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九十八章 尘埃落定 下
    “啊——”“啊——”接连两声惨叫,赵子川骑马飞驰而上,乾坤剑光见血一刻,蒙元两将殒命落马……

    缜郡关前,赵子川只身一人已斩杀蒙元五将,其威势不可挡,燕只吉台阵中将士惊心丧胆,持兵守关而不敢前。

    燕只吉台自己也是暗中哆嗦,听说过唐战军中骁勇将士居多,却是没有亲眼临面;如今一见,赵子川飞骑双剑在手,勇猛无人匹敌,军中前锋第一良将,无人比之……

    唐战坐镇军中,眼见守关蒙元敌军出现动摇,随即发起一轮进攻。军令即下,先锋军中左右步骑以雁阵行进,借以前军赵子川、李显、李功等将军冲锋之势,欲左右展开,包围而突缜郡高地。

    但燕只吉台毕竟经验老道,虽然被赵子川的勇猛震慑,可行军用兵依然冷静,眼见唐战军队有向郡中发起进攻之势,燕只吉台遂嘱咐高地各据点严加以待,以弓弩、乱石阻之。

    果然,燕只吉台防守得当,即使军心出现波动,也能冷静行兵。先锋军部队踏步前关,攀岩步兵却遭强势阻击,唐战不得已下令暂缓进攻……

    左右高地突围不上,战中唯独优势,只有赵子川的冲锋部队势如破竹。唐战没有收回军令,赵子川继续飞马而上,独自一人骑速飞快,甚至冲入了山坡高地的道口,差数余步便能飞至燕只吉台身前。

    “大人,快回阵地——”左右将士见赵子川飞马骁勇而来,拔刀护卫道,“保护大人撤退,拦住他!”

    果然,左右蒙元士兵长矛苗刀齐上。数来近百人,将燕只吉台身前搭成一座“带刺钢铁城墙”,欲阻拦赵子川冲锋之势。

    然而赵子川并无退意。乾坤二剑一面斩杀左右欲予拦截的蒙元士兵,一面加快骑兵的速度……“啊——啊——啊……”骑马所到之处。左右蒙元士兵横尸无数,赵子川飞骑浴血行关,纵使前方带刺狼牙,眼中已是见血光影,下一刻剑光便会旷宇而出,斩杀敌军。

    “飞骑赵子川杀到——”赵子川依旧是喊着带血的口号,左右二剑相对,剑锋直指前方燕只吉台面容。厉声喊道,“老家伙,纳命来!”

    这一声愣是让燕只吉台惊魂一阵,他打了一辈子仗,算计了一辈子计谋,这是他有史以来第一次遇到让自己胆颤惊魂的人——赵子川,骑马飞至,在自己眼里如同死神一般,燕只吉台恨不得立刻逃离这个地方,眼睛却是不自觉离不开赵子川飞骑身影的逼近……

    “杀了他——”保护燕只吉台的众将士想要上前阻拦。奋不顾身拔刀向前而去。

    赵子川眼神一定,手中长剑已然划出……两道黄绿剑光如同惊鸿闪电,眨眼一瞬已是划过天际。赵子川飞骑速度不减,穿过拦截敌将一刻,头也不回,刚才誓死拦截的蒙元将领已是尸首异处。斩杀敌将只是一瞬,飞骑驰骋而过,连出招的动作都看不清,赵子川破敌千军似若雷霆。

    “保护大人,上——”前排“钢铁城墙”的蒙元士兵也是誓死而上,纷纷提刀向前。很快百来的蒙元士兵将赵子川团团包围,燕只吉台暂时看不见人群中赵子川的身影。却是听见军阵中的惨叫连连和鲜血四溅的凄厉……

    燕只吉台好不容易回过神来,耳边的惨叫和刀剑磨砺却依旧萦绕。让燕只吉台有些心乱。身旁的士兵这才提醒燕只吉台,赶紧往缜郡山上退避……

    “啊——”“啊——”“啊——”然而还没等燕只吉台转身几步,背后却传来蒙元众军倒地后的惨叫。燕只吉台经不住回头一望,却见赵子川马飞前蹄,手持乾坤二剑闪出不灭寒光,刚才一拥而上的蒙元士兵虽说没有全部送葬,却也被勇武气势震慑倒地而去,发出喋喋不休的惨叫。

    “吁——”长空马蹄嘶鸣,像是震慑了燕只吉台的魂魄,燕只吉台一个踉跄,被山岩绊脚了几步。然而“哒哒——”的马蹄如影而至,赵子川飞马上山已然临近,燕只吉台耳边响起剑光呼啸的凄厉,似乎赵子川下一刻出剑,就能取了自己的性命……

    “铛——”关键时刻,还是燕只吉台身旁的护卫及时拦下,出刀挡住了赵子川的剑。

    “大人快走——”燕只吉台的部下还在不断提醒,燕只吉台这才清醒过来,踉跄摔倒在地后,看着赵子川杀意四起的神威,吓得即刻转身而逃。这次他再也没有迟疑,不管身后情况如何,都不回头去看,只是想着赶紧离开这里,退后后方阵地——这是燕只吉台巴扎多这辈子最狼狈的一次……

    “啊——”然而贴身的阻拦当真无用,赵子川飞马一剑,便将阻拦的蒙元士兵斩杀,一招毙命。赵子川这次冒险冲锋的目的,就是为了直取敌军主将燕只吉台,再次抬头眼看着燕只吉台逃窜了老远,赵子川开始犹豫该不该继续追击。而在赵子川犹豫的一刻,周围拥上了无数的蒙元士兵……

    唐战在山下眼见赵子川入敌过深,怕有万一,随即命手下将士道:“快去传赵将军撤回,敌军重整据点防守,硬攻难以拿下——”

    先锋军步骑遂得令行动……

    “将军,徐州方向有大军靠近——”正在唐战率兵专心攻打缜郡,后方的士兵匆忙赶回汇报道。

    “你说什么?”唐战似乎还没意识到,但听到了狼子关外的阵阵马蹄,转身担心道,“该不会是徐州方面的援军……”

    “不用担心——”正紧张间,陆菁突然从后营走了过来,出现在唐战跟前,微微一笑道,“傻蛋你辛苦了,接下来交给我就行了……”

    “菁儿?”整套计划作为统将的唐战似乎也不清楚,眼神疑惑地望着陆菁……

    缜郡道口,赵子川确实是突入过深。眼见周围蒙元士兵愈加聚集而上,再迟疑必深陷其中。赵子川才知自己操之过急,虽然一路突入杀死敌军将士无数。但事不可心急,后方又听到军中将士喊话撤退命令。赵子川这才决定暂时放弃追击、勒马回返……

    燕只吉台惊魂一场后,退回了高地很远,眼见赵子川放弃了追击,自己终于安全,这才松了口气,但想起刚才的一幕仍旧惊魂未定……

    “大人您快看,那是什么?”正在燕只吉台考虑将要如何继续用兵,身旁的士兵却是提醒自己朝狼子关外徐州城的方向望去。

    燕只吉台高瞻远瞩。眼见狼子关外赶到的滚滚黄尘马蹄,嘴角微微一笑……“来了……”燕只吉台表情即变道,“是李军师和谭将军的援军,按原计划与我军在狼子关汇合,以夹击之势反扑歼灭敌军——”

    “大人说的是啊——”士兵继续应和道,“下面敌军也出现了异动,唐战的军队似乎开始往侧边撤退,看样子他们也是意识到了,中了大人您还有军师大人的圈套……”

    “这就对了,那陆丫头也是个聪明人嘛。不过一切已经晚了……”燕只吉台眼神一变,随即下令道,“传令。缜郡关口全军出动,与徐州方向谭有虎将军会和,追击撤退敌军,一举歼灭!”

    “是——”士兵眼见转机来到,随即兴奋道。

    燕只吉台也是全然忘了刚才的惊魂插曲,重新整装待发,这次他要亲自逮到唐战和陆菁,不能再像上次那样,在七岭关让二人逃出生天……

    “快。敌军主力来了,往原关撤退——”陆菁和唐战一起。还在组织着部队转移后撤,绕过山道的一个弯道后。就消失蒙蔽了燕只吉台缜郡方向的视野。

    而燕只吉台的部队这个时候才整行出山,编制好了部队之后,似乎就像时间算好的一样,后排部队正好跟徐州方向赶来的部队先头会和。燕只吉台等不下去了,在山前拐角丢掉了对先锋军的视野,燕只吉台随即下令道:“全军都有,狼子关北道追击敌军,必将其一举歼灭!”

    “哟——”蒙元军中齐声喊道,这一次燕只吉台首当其中,位于军队最前,连后方援军招呼都不打,带头便朝先锋军撤退方向——狼子关北道追击而去……

    唐战的军队,就是在前面的拐角处消失了视野,燕只吉台骑马急赶而至,带领先头部队绕过山道拐角,终于再次发现了先锋军的踪迹……但是——转过拐角的一瞬,燕只吉台却是吓了一跳……

    唐战的军队就在这里,但是并没有逃走。军中列阵整齐,燕只吉台赶到时,已是先锋部队正面相对。唐战、陆菁、赵子川等人皆骑马军中正前,身后将士齐身而对,似乎是一早就在这里等好,以待自己前来。

    燕只吉台似有不好预感,但心想徐州援军感到,唐战陆菁再有本事,也无法正面相抗衡,索性还是鼓起了胆子……

    唐战陆菁等人,笑望着燕只吉台,尤其是唐战和陆菁,上一次在七岭关“逃难”时正面交锋过一次,这次似乎是要说完上一次遗憾未完的“话语”,甚至是要一做了断……

    燕只吉台壮了壮胆,提声问道:“你们什么意思?刚才知道徐州方向的我军援军赶到,率军撤退,现在又在这里列兵等候本将军,像是故意撤退引我出来的样子……”

    “就是引你出来啊,你很聪明嘛——”陆菁露出自信的眼神,古灵精怪道,略微俏皮的口气,暗含着一种嘲笑。

    “引我出来?你脑子烧坏了吗,徐州方向援军赶到,你们这点兵马,根本没有正面对抗的能力……啊?”燕只吉台继续反驳道,越说着,燕只吉台越感觉到事态的部队,口气也没有刚才那样沉稳。

    陆菁微微一笑,继续道:“前提是,那真的是徐州方面的援军,你的部下……”

    “你说什么?”此话如同心中一道刺痛,燕只吉台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突然,后方缜郡关口火烧连天,士兵惨叫声不断——那是自己的部队,遭到了敌军的偷袭,后防阵型已然大乱,再过不久敌军赶到,自己就会燃火焚身。燕只吉台这才明白,自己掉进了陆菁或是其他人的圈套。

    “不好意思,那是常遇春将军的部队,是我们的援军……”陆菁的神情稍稍一变,继续冲燕只吉台道,“你难道不知道吗?徐州已经沦陷了,你的部下爱将李乘生、谭有虎等人,早就成了亡魂,数万军队也在昨晚葬身火海……”

    “这、这不可能,这不可能——”陆菁的话犹如晴天霹雳,燕只吉台整个人一下子从天堂跌入地狱,绝望到了极点。他万万没有想到,用计无数、巧妙布局的他,最终还是落到了陆菁手里。

    “所以这局棋,你已经被将军了——”陆菁继续道,“放弃吧,你现在带领的残部,是你们最后的有生力量,胜负成败一看便知,你已经输了!”

    燕只吉台半天还没有回过神,他回头望着唐战、陆菁等人的面孔,堂堂蒙元名将一世,竟会栽在这些毛头小子和黄毛丫头手上,不管怎样自己都死不瞑目……

    “保护大人撤退——”然而,燕只吉台身边的士兵似乎还想尽忠而死,奋不顾身掩护燕只吉台突围。

    当然,突围已经不可能了,前面有先锋军堵截,后方又有常遇春大军的追击,左右又全是险峻山地,杀出重围没有胜算……唯独狼狈点的,燕只吉台只身一人逃跑,逃进山里,运气好点说不定能躲过唐战等人的追击……

    “往山里撤,大人——”侍卫还在掩护着燕只吉台撤离,并建议燕只吉台往两侧的山林躲去。

    燕只吉台没有再犹豫,如今成王败寇,自己败局一定,不顾一切的他也只能抛下最后的主力部队,自己独自一人往山林逃窜而去。只见燕只吉台马也没骑,下马后借着人群的掩护,只身便往左侧的山林逃窜而去……

    “杀——”而在军前,唐战等人自然不能放燕只吉台逃走,唐战军令大喊一声,先锋军部队齐头并进,举枪而朝最后的蒙元残部杀阵而去。

    蒙元部队也没了退路,主将燕只吉台逃走,没人指挥突围,他们也只能在乱战中自生自灭,狭窄的狼子关道,顿时陷入一片火海……

    “燕只吉台逃到山里去了……”赵子川模模糊糊看到燕只吉台逃跑的方向,望着侧旁的山林,随即道,“要是让燕只吉台趁乱逃了,逃亡淮北的方向,我们就再也抓不到他了……可是这山林这么大,现在这里的战斗还没结束,根本分不出人手搜山,燕只吉台很可能趁着这段时间逃出山林包围。要知道,这狼子关的山中要道,他比我们要清楚太多了。”

    然而,陆菁微微一笑,胸有成竹的样子,似乎早已有了应对之策,不急不忙道:“放心吧,他逃不掉的,这局棋最后一步,我会吃的他只子不胜……”

    “该怎么做?”赵子川急忙问道,他似乎比别人更急着亲手去抓燕只吉台,刚才在缜郡关道一战错过良机,这一次赵子川可不会想再让燕只吉台逃了。

    “对,既然你这么想去,那就交给子川兄弟你了——你这样……”陆菁说着,凑到赵子川的身边,悄悄传述着捕捉燕只吉台巴扎多的计策……

    而在正面战场,蒙元部队已经溃不成军,至此一战,徐州彻底宣告沦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