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一十七章 丛林伏击 下
    林中熊熊大火蔓延,丛林阵地两军阵型出现杂乱,还未正面交锋,就已被林中的大火闹得晕头转向。⊥,伴着火海中“噼噼啪啪——”的作响声,许多没有跟上编制的部队,还没来得及和敌军对峙,就开始关心着怎样在火海中逃生……

    当然,秦羽所率骑军部队不多,大部都随同自己冲锋杀敌,因此阵型变化调控应手;反观唐战先锋军这边,几乎所有的骑军主力都在林中埋伏,秦羽这一把火烧得——原本埋伏的阵地即刻乱了阵脚,被火攻“打回原形”不说,重新调整部队也是难上加难……

    林中焦地,刀光剑影……

    “呀——”秦羽银枪回天一落,劈山的力道寒光而朝赵子川身前而去。

    赵子川低声躲过,却是深感周遭空气中令人窒息的压迫。如今赵子川和秦羽正面对决,赵子川深知秦羽力大无穷,决不可正面硬碰,索性利用自己骑战灵活的优势,手持双剑与秦羽多加周旋……

    而在赵子川部队身后,刚才和秦羽有过短暂交锋的唐战,本想上前助赵子川一臂之力,可此时火海蔓延的速度惊人,后方的主力部队乱了阵脚,自己身为主将不得不重新回队调划部队。

    “傻蛋,命中军部队沿两翼空地散开,躲避风口的火势——”陆菁这边,也急匆匆朝唐战喊道。

    唐战自己也知,再不回队“收拾”阵型,火势的加剧夹击主力,后果不堪设想。但心中担心着赵子川孤军奋战,索性回头大声喝道:“子川兄弟。秦羽这边交给你了,我回中军集结部队!”

    “交给我吧——”赵子川顾不上回头。听见唐战的令声,大声回应道。

    “驾——”唐战勒马回头,快速赶往中军的火势严重地带……

    “着——”秦羽突吼一声,似乎是看准了赵子川的破绽,银枪一点便朝赵子川腹下而去。

    赵子川刚才回应唐战的话语,所以注意力没有完全集中……不过赵子川还是看准了秦羽的这次偷袭,整个人从马背一个腾跃翻身,以一个难以想象的动作躲过了这一枪。没完,赵子川手中坤剑奇袭侧下而去。一道碧绿的斩落剑光划出,正朝秦羽的额头。

    秦羽所见赵子川眼疾手快,出剑又快又准,自己躲闪不及,只得草草抬起左手,手腕的钢甲硬生生挡住。“蹭——”一阵刺耳的剑鸣,剑光在秦羽的护腕上留下一道“火印”,同一时刻秦羽的左手也传来一阵麻痹——赵子川的剑法也毫不留情。

    赵子川重新落回马,鼓舞士气振奋道:“继续啊。堂堂‘神力将军’就只有这点能耐吗?”

    秦羽不甘示弱,双手持枪,纵地一劈,金光闪现。尘土之地瞬时传来一阵撼动。“吁——”赵子川的马没有站稳,嘶蹄地向后退了一步——秦羽的力道实在惊人,一枪而下便可撼动大地。

    而这一回是秦羽乘胜出招。银枪回轮一点,正刺赵子川眉心而去。而赵子川依旧是反应超乎常人。侧头躲过之命的一枪,起手便是乾剑金黄一道杀出。“剑斩之阵”重燃,这次的目标是秦羽身前的铠甲。

    “蹭——”又是一道火光,赵子川的出手再次击中了秦羽,在其铠甲上划出一道印痕,如若不是秦羽全副武装在身,赵子川的出手已不知伤了秦羽多少回。

    “果然是这样……”赵子川像是发现了什么,恍而笑道,“你的力道虽然超乎常人,可你的速度却是你的弱点,只要出招速度超过你,纵使你是再厉害的‘神力将军’,也没什么好怕……”

    “真不愧是‘飞骑赵子川’,一眼即破,出招更是迅猛,难怪一路北上斩杀我军猛将无数,留其威名,能在我秦羽的枪下过上数十回合,也属惊觉……”秦羽倒是一点都不紧张,面对赵子川的矫捷身手,镇定自若笑道,“不过你似乎忽略了一处,只有出招速度跟上我可没用,你的防守速度也不能落下……”

    说话间,赵子川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直觉身前一道寒光由下而上即来。赵子川眼神一惊,察觉到了……

    “砰——”秦羽的银枪在赵子川回防的“乾坤二剑”上重重一击,赵子川千钧一发之际,收回了剑,抵挡住了秦羽的枪击,才惊险逃过一劫。但是秦羽的力道力顶千军,赵子川一个没留神,银枪有如天落巨石之力,一招而过,赵子川猝不及防一下,连人带马连退数十步。

    “啊——”赵子川下意识惊叫一声,双手持剑的同时,还拼尽全力稳住自己的战马。

    “还来吗?”秦羽不经意挑衅了一句,随即朝前方又是一道银枪横斩,只是这一次的目标似乎不是赵子川……

    “干嘛不来?难得碰上势均力敌的对手,我赵子川还没打够……嗯?”赵子川稳定后兴奋说道,可是前方的一幕却是让自己收回话。

    “赵将军小心——”一旁的将士像是注意到了危险,大声提醒赵子川道。

    赵子川也是抬头看到了——原来刚才秦羽挥枪的目标,是赵子川前上方一棵正在燃火的大树。只听得“咔嚓——”一声,银枪的力道一击便斩断了火烧的大树,大树垂直落下,正中赵子川的战马前。

    “轰——”大树轰然倒地……“吁——”赵子川的战马前蹄高高跃起,惊慌失意地差点被巨木砸中,倒下的树干正好挡住了赵子川以及身后骑军部队的去路。

    火焰在树干上熊熊燃烧,夜中挡住了赵子川的视线,只能隐隐约约看见秦羽调马转身的画面,以及他身后的蒙元部队——看来秦羽的部队转移了阵地,不打算和赵子川继续纠缠……

    “可恶啊。让他跑了,这么好的对手百年难遇。再战两百回合,我一定不会输——”赵子川心中失落忿忿不平道。

    一旁的骑将看着燃木挡住了部队追击的去路。不禁凑上前来问道:“赵将军,我们现在怎么办?”

    赵子川见燃木将大路彻底阻隔,后方火势也在急剧蔓延,随即说道:“秦羽的部队应该是往翼侧跑了……放心吧,那里还有南宫慕容兄弟的部队等候。我们现在即刻和唐将军的中路军队会和,并组织部队灭火控制山林火势,秦羽的围剿行动再作打算……”

    “是——”骑将答应一声,不得已,赵子川这回只能无奈先率部队回撤……

    秦羽这边。摆开了和赵子川的纠缠,此时正带着主力骑军往左翼方向行进……

    “将军,再往前走可能会中敌军的埋伏,将军可要三思啊,现在撤回沂州还来得及——”骑军侍卫一直不放心,毕竟深入丛林追击的部队只有两千余众,想要和先锋军上万的人马纠缠,还是在别人的主场,本来就是难上加难。

    “都已经到了这里。怎么可以说回就回?”然而,秦羽并不打算撤军,眼神坚定的他义正言辞道,“我军今晚以火攻烧林。本就打乱了敌军的阵脚,现在深入敌阵即是最好的时机……我军不深入敌阵包围,就不能引诱敌军追击。到时候与罗将军的合围之计岂不成了空谈?加把劲儿,兄弟们。只要再拖住敌军两个时辰,罗将军的援兵就会赶到。届时我们就能里应外合,歼灭敌人的部队!”

    秦羽的话语振奋激昂,而和先锋军主将赵子川数战不落下风,秦羽手下的将士也是对其忠心有加,誓死追随秦羽共存亡。“是——”于是,骑军众将士异口同声呼喊一句,随同秦羽一起,加快了骑马行军的速度……

    而继续往前深入,在下一个山林岔道口,又有一个阻碍挡在秦羽面前……

    “秦羽,我等候你多时了——”岔道口的两路,南宫俊和慕容飞的部队已是严加以待,慕容飞更是把秦羽当成了自己的仇人,说什么也要亲手将其正法,以报沂州关前兵败一战的耻辱。

    而在之前燃火的中路阵地,由于唐战陆菁部队的及时救火应对,火势并没有波及南宫俊慕容飞镇守的岔道阵地。而一旦中路火势全灭,届时唐战陆菁及赵子川的主力部队便会合围杀入——也就是说,秦羽的骑军部队此时是华山一条路,不但要赶在火灭之前突破南宫俊慕容飞的防线,更是要在两个时辰之内、罗牧援军到来之前,拼死存活下来……

    秦羽已经看见了,飞马前身的他,领着部队到了岔道的路口,他也很清楚地看见了路口处的熟悉面孔——南宫俊和慕容飞。

    “闪开——”秦羽大喝一声,银枪即指而朝南宫慕容兄弟而去。

    “孤军深入还这么嚣张气焰……南宫兄,我们合力对付他——”慕容飞也知秦羽神力无穷,一人之力恐难以制伏,于是随同南宫俊一起喊道。

    “好——”南宫俊自然没有异议,比起慕容飞一个人莽撞向前,南宫俊当然会选择更稳妥的方式……

    “哒哒哒……哒哒哒——”双方的战马愈来愈近……

    “呀——”慕容飞恨意留心,先发制人青光宝剑杀出,黑夜中如同月光皎洁的剑光朝秦羽突袭而去。

    秦羽毫不示弱,“斜月神枪”朝天一指,翻到山海的力道拔地而起,只听得震天一响,秦羽的银枪在慕容飞剑下重重一击,迸出强劲的火花。

    “啊——”慕容飞惊叫一声,惊天的力道正面而来,慕容飞手中的剑差点把持不住,手臂更是一阵酸麻——秦羽的力气实在是大得惊人,不是简简单单用内力便能震慑住,每每与其对招,自己总会败退几步。

    南宫俊见兄弟有难,蛇矛即起,“天裂神枪”蹿出流星火花,带着刺耳的嗖鸣,落雷便朝秦羽疾去。

    秦羽镇定自若,面对南宫俊的突袭,银枪回然一立,一道冲天金光闪过,惊动天雷的神力正中南宫俊的蛇矛,霹雳声响即起。

    “啊——”南宫俊也是震撼得大喝一声,驭马后退数步,手上也是短暂疼痛,惊异地望着秦羽道,“好大的力气,这家伙是怪物吗……”

    秦羽可不管这么多,眼下带着仅有的骑军部队,一定要在阵中甩开先锋军的包围,趁着林中火势还没熄灭……于是,秦羽这回提枪先行,怒目嗔视便朝还未及身的南宫俊飞袭而去。

    南宫俊和慕容飞还没从刚才的震慑中醒来,恍惚一阵后,南宫俊忽见前方银枪一闪,一股窒息的压迫正朝胸前紧紧逼近。

    “将军小心——”危险时刻,南宫俊身后的骑将奋不顾身上前护救,欲挡住秦羽的进攻。

    然而,秦羽眼神如同猎鹰,定准爪下的猎物,对身旁的干扰几乎不屑一顾。只见秦羽收枪回转一式,疾风般的左右两枪,黑夜中“砰砰——”两声,伴着两声痛苦的惨叫,上前护救的两名骑将被秦羽的枪杆直落下马。

    虽然护救失败,却给南宫俊争取了时间。这回知道了秦羽的实力,南宫俊不敢再有怠慢,大声怒吼一阵,使出了自己全身的力道,连同胯下的战马齐力向前,八丈蛇矛冲天之势对准秦羽便是当头一击。

    “砰——”秦羽的主动出击,却没想到是南宫俊的先手出招。这一回南宫俊的力道近乎全身,秦羽低身持枪,有些轻微大意。

    “纳命来——”而在一旁恢复的慕容飞也早已等候多时,眼见南宫俊先机镇压秦羽一刻,自己也是提剑前来助战……

    “铛——”慕容飞想要举剑刺向秦羽下身,秦羽先有所望,枪杆轮回一转,向下挡住了慕容飞的剑袭。然而秦羽似乎是有些轻敌了,南宫俊慕容飞两兄弟的合力,气势超乎意料,秦羽纵使神力,底盘过低险些支撑不住,中了兄弟二人的下怀。

    秦羽银枪死死抵住南宫慕容兄弟的兵器,整个人在马背上近乎低身躺下。由上及下的压迫,秦羽不得不使出腰身的全部力量,将二人的兵器抵过头顶。怎奈南宫慕容兄弟二人视自己为仇敌,用之力道惊呼天人,只凭秦羽自己一人之力难以持久相抗……

    秦羽死死咬着牙,忽觉坐下马背蓄力而动,灵光一闪……“麒麟!——”秦羽艰难中大喊一声,胯下“银玉麒麟”长空嘶鸣,马背忽而向上用力,借以秦羽向上之势。

    “啊——”秦羽怒吼一声,借以千军的力道,同“麒麟”一起,竟出乎神技般,硬生生把南宫慕容兄弟挡了回去。而且由于自己渐渐直身坐起,施出力道也是越来越强,渐渐南宫慕容兄弟二人有些抵挡不住。

    而且反观南宫俊和慕容飞,刚才抵挡秦羽近乎使出全力,时间愈久,愈是疲劳,并秦羽突然加上的“天之神力”,南宫慕容兄弟二人大叫一声,手中兵器险些脱落,连人带马被震退数十步。

    “吁——”兄弟二人的战马更是挣扎惊呼了半天,秦羽的力大惊人,南宫俊和慕容飞今日算是真正见识到了。不是慕容飞上次沂州城前力不从心,实在是难以成为秦羽的对手……

    “可恶啊,这家伙力气太大了,这真的是人类的力气吗……”南宫俊还在一旁惊魂未定,而他和慕容飞的“败阵”,士气也影响到了后面的骑军部队。

    相反,秦羽这边以一敌二不输气势,蒙元骑军上下振奋,心中坚定即使落难,跟着秦羽便能胜仗而归……

    “杀——”果然,秦羽恢复了力气,看准南宫慕容兄弟的布阵,浑身是勇地大声喝令一句,准备杀出一片血路……(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