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一十三章 交换俘虏 下
    次日辰时……

    沂州城外黄沙漫漫,隔丘而对铁蹄成万,两军对垒战鼓雷鸣,黑云预压之势滚滚而来……

    沂州城下,秦羽所率蒙元主力严阵以待,军将坐镇最前,身后扣押一名五花大绑九尺壮汉;而在守军对面,即是常遇春左三先锋军两万步骑,犹如鼓动雷霆阵阵,马高铁骑铮铮作响,阵前恍若战神下凡,一兵即挥万里如云——

    今日辰时约定,在此交换俘虏,然忧敌方有变,两军主力相与城下……

    在蒙元阵中被扣押的壮汉,自然是之前和慕容樱一起被俘虏的哈哈,慕容樱被释放后,哈哈便是交换俘虏的唯一棋子;而在先锋军这边,被扣押的自然是沂州城的首将罗牧,秦羽打从一开始就先提出交换俘虏一事,无论结果如何,首先得确保城池主将的安全……

    秦羽命手下士兵押解哈哈向前两步,自己则是身骑“银玉麒麟”上前,严肃凝望阵前敌军,首当其冲喊道:“吾乃沂州‘御南骠骑’秦羽,尔军主将何在?”看来秦羽是主动出来叫阵,急于救回主将罗牧将军。《

    陆菁在军后定身一望秦羽容貌,暗中微微一笑道:“这个秦家后人气质不凡,樱妹的眼光还真没错……”

    从军中站出回应的自然是先锋军主将唐战,唐战身骑战马而出,一旁也跟着扣押敌将罗牧并准备交涉返还的慕容樱。唐战守护梨花枪。战甲披身严阵以待,身为主将的他更是时刻保持战态。只见唐战昂然立首。骑马上前一步,大声回应道:“吾乃常遇春部左三先锋军主将唐战,阁下果真是‘神力将军’秦守越将军的后代,今日一见,果然气质不凡,能与秦家后人相与之言。是唐某之荣幸——”

    “非也非也……”秦羽临场镇定。望而一笑回应道,“朱元璋大军一路北伐,先锋军之威名秦某早已悉知——阁下乃唐家后人唐战,阵中更有飞骑将军赵子川、神算女子陆菁等之辈,还打败了朝廷中的忠良之将燕只吉台巴扎多,而今秦某能亲临率兵以试一二,才是秦某之荣幸——”

    唐战也相视一笑,大将风度说道:“不过今日两军会面,可不在交锋之事……今日沂州关前。两军约定辰时交还战俘,我军还于尔军罗牧将军,尔军还于我军哈哈将军;如今辰时已至,秦将军可否下令归还?”

    秦羽也回应一笑。大于凛然道:“好——敬唐将军是唐家后人,盖世英雄之辈,秦某今日亲自奉还尔等战将!”

    说完,秦羽从容下马,右手持握银枪,左手接过士兵扣押的哈哈,拽着麻绳推其向前走去。哈哈虽有不甘。但他心知现在是交换俘虏的关键时刻,唐战陆菁也是早有安排,不能因为自己的不冷静而打乱了计划,索性一路也没有挣扎反抗,顺理成章地被秦羽带着向阵前走去……

    “我去了……”慕容樱轻声朝唐战示意了一句,随即也拽着被绳索扣押的罗牧走向阵前。只不过罗牧这边似乎不太老实,被绳索紧绑,却一个劲儿地在挣脱,似乎不在乎自己掉入他人陷阱,依旧是看不起扣押自己的敌军将士……

    秦羽押着哈哈,慕容樱押着罗牧,双方相与走来……

    终于走至跟前,秦羽冲慕容樱微微一笑,先言问候道:“慕容姑娘,我们又见面了——”说话的口气非常和善,似乎并没有把慕容樱当成自己的敌人。

    而慕容樱对秦羽的态度却是晦暗不明,心中对其有着隐约的好感却又带着敌我双方的隔阂……但军前不容慕容樱多心,慕容樱故意把自己“武装”得冷酷起来,重重一把推了紧绑扣押的罗牧,并带着口气说道:“滚回去——”

    罗牧使劲儿摇了摇头,显然是对慕容樱的言行不屑一顾,甚至想要杀了她;怎奈自己的双手被紧绑,无以自由行动……

    “你也回去吧……”秦羽这边,说话的口气就对哈哈和善的多,也许是因为慕容樱的关系……而哈哈也还配合,毕竟秦羽说要主动放走慕容樱的时候,哈哈也在身边,哈哈对秦羽还是有善意在其中……

    被绳索紧绑的罗牧和哈哈向各自的阵营返回而去,两人擦肩而过……

    “哈哈叔叔,没事了……”见哈哈平安无事地走回了阵营,慕容樱关心一笑,随即用短刀帮哈哈解了紧绑的绳索。

    “哎呀,真是痛死我了……”哈哈甩了甩憋屈的双手,不禁发了一声牢骚,“不过樱妹,说实话能碰上秦羽将军这样的人,我们已经算幸运的了……”

    “是呀,如果我们不是敌人该多好……”慕容樱也轻声回应了一句,说的时候,眼神短暂瞟向了秦羽……

    秦羽这边,眼见着罗牧将军回来,秦羽连忙替罗牧割开了绳索。“罗牧将军,辛苦你了……”秦羽也是不忘问候一句道。慕容樱本打算是要今天趁此机会将玉佩还给秦羽,秦羽却似乎是把这事给忘记了,只是一心在问罗牧将军的情况。

    罗牧和哈哈不同,他一脸晦气地望了望秦羽,没和他说一句话。相反,罗牧更多地是望着后方刚才放走自己的慕容樱,眼神微微一动,似乎若有所图。

    “嗯?”秦羽注意到了罗牧眼神中的不对,心中暗暗道……

    “走了,快回去吧,萧天大哥说,这次回去他要好好训一训哈哈叔叔你……”慕容樱见秦羽并没有再注意自己一眼,以为是秦羽把“还玉佩”的事情忘了,现在两军阵前又不方便回头私谈,索性慕容樱还是一边劝说着哈哈。一边准备转头回去。

    “大哥不会和苏姑娘一起来训我吧,那我今天可倒霉了……”哈哈也是晦气地回头。没再理会对面秦羽和罗牧的情况……

    罗牧准备和秦羽一同返回沂州守军阵营,可是就在秦羽想要转身,自己却突然拔出了藏在腰间的短剑……

    明晃晃一道亮光从背后袭来……“樱妹快跑——”忽而正前方听到唐战等人的大声呼喊,慕容樱像是意识到了怎么回事,可回头已经晚了……

    罗牧提着短剑突袭而来,速度奇快。目标正是回头反营的慕容樱。

    哈哈知道事情不对。回头想要阻拦,结果手臂直接被划开一道血口,哈哈痛叫了一声。没完,罗牧砍伤了哈哈,重重一脚把哈哈踢倒在地,毕竟是沂州一军之主,偷袭身手还是有些斤两。

    而哈哈倒下后,接下来直接面对的就是慕容樱。慕容樱这个时候才刚回头,因为是交换俘虏。平时背在背后的红缨枪又没带在身上,想要拳脚反击却有些来不及,罗牧的短剑已经逼至自己胸前……

    “樱妹——”唐战阵营这边,众人也在担心地大声呼喊——下一刻罗牧便会将慕容樱一刀毙命。纵使在场之人武功再高,也来不及上前相救,众人的目光也是愈加绝望……

    慕容樱在这一刻紧张到了极点,心跳一瞬来不及落下,下一刻自己似乎就要命归黄泉……

    “蹭——”黄尘飞扬中一把银枪闪过……

    “啊——”罗牧不知何处,腿部遭受重重一击,整个人叫痛着失去平衡。倾斜倒地而去,手中的短剑更是不翼而飞……

    慕容樱惊险中逃过一劫……

    是秦羽——秦羽假装回头,却是一直注意罗牧的动向,眼见罗牧腰间拔剑的一刻,秦羽即知事情不对,回马一枪阻止了罗牧的“偷袭举动”……

    “你……”慕容樱久久没有回过神,眼望着秦羽千钧一发救下自己,半天脸红得说不出话,脸红也不知是因为激动未有定神,还是别的……

    秦羽的表情依旧严肃,他怒视了一眼罗牧,随即抬头对慕容樱干脆道:“还不快走?”

    慕容樱惊魂未定中匆匆点头,随后便扶起手臂负伤的哈哈,赶回自己的阵营,“还玉佩”什么的,慕容樱都暂时不去想了……

    秦羽回马一枪拦下了罗牧的暗算,一枪又将其撑起,继而严厉斥声道:“罗牧将军,大军在前可别冲昏头脑,我等先行归城事宜!”

    说完,秦羽一枪一手将罗牧整个人拽上自己的战马,喝声下令道:“全军都有,回守城池!”

    “喝——”沂州关前响应声震天,“救”回了主将罗牧,沂州守军也不打算继续在关前对峙,响应秦羽的军令,全军撤回城池。若是先锋军趁此发难攻城,守军方面也能死守应对……

    “这个罗牧,刚偷袭樱妹,我和他拼了!”慕容飞眼见慕容樱险些丧命罗牧刀口,奋不顾身怒喊道。

    然而,慕容飞的举动一把就被陆菁拦住了,陆菁劝解着慕容飞道:“好啦,樱妹已经安全回来了,我们可不能违背了约定,要是擅自攻城,不但强攻不下,还会被别人以损失名誉看不起……而且这次你可看好了,是敌军的主将罗牧想对樱妹发难,你之前咬牙切齿恨透的秦羽,可是救了你的妹妹……”陆菁的口气中像是话中有话,时不时还冲慕容飞微微一笑。

    慕容飞听了,冷静下来仔细想想确实不错,这次如果不是秦羽的及时救命,樱妹就真的活不过今天,看来自己这回还得好好谢谢这个“仇人”……

    有惊无险一幕过后,眼见蒙元主力回城死守,先锋军部队也没打算继续多呆或是在关前安营扎寨。唐战军令即下,全军部队撤出关前,返回丛林阵地,以待他机……

    返回了主营,唐战等人并没有因为今日的有惊无险而放松警惕,相反,因为今天交还了之前俘虏的敌军主将罗牧,劝降一事白费功夫,一切又得重头开始……

    “现在该怎么办?”唐战现在有些迷茫,手中的有利棋子没了,一切回到了原点,而且这样的机会很难再有了,“放走了敌军主将,没了筹码,怎么劝降敌军……而且吃过一次亏后,我们可别再想轻易用计抓住敌军主将……”

    “看样子事情是有些棘手……”参谋老九也在一旁商议着,虽然没有亲临战斗,但老九还是对事情深知一二,缓而分析道,“劝降一事,归根到底还是要有握住敌军的筹码,现在敌将放回,这个筹码又没了……”

    陆菁则是在一旁沉默了半天,虽然事情看起来有些迷茫,但陆菁的表情一点都不着急,相反还有些轻松,就像无论怎样,胜利的结果都会水到渠成。陆菁微微一笑,忽而提道:“罗牧这个筹码没了,我们说不定有新筹码……”

    “什么筹码?”唐战接着问道。

    陆菁定睛一笑,随即利落道:“就是敌将秦羽——”

    “啊?”唐战有些半信半疑,不解问道,“打都不一定打得过,你确定我们能设计擒拿敌军的主将秦羽?就算真能好了,秦羽的地位可不比罗牧,就算我们用计成功俘虏了他,恐怕沂州全军不会因为他一个人而全城缴械投降吧……”

    “谁说要俘虏他?”陆菁笑着回应道,“我们要……招降他——”

    “招降?”唐战越听越有些迷糊,就连一旁的老九也是朦朦胧胧。

    “没错,就是招降——”陆菁自信地说道,“与其一口吃掉沂州全城,不如先从一点即破开始……秦羽是秦家后人,如果成功招降了他,沂州守军的战斗力就会急剧下降;加上沂州全城百信对秦家后人的拥护,秦羽即降,若是沂州方面拼死顽抗,城中军民必回大乱,届时等待沂州方面投降,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可是要招降秦羽,有那么容易吗?”唐战还是不确定,甚至是完全不相信道,“秦家后人这么拥护蒙元朝廷,祖先更是蒙元先皇亲赐良将,想让他背着祖先骂名投向我军,简直比登天还难……我觉得这事儿,不靠谱……”唐战一边说着,一边摇了摇头。

    老九也更倾向于唐战的观点,也在一旁补充道:“是呀,之前用计抓住罗牧,敌军军心溃散;可秦家后人秦羽一出动,蒙元敌军又重新团结一心,抵抗我军——可见秦羽将军用兵凝聚之力如神,这样的人想要招降他,恐怕不太现实……”

    然而陆菁依旧很自信,继续说道:“正是因为他能重新凝聚蒙元部队的军心,所以只要他一倒,沂州守军的军心便会顷刻间瓦解崩塌……想要招降秦羽,难是难了点,但眼下却是很好的契机——”

    “契机?什么契机……”唐战继续问道。

    “一个便是今天发生的突变事件,今日交换俘虏,罗牧偷袭樱妹一事……”陆菁继续道,“秦羽千钧一发之际救下樱妹,还打伤了自己的上头罗牧将军。罗牧将军资历不深,身为一军之将竟遭受如此之辱,必会怀恨在心,对秦羽心存不满……还有一个,便是樱妹……”

    “你说樱妹?”唐战听了,转而问道,“菁儿你不会真的相信,秦羽对樱妹有好感吧……我觉得不太可能,我们毕竟是敌人,樱妹性格自不必说,秦羽的行为处事就更别说了,你可不能把这当做是契机的证据……”

    “可他今天不顾主将罗牧的颜面,挥枪打倒了自己的上官,救下了樱妹这个敌人不是吗?”陆菁转而一笑道,“我们就赌一把吧,把命运赌在樱妹和秦羽身上,有时候运气可是决定胜负走向的关键,何况这种运气的把握很大……”

    看着陆菁无比的自信,唐战还是心里没底。不过陆菁向来料事如神,男女感情之事也毫不含糊,如果真如陆菁所测,这事情还真有可能左右大局……(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