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零九章 诱敌入瓮
    罗牧率大军出城追击,一路追出了城关二里,穿过城关平原的迷雾,那片茂密阴蔽的丛林出现在罗牧面前……

    “吁——”罗牧立军最前,停下了战马,身后的骑军部队也随之待命。樂文小說|

    “大人,为何不追?”身后骑兵见刚才还气势冲冲的罗牧,如今却莫名停止追击,于是凑上前来不禁问道。

    “前面迷雾丛林,恐有埋伏……”罗牧这回倒是冷静了,谨慎地望着前方迷雾道,“敌军杀了我军两将,不但没有乘胜攻城,反倒鸣金收兵,显然有诈……这前面是地势复杂的丛林,要是我军主力贸然前进,必会中了敌军埋伏——”

    “那怎么办?趁现在没有入林,撤军回城?”骑兵又问道。

    “那可不成……”罗牧有些咬牙切齿道,“那个赵子川斩杀本将军两名爱将,杀完人就拍拍屁股走人?本将军绝不可能轻易饶恕他……只是既要追击,又不能中了敌人的圈套,我们得动点脑子,不能莽撞行事……”

    “将军可有计策?”骑兵继续问道。

    罗牧想了想,壮了壮胆说道:“这样吧,一会儿我带着列阵骑兵百余人,往前观测丛林情况……就算他们真有陷阱埋伏好了,我们只有百余人,就算遇袭撤退也不会自乱阵脚。而陷阱即漏,敌军必会反身追击,到时你们在此待命,等我带领小部队突围出来,主力便可正面一拥而上,压倒敌军——”

    其实这算不上什么计谋,但正在气头上的罗牧能想到这一出已属不易,毕竟实战经验不够,用计保守已经算是稳妥。只是不知道前方等待他的究竟是什么……

    于是,罗牧亲率骑兵一百余人,以竖直阵型依次入林。而后方的主力军对正如罗牧所示军令。丛林前原地按兵不动,等待前方消息……

    其实罗牧自己也是有些担心。他甚至有些后悔自己为了给两名爱将出头,冒险深入这陷阱以身试探。他只想自己带着少量部队前来查探,就算是遇到了什么埋伏,撤退也很方便,后面的主力部队还能回身反击。不过,罗牧似乎是想错了……

    “吁——”突然,罗牧的前方林隙间,传来一道马啼声响。罗牧定睛一望。丛林间走出的,正是亲手杀死自己爱将的赵子川,而且他没想到赵子川这个时候竟会“大大方方”地出现在自己跟前,不像是要设陷阱埋伏自己。

    不过罗牧还是有些担心,因为他知道赵子川的身手,不但刚才干脆利落杀了自己的爱将,赵子川的名声更是震响黄河以北,要不是仗着自己人多势众,一对一单挑,恐怕蒙元上下没有哪一个武将敢上前试剑……

    “你就是沂州守将罗牧?”赵子川倒是摆出一脸不屑的神情。像是故意激怒罗牧道。

    “知道还问……”罗牧有些害怕,但还是故作镇定地回应道,“哼。你居然杀了本将军手下两名爱将,然后不打便跑,你觉得本将军会放过你吗?”

    “那你想怎么样?”赵子川将乾坤二剑亮出,在敌军众将士面前晃了晃,其寒利的黄绿剑光倒是让刚才在城楼之上见识过赵子川身手的蒙元将士不禁怵怵发寒。

    “当然是杀了你——”罗牧还是壮起胆向赵子川“威慑”道,可自己心里还是没底,看着赵子川竟然一个人出现在自己及身后众将士身前,还一脸自信的神情,不禁有些担心道。“不过你就这么自信吗?居然……居然一个人出现在这里,就算你再怎么厉害好了……”

    赵子川听了。先是顿默了一会儿,随即发出让敌人害怕的笑声:“哈哈哈哈。你可真笨,要抓住你,还要把你引入翁中,只靠我一个人当然不够……”

    “什么——引我入瓮?”罗牧越说,越是心中发寒。

    “怎么,这点常识都不懂吗?”赵子川继续“嘲笑”道,“把你引到这里,当然是在这设下了陷阱……”

    “果然有陷阱——”虽然陷阱还未出现,但听了赵子川的话,罗牧有些害怕得想要调转马头,急促道,“镇定……镇定……深入丛林的部队不多,不会自乱阵脚,现在撤退的话……”

    然而自言自语话音未落,赵子川却又在前面“啧啧”道:“没用的,我们早就猜到你这个人用兵保守,担心我们在这儿设伏,所以不会派主力部队深入丛林……不过这个陷阱,不过你带多少人马,你都无法顺利逃脱——”

    “你说什么?”罗牧惊悚地问道。

    “咔——咔——咔……”然而没等罗牧反应过来,罗牧周围的丛林却是发出无数杂乱无章的巨响,地面也时不时晃动不已,自己军队的战马开始躁动起来。

    “这……这是什么?到底怎么了……”罗牧还没搞清楚状况,一边稳定着战马,一边急问道。

    “小心上面——”赵子川没有提剑动手,而是冲着罗牧用手往上指了指。

    赵子川说完,罗牧顿感头上庞然大物袭来,待到抬头一看——只见丛林周围的参天巨树,竟朝中央处自己的骑兵阵营砸压而来。说是骑兵阵营,其实不过百余人,但罗牧现在也才意识过来,这些倒下的参天大树,都是先锋军部队事先锯断,用以埋伏自己。不过似乎罗牧还不清楚,先锋军部队用这些大树埋伏作甚。

    “撤——”罗牧大喊一声,也不管前面的赵子川,回身便下令撤退。

    不过好像已经晚了……倒下的大树正好砸向罗牧骑兵部队的阵中,除了没能躲开被砸死的蒙元骑兵,剩下的大树树干,横七竖八地交错在罗牧的骑兵部队间,本来想好要列阵逃脱,这下子却是被大树的粗壮树干干扰了逃跑的路线。罗牧这才明白过来,这些倒下的大树树干,极大阻拦了自己骑兵的退路。想要快速从这里逃离,已经不可能了……

    果然,左右两侧南宫俊和慕容飞的部队已经等候多时。只是这次伏兵出来,全以步兵列阵一拥而上。平原上步兵不是骑兵的对手。但现在在这乱木交错的杂乱丛林处,罗牧骑兵无以逃脱,倒像是成了先锋军步兵的活靶子,自己骑兵难以从乱木倒下的混乱中逃脱,先锋军的步兵却已将自己团团包围……

    “啊——啊——啊……”很快,被乱木困住阵型的蒙元骑兵,和一拥而上的先锋军步兵厮杀到了一块儿。但因为罗牧亲带的先锋探头部队不多,只有百余人。和围拥上来的上千先锋军部队人数相差悬殊,再加上南宫俊和慕容飞两位虎将的锐不可当,罗牧的骑兵部队可以说瞬间覆灭,一点反击的机会都没有……

    不过罗牧似乎不甘心就这样被擒,还想要拔剑反抗……“嗖——”突然,背后一道寒光飞过,罗牧忽感不对,侧身持剑将其挡下。寒光乃飞驶而过一道神兵利器,仔细一看,长枪一把。枪头带血梨花,风中孤立而寒——此正位唐门世家梨花枪。唐战从林中轻功跃出,手把重拾飞回长枪。梨花横空一转,凄厉一声如同阵雷,“亘古绝音枪法”由上及下破空而出,如同劈山力道之金光,窒迫而压便朝罗牧马前而来,其力无人能挡。

    “啊——”“吁——”罗牧自不能扛,其身随同战马同时倒地,手中长剑也未拿稳。“亘古绝音枪法”力道惊悚,斩落罗牧的同时。中心一道留下了一道深深的沟壑。沟壑中心处,还有一根从中断裂的巨木。可见唐家霸王枪威力之足。得亏罗牧随同战马向侧方倾斜,否则罗牧有可能被唐战霸王枪一招直接分尸……

    唐战提枪稳稳落地。枪尖直指罗牧喉咙前,胜负既已分晓。

    “束手就擒吧——”唐战也是索性直截了当道。而随同罗牧一同入林的部队,也悉数战败,南宫慕容兄弟二人,解决战斗也是干净利落。

    “你们……就是打败燕只吉台巴扎多的……”罗牧望着唐战持枪坚定的眼神,战战兢兢道。

    “好了,你已被俘,快快命沂州全军缴械投降,本将军还可以饶你不死——”唐战亲临敌将,倒是很不客气道。

    “哼,我罗牧虽不是朝中名将,但也不是贪生怕死之辈……”罗牧见大局一败,反倒是没了之前的紧张,视死如归道,“要杀就杀吧,我罗牧只不过一条人命,沂州城的守军,可不是没骨气的稻草——”

    “哟,还挺横的,这我们之前倒是没预料到……唐战兄弟,该怎么办?”南宫俊收拾完了自己部队的事情,走到罗牧面前,朝唐战问道。

    唐战倒是正经表情道:“先留着,招降沂州守军还得靠他……主将不投降,不代表守城部队不降。按原计划行事,让樱妹还有哈哈将军率部队驱逐敌军主力,劝降敌军缴械投降,至于罗牧就先当战俘扣押,回去等候常将军发落——”

    罗牧不说什么话了,被一旁的士兵捆绑后,将头摆向了一遍……

    “不过你主动出来威慑敌将,这倒是很少见……”赵子川这时从后方走来,冲唐战调侃道,“你这个先锋军统将,怎的和我们一样亲自上阵?抓获敌军主将,这本应该是我的功劳……”

    “好了,你在沂州关前杀了敌军良将,成功吸引罗牧入瓮,还嫌战功不够?”唐战也笑着回应道,“我也久疏战阵了,平日里总是指挥调遣你们,我要不亲自出来动两把刀子,一来不够兄弟,二来我这梨花枪可要钝了……”

    “哼,可别羡慕我们,我每次入阵杀敌,玉如总会对我唠叨没完,担心这担心那;你多好,本来就不用亲自上阵,菁妹也不会担心,真是不懂得珍惜……”赵子川见胜仗在即,索性放松调侃道,“要菁妹现在就是你老婆,你亲自出来上阵打仗,凭菁妹的性格,不唠叨死你才怪……”

    “你在瞎说什么……”唐战听了,红着脸尴尬提醒道,“别贫嘴了,战争还没结束。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知道知道,樱妹和哈哈兄弟已经带兵前往敌阵了,我们在这等消息就行……”赵子川笑着应道。

    然而。唐战和赵子川在一旁说笑,执行完自己任务的慕容飞。却是一脸严肃地重整着装,骑上了战马。

    “诶,你去哪儿,任务不是完成了吗?”南宫俊见到慕容飞的异动,不禁问道。

    “我去接樱妹,我不太放心……驾——”慕容飞简单回了一句,随即便赶着飞马向沂州方向赶去。

    “他也太放不下樱妹了吧……”南宫俊见到慕容飞看似夸张的举动,不禁喃喃道。

    然而。唐战却在一旁凝神一望,灵光一现道:“我觉得慕容兄担心不假……樱妹和哈哈兄弟带兵经验不足,虽然说劝降不是什么难事,但怕有个万一……南宫兄弟,不然你陪慕容兄弟去看看吧,如果真出了事,也好有个照应——”

    “行,没问题——”南宫俊也让是爽快答道,安排好了自己的部队,便也骑上战马。驰骋追去。

    “但愿不会出事吧……”唐战心中暗暗道……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丛林正前,慕容樱和哈哈的部队已经赶至罗牧所带主力部队待命处。沂州军队所见林中出来的不是自己的将军罗牧,而是先锋军的部队。不禁想到罗牧将军定是出事中了埋伏,索性全部紧张应对。

    哈哈仗着人高马大,想要借气势震慑对手,没想到慕容樱却是当仁不让,抢先一步骑马自己身前放声道:“汝等将军罗牧被俘,沂州守军快快弃城投降,我军方可从轻发落!”其声音尖锐无比不时震慑,哈哈在一旁听了,也有些不自在。可能是聚会那晚激怒慕容樱产生的条件反射,就像听到苏佳的训声一样。

    “罗将军被俘了。我们快逃啊——”“额,快逃啊……”“先回城。先回到沂州城关再说……”果然,罗牧被俘的消息一出,沂州军队阵中顿时乱了阵脚。沂州虽然主力大军数量不少,但出战经验不够,主将又在第一战即被俘,加上开始赵子川在沂州关前斩杀的两名蒙元守将,沂州众将士早已是军心涣散,认为先锋军部队即为不可战胜之师,士气极为低落。大本分骑兵部队都朝沂州方向逃反而去,少量的蒙元士兵甚至就地投降……

    “哈哈叔叔,我们现在就赶往沂州城关,相信到了沂州关前劝降,敌军就会弃甲投降了吧……驾——”慕容樱自信的笑了笑,随即又身先士卒,率部队马不停蹄地赶往沂州而去。

    “真是的,为什么这个樱妹也叫我‘叔叔’,我真的那么老吗……驾——”哈哈有些不好气地暗暗调侃道,有些无可奈何地率军跟着慕容樱而去……

    慕容樱的速度确实快,可能自己的第一次战功,慕容樱有些迫不及待,更急于在自己哥哥以及唐战陆菁他们面前证明自己。沂州逃回来的骑兵几乎是乱成一团涌进了沂州城门,城楼之上的士兵所见,知道罗牧将军的部队打了败仗,心知大局一败,几乎就要做出弃城投降的样子。城门的大门半开半合,守城的侍卫甚至都无心站岗,任凭逃回来的骑兵在门前乱成一团,自己更是无心应战……

    “哼,他们已经没斗志了,沂州就这么轻松拿下了……”慕容樱先是暗暗笑了一句,随即冲城楼前蒙元守军士兵大喊道,“汝等罗牧将军被俘,快快开城投降,我等将军从轻发落!”

    哈哈这时也匆匆赶到了慕容樱身边,眼见慕容樱精力旺盛,自己则是在一旁喘了喘气,尽管战事胜券在握,还是不但劝说慕容樱道:“樱……樱妹,你别这么急嘛,等……等唐将军和陆军师过来再说……”

    “他们群将无首,城前乱成一团,和战败投降有什么区别……”慕容樱又自信指着前方城门笑道,“你看,他们的骑兵个个像逃窜的老鼠一样,迫不及待地窜回‘洞’中,呵呵……”

    “不过……”哈哈倒是并没有太高兴,望着沂州前的城楼,也指着说道,“你看,敌军不是还有一个骑将从城门中骑马而出吗?还是冲着我们的方向……”

    听哈哈这么一说,慕容樱回头一望,沂州城门处,向自己的方向,还真驰骋而来一名骑将……(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