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一十六章 丛林伏击 中
    &lt;=""&gt;

    秦羽的部队一路踏着黄尘追击,不出几刻便已到至丛林道口——这里也正是罗牧第一次被先锋军设伏俘虏的地方……

    “将军,敌军部队不见了踪影,要不要入林追击?”紧随身旁的骑兵侍卫想要继续追击,向秦羽发问道。````

    “吁——”秦羽停下战马,两眼凝视着前方一片漆黑的树林,似乎心有想法。

    “可不能贸然进入啊——”秦羽身后,另一名骑将劝阻道,“要知道,罗将军最开始就是在这林中遭伏,此次我军追击,不排除是敌军故意引诱我军深入,秦将军万万不可大意啊!”

    其实秦羽心里明白,深谙兵法的他自也清楚贸然深入丛林的危险,白天尚且如此,更何况是晚上?但前有里外合围之计,既已率军追至此地,毫无作为显然不妥。

    果然,秦羽义正言辞道:“我和罗将军有言在先,我军两千骑兵在此纠缠敌军主力,待到两个时辰即过,罗将军的主力大军便会前来支援,届时里应外合……虽然有危险,可如果现在就走了,那计划不就失败了?硬着头皮也要上了——”看来秦羽是下定了决心,今夜不立下战功,誓不回城。

    “秦将军三思啊——”刚才劝阻的骑将继续道,“这丛林里铁定有敌军的埋伏,将军不要忘了,罗将军最开始也是在城前受了敌军的引诱,一仗未打就追至此地,结果中了埋伏……今夜的状况和那日太像了,请将军万万不可轻敌啊!”

    秦羽望着前方丛林的魑魅,会心一笑道:“放心吧,我不会那么傻,就这样像个盲头老鼠一样深入……他们不是喜欢在丛林玩儿伏击吗?行。今夜就陪他们玩儿个够……”

    说完,秦羽秘密向手下吩咐了军令……

    “呲呲呲呲呲……”黑夜中的丛林,时不时传出窜动的稀碎声。如同黑夜里的群狼,亮出绿光般的双眼。伺机而动迎上的猎物。只是今晚在丛林中埋伏的并不是群狼,而是……

    “将军,敌方追击部队已经到了丛林道口,是否现在出击?”林中正前埋伏处,探头的士兵传话悄问道。

    “不急,先看对方有什么动向……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擅自行动——”说话的人正是先锋军的统将唐战,而在丛林中埋伏的。也正是先锋军的主力部队。

    不仅仅是唐战,他的身旁除了陆菁,林中山谷的各个道口,还有赵子川、南宫俊、慕容飞、慕容樱等骑将分派把守,无论秦羽接下来想要从哪个道口深入追击,先锋军各部第一时间便能得到消息,然后见机行事。

    设计这场伏击的,是陆菁不错了,一开始以攻城战车为诱饵,假借遭遇火攻败退。引诱敌军秦羽部队深入追击丛林,然后主力部队即在此埋伏,和那日设计擒拿罗牧之计几乎如出一辙。不过陆菁心里似乎明白。秦羽不同于罗牧,这是一个无论于智于武上都难以对付的对手……

    “菁儿,确定能够成功吗?”唐战作为一军之主,心中似乎并没有底,他也把希望寄托在了自己一直信任的陆菁身上。

    “说实话,这一仗我也没有十足把握能够擒拿秦羽……”陆菁悄声应道,“不过我们手上兵多将广,至少可以确定这仗我们不败,至于拿不拿得下秦羽。就看我们的本事了……秦羽这个人还是有点计谋,刚才听军前说追击的敌军数量不多。秦羽却这么自信带这么点人过来,除了自信自身之武外。还有一个可能——他自己也在引诱我们,引诱我们突袭而出,然后陷入他们的里应外合之计……”

    不愧是陆菁,无论敌方如何算计,她都能一应猜到。

    “真不知道他会做出怎样的行动……”唐战心中还是有些战兢道,眼见连燕只吉台巴扎多都没怕过的陆菁,对秦羽却是敬畏有加,可见其领兵之力,自己更不敢掉以轻心。

    “不用太担心,子川兄弟他们已经守好了各个关口,就算敌军真有埋伏反过来算计我们好了,我也有后计,不管他们用什么……”陆菁继续分析嘀咕道,“如果我是秦羽的话,现在最稳妥的方法除了撤军,那就只有火攻——不过这也是我最不希望看到的结果……”

    除了唐战这边正前方的埋伏,其他山道的各个关口,赵子川等人的部队也早已是跃跃欲试。作为先锋军中的第一猛将,赵子川恨不得即刻和秦羽一较高下,看秦羽是不是传闻中力过千鼎的“神力将军”。

    慕容飞就不用说了,上一次在沂州关前吃了败仗,这一次正逮着机会报仇再战。若是前方有了秦羽部队动向的消息,不用多说,只要军令即下,慕容飞一定冲阵最前……

    不过所有人中,似乎有一个人的战意不那么强烈,此人便是慕容飞的妹妹慕容樱。慕容樱领着后援部队拖在全军最后,负责前方的战事……可以说,先锋军全军上下,如今和秦羽打交道最多的人,便是慕容樱,最了解秦羽的人也是她。慕容樱一脸踌躇的表情,想要再次见到秦羽的她,心中却仿佛是在说,她并不像打这一仗,无论胜败与否……

    拖在部队的最后,慕容樱在马上时不时拿出挂在腰间的玉佩——那是秦羽放走自己时,暂时赠予自己的信物,也正是这个信物,让慕容樱对秦羽产生了无比的信任,无论对方是敌是友,慕容樱至少能够相信,他是一个正直的人……

    “将军,你在看什么?”正在慕容樱凝神手中的玉佩间,一旁的骑将不禁凑过身来问道。

    “你看什么?”慕容樱马上恢复往日冰冷的面容,收回手中的玉佩,厉言斥责手下的将士擅自言行。

    “不是,我是看将军你这么入神的样子,我在想……”骑将似乎还有话说。

    “我想什么关你什么事?”提到玉佩的事,慕容樱竟有些神色慌张起来。一想到秦羽,慕容樱也不知为何紧张激动得有些毛躁,要不是夜幕下看不清。慕容樱此时的表情一定会在军中尴尬得脸红。

    “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想问……我们什么时候行动?唐将军让我们在这里埋伏了这么久。一点动静也没有……”骑将还是在一旁老老实实道。

    慕容樱缓缓舒了一口气,随即轻声提醒道:“急什么,等前面的军令传来……还有,你们得听我的命令,没有我的指示,你们不许随便行动——”

    手下的将士自然是乖乖听话,没有再敢多提……

    夜中一切寂静……

    “放火——”黑夜中突然传出一声军令——是秦羽,陆菁担心的事情发生了。秦羽真的放火烧林了。

    令声即下,秦羽手下的士兵随即行动,骑军按行阵在丛林道口各处展开,纷纷以火攻燃着前方的草木……“噼噼啪啪……”不出多时,丛林各处明火冲天,浓烟弥漫的同时,发出草木烧焦的噼啪作响。火势迅速蔓延,整个丛林阵地前方淌成一片火海,气势如同炎魔从地狱苏醒,一只鬼手撕裂黑幕的表面……

    “真放火了。这么狠?”陆菁眼中映射着冲天的火焰,闻到滚滚的浓烟,不好气地冲言了一句。随即下令道,“没办法了,只能正面和他较量了——”

    唐战点了点头,左手聚力即出,一道震慑的掌风呼啸而出,一瞬便冲开了中道路口的火势——劈空掌的内力,打开一条焦土之道,唐战随即下令道:“全军列阵!——”

    令声即下,埋伏在林中的先锋军主力几乎一同而现。不只是中道的唐战陆菁部队,火势蔓延至山谷的各个关道。赵子川、南宫俊、慕容飞等人也是不再坐以待毙,率领骑军部队。按计划沿左右两道包夹秦羽部队而去。既然埋伏被识破,那就正面硬吃敌军……

    “冲——”秦羽也清楚敌军是在试图包围,为了迎合自己与罗牧将军的计划,秦羽不得不以自己为诱饵,假装跳入敌军的包围圈,正面僵持的同时,等待沂州方面主力部队的到来,以从里应外合之计。

    “杀——”秦羽的骑军部队也是气势汹汹,秦羽一声令下,蒙元铁骑部队随即如山洪而出,正朝唐战的中道部队而去。

    唐战正面而对秦羽,看清了敌将的面庞,好久没有动武的他,浩气凌然道:“‘神力将军’秦羽,让我会会究竟有多少能耐——”

    说完唐战先发制人,眼见着秦羽部队正面相冲,唐战丝毫不退,左手劈空掌再出,力道而起三风落丈,卷起滚滚黄尘,干扰敌军视线的同时,强劲的掌风更是将前排的蒙元骑军冲得“五花乱舞”。

    “啊——啊——啊……”果然,劈空掌令人窒息的掌风,让蒙元骑军逡巡难进、惨叫连连……阵前唯独一人,“神力将军”秦羽,胯下“银玉麒麟”凛然不动,狂风乱舞中似如定石神兽,稳如磐石。

    “呀——”秦羽定力稳于劈空掌强劲的掌风,自己也未有怠慢,手中银枪由上及下滑翔而过,黑夜中一道冲破天际的银光,银枪威慑之力震起被火焰烧焦的滚滚尘土,一道劈山力道的劲风径直便朝唐战而去。

    唐战不甘示弱,手中的梨花枪早已蓄势待发,起手一式“流星望月”,梨花枪伴着金光一闪,冲天的气势在烧焦的黑土之上留下一道“深不可测”的沟壑,发出“蹭蹭——”作响,与秦羽的银枪正面冲击而去……

    “砰——”一声惊天的巨响,唐战和秦羽的内力正面相碰,双枪而对,尘土飞扬,烧焦的土地顿时炸开了花。二人的力道皆为深厚,秦羽这边被唐战的内力震退少许,唐战也被秦羽惊人的力道震麻了手臂。

    “好大的力道,‘神力将军’的名号果然名不虚传……”唐战双手紧握枪杆,感受到来自秦羽千鼎之力的压迫,心中暗暗惊道。

    而秦羽这边则是不为所动,听说过唐家霸王枪的威力,秦羽自知唐家后人的实力。不过秦羽后退几步,并不打算就此退却;相反,唐战的正面冲击到时燃起了秦羽久违的斗志,在沂州主力部队赶到之前,自己说什么也要和先锋军中的众将好手一较高下。

    不过因为刚才的内力相碰,中间被炸开的尘土遮挡了秦羽和唐战二人的视线,尘土未有扩散前,二人都不敢彼此轻举妄动……

    “飞骑赵子川杀到——”夜中黄尘之下,一句熟悉而响亮的喊杀声响起——赵子川驰骋战马飞行而过,一跃而上尘土九天,手持“乾坤二剑”浩然出现在秦羽抬头的尘土之上。

    秦羽见状,不禁由衷赞叹——能够骑马一跃而至如此之高,常人根本难以做到。看到了赵子川手中的“乾坤二剑”,秦羽露出好战的笑容道:“你就是名传黄河南北的飞骑神将赵子川是吗?来的正好——”

    秦羽眼见赵子川飞驰而下,自己也是丝毫不敢怠慢,银枪持于手中,眼神凝然而视。

    赵子川飞马而下,出招干净利落,“三十六道连斩”斜月星空杀出,如影如形的黄绿剑光交错横行,直杀得秦羽身旁的骑军将士人仰马翻。

    然而秦羽依旧是毅力如山,丝毫不为所惧,胯下“银玉麒麟”长空嘶鸣一道,手中长枪宛若流行飞驶,斜月横斩而出,夜空中光亮一式,如同镇压山迫的巨力一瞬便将赵子川“乾坤二剑”的剑气消散得无影无踪。

    赵子川回身落马,解决掉了秦羽周旁的骑军将士,自己则是铁蹄并行而上。没有带上自己的骑兵部队,赵子川要在这里和秦羽正面单挑,搏命一出谁才是军中的神将。

    既是赵子川先发突袭,秦羽自然是欣然应对。一个是手持北疆神器的“飞骑神将”,一个是力顶千钧的“神力将军”,双方各自军中的第一猛将,气势丝毫不输彼此。

    “吃我一击——”赵子川先发制人,知道秦羽招式的力大无穷,赵子川依旧是自信满满地主动进攻而去。先锋军出征向来冲杀在最前,这次面对秦羽也不例外。

    “来的正好!——”秦羽也是毫不退让,手持长枪已经严整以待。两将目视相投,正面对决一触即发……

    夜中山岭……

    “就是这了,这里应该可以看见下方战事的一切……”苏佳和萧天大晚上从营地跑来,就是为了观摩山下林中的战事,苏佳领着萧天来到了位置不错的丘陵,缓缓说道。

    不过现实确实让二人有些失望——本来天黑视线就被干扰,现在山下又是莫名起了熊熊大火,林中究竟发生了什么,肉眼更是一无所知。

    “什么嘛,一点东西都看不见……”萧天随苏佳来到了一旁的岩体,有些抱怨道,“菁妹他们在搞什么,林中怎么起火了?”

    苏佳也是感到好奇,不禁道:“不是我们在林中埋伏吗?怎么林子烧起来了,那我军岂不是……只有一种可能,这火是敌军燃起的……”

    “这么喜欢用火攻,烧了我的战车不说,连森林都不放过,这也太狠了……”萧天不禁调侃道,“这个秦羽是不是五行缺火,做什么都用火……”

    “好了,别贫了,得仔细看看,下面的战况如何……”苏佳还是一本正经道。

    “看?怎么看……这么大的火,人都看不清,那我们今晚跑来这观摩战局,岂不是白费功夫……”萧天还是不好气道。

    “这在我们意料之外,想要看清战况,恐怕要挨到明天……”苏佳望着山下林中熊熊的大火,心中不安道……(未完待续。)

    ...

    ...  &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