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九十五章 胜负之手 中
    苏佳一边做着休息,一边看着萧天在一旁娴熟地帮伤员包扎伤口。望着萧天刀痕依旧的左脸,以前那个傻乎乎偶尔耍点鬼把戏的稚嫩小子,如今变成了成熟稳重的苍龙侠者,甚至是深得信任的一军之将,苏佳眼神微微一蒙,深情中带着些许陶醉……

    “好了,这样就行了,休养几天就没事了……”萧天还在一旁处理着士兵的伤口,沉着安慰道。萧天做事时非常认真,没有注意苏佳在一旁深情的眼神。

    “多谢萧将军……”士兵也是对萧天十分感激,打从心里感谢道。

    “没想到你这方面也在行,原来在一起的时候,这种事情总是我在做……”苏佳休息中,不禁和萧天聊起家常来。

    提到逸仙门的日子,苏佳回想了一阵说道:“嗯……也对,他们两个的确都对医术在行,在逸仙门休养的时候,你和他们混在一起的时间比照顾我还长……”说着,苏佳的口气也鲜有地略显俏皮起来。

    “佳儿你吃醋了?”萧天听见苏佳风趣的话语,转而幽默问道。

    “我吃他们醋干嘛?”苏佳也放松一阵接话道,“你老是黏在我身边,那段时间正好没你清静清静一段……而且瑛妹也挺舍不得你的,临走前也别让她留下遗憾……”

    萧天想了想,表情稍稍一变。随即感叹说道:“逸仙门的日子可真好,虽然鬼王师的恩怨结束后。只是在逸仙门休养了二十来天,但这段日子过得十分平静。没有江湖的喧嚣,没有世道的杂乱,真想一辈子安居在那儿……哪像现在,我们天天带兵打仗,吃了上顿没下顿,说不定今日上战场,明日挖骨坟……”

    “你也别怎么说嘛,毕竟我们是遵从方掌门的意愿,帮他来苏北完成任务。谁知道陷入了战争里,暂时摆脱不开……”苏佳苦笑着道。

    萧天顿了顿,继续说道:“现在想想,黄纪兄弟陪瑛妹留在逸仙门真是对了,要是让他也陪我们来这儿,不知道又要过多少苦日子……倒是嘻哈兄弟他们,乱世中幸存的强盗,能有逸仙门的归宿已是上天最好眷顾,却放着好日子不过。非要死皮赖脸跟着我们,和我们一起受苦……”

    “毕竟他们有心存善意,想要报你这个苍龙大侠的恩情……”苏佳笑着说道,“既然都认你做大哥了。他们总不能放着你这个大哥不管,自己偷安去过享福日子吧?”

    “哎,那三个家伙。平时能吃能睡,义气倒不少。上了战场还真有两把身手……”萧天继续感叹道,“胡夷狄兄弟也是。不用再去中原,北上杀敌、救民水火,就当是他这辈子的志愿好了……”

    苏佳侧脸望着萧天的眼神,她也很久没有这样和萧天谈过心了。

    “佳儿……”萧天缓缓把手移过去,轻轻握住苏佳的手,曾经的纤纤玉手如今也长起了经历北道风尘的老茧一二,略带情意道,“佳儿,等战争结束了,我们就一起回去……我们也不回萧家山庄了,我们就在逸仙门安居,没有世俗的喧嚣,安安乐乐过一辈子……”

    “阿天……”苏佳听到动情的话语,被风尘抹过的脸颊也泛起了醉人的红晕,然而苏佳的脑海中除了和萧天一样的美好幻想,却还有着理智或者说是心结,神情中似有难言之隐。

    “怎么了?”萧天注意到了,转而轻声问道。

    苏佳轻轻摇了摇头,随即抬头说道:“战争还没结束,那样的美好日子还远着……我还有未做完的事情,未找到的人……”说着,眼神中浮现复杂的神情。

    萧天很清楚,苏佳心坎中过不去的心结——陈世今,莫天行,苏佳还没有和命运中的恩怨二人做个了断;还有苏佳的母亲林雨霏,从追风派出山这么久,一直都没有林雨霏的消息……如果这两件事没有完成,苏佳这辈子都不会安心,萧天也在苏佳面前发过誓,要陪她一起去面对这些……

    “二位将军看来是经历过许多世事……”正在萧天和苏佳思绪间,刚才救治的士兵听到了些许谈话内容,突然打断说道。

    “啊?”萧天和苏佳这才知道这里还有别人,有些尴尬地松开彼此的手,及时回应道。

    “二位将军是恋人对吧?”士兵缠着绷带,苦中作乐道,“你们可真好,经历这么多的蹉跎,还能在一起共患难,即使是在战场……”

    “没、没有了……”萧天和苏佳同时脸红道。

    “哎,其实我们这些当兵的,也和将军想的一样……”士兵突然有感而发道,“我的老家在山东,因为朝廷的重赋和压迫,老家的村子被官府给毁了,虽然算不上家破人亡,但我原来的很多亲人都在战乱中失散了……我老爹老娘依在,为了不给他们负担,我才选择入军打仗,给他们省点口粮……我之前想好,要跟着朱元璋一起,推翻蒙元暴政,这样才有好日子过,等战争结束了,我就可以回家……村子被毁前,我也看上了邻家的一个姑娘,村子遭难后,我们都有幸逃出。我本是想好,战争结束后,就回去娶她过门儿……哎,可是现在想想,如今打仗手也断了,这样回去她还要我吗……”

    听着伤员士兵的独白,萧天和苏佳不禁觉得战争的残酷和蒙元暴政,带给天下太多水深火热。原本二人觉得自己一路走来已属不易,如今看来,其实所有人都一样。在乱世中经历了无数的艰苦,一路坚持走来已属不易。而走到现在还抱定着愿望或是理想。更是不易……

    山河之苦千年述,乾坤介须万事枯。自古多难皆黎民。梦里归时堂前屋……

    狼子关攻守轮番一日,天色渐晚;而在徐州关前,助先锋军击退淮北援军的常遇春部队,简单休整一天后,似乎又有所动……

    营帐中,常遇春正示命手下将领集合部队,像是计划着行动。而在常遇春身边,赵子川的大哥赵子衿及张兴领也在一旁待令……

    “赵将军,今日整兵是否完毕?”常遇春突而对赵子衿问道。

    赵子衿已是身披铠甲、全副武装。做好一切准备道:“回将军,末将已做好准备,随时可带大军出动!”

    “很好,赵将军果然行事果断有效——”常遇春应声一句,随即又对张兴领道:“张将军,一会儿率兵攻打徐州,你还是做先头冲锋,必须不惜一切代价,为部队打开进攻的缺口!”

    “末将遵命——”张兴领还是一如既往地干劲十足。出征打仗视死如归。

    原来常遇春今晚是要夜中偷袭徐州,从狼子关回来没一天,常遇春似乎就等不及了。

    “常将军,末将有一事相问——”赵子衿出征前似乎还有话说。突而问道。

    “问——”常遇春也干脆利落道。

    赵子衿继续道:“我军从狼子关归来,虽然击退淮北方面的援军,士气大振。但我军也有损耗,回来休整还不到一天。虽然人数和徐州方面不相上下。但是以疲惫之军强攻守城,守将还是难缠的燕只吉台巴扎多。是否有些太冒险了?”

    常遇春站直身子,义正言辞道:“刚刚从淮北方面得回情报,徐达将军已经成功拿下了淮北——”

    看样子攻下淮北城关的消息已经传到了常遇春军营处,赵子衿等将领所闻,均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

    “山东屏蔽已破一处,最后徐州这关拿下志在必得!”常遇春振奋激昂道,“虽然燕只吉台巴扎多善用心计,但淮北失守消息一出,敌军军心恐大乱,我们趁虚而上,反而能获奇效……退一步说,就算这次进攻没能拿下徐州,也必大伤敌军元气,待到元帅和徐达将军的主力部队会和,攻下徐州指日可待——”

    其实常遇春并不知道,淮北失守的消息并没有传到敌军而中,就连离淮北较近的自己帐下的先锋军部也不知情;而且常遇春也不知道此事徐州正是空虚,狼子关主力部队还未遣回,如果真的率兵强攻徐州,指不定就“捡到”胜利了,而常遇春也正准备这么做了……

    一切准备就绪,只待常遇春一声令下,全军即可从七岭关道出发,向徐州城关发起总攻……

    “出发——”常遇春夜中一道命令,擂鼓声震天响起,七万大军即刻向徐州城关进军而去。不过七岭关道离徐州城关还是有些距离,如果这个时候燕只吉台的主力部队调遣归城,重新部署抵挡,与常遇春部队拼死守城一战,完全来得及……

    而此时在徐州城中,代替燕只吉台太守位置的军师李乘生,已经听到了七岭关方向的战鼓声,他明白那是常遇春主力部队向徐州方向发起的总攻号角。然而现在徐州空虚,燕只吉台主力未归,如果常遇春主力到达城下主力部队还未回来,徐州必将不保……

    其实狼子关埋伏先锋军一计,正是李乘生所设,但这样也调遣了徐州大量的主力部队。然而,李乘生却并未料到常遇春今晚出兵竟会如此果断,完全没有预料,而自己也没有收到任何关于狼子关方面燕只吉台部队或是淮北援军的动向,当然他也不知道淮北援军不但兵败,而且城池沦陷的消息……

    “燕只吉台大人的援军还没回来吗?”。李乘生都有些坐不住了,擂鼓声离城池越来越近,说是七岭关离徐州城关有些距离,但似乎在下一刻,千军万马就会压境至徐州关前。

    “军师,还没有……”一旁的手下有些战兢地回答道。

    “敌军马上就要逼城了,援军为什么还没有到?”李乘生一气之下从座位上起来,向来算计别人的他,还从来没有这么焦急惊慌过。

    “报——”正在这时,似如雪中送炭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李乘生所见,即刻回头,希望听到自己等待的消息。

    “报告军师——”探子飞跑回将军府,兴奋禀报道:“是燕只吉台大人的部队,谭有虎将军属下的,主力部队从狼子关回来了——”

    原来是燕只吉台主力部队回城的消息,看来燕只吉台巴扎多在狼子关派遣的主力部队,这次倒是及时赶回了徐州城关,解了常遇春逼城之难。

    “真的吗?太好了,看来这次我和燕只吉台大人又配合得天衣无缝……快开城门,叫主力部队即刻入城,准备随时应战常遇春部队!”李乘生兴奋中迫不及待道。

    “是——”徐州城中,全军上下也是激动不已,危难中及时获援,一般这种情况不但能解眼前之难,还能鼓舞上下军心……

    “吱——吱——砰——”徐州城关的大门打开,城下黑压压一群部队,看来应该就是燕只吉台调遣回来的主力援军。

    “你们是……燕只吉台大人派回来的……”守城的士兵似乎感觉陌生,不禁加问道。

    领队的将领所见,提高嗓音道:“这还用说?我们受燕只吉台大人之令,随同谭有虎将军及时归城援救,知道徐州危难在即,你们还百般猜疑?”

    “可是回来的部队是不是少了点?”守城士兵又问道,“这里看来,回来的部队也不过一万出头,这么点人怎么挡住敌军的主力?”

    领将继续道:“急什么?狼子关地形复杂,现在又是晚上,我们急于回城解难,所以部队之间走散了不少……不过你放心,谭有虎将军就在后面,城门别关,我们主力部队马上就到,他常遇春休想进犯徐州半步!”

    守城士兵这会儿是信了,索性也振奋道:“好,我这就去通知李大人——你们快快率部队上城,敌军马上就到,城门打开的同时,我们不能让敌军入城!”

    “知道了——”将领答应一声后,向后挥了挥手,随即喊道,“兄弟们,跟我上城!”

    “好——”众军齐声喊道,一万多的蒙元士兵随即入城徐州,准备据守迎敌……

    “军师大人,他们来了,是谭有虎将军的部下——”城上将军府内,士兵及时向李乘生禀报道。

    “这么快?”然而,李乘生似乎是有些怀疑,不禁问道,“几万人的部队,怎么可能这么快入城?快说,回来的到底有多少兵马?”

    “回大人,粗略数来,只有一万左右……”士兵解释道,“不过请大人放心,谭有虎将军的部队就在后面,之前因为狼子关地形复杂,急于回城而走散,但他们马上就到,随时可以据城迎敌!”

    “等等——”然而,李乘生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转而问道,“狼子关地形我们再熟悉不过了,怎么可能会走散?而且燕只吉台大人若是派遣主力回城,谭有虎将军可是主将,他为什么会落在部队后面……”

    正说着,刚刚救援回来的蒙元将领带兵进了将军府,来到了李乘生跟前。

    “大人,他们就是谭有虎将军的部下——”士兵回头高兴指道。

    然而,李乘生突然冒出一身冷汗,眼神惊恐,退后几步望着前来的将领惧怕道:“不对,你们不是谭有虎将军的人——你们……你们到底是谁?”

    “哼……”来者将领冷冷一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