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零四章 祥和之夜 下
    “不是说好‘篝火聚会’的吗?怎么今天弄这么晚……”苏佳见唐战和陆菁这么晚才到,不禁问道。

    陆菁苦苦一笑道:“只是忙了一下战事的情况,还好了……”

    “要我说,现在没打仗,你们就别整天想着那些死里死去的东西……”李玉如在一旁劝解道,“咱们朋友一场,从汴梁到苏北,一路上互相关照不离也算有缘,好久都没有像今晚这样坐下说说话、谈谈心了……”

    “每天战事不断,哪有心思谈什么心啊,能求自保已是多福喽——”谁知,李玉如的话音刚落,赵子川就在对面打岔道。

    “少说几句话会憋死你啊——”李玉如依旧不改平日里的泼辣性格,对自己的丈夫出口也毫不客气。

    唐战却看似挺懂人情的,温言道:“嫂子没有说错,想想上次在汴梁分离,还是黄纪兄弟家的药坊,那一次以酒相别,我们和萧兄弟、黄纪兄弟他们就分道而去……没想到如今再次和萧兄弟还有苏姑娘重聚,想想看也算是缘分不错……”

    “对了,后来黄纪兄弟怎么样了?我记得苏姐姐你们说过的,回逸仙门的时候……”陆菁又提问道,之前苏佳曾把自己和萧天护送方瑛回山的事情大致提过,这里面就包括“汴梁医侠”的事情。

    “对哦,黄纪兄弟在汴梁发生的事情我还没具体告诉你们,只是粗略说了说……”苏佳一面帮李玉如端着热水,一面回应陆菁道,“后来汴梁就发生了大事,南宫慕容家的人合计暗算黄纪兄弟,借官府的力量以杀害南宫用的罪名通缉黄纪兄弟。结果事态爆发。汴梁全民激愤,与朝廷官府发生了尖锐矛盾,据说还死了不少人……好在南宫家的户主南宫魄及时出面。朝廷才改黄纪兄弟死罪为流放,黄纪兄弟才得以逃过一劫。所以……”苏佳还想说什么,却看见南宫俊和慕容飞还在身边,这才知道自己说的话有些不妥。

    南宫慕容兄弟也看出了苏佳的忌讳,慕容飞倒是一脸无所谓,端起一碗水,闭眼嘲弄道:“说就说吧,肯定又是我大哥出的坏主意,和南宫兄你三哥四哥一起……苏姑娘你继续说没事的。我大哥他本来就是个见利不顾亲情的败类,早死最好……”

    “好了,别说了……”南宫俊见慕容飞情绪有点激动,急忙劝阻道。

    众人也听得出来,慕容飞非常痛恨自己的哥哥,毕竟在自己和妹妹离家时,哥哥慕容新甚至想要取了他的性命,为了一己之私不惜害死自己的手足……

    苏佳也才觉得话有不妥,急忙改了口:“黄纪兄弟的事情,在汴梁也无多事可言……何不说说他好的方面?送方姑娘回山并成功解决逸仙门的恩怨。黄纪兄弟倒是和方姑娘产生了感情,能和方姑娘也就是瑛妹相识,算是黄纪兄弟一路艰辛得来的福分……”说到这里。苏佳也暖暖一笑,寄思黄纪方瑛二人的同时,也算是对他们二人最好的祝愿。

    陆菁听到这里,倒是在一旁撅嘴道:“哟,没想到当年在汴梁最不被看好女人缘的黄纪兄弟和子川兄弟,却成了最早终成眷属的人,这世道……啧啧……”

    很明显,陆菁是在祝福有情人的好,但是提到赵子川时。口气还是带着小小的“鄙夷”。赵子川听出来了,放下碗“回击”道:“喂。你什么意思?”

    “祝福你还不好喽?”陆菁也索性开起玩笑道,“夫妻恩爱。早生贵子,别等着像我和苏姐姐这样,世道艰辛不知何日成对?”

    说到这里,萧天和唐战在一旁有些脸红的尴尬,苏佳也不例外。

    李玉如听了,脸微微一红,有些害羞地呢喃道:“别说那样的话,我其实和子川……”

    谁知,每次李玉如说到动情重点,赵子川就会泼一层冷水,这次也不例外,只是驳回的对象时陆菁:“祝福个鬼——这兵荒马乱的,还要照顾一个大肚婆,累死累活不说,天天还要被当成出气对象,真恨不得一头钻死算了……”

    这些可好,刚想煽情的李玉如一下被“打回现实”,加上泼辣的脾气,结果可想而知——李玉如满眼怒气瞪了赵子川一眼,这次也没说什么话,直接一碗热水便朝赵子川脸上泼去。

    “哎——”赵子川躲闪不及,眼睛被烫到了,整个人也下意识朝后卧倒。

    “喂,你没事吧?”南宫慕容兄弟衣服也被溅到了,但他们更关心赵子川的“伤势”,不禁问道。

    “哼——”李玉如双手插间,瞥眼过去,脸都快气红了。

    “呵呵,该说他们是感情好还是不好呢……”唐战在一旁傻傻地坐着,无奈地笑了笑。

    “好了,嫂子你别生气了,动了胎气可不好……”苏佳一边劝解这李玉如,一边朝陆菁“责备”道,“好了菁妹,哪次他们吵架不是你添油加醋?”

    “怎么连苏姐姐你也怪我?哼,赵子川脑子笨,我招谁惹谁了?”陆菁也不服气,倒是和苏佳“干上了”。

    苏佳也毫不示弱,语言回击道:“菁妹你脑子是聪明,但缺点就是管不住你的嘴……你哥和你弟总是纵容你,拿你没办法,你要是我妹妹,我都要动手打你……”平日里沉默不语的苏佳,今晚也是难得的和这一群“汴梁俗人”打到一块儿去。

    “喂喂,你们两个怎么吵起来了?”唐战见到眼前的混乱,脑子都有些乱了,本来自己还想要在“篝火聚会”上说些东西,没想到好好的聚会却是乱成了一锅粥……

    然而混乱远不止如此,萧天在一旁好久都没说话,他又不敢坐在胡夷狄身边,怕胡夷狄又缠着自己要和自己比试伸手。萧天缓缓站起身,想要坐到苏佳的身边,和她“聊聊情”。于是轻声对南宫俊道:“喂,南宫兄弟,你和子川慕容兄弟的座位能不能左移点。我想坐在佳儿的位置旁边……”

    南宫俊看出了萧天的意思,点头答应了。

    萧天舒了口气。慢慢走到苏佳的身边,心想这会儿终于能和苏佳好好说说私话了,然而……“吵什么吵?菁妹你就是管不住嘴,我有说错吗?”苏佳突然近距离耳边的一声喊叫,萧天差点被吓得爆耳亡,下意识捂了捂耳朵,在萧天印象中,他也从没见过苏佳是以“吵架”的方式发泄情绪。而且苏佳似乎还不想停,“汴梁的时候,没和你好好吵过一架,我还不信嘴皮子功夫我斗不过你?”

    “那就来试试看啊——”陆菁也不甘示弱道,与苏佳争锋相对起来。

    “菁儿你今天不是说头晕吗……”唐战根本就没有说话的份,心中暗暗道……

    萧天怕苏佳停不下来,想要伸手劝阻,结果刚一抬手,从中杀出个程咬金,火星一晃。哈哈突然从萧天苏佳中间钻出,伸手去拿火架上的烧烤食物。

    “你们又在闹什么?”今晚萧天几次“亲密”苏佳不成,也有些发脾气道。“你们两个毛毛糙糙的,送瑛妹回山时天天偷懒,就没见过你们今晚这么精力旺盛——”

    “大哥,不好意思了……好久没吃顿饱的,这些烧烤我要了——”哈哈也一点不避讳,一把手就抓了几串野味,拿完就跑,一点不含糊。

    “死胖子,不要跑——”好。有哈哈在闹,肯定不会少了阿多。哈哈跑来拿食物时。阿多一个快跑没有刹住,从萧天苏佳中间“杀出”。撞乱了篝火的火把。但是阿多仗着人小灵活,捡起一个火烧木棍,就转身朝哈哈追去。

    “这两个人够疯是吧?”苏佳突然停止了和陆菁的“嘴仗”,似乎是被哈哈和阿多激怒了,转身抱怨道,“早知道还是红云的时候,我就该用武力手段好好管教管教这几个家伙——”

    “你……你要干嘛?”萧天看着苏佳起身“气势汹汹”的样子,有些惊呆问道。

    苏佳二话不说,捡起篝火的另一个木棍,一甩手便朝哈哈和阿多的方向丢去。

    木棍在苏佳手上就如同暗器一般,游刃自如,木棍在空中旋转几道,不偏不倚打中阿多的脚跟。虽然阿多个子矮、底盘低,但还是被飞来的“暗器”绊倒,倒地的同时,手中的木棍也不翼而飞。

    而他这木棍一飞不要紧,又不偏不倚正中哈哈的脑门。哈哈痛叫一声,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可这一摔不要紧,哈哈倒地的同时,听到了另一个人倒地的声音——是被自己撞到的——以及……泼水洒地的声音,好像有什么不对,身旁有杀气……

    哈哈回头一望,差点没把他吓死——这次被他撞到的,还是打水回来的慕容樱,这已经是第三次了。慕容樱低着头只声不吭,水桶里的水洒了一地;慕容樱的表情也十分诡异,低头眼神都看不清,也没人敢去看;而站在慕容樱身旁好好地陆昭和陆蒙,却有些全身寒颤地发呆不语……

    哈哈像是懂了,立马起身跑人,头也不敢回……

    慕容樱低着头,两眼寒光一闪,跟刀一样,双手默默解开了背上的红缨枪……突然,几乎雷动全军营将士的愤恨之吼,慕容樱破口狂怒道:“老娘今天跟他们拼了!!!”

    这一声不得了,刚才在篝火围坐的众人还在互相争吵、喋喋不休,慕容樱语出一吼,全场立即肃静,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集向慕容樱方向。陆昭和陆蒙兄弟一人一只手拉着慕容樱,生怕她会脑子发热、做事出格……

    千辛万苦、反反复复,在众人的帮助下,这两桶水算是打回来了,现在想想还真有点诡异……而经历这一次事情,“嘻哈三兄弟”总算是找到了一个比苏佳更可怕的女人,她就是慕容樱。可想而知,哈哈他们以后是正眼见都不敢再见慕容樱……

    “好了,樱妹,你消消气……”众人全部坐回了篝火,慕容飞还在一旁苦笑着劝解。

    哈哈似乎还不住口,在一旁顾自喃喃道:“都是瑛(樱)妹,为什么那个瑛妹比这个樱妹温柔多了……”

    然而,慕容樱像是听见了,眼睛寒光一瞟,吓得哈哈再也不敢乱说话了……

    在篝火旁吵了这么多架,也不是真的矛盾,权当是开玩笑图开心,只不过这回算是最激烈的,无论是苏佳陆菁还是赵子川李玉如。不过这也可能是长久以来在军营里的压抑所致,这一次的“篝火聚会”相互“吵架”,倒是把众人心中的诸多不愉快彻底发泄出来,事后众人一笑了之,心情好多了。

    但唯独真正生气的,恐怕也只有慕容樱。她不像苏佳陆菁那样闹着玩儿,她是真的在气头上,慕容飞在一旁劝了半天,怎么劝都劝不好。

    萧天在一旁见了,暗暗笑道:“黄纪兄弟说过,慕容家的千金从小孤僻、性格冷淡,今晚这动如雷霆的‘怒吼’,该不会把她这辈子的怨气都发泄出来了吧……说起管教嬉皮、哈哈他们,樱妹恐怕比佳儿更管用……”

    陆菁转了转眼珠子,转了一个话题安慰慕容樱道:“好了,樱妹,女孩子家也别动这么大脾气,要是性格古里古怪,以后可别嫁不出去……”

    “古里古怪?你还好意思说别人……”赵子川一面擦着脸上的水——刚才李玉如泼的——一面冷眼望着陆菁暗暗道。

    说到嫁人,慕容飞倒觉得陆菁这个话题不错,于是转而安慰道:“是呀樱妹,你说我们兄妹俩被家族抛弃,你一个女孩子家还跟着我在北疆吃苦受累不说,还在战场厮杀中翻滚,你又是我妹妹,我怎么忍得下心……”

    慕容樱倒是骨子里不服输的倔劲,摆头说道:“哼,别把我说得那么脆弱,再苦再累我也吃得消……”

    “可再能吃苦、再有本事,女孩子终究还是要找个好婆家不是吗?”慕容飞露出兄长的笑容,温和说道,“你再有本事,你看看人家苏姑娘,一路下来的艰险比你多了多,还不是有萧兄弟这个依靠……女人啊,终究有一天得有个男人依靠,你这个样子我很是担心啊……”

    提到了萧天和苏佳二人,萧天和苏佳彼此红脸瞟了瞟对方。

    “我的婚姻大事不要你管,就算找不到如意郎君,我单身一辈子未尝不可……”慕容樱还是倔强的口气回应,但是这句话却是暗含了几丝无奈的口气。

    慕容樱闭着眼,一面吃着东西,一面心中暗暗道:“我曾经有意唐大哥,可是他有了陆姑娘……如今我又被家人赶出,陪着我哥在战场上九死一生,可能我慕容樱命硬,就和我性格一样,这辈子注定不会有好结果,单身走完一世……”

    吵了半天,众人总算是安安静静坐在了一起,发泄完了长久以来在军队中的压抑,现在众人倒是开怀放松了许多。如果不是在军营里,他们倒还真想像在汴梁和黄纪分别时一样,以酒抒情……

    其实今晚,唐战有很多的话想说,只是因为刚才吵架场面过于纠缠,至今为止唐战还没插得上一句嘴。如今场面安静了,唐战慢慢站起身,端着手中的热水,对众人说道:“各位兄弟朋友,其实唐某今晚,有很多肺腑之言……其实这次聚会,是我提议菁儿做的,趁着现在没有战事……在军队里行足半年,积累了无数压抑,这次的聚会也当是狠狠发泄了一回。我们这些曾在汴梁的兄弟或是后来认识的,重聚一起畅谈,我真的非常感谢……”

    说完,唐战向在座的众人深深鞠了一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