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一十五章 丛林伏击 上
    黑夜帷幕,沂州城外擂鼓隆隆,战前阵地,数十架攻城战车正朝城关徐徐而进。【全文字www.yuehuatai.com】&amp;..战车自是先锋军部今夜的攻城利器,唯独不同的是,先锋军阵营今夜并未燃起明火,似有意向沂州方面隐瞒军队部署,黑夜下隔远望去,只能凭听觉感受大军压迫的威慑……

    而在沂州城关之上,秦羽急忙从将军府赶到,亲临守城指挥。远望着黑暗处战车扬起进攻的号角,虽不知敌军想要打何算盘,但秦羽丝毫不敢掉以轻心,命令各关口守军加强戒备的同时,自己也是保持着十二分的警惕。

    “将军,敌军似乎是想用战车攻城——”观察的士兵一刻不停地向秦羽汇报道。

    秦羽凝神定望,口气坚定道:“传令城中各路守军,把好支柱要塞!火箭弓弩手守卫各个关口,一旦敌军有强攻之际,奋力阻之!另外,城门口命部队严守大门,如果敌军战车进犯,沿楼火箭手点燃战车,城门守卫更不能让战车撞开大门!”

    “是——”士兵得令后,即刻转身吩咐城中各路守军。秦羽的军令不但果断,而且其势如同昂扬之号,振奋军心,这也是秦羽初临战场,却能凝聚军心的关键……

    先锋军的战车还在靠近,似乎到了远程弓弩的范围,操控的士兵随即分布行动,战车上排的弓弩装置瞄准城楼目标……“放——”随着暗夜中先锋军首领的军令,数十架战车同时发起进攻,昂头箭弩装置随之启动,黑夜下数以万计的箭弩便向沂州城楼飞射而去。

    黑夜中传出令人寒颤的密密麻麻的“嗖嗖——”声,箭雨如暴雨一般侵袭而下。由于是在夜里,飞射出的也未火箭。守城的士兵根本难以看清,很多前排的守卫听到了箭袭声即至耳边,却是为时已晚。终于能看清箭至身前的一刻,一眨眼便是中箭倒地。甚至穿心而亡……

    “啊——啊——啊……”很快,城楼之上死伤一片,守卫还未向楼下的战车发起进攻,就有些乱了阵脚……

    “呀——”秦羽提起银枪,一阵轮回扫过,挡住飞来的箭雨,只身屹立守军最前,奋力呼喊道。“不要乱,各路守军以盾阵御箭,待到敌军战车进入射程范围,以火箭反击!”

    秦羽的军令即下,城楼之上士兵盾牌成群而起,形成一道铜墙铁壁,果然有效挡住了战车飞射而出的箭弩。其实如此战况之下,先锋军只需火箭便还能继续以远程压制,但他们似乎并未这么做;相反,箭雨压制受到限制。先锋军的战车部队随即继续向前,似乎想要冒险强攻城门。

    而在战车身后,还有黑幕下难以数清的先锋军精骑部队。一旦沂州城门撞破,先锋军部队便会以潮水般涌入城中;进入城中便会是蒙元士兵不善的巷战,秦羽深知今夜据守即为关键之际,决不可有一丝疏漏……

    借着盾阵的间隙,秦羽亲见战车临近城门,已入火箭射程之内。秦羽从盾阵站起,冒着箭阵迎前大喊:“城门左右火箭弓弩,目标敌军攻城战车——”

    “放——”紧接着就是守军各关口的军令骤响,这次轮到沂州蒙元守军的火箭箭雨之阵。由盾阵间隙各处飞射而下——果不其然,秦羽守卫得当。先锋军数十架攻城战车燃起,刚才浩浩荡荡向沂州进发的部队。不出一刻便化作一片火海……

    赶在进攻城门前,破坏了敌军的所有战车,秦羽的战略已然成功;相反沂州城下的先锋军眼见战车即毁,剩下的骑兵部队即使精良,也难以起兵攻城……“撤军——”果然,先锋军中将领一声令下,命令今夜袭城的部队撤返丛林阵地。

    秦羽眼见攻城停止,心中落下一半。但他并没有完全放松警惕,而且秦羽的眼神略有异动,似乎看着先锋军大军撤退,有着他计之想……

    “罗将军来了——”一声士兵的通报,正在秦羽踌躇思考间,主将罗牧这个时候才赶到城楼之上。而今先锋军大军撤退,城下空留下火烧战车的遗骸,一场短暂惊险的夜袭就这样草草结束。虽然虚惊一场,但火箭据守损毁了先锋军的所有战车,这一仗说实话是秦羽占得优势……

    “罗将军——”秦羽眼见罗牧前来,恭敬请命道。虽然在将军府时闹了些许的不快,但大敌当前须得团结一致对外,秦羽还是恭敬认真等候主将之令。

    “秦将军,听说今夜敌军攻城战车来袭,秦将军以箭盾奇阵据守,力保城门不破,还击退了敌军主力,大伤敌军士气,秦将军可谓功不可没啊——”罗牧这会儿倒像是客气了起来,大加夸赞秦羽道。

    然而,秦羽脸上并没有笑脸,现在战事结束不久,秦羽还不敢掉以轻心,随即请命罗牧道:“现在还不是高兴之时,如今敌军战车损毁、士气大伤,正是逃亡丛林阵地之际……将军,末将愿率城中精良骑队两千,沿丛林阵地乘胜追击敌军!”

    “两千?”罗牧听了,有些不可思议道,“两千太少了,敌军之众可有数万,而且还是敌军主阵,别说设伏遇袭了,就算是平原正面应战,也未尝能有胜机……”

    “两千足够——”然而,秦羽却是显出十分自信的神情,不过秦羽话间稍有停顿,随即又对罗牧道,“不过罗将军,可否原谅在下一计,动用指挥罗将军主力大军?”

    罗牧笑着道:“哈哈,秦将军乃我军镇敌之将,文韬武略以一敌百,秦将军若有良计,大可委实道来——”

    “那就谢过罗将军了……”秦羽答谢了一声,随即请命计策道,“将军,敌军现在撤返丛林阵地,即为阵脚慌乱之际,不过前有罗将军丛林追击落伏之败。他们这次恐会故技重施,在丛林前等待罗将军再次中计……但这次不同,末将亲率两千精骑以诱饵深陷。深入丛林并以火攻开道丛林追击。丛林即烧,敌军必会以主力军队正面包围末将。末将以性命之誓拖住敌军两个时辰。此时罗将军再率城中主力大军奔马赶到,我们里外夹击,反包围敌军主力,必能大获全胜!”

    罗牧听了,凛然大义道:“好,秦将军之计果然极妙——就按秦将军所言,趁着敌军还未回营,率两千精骑乘胜追击……待到丛林燃起。便是出兵号令,两个时辰之后,本将军必会率大军主力前来,里应外合,共歼敌军!”

    “末将遵命——”秦将军慷慨激昂一句,随即马不停蹄赶下城楼,集结部队而去……

    “吱——砰”沂州城门即开,只是并不是敌军攻城的响应,而是守军追击的号角——秦羽战意昂然,以最快速度集结了城中两千精骑。自己则立然军前首将。胯下“银玉麒麟”嘶鸣,手持银枪、甲胄神弓,军令即下。千军铁骑突进。

    城下战车残骸的火焰还未燃尽,铁蹄铮铮的战马自城下追击而去。秦羽眼神视死如归,愤然一枪便是破军神威。而在丛林阵前,先锋军撤退的战马蹄声还未消尽,“驾——”秦羽提缰突入,“麒麟”加速前进,城楼至阵前丛林二里地,在秦羽威骑下,似乎一跃而至……

    而此时此刻。在城楼之上观望秦羽追击背影的罗牧,嘴角处露出一丝诡异微笑。

    “计划成功了是吗?”同一时刻。从城楼沿下的台阶处,一个熟悉的诡笑声传来。

    “公子爷。此等战事之况,你又何必前来?”罗牧一改之前的口气,用奉承的口气回头应道——来者正是太守王宣之子王信。

    王信轻声一笑,狡黠道:“可不是嘛,秦家人是生是死,现在可是关键……罗将军答应让秦将军率部队追击敌军,算是成功了一半不是吗?”

    “你可真是狡猾啊,用这种办法‘名正言顺’诛灭秦氏一家……”罗牧话中带话膈应道。

    “是啊,本王就是这么狡猾,能够让罗将军你光明正大,铲除心头之恨的‘狡猾’,哼哼……”王信诡笑应道——阴谋即为开始,似乎在这背后,秦羽将面临从未有过的劫难……

    黑夜下的丛林阵地,先锋军阵营……

    “这就是……菁妹你的计划?”营帐前,先锋军各部全副武装,似乎今夜有“大动作”,萧天没有战事任务,但他的脸色似乎不好,一脸耷拉地朝即将出征的陆菁问道。

    “对啊,攻城战车即毁,故意放慢撤军的速度,引诱秦羽带兵追击,这都是诱敌的计策……”陆菁也做好出征的准备,笑脸回应道。

    “我的意思是……”萧天才得到了阵前的消息,他继续不好气地“责问”道,“我辛辛苦苦帮工匠打造的三十七架攻城战车,之前说什么‘借我用下,引诱敌军’,结果……就这样被一把火烧得个一干二净?”原来这就是萧天“脸色不好”的原因。

    “额,这个嘛……”陆菁有些不好意思地挠头道,“这计策好像有些疏漏,没考虑战车的善后,我也不知道秦羽下手会这么狠,呵呵……没关系啦,又不是人死了,车子没了还能再造。大不了这仗打赢了,给萧大哥你记个大功好了,你也别这么不开心……”

    “菁妹,都准备好了,什么时候出发?”前营这边,慕容飞已经迫不及待地请命道,上一次在阵前不敌秦羽,这一次他说什么也要讨回点面子。

    “知道了,我和傻蛋马上就来——”陆菁回应了一句,随即转头对萧天道,“那就这样了,萧大哥你和苏姐姐今晚守营,等候我们的捷报就行……”说完陆菁即刻上马,驭马便走,生怕萧天又在一旁再提多事。

    “哒哒哒——哒哒哒……”待令步骑也随之行动,这一回秦羽丛林追击而来,看来先锋军是要真刀真枪与之一战……

    萧天在营帐门口伫立未回,部队已经出发许久,他似乎还在刚才的“气头”上。除了萧天和苏佳,营中还有胡夷狄等步兵阵营的将领在主营候令,部队中的精锐骑兵几乎全部出动,一夜倾巢而出,营中顿时空凉了许多……

    苏佳见萧天一个人站在大营门口,知道刚才发生的事,于是走到萧天身旁笑问道:“干嘛摆出这么难过的表情,还在为战车损毁的事情‘闹别扭’?”

    萧天摇了摇头,无奈说道:“佳儿你是不知道,制作那些攻城战车,花费了我多少心思……自从拿下徐州淮北,北伐进军之后,我基本上没一天睡好觉——你是不知道,菁妹像是拿我当苦力一样,硬要我在短期内完成攻城战车的工程图,说什么军事要用……就在今晚出发前,还摆着笑脸说什么‘借我用下,引诱敌军就好’,结果呢……被秦羽一把火烧得一干二净,顷刻把我的血汗都烧没了……”萧天说“借我用下”之类的话时,还学着陆菁娘娘的口气。

    苏佳听了,在一旁都快笑得合不拢嘴,随即道:“原来这就是菁妹说的引诱敌军再次出城的计策,结果一把火就‘牺牲’了阿天你所有的血汗……”

    “你以为那些战车那么容易就做好啊?”萧天还是鸣不平道,“虽然熟用机关术,但做出那样的东西,我脑子都快想破了……菁妹倒好,在我面前摆出一副笑脸,把我的精心杰作毁灭得这么轻松,还这么彻底……”

    “哈哈哈哈……”苏佳实在忍不住了,笑出声来道,“看阿天你现在的样子,不就和你师父一个样吗?”

    “我师父?”萧天疑问道。

    “我指的是妖鬼大师啊……”苏佳继续笑道,“原来在柳沙镇的时候,你不也经常在妖鬼大师背后说他‘杰作’的坏话吗?每说一次,你师父就跟你闹急,现在想想,阿天你这脾气不就和你师父一样?哎,真不知道等你老了,是不是也这个模样……”说完,苏佳还略带“嘲笑”地摇了摇头。

    萧天听了,先是投去“责备”的目光,但是仔细想想,自己这样子还真有点像妖鬼师父。一想起妖鬼大师的老来样,一瘸一拐,没事拿着木棍就要揍自己,萧天使劲摇了摇头,咬牙道:“不要不要,我才不要和那个老家伙一样,绝对不行……”

    “哈哈哈哈——”苏佳看着萧天的滑稽模样,又忍不住大笑出声,也不怕营中其他的士兵听见。不过说实话,苏佳也好久没像这样放开性子大笑了。

    开玩笑归开玩笑,今夜主力部队出动埋伏秦羽,是成是败犹未可知,萧天心里有些发紧。恢复冷静后,萧天望着前方路段复杂的丛林,不禁悄声道:“也不知道这一仗唐战兄弟和菁妹他们有没有把握……那个秦羽武力上不但能连搓我军众将好手,危难之际还能用计换回守城的主将,面对我军大军做到从容不迫、有勇有谋,看样子是个难缠的对手……”

    “是呀,我们两个恐怕都想要见识见识吧,那个秦氏后人的身手,无所事事在营中呆着,也不像是我们的性格……”苏佳也笑着回应道。

    “怎么,佳儿你今晚没有别的事务吗?”萧天转头问道。

    “还好啦,后营的伤兵基本上都无碍,我交给手下的几个士兵照顾就行……”苏佳眼神一亮道,“怎么样,有兴趣去阵前看看我军和秦羽的交锋吗?”

    “兴趣当然是有,可是这样真的好吗?”萧天有些不放心道。

    “有什么不好,我们又不是去阵前打仗……”苏佳继续道,“这一带的地形我趁空早有研究,说是丛林地段,旁边还是有峡谷一般的岩石山道……我们在山上观望敌情,虽然看不见具体战况,但敌将秦羽的用兵,我们说不定能大致了解一二……怎么样,今晚去看看如何?”

    “去就去,我还真想看看,把我‘血汗’一把火烧掉的家伙,究竟有多少尽量……”萧天也情绪高涨道,显然今晚他和苏佳不会乖乖在营中按兵不动……(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