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零五章 夜受军命
    “你想说什么,表情干嘛这么严肃?”赵子川见着唐战鞠躬的样子,不禁坐起问道。

    唐战起身继续说道:“我唐战出生唐门世家,年幼便遭师门不幸。我父亲犯下欺师灭祖之罪,是骁风叔叔忍着世俗的鄙夷非论把我带大……骁风叔叔从小教育我要身怀心寄苍生之心,立志要将蒙元暴政逐出中原,救天下百姓于水火,赎我唐家之罪过……”

    唐战一字一句地说着,篝火旁的众人也收回了嬉笑,改而认真聆听唐战的叙述,齐向望着唐战的眼神也是带着认可和同情。

    说到这里,所有人的神情都显得凝重,平日里和唐战“打打闹闹”,殊不知在唐战心里,他每天无时无刻不担负着孤独难负的重任,而这些他也要无时无刻不默默忍受,来自唐家遗愿的重负,来自外人世俗的鄙夷……

    唐战顿默了一会儿,嘴角忽而扬起微笑,转而安慰道:“不过上天待我不薄。让我遇到了菁儿,让我遇到了子川兄弟。让我遇到了萧兄弟,就连南宫慕容家的世子。也与我兄弟相称,你们不但没有因为我的身世父辈鄙夷我,反倒是以兄弟情义百般的鼓励帮助我……从汴梁到苏北,我们一路出生入死,行军打仗也任我调令。我从未想过会有今天这样,即使身临生死战场,我们还能像兄弟一样齐坐在篝火旁,像亲人一样温馨……我以为我会孤独一辈子,可是你们却始终在我身边不离不弃。虽然这些话有些肉麻,不过我唐战说得话句句真心,真的谢谢你们——”

    说完,唐战再一次深深在众人面前鞠了一躬。

    陆菁看在眼里,微笑中眼角泛起点点泪花。

    “谢什么?我们本来就是兄弟,无论到哪儿都是同甘共苦——”萧天最先从人群中喊道,在所有的兄弟朋友中,萧天和唐战是最能放得开的兄弟,即使他们两人的性格比起赵子川、南宫俊等人来说。可能有些收敛。

    赵子川听完,闭眼轻笑道:“唐战兄弟,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在酒楼我对你说过的话吗?你是你。你父亲是你父亲,你父亲做过什么,和你一点关系没有。你身上肩负着唐门世家的使命不错。可你没必要肩负你父亲的罪过——现在你成功随入朱元璋的营帐,助其打下江山、驱逐蒙元。天下人就会记住你唐战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你一定做得到!”

    赵子川的话语依旧是激奋人心。每每唐战听来,都会重新鼓舞。

    慕容飞大口喝了一碗热水,以水代酒鼓励道:“你是我们的兄弟,现在更是我们的将军,我们不信你又信谁?我慕容飞交朋友,从来不看他的出生,管你父亲曾经做过什么,你——唐战,就是条汉子,交你这样的兄弟,值!”

    唐战没有再说什么话,他甚至觉得今天说这些话就是多余的,本来就是在一起的生死兄弟,何必今晚还这么煽情?打从一开始,唐战就不孤独,从汴梁认识这些朋友一路至此,这些兄弟一直都在。

    陆菁想了想,凑到唐战身边安慰道:“我也说过啊,不管你父亲是谁,你就是你,你就是我的傻蛋,你在菁儿心中永远是大英雄——所以那些不开心的,根本就无须再提,你真傻,真的好傻啊……”说着,陆菁一把搂住唐战的腰,依偎着暖暖道。

    “哎呀哎呀,‘你就是我的傻蛋,你在菁儿心中永远是大英雄’……”赵子川在对面听了,学着陆菁的口气,重复着刚才煽情的话语,故意是在“嘲笑”陆菁的样子。

    结果受不了气的陆菁一下子就清醒了,松开唐战,一碗水朝赵子川脸上泼去。但经过了李玉如的教训,这回赵子川倒是机灵了,提前一躲便躲开了。

    “赵子川你说什么?”陆菁马上恢复刁蛮的情态,见赵子川又嘲笑自己,索性便像在汴梁时一样,和赵子川这个‘死党’对上了。

    “还改不了臭脾气?这样下去,你真的嫁不出去喽……”赵子川在对面做着鬼脸继续嘲笑道。

    “从军以后,好久都没有教训教训你了,是不是多日不招惹你,你身上不舒服了?”陆菁捏着指间手骨,坏笑着说道。

    “怎么,你还想教训我?我现在可是有伤在身,玉如担心我担心得不得了。有玉如在我旁边,我看你舍不舍得下手?”赵子川倒不服气道。

    陆菁听了,眼珠子一转,转头问李玉如道:“嫂子,你说呢,肯不肯对赵子川那个大笨蛋下手?”

    李玉如坏坏地一笑,毫不客气道:“跟他客气什么?给我往死里打,身上多一块伤,我回去多咬他一口——”

    “你——”赵子川倒是惊了个呆,没想到自己老婆都不站在自己身边。

    陆菁也坏坏一笑,捡起篝火旁的一根木棍,做着威慑的动作道:“对不起了,这是嫂子决定的,这么好玩的事情,我可收不了手……”

    “你要干嘛?”赵子川冷汗直冒问道。

    “我要教训教训你,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挑衅我?”陆菁索性一脚跨过篝火,拿着火烧木棍就朝赵子川追去。

    赵子川哪里还坐得下去?也不管两旁南宫慕容兄弟的故意阻拦,撒腿就跑。

    “哎。怎么还是和在汴梁一样,老脾气不改……”看着陆菁和赵子川追逐嬉闹的样子。唐战想起了在汴梁时的趣事,笑着无奈摇了摇头……

    倒是苏佳今晚还比较安静。和陆菁“吵完架”后,就没怎么说话。听完了唐战今晚所述,苏佳倒是挺有感触。其实苏佳自己和唐战的身世有几分相像,知道身世离开追风派后,她也一直以为她这辈子都只能孤单地走在复仇的道路,永远都不会再相信朋友……可她却偏偏遇上了不信这一切的萧天,和萧天一路经历那么多,萧天还百般劝阻自己放弃仇恨,面对新的人生。虽然和自己志愿的道路背道而驰。但也正因为如此,苏佳重新在柳沙镇、在汴梁交到了更多的朋友。虽然离开了徐双、吴贤、淘淘,但她重新认识了萧天、陆菁、唐战、萧齐等等……无论自己最后的道路终归何处,其实真心朋友一直都在身边,就和唐战一样,打从一开始自己就不孤独,身边的朋友永远都在……

    “好了别吃了,一晚上吃那么多撑死你……”祥和气氛中,萧天忽而小声教训起了旁边的哈哈。说起煽情,“嘻哈三兄弟”他们倒是和唐战没有多少交情,所以他们并没怎么感动。倒是行军打仗这么久,好久都没吃顿好的。今晚有野鸡野兔,饭量颇大的哈哈也没怎么客气,一晚上嘴巴就没停过。

    “哎。幸好行军打仗我不管他们做饭……”苏佳看着“嘻哈三兄弟”的狼吞虎咽,心中暗暗笑道。这也难怪。护送方瑛回山的那一路,苏佳可没少受这三兄弟的气……

    “剩下多的。分给营中的其他兄弟们吃吧……”唐战想到自己等人在这聚会,帐下的其他士兵还没改善伙食,虽然这么点东西肯定不够分,但总归能关心一点是一点。

    “交给我吧,一会儿我去叫几个兄弟过来弄弄……”南宫俊起身道。

    “好了好了,别追了别追了——”而就在这时,陆菁和赵子川追逐嬉闹回来了。他们二人体力可真好,围着军营整整跑了一圈才回来。军营中“看戏”的士兵也是好奇中带着喜感,下午刚看完一场萧天苏佳的“拳脚肉搏”,晚上又欣赏了一场陆菁赵子川的“午夜追杀”,他们甚至都不敢相信,就是这样的一群嬉闹家伙,却能带着大伙连连胜仗、屡立战功……

    “砰——”“哎哟——”然而,背后一根木棍,不偏不倚正好砸中了赵子川的脑袋,陆菁追回来后,看见赵子川站着不动,直接一棍子掷向了赵子川的脑袋。

    “你们也不嫌累啊?跑这么远……”南宫俊不禁调侃道,“到头来还是被打中了,当初还不如不跑……”

    “叫你再敢挑衅我,哼——”陆菁狠狠地在行动和语言上,教训了一晚上“不老实”的赵子川。

    赵子川没再说什么话,忍痛摸了摸脑袋,可抬头忽见对面李玉如坏坏的眼神,他似乎意识到今晚不会有好觉睡……

    “禀告军师,常将军带令前来——”本来祥和欢愉的一晚,却突然被冰冷的传信所打破。常遇春夜中传令,一定事态紧急,军中众人马上收回了表情,严肃以待。唐战更是和萧天一起踩灭了中间的篝火,随时诏令全队人马集合……

    夜已深,唐战等人却要在营中受命,不仅如此,先锋军帐下的众将士也随之严阵以待,纷纷出营列阵站好,祥和的军营之夜一下子变得冰冷和肃杀,寒风中还带着刺刺的作响……陆菁之前有所预料,如果说这么晚朱元璋还有军令下发,那除了是事态紧急以外,军令的内容一定是有关北伐路线的目标……

    果然,常遇春身随守卫士兵前来,唐战等人在军前迎接站好,常遇春就直接下令道:“先锋军主将唐战听令——”

    “末将在——”唐战低身请命道。

    常遇春继续道:“元帅有令,明日午时,先锋军主力出发,大举压境沂州城关。与沂州敌军对峙,并以武力要挟王宣王信父子弃城投降,如若不然。以军队强攻和取城,候待我军后援赶到。接令!”

    “末将遵命——”唐战双手接过军令,随即后退几步。

    常遇春示令后。转而说道:“之前徐州一战,唐将军部队以巧计取之,擒拿蒙元名将燕只吉台巴扎多,元帅大为夸奖。元帅特命汝等再次与敌军主力应战,寄希望唐将军能再接再厉、屡立奇功,大展我军之威!”

    “是,末将必不负元帅和常将军所望,沂州之战大捷而归——”唐战自信满满说道。

    然而,陆菁却在一旁有些心疑。因为常遇春特意提到了,是朱元璋亲自命先锋军部队先头应战。徐州一战,朱元璋巧计夺取淮北,自己机关算尽,辛辛苦苦拿下徐州,最后才发现这些都是朱元璋事先所料,自己只不过也成了朱元璋瓦解山东屏障的棋子罢了,陆菁也越来越感觉到朱元璋的可怕,如同一望无底的深渊……

    常遇春下令后。没有在先锋军营中多留,就好像非常相信唐战等人能够顺利完成任务,拿下沂州要地。紧跟着常遇春调令了手下跟随的部队,率军折返……

    唐战接令后。在原地站了很久,因为一场重要战斗即将到来,唐战不禁感觉到身负之压力……

    陆菁在一旁不禁应声道:“只是传令而已。没必要自己亲自前来,还带着这么多的部队。可想而知。这次的任务不但艰难重要,而且……朱元璋一定是暗中安排。监视我们的一举一动……”最后的这句陆菁的声音很小,一旁的唐战并没有听清。

    “菁儿,看来正如你之前预料,元帅已经选定了北伐的路线……”唐战转头道,“选取沂州,那就要对付王宣王信父子以及山东最主力的军队,想要劝降,恐怕没这么容易……”

    “是呀,山东最主力的蒙元军队,恐怕我们没休息稳,又得迎接一场恶战……”陆菁呢喃着说道,心中却是有些杂乱……

    因为今晚常遇春的突然到来,“篝火聚会”草草结束……天色也不晚了,赵子川照顾着身孕妻子早早休息,南宫慕容兄弟吩咐手下清点战马以后,也回营入睡;“嘻哈三兄弟”就更不用说了,嬉闹过度的他们,连平日里陪胡夷狄唠嗑的力气都没了;而陆菁因为今日劳累,早早休息,剩下的唐战还在营中谋划,就只有老九和陆氏兄弟帮助自己安排布局……

    苏佳也很累,但她并没有睡,调整好伤营士兵的情况后,自己则是一个人走出营外吹着冷风。今天一天她经历了太多心路,眼看着营外被夜色笼罩的苍茫大地,自己不禁感慨良多……

    “这么晚还吹风,小心别着凉了……”背后萧天正徐徐向自己走来,每当自己最有心事愁闷时,萧天总会出现在自己身边,安慰自己,哪怕萧天一天也很郁闷。

    萧天在苏佳的身后轻轻披了一层布毯,缓缓坐在了苏佳身边。

    “干嘛总是关心我?你要累就快睡吧,没必要总是陪着我……”苏佳面子上过不去道,其实他心里百般地希望萧天能一直陪着自己。

    “我不陪着你,你总会想太多不好的事情……”萧天一把轻轻搂住苏佳的肩膀,安慰着说道,“怎么了,好像不开心的样子,难道是今天我对你出手太狠了?”

    “得了吧,就你那点身手,给我挠痒都不够……”苏佳先是开玩笑地调侃一句,随后收回表情,唉声叹气道,“哎,说实话,我已经开始厌倦了,厌倦军队里的生活……每天都要面对九死一生的战场,亲眼看着无数的兄弟丧命,这比我之前行走江湖、杀了那么多人都不敢直视……”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这世道……”萧天也将头轻轻一靠,轻声对苏佳道,“我们俩一路经历了这么多坎坷,还有什么过不去的?顺其自然最好,虽然不能直视战争的残酷……等咬咬牙关这一切都结束了,我们便能远离战争的残酷,远离一切的喧嚣,过我们想过的日子……”

    今晚,萧天陪苏佳吹了一夜的风,讲了一夜的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