慢放下。随即,秦羽有些无力地退后几步,表情显现出从未有过的犹豫,内心也是无比纠结……

    “我到底是怎么了,我不是在祖先面前发誓,一生尽忠朝廷吗……可是我的平生志愿,是要解救天下的百姓,就像祖先前世爱民一样,这其中的矛盾究竟是谁的错,我究竟该……”秦羽带着身上的伤痛,脑子里乱成一团……

    “咚咚咚咚咚……”突然,洞外传来阵阵兵器铁柝的敲打,大有动静,让人紧张窒息……

    “不好了,是敌军来了——”士兵意识到了,提刀警醒道。

    秦羽也是立即从思绪中回过神,重拾自己的银枪,准备出洞一看究竟。而剩下的将士对秦羽已是生死相随,他们个个视死如归,做好了和敌军决一死战的准备……

    秦羽与其残部躲藏的山洞,是在一处坡口的悬崖,从洞口出来,眼前的坡上竟是站满了敌军的士兵,而背后就是悬崖峭壁——他们已经被包围了……

    “逃不掉了是吗……”看着漫山遍野的步骑,秦羽知道自己今日难逃一劫,还没想清楚自己的终愿,今日却要在此了结性命……(未完待续。)&lt;=""&gt;&lt;=""&gt;&lt;=""&gt;&lt;/=""&gt;&lt;/=""&gt;&lt;/=""&gt;&lt;/="l"&gt;&lt;/="l"&gt;&lt;/="l"&gt;&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