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九十九章 巧计擒王
    &lt;=""&gt;    狼子关的最后厮杀,在常遇春主力部队和先锋军的两面夹击下,蒙元部队全军覆没,徐州宣告彻底沦陷……

    “常将军——”“常将军——”常遇春与先锋军部队会和,战斗结束后,第一时间便来到阵中,准备收回先锋军部队编制,然后找主将唐战军师陆菁等人详谈此役战况,先锋军中眼见常遇春亲自披甲前来审视,纷纷应呼道。

    “常将军,先锋军狼子关支队,回受将军之令——”唐战下马行至常遇春跟前,抬手请命道。

    “还记得是本将军的部下啊——你们先锋军倒挺厉害的,瞒着本将军暗中行事,用计以小胜多拿下徐州……”常遇春用异样的口气对唐战道。

    唐战稍许听出了常遇春的不悦,按照陆菁之前的吩咐,唐战低声道:“回将军,末将只是眼见徐州破绽之计,主力部队又深陷狼子关,此等良机不可失去,因此未能及时通报常将军……”看来,陆菁是编了这么个稍微靠谱的理由,来放松常遇春对自己警戒猜疑。

    常遇春也自感不适,毕竟自己部下以巧计取城,伤亡颇少,此乃大功,怎可猜忌其人之心,非赏则罚?说起对唐战陆菁的异样“提防”,其实这些都是朱元璋的意思,他要求常遇春带兵打仗同时,时刻“监视”唐战军队的行动,尽管以常遇春的性格,不太喜欢这样……

    想罢,常遇春笑了笑道:“唐将军不必拘谨,今日攻克徐州,先锋军以奇计取胜,此乃大功,本将军必有重赏——至于元帅那边。本将军还将多有提赞,在元帅那边替唐将军及军部美言几句……”

    “多谢将军!”唐战还是行礼回应道。

    常遇春简单过目了一下战后士兵伤亡情况,又四下张望几番。像是在找什么人的样子,随即问道:“对了。怎么没看见军师人影?”

    唐战这才想起来,陆菁和赵子川他们正前去搜捕逃至山林里的燕只吉台巴扎多。唐战自觉不必隐瞒,一五一十道:“回将军,军师正随同赵子川将军等人,在侧山搜寻敌将燕只吉台之踪迹,目前仍无消息——”

    “没想到军师每次都躲着我,像是故意不见的样子……”常遇春先是轻声嘀咕了一句,连离他很近的唐战都没听清。随即又回声道,“燕只吉台还没抓到是吗?军师和赵将军带的人马够吗,确定在这山中能够抓到燕只吉台?”

    “没有问题——”唐战非常信任陆菁,尽管自己心里没底,但还是对常遇春十分肯定道,“放心吧常将军,无需多时,军师和赵子川将军就会押着被捕的燕只吉台回来,常将军只需稍等片刻,休养部队……”

    “但愿如此吧……不过这山这么大。要是趁着乱局,燕只吉台一个人从这里逃出,那可又添几道是非了……”常遇春继续道&lt;="l"&gt;。“不过我也相信陆军师的能力,能够顺利把燕只吉台押回军营!”

    于是,唐战等人只好留在原地等。为了提防燕只吉台巴扎多随时会从山脚下某处逃窜,侧山的各个山脚,基本都布满了守卫,收拾完了峡谷关下的众军尸体,便时刻关注着山中逮捕燕只吉台巴扎多的动向……

    山林中,燕只吉台跟着仅有的残余部队,还在山中狼狈逃窜……

    “大人。后方没有敌军的动向,看样子我们已经甩开他们了——”逃到山林深处。护卫太守逃亡的士兵一面注意着后方山路的动向,一面逃跑中提醒道。

    然而。燕只吉台却是片刻不敢怠慢,如今自己已是败军之将,已无任何颜面权威说话。他只是一个劲地往前跑,脚步没有停下,燕只吉台无时无刻不能感受到,后方追兵的层层逼近……

    “有马蹄声——”士兵又一次提醒道,果然,众人在林中有些失去方向,确实听到了越来越近的战马嘶蹄。

    “他们不可能这么快追来了吧?”一旁的其他士兵也是忧心忡忡道。

    其中燕只吉台本人最为紧张,紧张地说不出任何话。常年征战的习惯,让他对马蹄声的方向尤为敏感,尽管害怕,还是忍不住将目光望向前方的山坡……

    “吁——”马蹄嘶鸣一阵,一飞骑神将突而出现,后方带领随从部队。燕只吉台简直傻了眼,拦住自己去路的人竟是——赵子川。

    “赵子川,怎么可能?”蒙元士兵吓了一跳,他们和燕只吉台一样,见识了赵子川的勇猛,对其已是闻风丧胆,更别说亲临其将。

    但赵子川此时就在眼前,只是这次他的乾坤二将并未拔出,而是以长枪行至。当然,赵子川的枪法自也精纯,之前在突围薛羌大军一战中,尤为惊艳,要说这次提枪来擒手无寸足的燕只吉台,更是无难阻碍。

    “大人快走,我们在这儿拼死顶住!杀——”燕只吉台剩下的蒙元侍卫倒是死忠,为了掩护自己撤离,不惜拼上性命。

    当然,燕只吉台自然是听从了建议,毫不犹豫地换方向逃窜而去,面对赵子川,要逃跑就不能有任何的迟疑,在缜郡关前的道口,他已经吃过教训了……

    “杀——”悉数几个蒙元士兵齐头而上,欲尽最大之力拦截赵子川。但赵子川骁勇善战,对付几个残败小卒自不必说,身后还有赶来的尽数援兵,结果可想而知……

    燕只吉台还在一个劲地往前跑,他很清楚自己剩下的那些部下根本抵挡不住赵子川,只是祈祷其能多拖住一段时间……为了迷惑后方追兵的方向,燕只吉台故意挑了崎岖难走的山路,反正熟悉这里的地形,燕只吉台打算从各个山体岩地高低地势来回折返,干扰追兵的视线……

    “呼……呼……”但燕只吉台久年未战,体力上有些吃不消,加上来回折腾了这么多的山路,还全是难走的高低地势。燕只吉台心想这会儿赵子川追不来了,索性就坐在一旁的岩石处,准备休息一下。

    然而安静坐下的一刻。耳边却又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燕只吉台怕惯了,意识到追兵的逼迫。即刻睁眼起身。他知道追兵出没的方向,临走前还是不经意回头望去,然而眼前的景象却是着实吓了自己一跳……又是赵子川,只见他依旧提枪而至,率部队拦住了自己本要逃跑的去路。赵子川的身上没有见血,看样子刚才解决自己的部下根本没费吹灰之力。

    “这……这怎么可能?”燕只吉台心中惊慌道,“就算赵子川武功再强,也不可能杀死我的手下后&lt;="l"&gt;。这么快绕到我的面前,就连熟悉山路的我也做不到,那他是怎么……”

    可是不等燕只吉台反应过来,赵子川已提枪飞马而前,并大声呼喊道:“飞骑赵子川杀到——”

    令人熟悉的震慑口令,燕只吉台不可能坐以待毙,拖着疲惫的身子,继续先后逃窜。为了躲避骑兵的追击,他还故意加速攀附岩体而上,这样赵子川就算骑着马强行过来。短时间也拿自己没辙。

    果然,燕只吉台用足力气,最后一个翻身。绕到了岩体高地之上,从赵子川的眼前消失,这一次赵子川又没有抓住他……

    “呼……呼……”燕只吉台还是不敢歇脚,又一次从生死边缘逃出,他这回再也不敢怠慢。仅仅只是摆脱一个赵子川就如此困难,更别说还可能有其他敌军将士正在山林中搜捕自己,要是不快点绕远路从山里逃掉,时间一久,常遇春主力大军围捕搜山。那自己就是飞天也逃不出包围了……

    但是耳边的马蹄声却是萦绕不止,燕只吉台体力急剧下降的同时。马蹄声却是逐步逼近,似乎让燕只吉台条件反射一般。忍不住转头望去。这次又是在拦住自己面前的去路,燕只吉台抬头一望……燕只吉台差点没吓死,这次拦住自己的,还是赵子川,身骑战马、手提长枪。

    “这怎么可能,他是什么时候……”燕只吉台怎么想也不对,赵子川怎么可能这么短时间内就从山下跃到了山上,而且还带着这么多的部队,简直就像幽灵一般,飘忽而堵截自己将要去往的每个路口,而且都能赶在自己之前。燕只吉台还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但是注视良久后,拦在自己前方的骑将是赵子川,没有错!

    “飞骑赵子川杀到!”赵子川再次飞马提枪朝自己而来,燕只吉台眼见,吓得继续回跑。

    这次身侧有个山坡滑道,燕只吉台想也没想,一个翻身就从那里滚了下去。“啊——”翻滚的剧痛传遍全身,但是为了逃避追捕,燕只吉台也只能忍痛,结果这一翻滚,燕只吉台直接滚下了山体老远,虽然身上受了伤,严重甚至手脚骨折,但总算是把山上的赵子川给再次甩开……

    “额……”燕只吉台忍着全身剧痛慢慢爬起,一只手已经没了力气——他的左手已经骨折。但脚还能动,燕只吉台没有放弃希望,继续爬起准备往另一个狭道方向逃走……

    可是“噩梦”再一次袭来,又是萦绕在自己耳边的马蹄声,像是陷入死循环一般,燕只吉台无论逃到何地,都有追兵的动向。而下意识地回头,燕只吉台又一次望见了,拦住自己去路的将士身影……

    这次燕只吉台觉得自己见到鬼了,拦住自己去路的还是赵子川,身骑战马、手提长枪,身后尽是跟随士兵……“飞骑赵子川杀到!”又一次喊声即至,赵子川飞马而来。可这一次燕只吉台再也跑不动了,不但手骨折了,而且两脚根本没了力气,绝望地望着赵子川飞骑驰来,燕只吉台仰天叹道:“我命休矣……”

    “嗖——”赵子川手持长枪,以长矛投掷之势,朝燕只吉台飞去。长矛不偏不倚,正中燕只吉台倒地的披风,将其固定在原地,预示着燕只吉台逮捕成功。

    “吁——”赵子川没有立刻杀了燕只吉台,而是骑马赶至了燕只吉台身旁,居高临下嘲笑道,“哼,这次你可算逃不掉了——”

    燕只吉台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但临死前仍想知道为什么赵子川每次都能提前预判自己的去向,必能忽视山地高低之势,抢先一步走在自己之前,于是用破碎的声音问道:“你为什么,为什么可以……”

    “可以提前拦住你的去路是吧?”赵子川轻声笑了笑,随即应道,“你回头看看就知道了——”

    燕只吉台耳边再次传来了无数马蹄声,只是这一次自己已经不打算逃跑了&lt;="l"&gt;。然而回头一望,眼前的景象却是让自己诧异无比……只见在自己身周的各个道口,先锋军部队全然而出,而领将居然都是——赵子川。

    “这、这怎么可能?”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燕只吉台绝不相信此生居然能见到这种画面,十几个赵子川同时出现在自己面前,真的就像是白天里见了鬼。

    “如果不这样,我们怎么可能这么快抓到你……”突然,人群中传出了陆菁的声音,只见陆菁从步兵群中走出,笑望着燕只吉台说道,“得亏你这么害怕子川兄弟,我们抓捕你才方便了许多;我哥说的没错,这些看不起眼的江湖把戏,放到战场,有时候真能起到奇效,骗过你这样经验老道的狐狸……”

    “江湖把戏?”燕只吉台依旧是不明白,他只知道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全部都是赵子川罢了。

    “看来你真的是孤陋寡闻,政治中玩久了,这些江湖中的事情你果然一点不知……”陆菁继续笑了笑。

    “真是的菁妹,你也太爱整人了,和在汴梁时候的情况一样……”说话间,人群中又传出了一妙龄女子的声音——此人正是苏佳,只见她跟在陆菁身后,一同从人群中走了出来,轻声说道,“我还以为是什么良计,非要请求我出马?搞了半天,是弄了这么个‘伪装戏’,害得我还累死累活……”

    “伪装戏?”燕只吉台依旧迷茫,但接下来的一幕却是让他吓了一跳——

    只见眼前的十几个赵子川,纷纷用手揭下了——套在他们脸上的易容面具。燕只吉台真的惊呆了,甚至是有些害怕,如若不是亲眼所见,这种堪比神鬼惊悚般的易容术,他绝不相信。不过临死前能看到这种“奇观”,也算是死而无憾的一种慰藉吧……

    “真是的,到了哪里都要用这种麻烦的易容术……”苏佳捏玩着手上的一个面具,少许抱怨说道,“说是找我帮忙,结果子川兄弟已经在缜郡和敌军干上了……我唯一有时间做面具的机会,就是在假借徐州援兵赶到,在燕只吉台面前上演‘撤退’假戏的时候;当时大部队正在假装撤退,骑在马上的子川兄弟见我突然飞马赶到,还惊异我要在他脸上干嘛……真是的菁妹,下次有这种计谋,能不能提前安排,临时用计,弄得自己人都尴尬……”

    “抱歉了苏姐姐,我也是临时才想起这套妙计……”陆菁倒是笑眯着眼,冲苏佳“淘气”道,“不过不管怎样,结局计划还是成功了,也不枉费苏姐姐你的一片苦心,事后必好好犒劳你……”

    苏佳也是闹着玩笑,看着陆菁时而沉着机智,时而大小姐的娇气,苏佳不禁偷笑了几番,两姐妹的感情依然和汴梁时一样……

    燕只吉台见自己最后还是被陆菁算计,才心知这局棋他是输得一塌涂地,只是没想到,自己一世英名,连朱元璋都没有怕过,却是栽在了这个黄毛丫头手里……

    真正的赵子川走上前去,和苏佳陆菁二人应声几句后,拔出了真正的乾坤二剑,抵在了已被扣押的燕只吉台脖子上,向陆菁问道:“好了菁妹,该如何处置?”

    陆菁表情一变,用略带轻蔑的眼神望着惨败的燕只吉台,轻笑说道:“押回去,等候常遇春将军发落——”……(未完待续。)&lt;=""&gt;&lt;=""&gt;&lt;=""&gt;&lt;/=""&gt;&lt;/=""&gt;&lt;/=""&gt;&lt;/="l"&gt;&lt;/="l"&gt;&lt;/="l"&gt;&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