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零八章 引蛇出洞
    先锋军帐内……

    “行了,计划就这么定了,赵子川引诱罗牧深入丛林,然后将其擒获——”众将正在商议战事,陆菁果断将计划明出。

    “这么简单的计谋,敌将会中计吗?”。赵子川倒有些半信半疑道。

    “他又不是燕只吉台,出征经历也不多,只是用计擒住敌方主将,这样就够了……”陆菁很自信地说道。

    唐战站起身,紧接着道:“待到擒获敌军主将,我军丛林伏兵即刻包围,以最快时间歼灭敌军追击部队……至于后方敌军主力,由菁儿所说,需要骑军部队深入劝降。不过,这个任务该交给谁……”

    “敌军主将被擒的话,劝降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南宫俊在一旁暗自嘀咕道。

    “这可不行——”慕容飞自然不会同意妹妹这样自作主张,随即反对道,“就算计划成功,擒住了敌方的主将,可敌军的主力毕竟还在,万一沂州方面拼死抵抗,樱妹你一个人去太危险了!”

    “你别老是把我当成小孩子,我身为一军之将,总该出来做点什么——”慕容樱倒是坚持请命,不顾哥哥的反对。

    “我想也是,如果老是让樱妹一个人在后营,她也会不甘心……劝降毕竟不算难事,慕容兄你就让樱妹临场锻炼锻炼好了,她毕竟可是先锋军中的‘红缨将军’。畏畏缩缩的话樱妹自己恐怕也觉得不妥……”赵子川在一旁劝说道。

    “谢谢你,子川大哥……哥。你看,子川大哥都支持我——”慕容樱略显兴奋道。

    “这可不是平日里闹着玩。之前狼子关突围的时候,你就受了不少的伤,这次又是独自一人深入敌阵……”慕容飞看来还是不放心。

    “哥——”慕容樱不管了,平日里总听哥哥的话,这一次她要站出来自己争取,“我可不愿意一辈子当个大家闺秀,从苏北打到沂州,我也经历了许多战事,磨练了不少。我也想要试着为军中立功,和哥你们一样……”

    看着妹妹的请求,慕容飞细想着这一路过来,慕容樱确实是成长了不少,也是该让她有自己的主见……可危险毕竟是危险,为了权宜之计,慕容飞轻微点头道:“好吧,我答应你,不过。劝降不能你一个人去,不然我陪你好了……”

    “那可不行——”然而,陆菁却在一旁插话道,“丛林三面伏击罗牧。赵子川、南宫俊、慕容飞你们所率的三面骑军缺一不可……”

    “不然换个人去吧,那就让我……”萧天这时候想要自告奋勇,论武功的话。保护慕容樱肯定不成问题。

    然而萧天话语未落,身后的另一个人却是抢言道:“让我去吧——”

    众人回头一看。不觉一惊,毛遂自荐保护慕容樱的人。竟会是哈哈。

    “你?”萧天用怀疑的眼神望着哈哈,虽然七岭关大捷“嘻哈三兄弟”也有大功在身,但哈哈平日里本就处事不稳,让他陪慕容樱去,所有人都不放心。

    “哟,死胖子今天自告奋勇,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阿多趁机在一旁冷话道。

    “是你呀……”慕容樱倒是不屑地望了一眼哈哈,聚会那晚的仇,慕容樱还记在心里。

    果然,哈哈抓着秃头,笑嘻嘻道:“嘻嘻,那天晚上惹怒了慕容姑娘,正愁没机会道歉呢……这次正好,劝降的任务不难,我陪慕容姑娘去救好了……”

    “嗯——如果任务不难的话,哈哈你去也确实说得过去……”萧天托着下巴想了想,觉得平日里哈哈好吃懒做,但他人高马大,冲撞之力能掀翻数匹战马,一般敌军小卒也未敢上前,让他保护慕容樱也未尝不可。

    “就这么定了,你可别拖我后腿哦……”慕容樱是无所谓,不管是谁,就算自己一个人去都不成问题,她希望的,就是慕容飞赶紧同意她的请求。

    看着妹妹的表情和决心,慕容飞知道继续说下去,自己肯定拗不过她,索性还是无奈答应道:“好吧,就同意你一次……”

    “这就对嘛,我终于可以上前线立次功了——”慕容樱见大事已成,兴奋雀跃道。

    “不过你听好了——”慕容飞继续提醒道,“万一……我说的是万一,敌军突有陷阱变故,你赶紧调军回撤;我在丛林助主力擒住罗牧后,第一时间回过来接你——”慕容飞斟酌谨慎,到头来还是不放心妹妹。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天天这么啰嗦……”慕容樱笑着回了一句,似乎都没把慕容飞的话放在心里……

    次日午时,沂州城关……

    沂州城楼之上,守军主将罗牧正率军在楼上百般巡视,不敢有任何懈怠。如此谨慎是有原因,今日辰时,前方探子来报,常遇春所属左三先锋军,已经逼近沂州城关,意图不轨。罗牧虽未有太多征战经验,但他处事求稳、以不变应万变,所以面对大军压境,他的第一反应,便是做好城中一切防备手段,以守固城池为重……

    “咚咚咚……咚咚咚……”远方迷雾处,传来隆隆的马蹄震响,朝沂州城关这里越来越近……

    “将军,敌军就在前方不到二里,我们该怎么办,是要出城迎敌吗?”。探子回到城楼之上,急忙向罗牧通报道。

    “别急,对方可是打败朝廷名将燕只吉台巴扎多的军队,千万不能大意中了敌人的陷阱,先看他们想要干什么……”果然,罗牧还是采取保守的行动,暂时按兵不动……

    约莫半个时辰。前方迷雾忽现军队列阵的身影……罗牧定睛而望,只见前方骑兵列以矩形之阵。可攻可守,似要试探自己能耐。而在军前。一骑将威风凛凛,手持黄绿双剑毅然在前,不问便知,此人便是排头先锋“飞骑将军”赵子川。

    赵子川骑马上前,望着沂州城楼上的守军,大声威慑道:“王宣小儿,我军大军已至,朱元帅看在汝等昔日归顺旧情,只要弃城投降。免你全家不死!”

    “口出狂言,竟敢在这放肆——”罗牧听见赵子川肆无忌惮的喊话,心中颇为不忍,但他又害怕下面有伏军应对,随即下令道,“传令,命程须将军和蔡逢才将军率军与之一会,消了他的气焰!”

    罗牧的行事果然保守,怕赵子川军队有陷阱埋伏。只是先派手下两将试探一番……

    “吱——砰——”沂州城门打开,从城中走出两名骑将,自是那罗牧口中所说程须和蔡逢才二人,两将身后还跟着前来人的部队。

    “菁妹猜对了。罗牧这个人很谨慎,首战只派两名骑将前来试探应战,如果不动点脑子激怒他。根本没办法引他本人出来……哼,不过这也难不倒我。你不出来是吧……”赵子川暗暗一笑,似乎想到了激怒罗牧引其出城的方法……

    赵子川刚才的“大骂”。城中的将士还犹记在心。程须提起大斧正对赵子川,怒斥反驳道:“贼人好大的口气,待爷爷我一会儿亲自割下你的舌头,看你还说不说?”

    赵子川轻轻一笑,嘴里还叼着根芦苇,根本没把前面的骑将放在眼里……“噗——”突然,赵子川吐掉最终的芦苇,手持双剑先发制人而去。“飞骑赵子川杀到——”好家伙,招呼都不打,赵子川不费口舌之功,一上来就真刀真枪干上了,骑马飞驰而朝程须和蔡逢才而去。

    程须还没准备好应招,反驳赵子川的话音也未落……“蹭——”两眼一黑,赵子川的速度眨眼间,飞马疾驰而过,黄绿剑光一闪,剑光直接划破了程须的动脉,鲜血喷涌而出。赵子川出手直接了断,一招而取了敌将程须的性命。

    出招不到招呼,做到快、准、狠,旁边的蔡逢才和身后众蒙元士兵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程须的遗体就已摔下马,倒在了血泊中,动脉的鲜血还在止不住地喷涌……

    “啊……”蔡逢才有些惊呆了,惊吓得还来不及拔出腰间的苗刀……赵子川已经骑马转身而来,蔡逢才很清楚,程须死了,下一个就到了自己。

    果然,赵子川两剑交叉而过,“三十六道连斩”恍若天宇闪电,见血封喉而出。“啊——”蔡逢才的刀还没提起,胸前就已多了交叉错乱的血痕——“三十六道连斩”剑光密雨而下,救护就是一瞬间,所有的剑光自蔡逢才胸前穿堂而出。惨叫一声后,蔡逢才浑身铠甲都渗满了鲜血,两眼一阵恍惚最后毙命落马……

    整个过程,赵子川斩杀蒙元两将,就是一回合的事情,敌军将领连话都没说完……后面的蒙元士兵都有些害怕得拿不起刀,在他么面前的赵子川,就如同地狱的魔鬼一般,杀人只在瞬间,一点反应都来不及……

    赵子川成功斩杀二将,并没有率军长驱直入,而是勒马撤回了自己的骑兵阵地。望着城楼上早已是惊异中带着愤怒的罗牧,赵子川大声笑道:“哼,就这点本事,还想守住沂州?我赵子川本想过来一试身手,没想到却是这等无用之辈……也罢也罢,这种敌人根本不配做我赵子川的对手——传令下去,鸣金收兵!”

    让人诧异的一幕,赵子川直接斩杀两将,正是我兴敌慌之时,不但没有乘胜追击,反倒是出人意料的选择撤退,实在是让人看不懂,甚至是有些诡异……

    可罗牧却不这么想,眼见赵子川杀了自己手下两名爱将,城也不攻就拍拍屁股走人,态度还如此不屑,罗牧作为一军之主,怎么能忍受的了?

    果然,罗牧此时已是火冒三丈,也不管敌军是不是有陷阱,怒斥下令道:“传令,主力骑军阵营出城,追击敌军!”

    “大人可要三思啊——”一旁的将士想要劝罗牧冷静下来,不要中了敌人的圈套。

    然而,罗牧已被愤怒冲昏了头,大声斥道:“三思什么?他杀了我手下两名爱将,其他什么也不做就撤军了,这是何等的侮辱?如果这样还死守城中不出,那不是白白牺牲了手下将领,叫军中将士怎能信服我?我意已决,主力骑军出城,追击敌军!”

    罗牧的命令,其他人不敢不从,沂州守城一时间躁动起来,城楼上的士兵也是蠢蠢欲动……

    “很好,他上当了……”赵子川回头笑望着身后的一切,一边率军撤退,一边暗暗笑道,“现在,只要把他引诱到前方的丛林,他就算是想折返也来不及了……”

    其实,赵子川这一步棋下得很妙——如果杀了敌军的两将,乘胜攻城的话,罗牧会以为自己强势,以其保守的性格,更会死守城门不出;但是赵子川偏偏不这么做,杀了敌军二将后,却是扬言撤军,这让经验不多的罗牧尝受到了被人羞辱的滋味。既然白白葬送了两名爱将,那再不出城追击就太说不过去了,而这样也就成功骗得罗牧引大军主力出来追击……

    “给我追——”城门口快速集结了主力骑军人马,罗牧亲自坐镇阵前,挥军朝赵子川部队后撤的方向追去。城关前迷雾处顿时铁蹄铮铮、扬尘飞舞,等待在罗牧面前的,将会是深陷的埋伏……

    而此时沂州城楼之上,守军顿时空了许多,府门前却是忽现一人……此人身披霸王战甲,背搭落日神弓,手持皓月银枪,不必多问,他便是秦家后人秦羽。

    因为秦家祖先秦守越的事迹,军中士兵也是对秦家敬重要加,所以秦羽虽然刚来军中报道不久,但军中士卒皆以尊敬。加上太守儿子王信亲自任命‘御南骠骑’,除了上司顶头,军中士卒也很听从秦羽的命令……

    “刚才过来城关叫战的敌军将领是谁?”秦羽冷冷地朝身旁士兵问道。

    “秦将军,敌军将领自命‘飞骑赵子川’。”士兵一五一十道。

    “飞骑赵子川?就是那个近几个月震慑蒙元的飞骑将军……”秦羽自言自语道。赵子川一路征战,其战事之功已经传遍黄河以北,就算是蒙元首都大都,也都听闻其响亮之命。

    “秦将军,你看……罗将军会有危险吗?”。士兵有些胆战心惊问道。

    秦羽轻轻一笑,随即道:“罗将军出征经历不多,有时一眼很难看出敌军的陷阱,加上敌军又是打败了燕只吉台巴扎多的常遇春手下,你说呢……”

    “那罗将军此次前去,岂不是凶多吉少?”士兵又害怕道。

    “燕只吉台很会善用心急,他会被这伙人打败,说明这伙人的算术计谋非常高明,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战前他们在远处埋伏罗将军,战后这里,他们还会有所行动……”秦羽年纪轻轻,却是显示出超人的分析决断能力,眼观了一下剩下的城中守军,冷静说道,“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罗将军受伏,我想敌军的意图一定是想俘获罗将军,然后借擒王之由劝降沂州守军……如果是这样的话,罗将军就算真的落入敌手,也暂时安全,我们只要稍动一计,就能掌握主动,兴许能救回罗将军和沂州的几万守军……”

    “该怎么做?”眼见秦羽自信满满的样子,剩下在沂州守军都把希望寄托在了秦家后人身上。

    “你们听我说,一会儿敌军肯定会那样……我们就这样……”秦羽暗自向沂州的守军安排着计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