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一十八章 背叛出卖 上
    “杀——”秦羽一声冲锋号令,蒙元铁骑伴着踏马嘶鸣,向先锋军的左右双翼骑军冲杀而去。↗,

    “吁——”南宫俊慕容飞这边不甘示弱,料想秦羽再神通广大,仅凭两千骑兵冲阵简直痴人说梦,索性勒马回头再战,下令关口骑军部队,与秦羽部队正面厮杀……

    “杀——”果然,先锋军部队并未因刚才南宫慕容兄弟二人的劣势动摇军心,看着二人将秦羽近乎逼至绝境,反倒是斗志昂扬三分,誓将秦羽部队拼死拦截在这丛林狭隘关口,齐声震天的喊杀,数千精骑由关口岔道泉涌而出,形成一道难以逾越的铁骑屏障,将秦羽的部队拦得水泄不通……

    如果这个时候回头撤军,即使损失一些部队,秦羽的主力已然能够安然撤离,再晚一步,等到中军唐战、赵子川的部队回杀而来,就会真的被围困至狭口。但为了实现与罗牧将军的里应外合,冒着被包围截断退路的危险,秦羽还是彰显神将之勇,天明之前誓将和先锋军部队拼死到底。

    而秦羽手下的部将也是忠心不二,秦羽的作风铁骨铮铮,只要秦羽纵身战场,军心就能凝聚,无论身处绝境与否,他们必誓死相随——这也是唐战陆菁等人对秦羽万分钦佩甚至是嫉妒的地方……

    “呀——”秦羽首当其冲,眼见前方关口源源不断的敌军骑兵倾涌拦截,秦羽挥舞手中的银枪,立于军中最前。欲要以一人之力挡住万军之威。

    当然南宫俊和慕容飞也属先锋军中之万人敌,他们自然不会让秦羽轻松冲阵。兄弟二人自知秦羽神力无穷。于是并肩协同,蛇矛青剑齐出。丛林中怒吼一声,奋声全力而朝秦羽霸王铁甲而去。

    秦羽虽然力战千军,但他也知南宫慕容兄弟的挥军之武,若是一人还能游刃应对,一旦兄弟二人齐上,纵使自己力顶千军,也未必会是对手。

    可眼下只有华山一条路,不拼也得拼——秦羽奋力大吼一声,几乎使出了全身的气力。银枪在夜空中划出一道惊涛波澜的折光,由上及下纵劈,震起百河尘土,巨力撼动着山岩,愣是将敌军的战马威慑得惊慌乱蹄。

    “啊——啊……”南宫俊和慕容飞也是有些出乎意料,这秦羽的力道实在恐怖,若是以冷兵近战,万万不可有任何疏忽。一旦吃上一招,毙命黄泉无疑。

    “闪开——”秦羽眼见着南宫慕容兄弟一直挡路。自己说什么也要突破这道难缠的防线。

    “有本事就来啊——”南宫俊奋力大吼一句,以壮胆示威。慕容飞也是一样,和南宫俊骑马并行,想要拦下秦羽。只有兄弟二人齐心协力。

    “啊——”秦羽吼声骤起……

    “啊——”南宫慕容兄弟也是齐声并进……

    “铛——”暗夜中闪现无数碰撞的火花,秦羽力道惊人,每每一招而下。南宫慕容兄弟都是手震短处、步退三分;但南宫俊和慕容飞二人的身手敏捷,尽管身处劣势。却能协作找寻秦羽的破绽,而不善灵活的秦羽也在前进拼杀中吃了小亏。腰间、手臂也有南宫慕容兄弟留下的血伤……

    “杀——杀……”而除开秦羽与南宫慕容兄弟的武将相拼,沂州部队与先锋军部队也是搅合厮杀在了一块儿,黑暗下除了阵阵滔天的杀喊,几乎看不见敌我双方的阵营,只能凭军令口号的判断,与敌军肉搏绞杀一处……

    直到天明……

    一夜的厮杀,秦羽自己也没想到竟会杀到天亮。已经损耗了大量体力,自己却还在和南宫俊慕容飞二人拼杀。南宫慕容兄弟二人的持久战甚是惊人,毕竟兄弟二人齐心上阵,但说实话,秦羽威慑的力道每每而下,南宫慕容兄弟也是每每震伤一处,久而久之,一晚兄弟二人全身也是痛伤不断;秦羽就更不用说了,虽然力惊天人,可一晚上的糜战几乎是用尽了全身气力,不但挥枪的力道渐小,手上、身上也是被南宫慕容兄弟二人刺伤无数,血伤淤红也是浸染了身披的霸王啸天甲,就连自己的战马“银玉麒麟”也是负伤嘶鸣——今夜一战实在是惨烈……

    然而秦羽这边还好,以一人之力而顶敌军左右猛将。但秦羽之勇并未能传至全军,因为部队数量的悬殊,一夜的奋战早已超过两个时辰,秦羽所率两千骑将几乎全军覆没,身旁还在齐力奋斗者不过数十骑……

    “啊——”秦羽最后的力道一挥,震退了前方道口准备拦截的先锋军骑军,可南宫慕容兄弟二人搏命阻拦,秦羽未能占得良机;反观南宫慕容兄弟二人,即使激战一夜,二人联手体力自要留余更多,眼见着秦羽的部队零零散散、大势已去,二人心知下一回合即能分出胜负。

    “汝军所剩无几,快快下马投降——”为了震慑秦羽,南宫俊手持蛇矛,大声呼喊道。

    但秦羽岂是卸甲投降之辈?但一夜的血战,未取敌将一人,纵使力顶千军,秦羽也是精疲力尽。如今的他血色浓起,不断挥舞手中银枪的同时,时不时回望林后的动向——他一直在等待沂州罗牧将军的主力大军过来,但两个时辰早早已过,天明几乎望不到任何的希望……

    可是不久之后,身后终于传出了大军赶来的铁蹄声……

    但秦羽似乎并没有看到希望,反倒是近乎绝望……

    来的并不是罗牧将军里应外合的主力部队,而是唐战、陆菁和赵子川熄灭林火后的先锋军支援部队……

    现在一切都晚了,如今部队损失殆尽,敌军拦住了后退之路,秦羽又是身心力疲,他已经不可能从先锋军主力大军中脱困了……

    秦羽稍稍停下了手。身旁的骑军部将只剩十人,浑身上下更是负伤无数。而先锋军这边也停止了进攻。部队呈列队将其包围其中,南宫俊、慕容飞以及尔后赶来的赵子川和唐战四骑将立于军前……

    秦羽眼见着绝路难逃。心中终于彻悟——罗牧将军背叛了自己,今日他并未派出一兵一卒前来支援;更确切地说,罗牧将军昨晚答应自己的计策,实则是让自己来送死……

    “哈哈哈哈哈哈……”秦羽悲愤地轻声一笑,带着一丝戏谑,也带着一丝无奈,苦声说道,“明白了,他是故意让我来送死的。他居然背叛了我……我秦羽尽忠朝廷,竟落得如此下场,好,很好……”

    秦羽右手紧握银枪,胯下的“银玉麒麟”也向四周投去愤恨的目光,似乎下一刻要与秦羽一并战死沙场。

    秦羽顿了顿,望着四周漫目无余的敌军步骑,重新拾起血性,大声喝道:“来呀。想要我秦羽的人头,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

    秦羽的义正言辞,却是震住了在场所有将士,包括唐战陆菁等人在内。他们没有想到堂堂“秦家后人”,不但神力惊人,而且充满血性。即使知道自己今日不能逃出包围,也要奋战到最后一刻……

    按照陆菁的计划。他们今日的目的是要活捉秦羽,并劝其归降。唐战等人自然不会要他性命。唐战作为主将,骑马上前一步,凛然说道:“秦将军,你身为先皇英雄的后代,如今战场上血性不屈,唐某此生佩服……但是如今蒙元暴政,天下百姓揭竿而起,欲推翻元王朝,秦将军身为名将之后,自知所作所为为的是腐朽的王朝还是天下百姓——”

    秦羽直视着唐战,毫不示弱到:“你是唐家后人对吧……唐家后人也是英雄的后代,只可惜你我二人的忠心不同,不可能志同道合……你是唐门世家的后人,为了天下百姓,为了唐家的遗恨,誓要推翻蒙元;而我秦羽是‘神力将军’的后代,一生一世都只为朝廷尽忠,我是不可能做出违背朝廷的行为……”

    “即是如此的话,那就只有枪下定夺了……”唐战眼神坚定,毫不犹豫地提起手中的梨花枪,似乎要和秦羽一决胜负。

    “哼,求之不得……”秦羽也是毫不畏惧道。

    除了唐战,赵子川、南宫俊和慕容飞等骑将也是随时做好应对,看着秦羽现在精疲力尽,但是“神力将军”其力惊人,他们一刻也不敢有任何松懈。

    秦羽眼见四将合围于此,视死如归的他也抱定了拼死最后一刻的决心,毅然决然道:“神力将军秦羽在此,有本事就一起来啊!——”

    此声震慑万军,先锋军众将士逡巡而不敢进。但唐战等人定力十足,眼见秦羽誓死拼杀之悲壮,却是一时不知如何动手……

    “四个人一起拿下他!”关键时刻,后方冷静的陆菁大声示令一句。

    陆菁的示令让众人回过神,唐战等人不再犹豫,四将合围而上,欲将秦羽擒拿下马。

    “上——”唐战也喝令一声,勒马提缰先行而去。赵子川紧随其后,体力充沛的二人并驾齐驱,驭骑先锋而上。

    “呀——”秦羽怒吼,单骑御枪,飞马驰骋而正其梁。唐战梨花枪先向而至,秦羽银枪奋力阻之,虽然力顶千军,但梨花枪乃唐家神器,加上自己体力枯竭,秦羽难以抵御多时。

    “吃我一剑——”紧随而来便是赵子川的“乾坤二剑”,黄绿剑光一闪而过,正面而朝秦羽袭来。由于计划生擒秦羽,并非置其死地,赵子川的这一剑,力道全然在秦羽手中银枪之上,梨花枪和乾坤二剑的双重力道,秦羽手中的银枪已然有些不支。

    “还有我们——”南宫俊和慕容飞齐身飞马赶到,蛇矛青剑再起,和赵子川一样,力道全然施在秦羽银枪之上。秦羽感受到了全所未有的压迫,孤军一人而战,终究是双拳难敌四手。

    唐战、赵子川、南宫俊、慕容飞,先锋军四虎将齐上,世间未有敌手,但秦羽此时正是一人之力而敌四虎。秦羽天生神力毋庸置疑,但此时体力枯竭的他,以一人而对四骑,显然招架不住……

    “呀——”秦羽拼劲自己全身之力,力顶四骑之威,其势震惊周人,就连陆菁看在眼里,也是惊晌地半天说不出话……

    “啊——”四将奋力而上,秦羽终究难以抗衡……“吁——”银玉麒麟一阵嘶蹄,秦羽未能顶住,整个人翻身落马而下,最终还是不敌而终。

    不过唐战等人似乎也不轻松,他们万万没想到秦羽以一敌四,竟是让叱咤风云的自己四人耗尽其力,如若不是一夜激战的精疲力尽,换做是四人中的任何一人,都未必能战胜秦羽……果然,经过一夜奋战的南宫俊和慕容飞体力最先透支,将秦羽压下马后,自己二人连手持兵器的力气都没了。

    唐战和赵子川这边还行,眼见着秦羽持枪落马,索性想要将其擒拿……

    “秦将军,这边有岔道通行,快快过来——”成败一刻,秦羽幸存的手下骑将,发现了前方一条岔道生路,于是大声喊道。

    秦羽心中一定,似乎不想就此任命,不甘放弃的他,回头望了一眼不能随同自己逃生的“银玉麒麟”,心沉一声,随即奋力从先锋军包围中突围而去,跟随着自己幸存的将士从岔道口跑出……

    唐战和赵子川眼见此景,想要纵身拦截,然而眼前的一幕却是让自己等人震惊无比——

    “呀——”秦羽怒吼一声,双手抱起岔道口一棵粗壮无比的大树,用力向上拔起……

    “不会吧?他该不是要……”唐战有些吃惊暗道。

    “呀——”秦羽继续奋力嘶吼,两臂的千斤力道,愣是让粗壮的大树撼动了起来……紧接着让人惊异的一幕——伴随着数根断裂的层层撕拉声,秦羽居然惊人眼球地将活活一棵大树给连根拔起,此等力道别说是常人,就是中原在世的武林高手也做不到。

    “他居然把一棵大树给拔起来了,这家伙是个怪物吗……”赵子川也惊呆了,他怎么也想不到世上竟有如此神力之人,其力不能以人类论别。

    秦羽双手将大树连根拔起,用尽全身的力气,将大树往岔道路口一掷——只听得一声惊天巨响,众人脚底下发出地动山摇的震撼,扬起的尘土九天而上,大树不但拦腰挡住了先锋军追击的路线,还震慑住了先锋军中所有将士……

    秦羽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再也无力再战。不过大树正好挡住了去路,秦羽用最后悲惜的目光望了一眼落入敌手的“银玉麒麟”,“麒麟”也传神的回了一眼,秦羽狠下心,转头便带着剩下的残余将士,往后方的山地逃移而去……

    大树拦住了追击路线,先锋军众将士也是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简直不敢相信……”唐战也是半天没有清醒,惊呼道,“他居然徒手将一棵大树连根拔起,我等纵横武林时日,却是从未见过如此神力之人……”

    “不过不管怎样,我们也不是一无所获……”赵子川回过神后,走到了唐战身边,望着秦羽遗留的战马“银玉麒麟”,镇静说道,“至少那家伙的坐骑,让我等扣押住了……不过这坐骑还真是骏壮,毛色也属上乘,真是匹上等良骑……”

    说着,赵子川想要用手抚摸一下“麒麟”的皮毛,却是被“麒麟”焦躁愤怒的脾气给顶了回来,还把赵子川吓了一跳。

    “小心点,他的主人可是秦羽,我们在他眼里都是敌人……”南宫俊提醒说道……(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