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六百零二章 祥和之夜 上
    “你们几个,把新换的绷带拿过来,调人手去给重伤的士兵重新包扎伤口……”后营处,天色已晚,苏佳还在不辞辛劳和手下的将士料理伤员。虽然暂时没了战事,但是苏佳一刻也没停歇,徐州、狼子关最后几天糜战,尽管苏佳少有亲临,但也没有闲而无事,其耗精力绝不在出生入死的赵子川、南宫俊等之下。而苏佳一直在做的,也就更多的是治疗伤员,就算自己的身份是一军之将好了……

    其实,苏佳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劳累,现在暂时没有战事,挥军北上的进度不算太快,即使是重伤卧榻,他们也完全有机会自行休养伤愈。就连苏佳治疗的伤员士兵见此情况,都不禁关心道:“苏将军,我们没有大碍的,你这几天都少有合眼,还是回营早点休息吧……趁着最近没有战事,好好休养生息……”

    ,亲临过萧天苏佳二人为保全部队,不畏生死、独当一面的场景,因此对萧天、苏佳二将更是忠心耿耿、报恩有加。

    苏佳倒是还好,用轻和的语气道:“我没事的,这几天不影响休息……该好好休养的,可是你们这些兄弟,等到了山东腹地,再次遇上了蒙元敌军,没伤愈健康的身体怎么行?”

    众士兵见苏佳无论何时都把自己等人心系于心,不禁为之感动,即使那些本不是萧苏二人帐下的士兵。也对其产生了感恩之意……

    “可忙得过头了,容易犯头晕哟——”正说着。苏佳背后营帐正门口,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苏佳微微一笑。想也知道行完军事第一个来找自己关心的人,肯定是萧天。

    只见萧天手里拿着苏佳需要的新绷带,笑望着苏佳辛劳的样子,又于心不忍,于是将绷带轻轻丢过去,缓而说道:“佳儿,你这几天太累了,还是早点放下休息吧,现在又不是发生战斗。这些兄弟也早没了生命危险……倒是你,今天中午一口饭都没吃,忙事情都忙得忘了,这晚上再不吃,武功再高身体也撑不住……”

    “是呀苏将军,我们已无大碍,你还是早点随萧将军回去休息吧……”身边的士兵继续安慰劝道。

    苏佳放下了手中的绷带,缓缓站起身,动了动身子骨。深吸一口气道:“也好,反正现在暂时没有战事,我得趁此机会好好休息休息……”说着,苏佳转身回头。望了一眼萧天。

    看着苏佳依旧迷人的眼神,萧天脸微微一红,但是想着还有事情要提。萧天继续说道:“对了佳儿,菁妹今天说。汴梁的几个兄弟今天要在营中搞‘篝火聚会’,说些家长里短的事情。我们待会儿也快点过去吧……今天南宫兄弟他们可是打了点好东西,伙食有得改善……”

    “哟?汴梁的兄弟朋友弄‘篝火聚会’,这倒是挺有趣的……”苏佳也略微俏皮地说道,“想想也是,从汴梁分离,到现在苏北重聚,好久没有安安心心陪菁妹他们说说话了……不过我今天可有点累,不太想动……”

    萧天转了转眼,眼见苏佳的情绪因为劳累显得有些压抑,想要讨点“刺激”的事情逗乐苏佳,于是转变不羁的口气道:“菁妹的邀请,我们可不能不去,倒是佳儿你累得不想动……这么年轻不动可不好,要是不动久了,武功身手恐怕也会下降,到时候你再上战场,‘断魂刀法’都会变成‘绣花刀法’了……”

    苏佳一听萧天是在变相“嘲笑”自己,眼前不禁一黑,口气忽冷道:“你刚才说什么?”

    萧天知道是自己“激怒”了苏佳,继续笑道:“我说的不对吗?好久没见你动真格了,我还真以为佳儿你现在成了‘锈花刀’了……”

    “你敢嘲笑我?”苏佳朝萧天撇去了“不好”的眼神。

    “嘲笑你怎么了,不然你使两招看看啊?”萧天继续“添油加醋”道,是在故意挑起苏佳的兴趣。

    苏佳也不清楚是知道还是不知道萧天的用意,总之萧天的目的达到了——苏佳真的有些“不开心了”,她缓缓走到萧天身前,寒笑说道:“好啊,别人见识过我的武功,吓得魂都飞了,你倒好,见识过我武功这么多遍,竟然开始‘嘲讽起来’……看样子我们两个今晚要好好切磋一番了,好让阿天你知道,就算成了苍龙大侠,你现在也还不过是我一个习武的练手罢了……”说完,苏佳双手插间闭眼一笑。

    “什么?习武的练手——”看来苏佳是知道了萧天的用意,故意和萧天“对讽”起来,让彼此下不起台阶,这回是萧天“不开心”了,毕竟现在的自己怎可与之前的自己相比。

    “嘿嘿,有好戏看——”“是呀是呀,两位将军要打起来了——”“听唐将军说,他们二人的武功不俗,却没怎么真正见过,今天正好看看眼……”后营处的士兵一见有“好戏”看,个个变得兴奋起来,所有人的目光全部投向了萧苏二人。

    “行啊,既然你说我是习武的练手,那今天我可不能手下留情了,现在的我早已不是从前的我,佳儿你很清楚……”萧天微微一笑,说的话也权当是为了挑起苏佳的兴趣,其实只要苏佳开心起来,萧天什么都会做。

    苏佳掰了掰手上的关节,露出“挑衅”的目光,冲萧天笑言道:“你可别后悔,本姑娘这么多天没动手,正愁没有发泄的家伙……”

    “佳儿这表情,不会来真的吧……”萧天望着苏佳坏笑的眼光,心中暗暗道。

    苏佳继续笑道:“既然今晚汴梁的兄弟要弄‘篝火聚会’,比武方式就按汴梁的时候来吧——在陆府。你可是当我‘陪练’不短,今天再陪我练练拳脚好了——”

    说完。苏佳两脚一踮,箭一般挥拳便朝萧天而去。

    “来真的?”萧天见苏佳的速度一点不慢。出招的速度和步伐的轻盈尽是全力,自己也不能掉以轻心。当然,现在的萧天武功反应极快,苏佳挥拳即至,萧天单手接住一个后托,整个人微微一侧,轻松躲过。

    “好快啊,原来苏将军的武功真的厉害……”“萧将军也不差嘛,‘夫妻’吵架。居然吵到军营里来了……”“喂,萧将军可别输了,输了老婆可不管暖床……”“哈哈哈哈……”一旁看戏的士兵也都上了兴头,“添油加醋”笑声道。

    然而比武的萧天和苏佳二人,注意力全在彼此的出招上,自然没有闲工夫去管旁人的话语。苏佳出招向来先发主动,但很不巧,拳脚功夫萧天要更胜于苏佳,加上现在二人的武功内相差无几。萧天一边应对着苏佳的招式,一边说道:“喂,手上功夫可不是佳儿你擅长的,省省吧……”

    “是吗?”。苏佳暗暗一笑。还没等萧天反应过来,苏佳突然一个翻身,两手撑地。双脚突袭一般便朝萧天的头上而去。

    萧天没来得及反应,头上就被苏佳的脚踢“闷了一棍”。苏佳又是一个翻身转回。笑着说道:“你的苍龙掌和萧家拳法,却是难以对付。但手上功夫我不如你,脚上功夫你可不如我——”

    萧天嘴巴一撅,两手并势想用苍龙掌予以回击,但熟悉萧天套路的苏佳一眼即破——她太了解苍龙掌的弱点,无论是“红云”时期还是逸仙重逢,她都和苍龙掌有过对招,知其“掌中未发,关节其断”的弊端。

    苏佳微微一笑,疾速近身,双手交叉而上,左右两边转身以掌托和肘击连续攻击萧天欲要出招的手臂关节。萧天眼见自己被动,只能一招一式先挡住苏佳的近身攻击再说。

    “想使苍龙掌是吗?苍龙掌的弱点我很清楚,只要近身逼迫你的出掌关节,你就只能被动防守,贴身的话你是发挥不了苍龙掌的威力,我记得我在汴梁时也教过你‘刀剑拳脚利弊’这方面的知识——”苏佳自信笑道。

    “是呀,贴身以拳脚主动逼迫,刀剑或是内力深厚之招式难以发出,这是佳儿你教我的……”萧天笑着回应道,“不过你不可能只记得现在的我,而忘了本来的我吧……我可是萧家山庄的弟子,近身拳法可是我的强项——”

    “嗯?”苏佳一声疑句,萧天双手已然变招,刚猛待发的苍龙掌手势顺便,转而由内而外深处的虚道之力……萧天的双手关节被苏佳紧扣,但萧天却是游刃有余摆脱,转身双拳即出,“伏魔拳”以刚柔并济之力道朝着苏佳身前突袭而去。

    不过苏佳眼疾手快,及时收回手脚腾空翻身而上,萧天的“伏魔拳”打了个空,拳掌的内力化作一道紫光,将后营帐篷的一角打得摇摇欲坠。

    “哇——”然而,营中的士兵并没有紧张,而是惊叹二人的身手——萧天的深厚掌力以及苏佳的迅影身法,很多人都是前所未见……

    苏佳翻身而上,欲故技重施,两脚在空中旋转一道,披着护膝铠甲的膝盖便朝萧天头部而来。但这次萧天准备有加,双手撑顶一个轮回——还是他最擅长的“斗转星移”,轮回内力即现,偏移了苏佳的力道,不但保护了自己,还间接控制住了苏佳,由被动转而主动。

    “拳脚掌法,佳儿你本就不擅长,这方面你是赢不了我的——”萧天“斗转星移”内力依在,笑望着半空中的苏佳道。

    “那可不一定哟——”苏佳还是很自信,整个人果断从半空落下,转身便朝萧天身前一掌推上。

    萧天自知苏佳掌法不擅,索性自己只用三成的“推云掌”应对而上。苏佳的掌法内力果然不刚,但……苏佳掌中忽现阴柔之力,萧天忽觉不对,但是一切已经晚了。

    “谁说我不会掌法?”苏佳微微一笑,手腕一转,阴柔之力以柔克刚——“拂花掌”即出,以力借力。萧天没有意识过来,轻敌的他,被自己的力道反弹而出,“哎呀——”大叫一声后,整个人飞出了营帐好远,飞出了众人的视线。

    其实这招“拂花掌”,苏佳也是自己私下利用寒灵神功的阴柔之力练就而成,在云主城易容假扮萧天出席中原剑会时,苏佳曾经用过一次……

    苏佳把萧天打飞后,似乎还不“解气”,卯足了劲便往营外飞奔而去。

    “萧将军到底招惹到苏将军什么了,为什么苏将军这么认真,一点都不留情面……”“该不会是苏将军真的在这里呆久了,好久没打仗,是要找人发泄活动活动筋骨吧,可这也太狠了点……”“还是应该说,萧将军有些怕老婆,根本没使出全力……”营中的人又在议论纷纷……

    好家伙,萧苏二人从营内打到营外,从开始只是开玩笑到现在越打越狠,一下子吸引了练兵场所有士兵的注意。现在天色渐黑,营中的士兵又无多事,这场“夫妻内战”倒是给营中的无事增添几分好戏氛围。

    萧天见着苏佳像是动真格了,只凭萧家拳法根本应对不及,索性想用苍龙掌予以回击。苏佳看准了萧天的动作,“灵燕飞身”上前,故技重施,说什么也不会让萧天使出“苍龙掌”一招。萧天没有办法,继续用“震王拳”强行对上,自己则是后退十几步,再找时机……

    “哎哎哎哎哎哎……”然而,本就没有抱真正决斗之心的萧天,一个不注意,后退脚跟绊到了石头,整个人没站稳,向后摔倒而去。

    “哎呀——”这一下摔倒不要紧,正好撞倒了一个经过的人的身上,倒霉之人大叫一声,被披着重重铠甲的萧天全然压倒在地。

    苏佳看到这里,收回了拳脚“真格”,倒是被萧天久违的滑稽情态逗乐了,不禁“呵呵——”笑了几句。

    “你怎么了萧大哥?又惹苏姑娘生气了……”萧天倒在地上还没起来,就听见一旁稚嫩的声音。说话的人竟是陆菁的弟弟陆蒙,只见他手里拿着柴火,正好经过这里。

    “我什么时候惹她生气了,是她……”萧天有些不好气,本来是要逗苏佳开心的,没想的苏佳竟然动真格,把自己打得这么狼狈;不过抬头眼见苏佳在自己面前偷笑,萧天自知自己成功了,索性也没再烦恼,也开心地微微一笑道,“这样不就行了,佳儿你还是笑一笑才好看,在军营里这么长日子,好久都没见你笑了……”

    苏佳这才意识过来,萧天百般激怒自己,不过是为了逗乐自己。而说到这里,苏佳这才想起曾经的日子——曾经和萧天一起漂泊流浪,萧天也是这样百般取悦自己,每每自己忧伤的时候,萧天总能让自己开心……而这样的日子好久都没有过了,尤其是入了军营以后,而今再提来,苏佳心中不禁一阵安慰,脸颊也是飞过一片红晕。

    “谢谢你,阿天……”苏佳迷人地望着萧天,动情说道。

    “嗯?噢……”萧天也是脸红地点了点头……

    “喂,你们两个……”然而萧天和苏佳正在“情话”,萧天身下却传来声音,“你能不能先从我身上起来再说话……”

    萧天这才意识到,刚才自己后退一个不小心,把莫名的人士压倒在地,一屁股还坐在了上面。苏佳见此,也是尴尬地朝地上倒霉之人望去。

    被压到的人竟是陆菁的哥哥陆昭,一旁也有散落一地的柴火,原来刚才陆昭是陪陆蒙一起,去捡远处的柴火。

    “对不起啊,陆大哥……”萧天先是快速站起,低头道歉,随后望着陆氏兄弟二人手中的柴火,又不禁问道,“诶,你们这门晚去捡柴火,该不会是要……”

    “是呀,我姐姐说今晚在营外弄一次‘篝火聚会’,我和我哥刚才捡柴去了……”陆蒙一五一十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