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九十六章 胜负之手 下
    “不对,你们不是谭有虎将军的人,你们……你们到底是谁?”李乘生眼神惊恐地问道。£∝,

    “哼……”来者将领冷冷一笑……

    李乘生身旁的侍卫忽觉不对,同时抽出腰间佩刀,寒光杀气顿时弥漫。而门前将领却是不为所动,眼神注视着李乘生,似乎是要有所行动。

    刚刚通报的蒙元士兵顿觉寒意袭来,想要上前一试究竟……突然,将领身前抽出飞刀一枚,冷不丁朝蒙元士兵偷袭而去,蒙元士兵没有反应,额头遭飞刀突袭,惨叫一声后当场毙命。

    “拦下他们!”李乘生也是紧张到了极点,导火线即起,立刻示令道。

    “噌噌噌——”霎时间,将军府内蒙元士兵躁动,李乘生身前侍卫已然全副武装,保护军师安全。

    但是为时已晚,因为跟随莫名杀手进来的士兵,全部都是他的手下,人数根本不成正比。李乘生这才注意到,这些根本就不是谭有虎将军的部下,心惊中突然意识到了——他们是用计潜入徐州的伏军,中计了!

    不等李乘生想出对策,将军府内双方已经开始动手。莫名杀手这边占据主动,因为府外蒙元士兵来不及使唤,府内人数占有绝对优势……“杀——”突然一声冷叫,刀剑寒光骤起,杀手身后的士兵齐身而上,欲在最短时间解决战斗。

    “快——快拦住他们!”李乘生已经惊慌到了极点,他万万没有想到,算计了别人一辈子。今日城危之际,却是遭到他人算计了……

    “呼——”好似一阵寒风刮过。门前领将杀手两名,突袭一般飞身而过。越过府内厮杀的兵阵,施展轻功一跃而至李乘生前。

    李乘生根本来不及拔刀,已经被两名杀手锁喉按在了墙角。两名杀手配合了当,一人夺了李乘生的武装,一人用剑威胁其身。

    “啊——啊……”府内人数上的绝对优势,莫名杀手的部下,很快解决了府内蒙元士兵的守卫。而过了许久,府外守城的士兵才听到了动静,等赶回了将军府。一切都晚了……

    “你们……你们到底是谁?”李乘生依旧惊魂未定,他想不出自己聪明一世,今晚却是栽了坑,落到了何许人的手下。

    两名的杀手解下了头盔,持剑一人笑言道:“常遇春部左三先锋军五绝步营夫长陆昭——”

    原来,今夜用计偷袭徐州的人,竟会是陆菁的哥哥陆昭。如此说来,另一配合之人,自然是陆菁的弟弟陆蒙。

    “你们是。先锋军的……”李乘生终于明白了,自己是中了陆菁的套,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这样一切都清楚了,原来先锋军部队在出征狼子关前。陆菁就准备了这一手。陆菁自知燕只吉台心计颇深,必会算计到常遇春命其出征狼子关阻截淮北方面援军,然后发兵预演“黄雀在后”之计。如此一来。徐州城中主力调遣,城中必空虚。陆菁便用计,假借先锋军主力全然在狼子关糜斗。吸引燕只吉台的注意,而让平时没有突出战绩的陆昭陆蒙等将成为燕只吉台的盲点,率先锋军一万今夜突袭徐州。而在狼子关放弃缜郡也是陆菁之计,意在让燕只吉台认为自己胜券在握、掉以轻心。燕只吉台全然没有注意到,陆菁把先锋军各主将聚集狼子关,吸引自己的注意,决定胜负的棋子却是放在了自己根本不会料到的陆昭陆蒙身上。陆菁的眼里可不是“缜郡这块弹丸之地”,陆菁说对了,她真正想要的,就是徐州——陆菁的计谋不错,这局棋燕只吉台巴扎多已经被将军了!而如此一来,也便能解释为什么进入狼子关后,唐战和南宫俊等人多次意识到先锋军主力的人数不对,一切战事过后,这些都能得到合理解释……

    “姐姐的计谋真是不错,燕只吉台果然不会注意到我们……”陆蒙在一旁笑道。

    “那么现在,是该做个了结了……”陆昭用剑架在李乘生的脖子上,冷言笑道,“好了,李大人,你应该清楚你的选择是什么……燕只吉台巴扎多调用了徐州主力,现在徐州城中守军根本不堪一击;而我们带领入城的士兵都有一万,就算是要垂死挣扎,你也没有任何胜算,聪明的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李乘生静默了好一会儿,随后绝望闭上了眼。他知道自己和燕只吉台输了,输得一塌糊涂,输给了一个年仅十七的黄毛丫头……

    “咚——咚——咚——咚——”“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徐州城外,战鼓声和马蹄声愈加靠近,常遇春的部队此时已经达到徐州关前,准备随时向徐州发起进攻……

    第一阵队已经到达徐州阵地,攻城武器也已进入射程范围,只待常遇春的一声令下,就可发起进攻徐州的号角。

    “将军,第一阵队准备完毕,只待将军下令——”赵子衿骑马赶至军前,义正言辞道。

    然而,常遇春临近城关,却是发现了徐州城的些许异样。兵临城下,他倒是有些犹豫起来,前军列阵即发,常遇春冷不丁问道:“奇怪了,我军兵临城下,为何敌军却是丝毫没有防备之意,城楼之上灯火悉数?”

    “该不会是燕只吉台又在耍什么计谋?得小心啊将军,我们之前可是吃了不少亏……”赵子衿提醒道。

    常遇春行事冷静,加上自己也曾被燕只吉台算计,随即点头道:“先别急着进攻,弄清楚状况再说……”

    赵子衿抬头望了望城关,上面的军旗有些异样,但黑夜下又看不太清楚,想了想后,随即请命道:“大人。待末将前去观测一看,再斟酌是否攻城——”

    “嗯。赵将军自己要小心……”常遇春并无异议。

    “末将遵命……驾——”赵子衿得令后,随即飞马转身而去。只身一人摸黑行至徐州关前,准备一看究竟……

    “哒哒哒……哒哒哒——”赵子衿骑马赶至城关,抬头果见城上守卫稀疏寥少,更让他“诡异”的是,楼上的士兵对他竟无敌意,即使看见了也毫无反应。得亏赵子衿怕有事端,提前拔剑御敌。

    “这……这是怎么回事?”然而更诧异的,待到赵子衿抬头所望异样军旗,夜光下却是写的大大的“唐”字——他再熟悉不过了。那是先锋军队唐战的军旗,楼上镇守的部队无疑是先锋军部队的人。

    正疑惑间,城楼之上突然冒出一个脑袋,笑嘻嘻地望着赵子衿——这个人竟是陆蒙,只见他用依旧稚嫩的声音应喊着城下的赵子衿道:“赵大哥,怎么你一个人在这里?”

    “小蒙?”赵子衿一眼就认出来了,露出惊异的眼神道,“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都快被搞晕了……”

    “上来坐坐啊。我哥把事情都处理完了,他会告诉你事情的原委……”陆蒙继续笑道……

    一个时辰过后,常遇春也知道了徐州拿下的消息……

    “什么,你们已经拿下了徐州?你们……你们是怎么做到的?”常遇春从陆昭口中得知情况后。也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眼神,而主力部队也是顺理成章地到达徐州城下。

    陆昭面对常遇春,还是一本正经地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了常遇春。包括陆菁从进入狼子关开始,设下一整套计划……

    常遇春明白了事情的原委。不禁对陆菁这个黄毛丫头敬畏几分——部队数量如此悬殊,对手又是劲敌燕只吉台巴扎多。先锋军部队却是从进入狼子关开始,设下了一整套计谋,不但成功算计了燕只吉台,分解了徐州的主力部队,而且还成功几乎零伤亡地拿下了徐州。

    常遇春对陆菁不仅仅是敬畏,甚至有些胆寒,心中不禁暗道:“看来元帅担心的没错,那个姓陆的丫头很可怕……”

    “真是的,有计谋为什么不早说?”赵子衿也在一旁听了,“教唆”起陆昭道,“要是早告诉常将军这些,根本没必要这么麻烦,我们今晚也没必要动用主力军对大费周章……”

    陆昭却是正声回应道:“不,正因为这样,才能让燕只吉台落入圈套——因为燕只吉台的眼中钉只有常将军的部队和唐将军他们,索性军师就让自己成为引诱燕只吉台的诱饵,而让我们这些不起眼的小将带部队袭城,成为盲点,果然效果十足,徐州不但成功拿下,而且燕只吉台的部队也被分割开来……再者,常将军今夜率兵‘压境’,可不是没必要,接下来要面对的,才是真正的战斗!”

    “啊?”赵子衿一时间没弄明白,疑声道。

    “哼,我明白了……”常遇春像是弄懂了,轻声一笑道,“你们今晚之所以伪装成蒙元军队的样子,正是料到了燕只吉台会调遣主力部队回城,所以才赶在他们之前进入城池,然后以最快速度控制徐州,接着就是等待我们前来……因为马上赶到徐州的,会有另外一支部队,那便是燕只吉台巴扎多遣回的数万大军,我军一到,正好与其交锋,乘势歼灭徐州主力——厉害啊,没想到你们的军师大人,居然连本将军也算计进去了,我还真是小看那个丫头了……”

    “啊……不是……”陆昭听到这里,心中突有异动,微微应声道。像是触犯到了什么,陆昭想起狼子关临行前,陆菁对自己说过的话……

    (回忆中)……

    “我给哥你还有小蒙安排的,就是这些计划,一定要确保时机完全正确,否则稍错一处,很有可能耽误大局……”出征狼子关前,陆菁把自己的哥哥陆昭约到了营帐暗处,秘密嘱咐道。

    “放心吧菁妹,你哥我没你聪明,但做事从来都很谨慎,不会有差错的……”陆昭倒是表情淡然道。

    “你和小蒙要小心,这一仗很凶险,只许胜不许败……对了。还有很关键的一点——”陆菁似乎还有事要嘱咐,眼神突变道。“一旦计划成功,向常遇春将军汇报时。决不可太表露和张扬,这点切记!”

    “啊?”陆昭一时间没弄明白,陆菁为何会突然强调这点,而且表情十分严肃。但陆菁说的计策,只要自己认真完成即可,陆昭索性点头答应了……

    (现实中)……

    陆昭意识到了,自己刚才说明计划的原委,常遇春的表情似有变动,看来是自己刚才有点张扬过头了。但陆昭还是清醒的。他缓了缓神,随即解释道:“当然了,常将军,我们并没有意识到常将军今晚会率军前来,本来说拿下徐州后,是以李乘生为人质,死守城池,等候唐将军和军师继续出谋划策……”

    常遇春没说什么,嘴角微微一笑。眼神的变换最是神秘……

    “将军,敌军来了——”正在这时,从狼子关一处回来的探子及时汇报道。

    “好快啊,我们才刚刚拿下徐州……”陆昭回声应道。

    赵子衿觉得事态紧急。战还是不战,必须得果断作出决策。赵子衿随即请命道:“常将军,事态紧急。请将军速做定夺——”

    常遇春笑了笑,随即道:“既然本将军的部下这么聪明。算到了整局棋的始末,那就随她计划好了。有这么好的部下,本将军应该高兴不是吗……传令,先锋军部陆昭陆蒙回徐州镇守,假装蒙元阵地迎接,我军主力后撤数里,行至七岭关三岔道口;待到敌军主力赶至徐州城下,防备不及,合并而夹击,天亮之前,全歼敌军!”

    “遵命——”在场众将齐声应道。

    铁蹄铮铮再起,黑夜之下,徐州城关,一场血战即行……

    狼子关口,即将赶回徐州方向的部队,正是燕只吉台派遣谭有虎调遣回的真正的主力部队。徐州城前的事变早已散去,谭有虎及蒙元众军根本就不知道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殊不知死神已经离他们越来越近……

    “将军,刚才徐州城关的方向好像挺闹哄的,该不会是发生了什么吧?”谭有虎身边,亲信将领不禁问道。

    “瞎说什么?你自己看,徐州城关前什么都没有,一点尸体或是血迹……大概是狼子关的方向,先锋军又在耍什么花样,是你听错了……”谭有虎倒是不在乎道,“反正现在先锋军主力被困狼子关,谅他们再玩什么花样,也免不了被困死狼子关的命运……”

    不出多时,燕只吉台的数万部队,已经缓缓行至了徐州关前。说来也巧,陆菁这套计谋还真是得当,不但不费吹灰之力拿下了徐州,而且徐州城前并未发生战事,谭有虎的主力部队归来,没发现战场的尸体或是血迹,还以为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开门,谭将军回来了——”行至城下,谭有虎手下的将领大声朝城墙喊道。

    城门之上守卫的士兵所见,随即向后大喊道:“谭将军回来了,全军准备——”

    “嗯?”谭有虎顿觉不对劲,不但士兵的喊令莫名其妙,城楼之上更是燃起了御敌的明火。

    “怎么回事?这个灯火……”一旁的将士也忽觉不对,冷不丁道。

    “大人你看后面——”然后军中士兵的一声叫喊,谭有虎顿时回头望去——火海连成一片,常遇春的主力大军已经毕竟城关,完全出乎了谭有虎的预料……

    “喂,敌军来了,还不快开城门?”楼下的蒙元士兵急了,大声朝城楼之上喊道。

    然而,徐州城门始终紧闭不开……突然,城上一只暗箭飞过,正中一蒙元骑将的肩头,将其击落,一声惨叫后死于马下。

    “什么?”谭有虎吃惊一阵,然而当他抬头看到城楼之上写有“唐”字的军旗后,似乎是明白了什么,但一切都已太晚了……

    “嗖嗖嗖嗖嗖嗖——”紧接着,便是城楼之上从天而降的箭雨,乱入蒙元阵中。“啊——啊——啊——啊……”惨叫声连绵不断,谭有虎军中顿时乱了阵脚。

    “呀啊——”谭有虎知道自己中计,但是已然拔刀的他,似乎并不甘心就这样兵败……“啊——”但是一直神箭,不偏不倚正中自己胸口,谭有虎惨叫一声,负伤落马……

    “嗖嗖嗖嗖嗖嗖嗖——”不只是徐州城关,身后常遇春大军也是火箭齐发,两面夹击而重创谭有虎军部。蒙元军中惨叫不断,顿时军心大乱、没了阵脚,常遇春军队两面出击,最后胜负可想而知……

    “杀——”随着常遇春大军长空一声冲锋杀阵,数万起义军勇不可当冲入火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