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一十二章 交换俘虏 中
    秦羽忽而怔住了,沉默了一会儿,竟做出了一个出乎意料的举动……

    只见秦羽从腰间亮出一个明晃晃的玉佩,交予慕容樱的手中。那块玉佩的色泽目测定属上乘,慕容樱见秦羽如此之行,不知何意。

    “什么意思?”慕容樱不经意伸手接过玉佩,不禁问道。

    秦羽缓了缓,随即微笑道:“既然慕容姑娘不信任我,我就以物证抵押好了……这是我们秦家世代相传的玉佩,虽然对于敌我两军对峙来说毫无价值,但对我和我们秦家来说,却是至关重要,不管你信不信好了……你带着这件信物回去,然后带回给你们将军,说明交换俘虏的细节,明日辰时我军在此等候……”

    慕容樱接过玉佩许久,心中一片茫然,两军交战,哪有一军之主会用玉佩这种东西当做交涉的信物?对此,慕容樱冥冥中感到,秦羽的为人处世不像是一军之将的作风,倒像是江湖中的浪子游侠,言行洒脱……

    “虽然你我为敌,不过……”慕容樱似乎是有些犹豫,吞吐说道,“你突然把你们秦家的珍宝给我,而我们又互为敌手,这样……是不是……不太妥当……”

    “没什么不妥当的——”秦羽倒是很淡然地说道,“慕容姑娘只要顺利回去带话好了,玉佩就放在你这儿……我先走了,你快回去吧慕容姑娘,要是让我手下看到城下你我的对话,恐怕会有非分之想……”秦羽说着,就要转头回城而去。

    “可是,等一下……”慕容樱的表情随之由谨慎变为莫名的不舍,叫住秦羽道,“这玉佩对你这么重要。我们又是敌人……我该怎么……把这东西还给你?”

    秦羽听见慕容樱身为敌将,居然会主动要求赠还自己的信物,对慕容樱也是顿起好感,微微一笑……随即,秦羽背着身子,笑着摆手道:“不方便的话。就先放在你这儿吧,我想无论胜败与否,我都有办法有机会拿回那块玉佩……噢,对了,那玉佩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爹还指望我靠它娶媳妇儿呢,你可别给我弄丢喽……”

    秦羽最后洒脱地说了一句,然后便走回了城门……

    而慕容樱则在原地,发呆凝望着手上的玉佩和秦羽离去的背影很久。眼神朦胧,想到最初在战场上相见,秦羽威风驰骋的身影,和现在谈话交涉随性而行的举止,反差如此之大,慕容樱的心中若有所思,甚至有些犹豫……

    但秦羽的话没有错,现在正是回营的良机。为了救回还在地牢被扣押的哈哈将军,慕容樱必须及时回去向唐战还有陆菁通报……

    先锋军营帐处……

    “慕容兄。你这是干什么?”边翼骑军阵营,南宫俊本想和慕容飞谈论有关唐战陆菁提出的关于交换俘虏计策的决定,来时却看见慕容飞整理着装兵器的行为,于是有些担心问道——他是担心慕容飞又头脑不冷静,为救妹妹做出出格的举动。

    慕容飞搭好了护腕和腰带,全身战甲完备。长剑挂于腰间,似乎像是整装待发和敌人拼命的姿态。慕容飞也暂时没有回答南宫俊的问话,整个人一脸严肃的表情。

    “喂,你该不会又要和那个秦羽硬碰硬吧……”南宫俊见慕容飞的一脸沉着,怕要坏事。于是急忙阻止道,“虽然不是说你一定打不过他,可秦羽的武功我们都是见过的,就算换做是萧兄弟和苏姑娘去,也未必能占得便宜……而且唐战兄弟和菁妹他们说了,要讨论交换俘虏的计策,你可不要在这关键时刻又不冷静,鲁莽行动了——”

    然而,慕容飞随即叹了一口气,轻轻推开南宫俊的手,解释说道:“哎呀,你想哪儿去了,我没说我要去拼命……我知道是交换俘虏,可是这之前总得有人和敌方交涉吧?我毛遂自荐去完成这个任务,一会儿以使者的身份前去谈判——”

    南宫俊听了,立即阻止道:“那可不行——使者前去必须要冷静行事,现在樱妹被俘,你这脑子肯定冷静不下来,要真你去谈判,一会儿发起了脾气……而且对方若是谈判,基本就是敌将秦羽不会错了,你和那家伙在战场上有仇,别等上了谈判桌,你和他翻脸了……”

    “哎呀,这呀那的有完没完?”南宫俊没说完,慕容飞却在一旁焦躁道,“打仗不让我打,我忍了;现在让我去和敌军谈判,又不让我去?那可是我的妹妹,我亲自去谈判有什么错?而且敌军的主将罗牧可是在我们手上,我们谈条件,他们有什么资本不同意?”

    “你看看你,一提到樱妹,你就冷静不下来,这样去我们都不会省心——”南宫俊说什么也不会让慕容飞一意孤行,另加劝阻道,“你要是敢乱来,可别怪兄弟我没提醒,菁妹可是交代过我了,你要是有过激的行为,我就是把你绑了也不能让你去——”

    “你还敢绑我?”慕容飞见南宫俊像是来真的,也不客气道,“你们在这里说风凉话,那可是我的妹妹——得亏不是你的亲人被绑了,如果被敌军抓住的是玲珑姑娘,你敢说你会乖乖坐在这里按兵不动?”

    “你——”南宫俊见慕容飞言语上也和自己过不去,生气得有些哑口无言。虽然他也想在这儿好好“管教管教”慕容飞,但唐战和陆菁之前的命令,又不得不让自己时刻保持冷静。

    “樱妹现在被敌军抓去了,不知道会受什么苦刑……”慕容飞双手紧紧握拳,焦急担心道,“要是秦羽那个家伙敢对樱妹那样,我一定……”

    “一定怎样啊?你说秦羽会对我什么‘那样’……”正说着,营帐门口突然传出一个妙龄女子的笑声。

    南宫俊和慕容飞听了,同时投去惊讶的目光——没错,是慕容樱,她衣冠整齐、安然无恙地回来了。

    “樱妹——”慕容飞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慕容樱被敌军俘虏。现在居然就这样完好无损地回来了。

    “哥,我没事,你们都别担心了……”慕容樱还是和往常一样,笑着安慰道。

    “樱妹,你怎么会……”南宫俊也感到不可思议,顿时有些哑口无言……

    主营帐篷……

    “樱妹你是说。秦羽他主动放你回来的?”全军得知了慕容樱平安归来的消息,众将急忙赶到主营议会,唐战心中一直放心不下,觉得秦羽主动放回慕容樱事有蹊跷,于是急忙问道。

    慕容樱点了点头,慢慢叙述着事情的详委:“是的,他说他要我回来通报消息,交涉交换俘虏一事,用我们手上的罗牧将军。换还在他们手上的哈哈将军……我和哈哈将军被俘虏后,是关在城中的地牢里,你们放心,秦羽将军军令在先,并没有对我们有什么严刑,只是扣押我们罢了……后来秦羽也不知为什么,竟会主动放我出来,让我回来通报交换俘虏的事情……”

    “所以你现在才平安无事。毫发未伤……”赵子川不禁插话道。

    “怎么,我妹妹非得出点事情。你心里才开心?”慕容飞还没从激动的情绪中平复下来,即刻黑了一眼赵子川。

    “哎,开个玩笑,你这么死心眼干嘛……”赵子川见慕容飞心绪不稳,也默默回应了一句。

    “不过不管怎样,你平安回来就好……”唐战微微一笑。慕容樱平安无事,众人都能放下半心。

    “哈哈将军怎么办?”慕容樱这时还担心仍在地牢里被关押的哈哈,于是接着问道,“交换俘虏的事宜,我们真的要交出敌军的主将吗?”

    唐战点了点头。紧接着道:“是的,樱妹你不在时,我们也是这么打算的,我们本要主动去和敌军交涉,用敌军的主将交换你和哈哈将军……现在你回来了,但计划还是不变,我们依旧要用罗牧换回哈哈将军——对我们来说,任何一个将士的性命都至关重要!”

    “那就好,那就好……”慕容樱想着哈哈也会顺理成章平安归来,这才放下了心。

    “樱妹你刚才还说,明日辰时,我军与敌军在阵前碰面,交换俘虏是吗?”陆菁在一旁沉默了许久,终于发话道。

    “是的,就是明日辰时,在沂州城关阵前,我军与敌军进行交涉……”慕容樱继续道。

    “现在的问题是,派谁去交涉了……”提到了关键的步骤,唐战托着下巴思考道。

    “让我去吧——”第一个说话的,依然还是慕容飞,看样子不和敌将秦羽再碰一面,他慕容飞咽不下这口气。

    “你还来?都说了不让你行动了……”南宫俊依旧在一旁无奈劝阻道。

    “现在樱妹平安归来,你再不能说我不冷静了吧……这次让我去吧,不让我打仗,交涉这种任务又不会出乱子……”慕容飞就是不甘心,说什么也要和秦羽再会一会,哪怕不是刀枪相对。

    唐战默默点了点头,几乎是要答应这次慕容飞的请求……

    “不,还是让我去吧——”关键时刻,一个令人意外的声音出现——是慕容樱,慕容樱刚从敌营回来,却想主动请命,“让我去交涉,换回哈哈将军——”慕容樱的语气非常坚定,她骨子里也本就是这种性格。

    “不能再让你冒险了樱妹——”慕容飞当然不答应。

    唐战也觉得不妥,想要摇头否定,可一旁的陆菁似乎是另有他想,抢在唐战拒绝前,转而朝慕容樱笑问道:“樱妹你这么想去,有什么理由吗?”

    “我和秦羽有过交谈,知道他的言行作风,和他交涉,我知道怎样把握方寸,而且……而且……”慕容樱先是回答道,说到后面却又有些吞吞吐吐,“而且……我开始不相信他,他便把他身上的信物给我……那是他们秦家祖传的信物,我……我必须得找机会还给他……”说到最后有些忸怩,眼神也不定地向四周瞟去,紧捏着秦羽赠予玉佩的右手,也往腰后不经意挪了挪。

    陆菁看着慕容樱反常的举动,似乎心有想法。竟然微微一笑。

    “敌人的东西,有什么好还给他?”慕容飞一想到秦羽,气就不打一处来,索性放话道,“哼,等我们打赢了仗。摆平了他,我亲自拿他们秦家的信物给他收尸!”

    “不行——你敢?”然而,慕容樱却是出人意料地大声反驳一句,脑子都没过一遍,慕容樱自己也想不出,自己为何会说出这样的话。

    此话一出,在场之人全部震惊,半天没有说一句话。

    慕容樱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马上闭嘴不出声了。

    陆菁微微一笑。随即道:“好,就这么决定了,就让樱妹你去交涉好了……正如你所说,你最了解那个秦羽的行为处事,没有人比你更合适——”

    “真的吗?那就谢谢陆姑娘了——”慕容樱听了,心中乐开了花。

    “喂,可是这……”慕容飞当然心有不甘,可陆菁说的理由又并非无理。慕容飞暂时也找不出反驳的话。

    “就这么定了,明日辰时。我军带俘虏罗牧上阵前,与敌军交涉——”唐战也同意了陆菁的意见,最后下令道……

    说实话,唐战也不知道为什么陆菁这么肯定答应慕容樱的请求,回到后营后,唐战也一直想陆菁讨教这个问题。

    陆菁笑了笑。当做平常事聊道:“我没觉得哪里有问题,樱妹做得很对……而且,听了秦羽的身世和樱妹与其交谈的经历,我觉得这个秦羽倒是挺有趣的……我在想,我们如果不把他当做敌人。劝降沂州后,把他收归我军帐下,一定妙极……”

    “对方可是敌将,祖先更是效忠蒙元朝廷的‘神力将军’秦守越,他有什么理由要投降我军……”唐战一脸疑惑道。

    “此言差矣,秦家祖先效忠朝廷,为的并不是蒙元朝廷本身,而是天下的百姓……如今蒙元暴政,百姓苦不堪言,知道真相和亲身经历的秦家后人秦羽,我想他会知道他的抉择所在……”陆菁笑了笑,继续说道,“而且我也有预感,那个秦羽好像对樱妹有好感在里面哟……”

    唐战听了,不可思议道:“不会吧,只不过是见了一面,说了几句话……是你们女人太敏感了吧,他堂堂秦家后人,为什么会对敌人有好感?”

    陆菁顿了一会儿,继续笑问道:“那行,傻蛋我问你,如果你是秦羽,和樱妹从来不认识,只知道她是威胁自己的敌人,俘虏了樱妹和哈哈两名敌将,就算是要动用交换俘虏的计策,放一名敌将回去通报消息、交涉条件,你会选择谁?”

    唐战想了想,慢慢答道:“如果是我……应该会选择……哈哈将军才对,因为……难道说——”唐战像是意识到了,语气也不禁提高道。

    “对——”陆菁自信点头道,“哈哈将军和樱妹,一个是人高马大的壮汉,一个是看似弱不禁风的女孩儿,把谁留在身边当做俘虏更容易,一看便知。如果是我们,自然会选在放了哈哈将军这个难‘伺候’的大块头回去,留樱妹这样一个‘弱女子’在身边更放心……可是秦羽并没有那么做,而是选择放走了樱妹,说明秦羽他有怜悯之心,不忍心看樱妹继续在牢里受苦,因此关押期间,他还下令手下不能对其用刑……”

    “可这仅仅是怜悯之心罢了……”唐战还是疑惑不止问道。

    陆菁笑着继续道:“可是秦羽还毫不犹豫把秦家的传家之宝给了樱妹不是吗?傻蛋,换做是你,你们唐家的传家宝是梨花枪。在陆府的时候,你连梨花枪碰都不放心让我碰……如果有一天你要把梨花枪这样的重中之重放心交给我,那会是什么时候?”

    唐战想了想,老实回答的他,脸红说道:“当然……当然是和你爹娘讲,我出生贫穷,只有……只有唐家的传家宝做聘礼,然后……然后向菁儿你提亲……啊?——”开始说的不好意思,但随后唐战忽然意识过来,惊醒道。

    陆菁也是脸微微一红,轻轻一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