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一十章 神力将军
    听哈哈这么一说,慕容樱回头一望,沂州城门处,向自己的方向,还真驰骋而来一名骑将——

    此骑将胯下“银玉麒麟”,驰如雷霆,战腕提缰,银枪落日弓,霸王啸天甲,玉颜刚正蓬发,气势威风八面,犹如天下持枪战神,其威万军莫能挡之——此人正是秦羽,罗牧主力兵败逃回之际,秦羽独骑从关门而出,铁蹄雷厉风行,霎时黄沙所向风卷残云,正向慕容樱和哈哈方向疾行而来……

    慕容樱眼见秦羽独骑而来,虽不知其人何许,但能隐隐感到一股非凡气魄,心中顿起莫名之感……

    “哼,军心溃败,居然还有敌将会独自出来送死?”哈哈倒是轻视一笑道,“长得倒是文武全才,只可惜沂州大势所倾,惜其短命喽……樱妹你靠后,看我亲自将其斩落下马——”

    “喂,你小心点,我觉得他不简单……”慕容樱冥冥中感觉到此将不凡,有些不放心提醒道,可惜哈哈走得太快,劝阻也来不及了……

    “哼,宵小鼠辈,吃爷爷一板斧——”哈哈骑马而至,身临秦羽左侧,挥手一斧雷霆之势,似要直接砍掉秦羽的手臂。

    秦羽面容冷峻,身手迅敏,不等哈哈板斧落下,回马一枪正朝哈哈胸前……“砰——”眼看枪尖即将刺穿哈哈身前,千钧一发之际,哈哈挥下的板斧正好抵在了秦羽的银枪枪杆之上。逃过一劫。哈哈自己也是惊出一身冷汗,秦羽出招之快完全出乎了自己意料。

    秦羽眼神一定。双手提枪猛然发力,哈哈还没意识过来。把斧的手臂居然被秦羽用枪杆活生生抵开。没完,秦羽银枪纵向劈下,“银枪落月”自天宇而下,哈哈应招不及,只得匆忙抵挡。

    可秦羽的力道却是让人惊诧,哈哈人高马大、力壮如牛,竟被秦羽挥来的一枪差点掀翻,连战马都嘶蹄后仰——秦羽力道惊人,挥枪一式连人带马将哈哈逼退十几步。

    “吁——”哈哈这边驭马后退保持平衡。刚才兵器相碰一下,自己的手臂都被震麻了。要知道,在先锋军军营中,没几个人力量大得过自己,可眼前的秦羽身高八斗,体型不过骁骑之身,何来的如此巨鼎之力?此等猛将之力,哈哈生平素未有见,就连唐战、赵子川这样的骑战骁勇之辈。也未尝能与秦羽相抗……

    哈哈这边还在惊异,秦羽已经快马加鞭而来,双手持枪已至,看来是想直接将哈哈挑落下马。

    关键时候。哈哈身后的轻骑部队列阵前来阻挡,剑矛齐上,欲阻秦羽向前。然而秦羽似乎并不放在眼里。头顶银枪轮回一式,一道金光闪过。长枪横斩而去,只听得一阵阵的金属断裂。秦羽横向一枪便将众骑的剑矛兵器一一斩断。不仅如此,秦羽力道惊人,斩断兵器的同时,骑马之士纷纷被秦羽的臂力挥倒落马,个个倒地叫苦喋喋。如若不是亲阵对峙,他们绝不相信有骑将能够以一臂之力,将十几个铁甲骑兵从马下撂倒……

    哈哈这时才把好了平衡,眼见秦羽力道天人,自知不是对手,于是想要劝后方慕容樱撤退请求救兵:“樱妹,快走——”

    可秦羽不会给哈哈回身的机会,银枪拦腰一杆,一声脆响,哈哈痛叫一声,跌落下马,体型如牛的哈哈也被秦羽一枪打落,众军实是料想不及。

    一招便拿下了身强力壮的哈哈,其余的骑将眼见秦羽身份,逡巡而不敢进。但慕容樱却没有,她的性格知难而上,眼见哈哈被秦羽打倒,自己更不能袖手旁观。“驾——”于是慕容樱眼神一定,手提红缨枪,毫不犹豫便朝秦羽而来。

    “樱妹,快走啊——”哈哈见着慕容樱过来“送死”,倒在地上依旧竭尽全力嘶喊道。

    可慕容樱还是不听,红缨枪尖已至秦羽银甲之前。慕容樱也是使出了自己的浑身力道,想以自己枪法之灵制伏秦羽。

    但慕容樱显然是太天真了,秦羽自小习武弄枪,对枪法惯用的点滴招式了如指掌。慕容樱的枪尖袭来,秦羽看准了慕容樱持枪枪杆四寸之要害,挥力以击之……“砰——”“啊——”“吁——”枪杆相对,秦羽惊人的力道再现,慕容樱一个没把持住,整个人连同战马一起被震退几步。和哈哈开始一样,惊人力道让慕容樱有些把持不住平衡,人不必说,连马匹都向后仰起,发出惊慌的嘶蹄……

    不好,失去平衡的慕容樱露出了破绽,以秦羽的反应和身手,只需一枪便可挑落慕容樱甚至取其性命不说,而秦羽也这么做了,银枪回头一式,便朝慕容樱身前刺去……

    “樱妹——”哈哈心急如焚地大喊道,但似乎已经来不及了……

    “啊……”慕容樱也是惊吓地失了声,她能想象下一刻自己便会死于秦羽的枪下……

    场面一片静默,而秦羽的枪尖在慕容樱的身前停住了……

    慕容樱也是从恍惚中惊醒过来,却发现秦羽似乎并不打算置自己于死地,刚才那一枪自己已经必死无疑,可秦羽却莫名停手了……

    “你是个女人?”秦羽此时收回了眼中的杀气,竟莫名说道。

    秦羽年仅二十,其声正气阳刚,慕容樱这也才意识到,眼前的秦羽,乃气宇轩昂锦衣美少年一将。然秦羽怎么说也是自己的敌人,慕容樱很快收回了短暂的莫名幻想,反过来问道:“你现在才认出来……怎么,瞧不起女人打仗是吗?”。

    而秦羽看慕容樱的眼神,似而恍惚,似而犹豫。心中莫名思绪却是难以言出……秦羽手中的银枪未落,但依旧义正言辞道:“我秦羽从不杀女人。你走吧……”说完,秦羽把目光瞟向了另外一侧。

    慕容樱听了。竟会有种莫名的感动……但这种想法稍纵即逝,慕容樱重新收紧了神情,提枪重拾道:“想放过我?我们可是敌人,你要是放过我,我可不能放过你——”

    说完,慕容樱也不管秦羽的“不杀之恩”,提枪便朝秦羽胸前而去。

    秦羽也不是傻子,就算对方是名女将,眼见对方搏命而来。自己不能没有反应。只见秦羽眼疾手快,慕容樱袭枪一瞬,秦羽竟惊人地一手将慕容樱的枪杆抓住,使其动弹不得。

    “额……”慕容樱也是惊呆了,没想到秦羽竟能一手抓住自己的枪,而且其力道惊似天人,无论自己怎么使劲儿,都摆脱不了秦羽的控制,自己两只手的力量还抵不过秦羽一只手……

    “执意要打的话。那我也不客气了——”秦羽还是厉言了一句,持枪的手用力一摆——“啊——”慕容樱惊叫一声,完全没做好准备,秦羽的臂力一挥。竟是惊人地将慕容樱整个人给撂倒下马。单手抓住敌人的兵器,并一手将其撂翻落马,此力道别说是平常骑将了。就是唐战、赵子川、南宫俊这样的骁战勇猛之辈,也未必做得到。秦羽也不愧为后世“神力将军”之称……

    慕容樱持枪落马后,手臂还受了伤。更别说继续和秦羽对峙了。秦羽眼见敌方两名骑将落马,随即名身后赶来的手下将其控制,准备以战俘押送回城。慕容樱自知力敌不过,只能饮恨任命,同时也自责自己的大意和无能;至于哈哈就更不用说了,一招都敌不过秦羽,没能保护好慕容樱,他觉得自己脸都丢光了……

    “樱妹……樱妹——”然而正当秦羽想要收兵回城之际,前方却是传来了呼喊。

    “哥——”慕容樱也大声冲着对面叫喊——原来是慕容飞和南宫俊的援兵到了。不过说是援兵,其实也就来了他们两个人,其余都是刚才慕容樱和哈哈带来的零零散散的部队……

    “又有敌将前来是吗……”秦羽这边正愁斗志未消,眼见敌军再度前来,还是战俘慕容樱的哥哥,秦羽心想这次又能动动身手,于是提枪上马再次应对……

    “不好,樱妹好像被敌军擒住了——”南宫俊眼见前方慕容樱和哈哈被敌军扣押的画面,惊声喊道。

    “可恶,他要是敢动樱妹一根寒毛,我必要他碎尸万段!”慕容飞见妹妹被俘,更是焦急到了极点,也不顾身旁零散骑将的布阵,径直持剑便朝秦羽而去。

    “喂,慕容兄,此敌将似乎难以应手,你要小心!”南宫俊眼见秦羽一身不凡气魄,冥冥中感知其势之威,大声提醒道。

    但是此时慕容飞似乎是失去了理智,为救妹妹,他说什么也要和秦羽阵前拼命。于是不顾南宫俊的劝告,慕容飞手持长剑便朝秦羽飞奔而去,并发出愤怒的震吼。

    秦羽也是毫不畏惧,手提银枪严阵以待。慕容飞倾前长剑一挥,“万剑从云”如同浪里剑风,恢弘气势剑光,正朝秦羽身前战甲而来。

    秦羽毫不示弱,察觉到慕容飞的骁勇身手,自知不能轻敌。秦羽眼神一定,迅敏低身躲过剑气第一式,随即起身银枪“斩龙之刃”,山河震荡、劈天盖地而来。

    慕容飞冲阵太快,“万剑从云”未能得其势,秦羽又是狂刃袭来,匆忙中慕容飞长剑抵挡而上……“砰——”“吁——”然而跟之前的哈哈、慕容樱一样,和秦羽兵器相对,简直就是自不量力,秦羽臂力惊人,银枪一挥,便是众兵即倒、无人能挡。就连武功高强的慕容飞也不例外,加之自己的剑法又不善刚硬之力,这一下兵器碰撞,对慕容飞可以说是重创——慕容飞连人带马后倒快要失去平衡,他也是万万没想到秦羽力道惊人,连自己也扛不住……

    “哥——”眼见自己的哥哥也遭受重创,慕容樱在身后焦急喊道。可是秦羽前令,命部队押送战俘撤返城关,慕容樱被囚车押送愈加远去,焦急的呼喊也是愈加模糊……

    可慕容樱的叫喊,在慕容飞听来,更是心急如焚。“啊——”慕容飞大吼一声,强行把持住了平衡,重行正视秦羽,驭马挥剑而去。

    秦羽当然一一应招,慕容飞的“青云剑法”袭来,秦羽即使占得优势,依然不敢掉以轻心。慕容飞索性从马背一跃而上,腾至半空,剑斩挥舞,“青云乱舞”由杀阵即出,万千夺目剑阵,如雨而下,浩荡无以寻目。

    “吁——”秦羽胯下“银玉麒麟”嘶蹄一阵,似乎也感受到了来自慕容飞剑法的压迫。秦羽仰头正视而对,手中银枪轮回金光一闪,“旋风银枪”毫不退让,枪法一招一式,将慕容飞的剑光一一挡下。当然慕容飞“青云乱舞”剑气凌厉,秦羽未能尽数挡下,霸王甲护臂处还是留下了多多少少的剑伤。

    秦羽也自知慕容飞不是等闲之辈,决不可轻而视之;但相比起来,慕容飞却是冲昏了头,救妹心切的他,也不顾独冲敌阵之危险,重新落回马上,便提剑叫喊着冲杀前来。

    “受死吧——”慕容飞破口大喊道,手中的长剑凝聚内力形成一道凌然青光,欲要拼死一招和秦羽分个胜负。

    秦羽也不负其望,正面驰马手提银枪而至,两位骁勇之将再次证明相碰……“青云剑光”对上“银枪落月”,慕容飞卯足了劲要和秦羽分个胜负,可结果……

    慕容飞的武功内力深厚不说,怎奈秦羽的力道实在惊人。秦羽银枪横向一挥,慕容飞长剑凌然而上,却根本抵挡不住半回合,被强劲的力道反弹直接击飞,整个人从马背上向后飞出。“啊——”慕容飞有些绝望地大喊一声,想他堂堂先锋军五绝右翼骑将,江湖中武功造极,战场上杀敌无数,今日却被这个莫名的“神力将军”秦家后人一招击退,此辱怎能忍受……

    “额——”关键时刻,一只手拖住了慕容飞,使其在半空中停住——南宫俊在后面骑马记住了慕容飞,随后对慕容飞正言道:“你败给他很正常,如果我没猜错,他应该就是沂州城人人敬之的秦氏后人,‘神力将军’秦守越的后代秦羽——”

    “什么,他是秦羽?”慕容飞安稳落地后,用不可思议的目光望着前方的秦羽,银枪神弓、战甲骏马,其身确实不假。

    秦羽没有和南宫俊慕容飞二人应话,眼见对方没有继续刁难之兵,自己则是回马转身,准备回城,看样子是不想在这和南宫慕容兄弟继续糜斗。更应该说,其为缓兵之计,俘虏了慕容樱和哈哈二人,沂州守军的手上算是有了与先锋军继续对峙的筹码。而罗牧的主力大军刚刚在前线溃败,秦羽还指望着立即回去整顿军队,以待持久战之备……

    “放开我,让我去和秦羽拼命,我要救回樱妹——”眼见秦羽居然撤军回城,慕容飞不顾南宫俊的阻拦,硬是要骑马上前再战。

    “你冷静点!”南宫俊当然不会让慕容飞冲昏头脑,急迫大喊道,“你现在过去,就是去送死!敌军既然没有杀樱妹和哈哈,说明留着他们还有利用价值……樱妹是安全的,你要是不冷静冲过去,那才是危险——”

    “那你说怎么办?”慕容飞也回头怒斥道,“难道就这样眼睁睁看着他们抓住樱妹,任凭不管?”

    南宫俊想了想,随即道,“不是没有办法……樱妹在他们手中,但我们手中有更有价值的沂州主将罗牧。如果回去跟菁妹说,让我们与敌军交涉,用罗牧换回樱妹,这样就不会有差……”

    南宫俊这个法子是不错,而且处事非常冷静,慕容飞听了,才稍许是冷静下来:“好吧,我们即可回去向菁妹请示……”

    于是,南宫慕容兄弟即刻带着部队往自己阵营返回。办法上虽这么说,可慕容飞的心里始终放不下妹妹,甚至担心妹妹被俘虏至敌营遭遇不测,为此慕容飞的心中焦急难耐,一刻也平静不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