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零七章 秦氏后人 下
    “好,就让我去!我秦羽愿请缨入军,抵御外军,力守沂州城池——”关键时刻,秦羽义正言辞道。

    “你疯了吗?”。秦世同依旧是回头训斥了一句,随后对王信屈膝道,“大人,犬子此言纯属嬉闹,请大人收回成命——”

    然而,王信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他有他的“如意算盘”。王信眼见秦家父子二人倾向对立,冷冷一笑道:“哼,嬉闹……令郎嬉闹,难道说朝廷的旨令也是嬉闹?朝廷下令,秦家后人必须为国尽忠,抵御外贼朱元璋,拼死守卫沂州!如果你儿子不去,那就只有劳烦秦老爷您了——”

    而秦羽的态度很明确,他要效仿祖先,报效朝廷,以其天生神力之武功。不让敌军来犯。就算战死沙场,也绝不能为秦家的祖先丢脸。

    “王信大人。就这么定了,我秦羽愿代父出征。随同沂州首将,共守城关,决不让朱元璋人马侵犯半步!”秦羽抱着赴死决心道。

    “有这样的志气才好……”王信笑了笑说道,“秦世同你看看,你儿子都比你有出息,知道不能辜负秦家人的遗愿……”

    秦世同早就在一旁默不作声,他现在心很乱,朝廷和儿子生死的双重压力在身,有些让自己难受得喘不过气。

    “那就这样决定了——”王信说完事。转头留话道,“秦氏后人秦羽,今日申时前往将军城府报道,带上本王令牌,罗牧将军自会认得,封你为‘御南骠骑’,与其共守沂州城关,不得有误!”

    “秦羽听令——”秦羽还是很尊敬地接下了王信的令牌,他倒不是看得起王信这种人。而是因为自己终于能够继承祖先遗愿,为朝廷尽职尽忠……

    王信走了,可秦世同在门口处久久没有离去,整个人发愣地想着事情;秦羽也是一样。但可想而知,他们父子心中所想必定不同。

    秦世同无可奈何,起身望着一侧坚定眼神的秦羽。用手指着叹气道:“哎,你呀你……”说完。就转身回屋了,心情十分的低落。

    秦羽眼见父亲所去的方向。是祭祖的灵位,秦羽眼神一颤,也慢慢跟了过去。

    “你父亲是舍不得你啊……”朱须聪也无能为力,他不敢说秦羽这样做是对是错,但是他能肯定,王信肯定是在打什么坏主意,只是自己又不只如何开口。

    秦羽慢慢走到父亲身后,见到父亲在先祖面前跪下了,自己也双膝跪地祭拜三头。

    秦世同用余光看了一眼儿子,口气随即缓和道:“哎,为父就这么一个儿子,秦家的后人也只有你一人,本来想要你和为父一样,做些生意,充实一生,没有灾祸,延续香火,这样就足够了……没想到你从小却是天生神力,又好武学,偏偏要走出征打仗这条不归路……”

    秦羽没有转头望父亲,也是用余光瞟视,随即缓缓道:“祖先在时,为朝廷立下赫赫战功,而且他善待沂州百姓,所以被后世之人所歌颂……可时过境迁,如今我们秦家几经没落,除了先皇御赐的圣明,其余一无所成。秦家人所有遗产,但绝不能断了有志之后,孩儿愿继承祖先遗志,奔赴疆场、报效朝廷、为国忠心,哪怕战场九死一生……”

    “看来,我再怎么劝也劝不了你了……”秦世同终于侧过头,用慈爱的目光望着儿子,继续缓缓道,“不过羽儿,我还是得和你说明一件事——我们祖先秦守越,朝廷称为‘神力将军’,之所以被后世之人歌颂,并不是因为他尽忠朝廷;相反,祖先晚年还违抗朝廷旨令,拒不出兵,最终被罢免其官……而天下百姓之所以敬仰,正是因为祖先免战后,以其生前所得,尽数造福黎民百姓,此乃仁义正直之道。我怕羽儿你看偏了祖先之道,所以今日再加多言……”

    “谢谢爹,孩儿必谨记于心——”秦羽依然没有正眼望自己父亲,可能他觉得这战场一去九死一生,若是永别会更难过。秦羽只是继续在祖先的灵位前磕了几头,随后便转身离开了灵室,返回了自己的房间……

    秦氏家人庭院很大,毕竟积有祖上之遗产。但秦家后世代代生活简朴、从未奢侈,虽有先皇御赐之圣明,却也活得低调。秦羽的房间也是一样,在后院一个很不起眼的角落,而比它显眼的,房间一旁的马厩都算。

    马厩里饲养的,是秦羽亲手喂养大的雪袍银马,朱元璋北伐未进时,秦羽曾多次带起出关打猎,所以长得一身矫捷、威风凛凛。然徐州、淮北城破后,战火殃及此地,秦羽便再也没有牵猎出关。看着银马壮志未酬的眼神,秦羽的心中感慨万分……

    “吱——”秦羽打开了房门,阳光照进阴暗的角落。秦羽的房间不大,摆设也很简陋,除了一张床、一张桌子,只剩下墙上一副自做的弓箭木架,门后角落还立着一把笔直杆杆的银枪。秦羽自幼丧母,家中又从未招养侍女,所以秦羽的房间很少有过装饰甚至是打扫。从小到大即是如此。

    秦羽背上已然背弓,他缓缓走到角落的银枪面前。掸去了枪尖上的灰尘,锋利的刃矛在床前闪出锐利的寒光。秦羽掂量了一下好久没有拔起的长枪。之手将其提起,用力也是卯足了劲。秦羽号称后世的“神力将军”,其力之大能够撼起百年树根,可见此银枪斤两之重。

    秦羽没有发愣,双手提起银枪,径直走出门外……“呼——”银枪挥过,有如疾风利刃,其力呼啸一声,直将门前的巨石劈的四分五裂。

    “好久没用了。没想到这次是要用在战场……”秦羽自言自语地说道。

    随后,秦羽又慢慢走到马厩前,解了系马的缰绳,轻轻抚摸着银马的鬃毛,对着战马的眼神亲切道:“原来带你出去,是为了打猎,后来战乱四起,便没再带你出去了……麒麟,好久没有打猎了吧。今天我再带你出去。只是这一次,猎物可是关外来犯的敌军,那可是带刺的猎物,不见血是抓不住的……”

    秦羽的雪袍银马又名“银玉麒麟”。秦羽习惯称其“麒麟”,麒麟和秦羽同甘共苦,虽然出关打猎算不上戎马一生。但这次出征,将会是真正的战场……

    “爹。孩儿这就走了,您自己在家可要照顾好自己……”临行前。秦羽还在和自己的父亲及家中众人一一道别,“那个姓王的要是再敢来骚扰我们秦家,爹您就写信告知孩儿,孩儿必不轻饶他!”看来打从心里,秦羽也对王宣王信父子存有厌恶。

    “爹几十年活过来了,照顾你都够累了,害怕没有你照顾?”秦世同用不惜的语气说道,“倒是你自己,战场可不比平日打猎嬉闹,那是要人命的……在将军府,你要听从罗牧将军的命令,你性子又比较急,千万不可大意中了敌军的陷阱——”

    “知道了知道了,爹……”秦羽连连点头道,看着父亲不舍地眼神,他知道自己的父亲万般担心自己在战场遭遇不测。

    “朱叔,在家里你和其他兄弟要照顾好我爹,尤其是太守那边,我看他们好像总是对我们秦家存有异情——”秦羽又向秦家的忠仆朱须聪道。

    “放心吧,少爷,你自己在战场上小心,家里我会照顾好你爹的——”朱须聪直爽道。

    “羽儿,你可一定要小心啊——”秦羽要走,秦世同又还是不舍道。

    秦羽自信一笑道:“放心吧,爹,孩儿福大命大,不会战死的……爹您不是要看孩儿娶媳妇儿吗?等战争结束了,孩儿给您带个漂亮儿媳回来——”

    秦羽最后道别一句,随即便骑着“银玉麒麟”离开了秦家,在秦家众人的目光送别之下……

    秦家虽然近些年行事低调,但沂州的百姓向来还是对秦家敬重有加。得知秦家后人秦家披甲出征,城中的许多百姓都赶到城道两侧送别,倒不是因为其拥护蒙元朝廷的忠心,而是因为从秦羽身上似乎看到了秦家先祖秦守越的身影——秦家人出征,一定是为了百姓……

    “爹,计划进行顺利,秦羽已经代父出征……”太守府上,从秦家回来的王信,暗笑着朝自己的父亲王宣通报道。

    “接下去怎么办?你要怎样将秦家的祖产弄到手……”王宣的心里,只惦记着秦氏家人的遗物,迫不及待问道。

    “放心吧,爹,按照计划顺其自然,秦家人迟早会走向灭亡……”王信又是冷冷一笑,似乎他在背后操纵着什么……

    而此时此刻,在沂州城关外三十里地,常遇春的部队已经准备逼近沂州城关……

    打头阵的部队,自然是朱元璋亲自任命的唐战所属先锋军部队,先锋军两万人马逼近城关,再通往沂州道前,还有一片密集丛林。不过沂州虽然集中山东大部主力军队,但其战意不兴,王宣王信父子又是骑墙之辈,若是巧用计谋,兼以无力威慑,仅凭先锋军部队打败沂州蒙元守军不是没有可能。何况朱元璋的命令是要常遇春部对先以无力威慑,再加以诱降,可见朱元璋也并没有把王宣王信父子放在眼里……

    而在沂州城外密集丛林前,先锋军众将士还在讨论对策……

    “军队刚刚抵达城关外,需要短暂休整才可攻城……”主营中,依旧是唐战、陆菁和老九三人在谋划,赵子川、南宫俊、慕容飞三骑将则在营下听议,老九认为大部队刚刚抵达,还没有养精蓄锐,所以提议先行休整。

    “最多休息到今晚——”陆菁则是斩钉截铁道,“我军来犯,沂州一定早有消息,虽然说王宣王信不是什么名将之辈,但沂州毕竟聚集了山东方面的主要军队,想要正面突破不太现实……常遇春既然下令让我们劝降,那就一定要先与其主力过招,然后打怕他们,才有可能劝降。既是要打怕,那第一仗就尤为关键,不但要出击果断,而且还要重创敌军,给其压力……”

    唐战望着沂州城郊地形图,用手比划道:“重创敌军,强行攻城显然不太可能,因为我们人数还不比沂州……只能把他们引出来,然后利用关前的这处丛林,给予敌军出其不意才行……”

    “行啊傻蛋,现在人不傻了,分析战情分析得有理有据——”陆菁看着唐战分析头头是道,不禁夸奖道。

    “可是敌军会这么容易上当吗?”。老九有些担心问道。

    “对了,有没有查到敌军主将是谁?”唐战又抬头问道。

    慕容飞向前一步说道:“根据潜入沂州城的探子回报,这次守城的,是山东沂州旧将罗牧。此人打仗经历不多,但人老沉稳,说不上神机妙算,但行军用兵以稳求重,想要这么简单把他骗到关前密林,恐怕确实没那么简单……”

    “无所谓啦,反正这种无名之辈肯定没有燕只吉台那个老狐狸机灵,对付这种守将,用些偏计就能使其入套——”赵子川倒是很自信地说道。

    陆菁想了想,也点头道:“子川兄弟说的不错,这个罗牧肯定不比燕只吉台,我们不需要担心太多,只需稍稍用计……”

    慕容飞顿了顿,又加上提醒道:“对了,菁妹,可能还有一人需要提防……”

    “什么人?”陆菁转而问道。

    慕容飞继续说道:“据探子回来通报说,镇上老百姓今天似乎特别兴奋,说是在恭送秦家后人秦羽出征守关。”

    “秦羽,那是什么人?”唐战也不禁问道。

    “秦氏人家不知道,‘神力将军’秦守越总该知道吧……”南宫俊也在一旁补充道。

    唐战和陆菁同时摇了摇头,看来他们对蒙元历史并未了结过多。

    于是,南宫俊和慕容飞二人简单将秦家历史叙述了一遍……

    “原来如此,‘神力将军’再赴疆场是吗……”唐战摸了摸下巴,暗自说道,“说实话,我倒是真相见见这个秦羽,是不是真如传闻中一样力顶千斤……”

    “这些都不重要了……”关键时候,陆菁拉回了众人的思绪,“我已经想好了对付敌将罗牧的对策,一会儿你把萧大哥他们都叫到这来——”

    “这么快就想好计谋了是吗?”。赵子川不禁问道。

    陆菁点了点头,继续道:“就算那个秦羽再厉害,我们也不怕,毕竟刚刚出关上任,没得多少兵权,短时间内几乎可以无视他……我们首要对付的目标是罗牧,只要第一仗就将他正法,沂州劝降指日可待……”

    “行,我这就叫萧兄弟他们过来——”赵子川也是干脆利落,转身便传应其他将士人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