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九十四章 胜负之手 上
    狼子关北道,短暂的战斗伴着硝烟而散,因为及时的救援,南宫俊和慕容飞的骑兵部队成功与先锋军主力会合,敌军围困之计瓦解……

    不过这些都是燕只吉台巴扎多故意为之,为了掩人耳目,只在这里留下了少量部队吸引唐战军队的火力,主力部队则是趁势迂回,抢占了先锋军放弃驻守的缜郡高地,坐一处而望狼子关全势。不但如此,燕只吉台此时也已派主力部队调遣徐州,缓解徐州之难的同时,自己把守缜郡,待到时机成熟,与徐州方面主力夹击狼子关道,并歼唐战陆菁的先锋军主力部队……

    “哥——”终于见着平安无事,慕容樱悬着的心才算放心,一个劲冲到了自己的哥哥慕容飞面前。

    慕容飞知道自己的妹妹过于担心,自己消息不明时,慕容樱甚至害怕得流泪,慕容飞拍了拍慕容樱的肩膀,关心着说道:“行了,樱妹,我这不是好好的吗?既然我平安回来了。就别再哭了,已经没事了……”

    慕容樱哭着点了点头。从哥哥的怀中慢慢起来。

    “已经没事个鬼……”然而,一句冷锋般的话语打断了兄妹二人的情绪。慕容飞抬头望去,想也知道是陆菁那个丫头又在教唆。

    “菁妹……”慕容飞知道自己擅自违抗军令,为了救南宫俊,险些陷入敌军埋伏不能翻身,好在最后安然无事,但责罚肯定是逃不了了。

    陆菁耸了耸肩膀,用“逼迫”的目光望着慕容飞,不好气地说道:“因为你的擅自行动,不但差点让先锋军的主力分支破灭。而且为了救你们,还放弃了缜郡高地,这笔账怎么算啊?”本来丢掉了缜郡高地,是非常严峻的局面,然而陆菁说话的口气却是十分诙谐和调侃,似乎她并不担心这些问题。

    “我也是出于心急,想要救南宫兄,对不起啦……”慕容飞马上换了一个表情,挠头不好意思笑道。“再说了,要不是我,你们也不会确定南宫兄真的被围困在这里,以及这里有燕只吉台的埋伏……”

    陆菁不好气地动了动腮帮。古里古怪道:“行啊,你这么想逞英雄,那我就让你逞个够好了……动用了翼军全部主力。不但伤亡过半,而且和南宫将军的部队混乱编制。你说我该怎么处置你才好?”

    慕容飞知道陆菁的性格,怕是一会儿遭到陆菁的“整人毒手”。继续挠头傻笑道:“你下手轻点就行,别把我的职位也给革去了……”

    陆菁抬起头,坏笑着对慕容飞道:“好啊,既然如此,留下你的军职……不过虽然领兵功过相抵,但丢失了缜郡高地,你逃脱不了干系。索性就暂时禁闭你和南宫俊将军二人好了,在拿下燕只吉台这个老狐狸前,你们兄弟二人禁止带兵上阵——”

    “这……有点太狠了吧?”慕容飞还在一旁挠头道。

    “啊?为什么我也算其中——”南宫俊听了,大声问道,“我可是不知情地领兵选了狼子关北道,然后稀里糊涂地中了敌军的埋伏……这受埋伏牵连又不是我的过错,为什么连我也要责罚?”

    “都稀里糊涂了,还没有过错?”陆菁眼睛一斜,露出“趁机报复”的坏坏表情,调侃说道,“军令如山,现在我陆菁以先锋军军师的身份,命南宫慕容二位将军禁闭一段,待到打败燕只吉台巴扎多,再予以释放——”

    “你不会来真的吧?”南宫俊看着陆菁古灵精怪的表情,认为陆菁多半是在整自己。

    “军中处事,当然是真的——”陆菁不改口气回应道。

    “可是我和南宫兄弟被禁闭了,翼军骑兵化整为零,先锋军部打乱重排,这个样子能打得过燕只吉台那个老狐狸吗?”。慕容飞反问道。

    “那当然了,局势已定,燕只吉台迟早会输,你们两个还是在禁闭处好好反思反思吧,免得再出来违抗军令,又打乱了我的计划……”陆菁自信说道。

    “喂,我又没有违抗军令,干嘛连我也要受处分?真是……”南宫俊还是有些不服气道。

    陆菁暂缓停顿了一下,用复杂的眼神看了一眼南宫俊,随即口气突变,轻声道:“这次的救援,要不是我们果断放弃缜郡,及时赶到,你们可能就真的死在敌军的包围圈中……你要是死了,等战争结束,我回去可没法和她交代……”说完,陆菁的眼神略显一股淡淡悲伤,声音也是极为微弱。

    “嗯……”南宫俊一瞬间怔住了,陆菁说的话,他很明白是什么意思。在汴梁城,还有一个人在朝思暮想等自己,自己可万万不能殉职疆场。而且,南宫俊也对陆菁的改变心有所感,从汴梁时陆菁对自己及南宫家人的鄙夷,反对自己和玲珑的交往,到现在担心自己,替玲珑担忧自己的安危……

    “禁闭,禁闭,那就是不能打仗……”一旁大大咧咧的慕容飞似乎仍不甘心,虽然违抗了军令擅自行动,但也不至于落得这么个处罚。

    “行,就这样——”关键时刻,南宫俊倒是坦然笑道,“就依菁妹你的意思,我和慕容兄暂时禁闭好了,坐等你们打赢燕只吉台的消息——”

    “嗯?”慕容飞听见南宫俊的口气突然有变。疑惑地望了一眼。可军令就是军令,自己的莽撞行事毕竟有过在身。慕容飞也只得暂时接受这个事实……

    而在赵子川这里,刚才冲锋杀阵最前的他。战斗结束后,第一时间还是马不停蹄地整理着军队的布置以及俘虏。不过这次赵子川并不像昨晚那样疲惫过度,今天的他似乎精神百倍,一点倦怠的意思都没有。

    当然,最担心赵子川的人,自然是李玉如,战斗结束的第一时刻,李玉如就赶忙找到了赵子川的位置。当然,每次打仗赵子川都是冲在最前。想找到他并不是什么难事……

    “李功将军,战俘那边就交给你了——”赵子川还在对李功将军吩咐着事情。

    “没问题,赵将军——”李功还是一如既往地实干,上级分配的任务,绝不拖沓。

    赵子川这边倒是忙完了,回头却正好见着担心自己的李玉如过来。看着李玉如带有身孕的匆忙样子,赵子川赶忙上前搀扶道:“哎呀,都说了这点小仗不会有事,你还跟过来干嘛?”

    李玉如却是一脸担心的神情。不好气道:“你还说?身上的伤没好,现在又去冲锋杀敌,万一有个三长两短……”

    赵子川听了,像是想到了什么。随即抡起自己的两臂道:“对了,玉如你看,我答应你的。这次冲锋杀阵,我可是一处伤都没受……怎么样。我早说过了吧,我答应你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

    李玉如听了,脸微微一红,但她还改不了倔强的脾气,即使怀了孩子也是一样:“哼,神气什么?你要这点小仗也受伤,就别当你的飞骑将军了……”

    “这是妻子关心丈夫的口气吗……”赵子川心中暗暗一笑,对李玉如的泼辣脾气也是无可奈何。

    赵子川顿了一会儿,想要讨乐李玉如,随即坏坏笑道:“反正打赌是我赢了,我现在身上没伤,你还想咬我吗?”。

    李玉如知道赵子川是在故意整自己,随即转头生气道:“赵子川你什么意思,说我是狗吗?”。

    “之前打赌不是说好的吗?我如果身上有伤,你就咬我一口……”赵子川继续坏笑道。

    “你这个可恶的家伙……”李玉如知道自己说不过赵子川,索性直接动起手朝赵子川打去。

    赵子川没想到她会来真的,吓得不停在一旁闪躲。说实话,夫妻二人入军以来,尤其是李玉如有身孕之后,很久没有这样开玩笑发发牢骚了……

    而在主军这边,唐战还在整理着军中各种事务,说实话虽然成功救下了南宫俊和慕容飞皆大欢喜,但军队丢掉了狼子关天险之势的缜郡高地,损失不小。而且,放弃缜郡全军出动的计划,还是陆菁亲口所说,虽然不明白其意,但现在看来,似乎战争的局势对自己不利,也不明白陆菁有何等自信竟在南宫慕容兄弟二人面前夸下“擒拿燕只吉台”的海口……

    “报——”正在这时,前方的探子赶来通报,看样子是先锋军派出用以时时关注敌军的动向。

    “怎么样,找到敌军主力了?”唐战见情报归来,加紧问道。

    探子一五一十道:“禀报唐将军,属下各部已经查到燕只吉台主力部队的动向,敌军主力已经占领缜郡,以天险之势控制了狼子关一带,现在我军再回去,恐怕为时已晚——”

    “我就知道……”唐战最担心的的事情发生了,这次恐怕自己再怎么相信陆菁,也难以信服陆菁的计划决定了。

    探子似乎还没说完,继续道:“将军,属下还发现,敌军有大量的兵马,正朝徐州方向赶去,不知何意……”

    唐战闭眼想了想,随即对探子说道:“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我这去和军师商量对策……”

    唐战来到了陆菁身边,把情报告知了陆菁。谁知陆菁似乎并未有所异动,好像这些都在自己的预料之中一样,甚至时不时还笑了笑。

    “缜郡一丢,我军就失去了对狼子关的控制……”唐战严肃地说道,“燕只吉台部队人数本就多于我们,现在他又派遣一部分主力赶往徐州,如此看来是要会和徐州部队,与缜郡部队合围狼子关,我们若是再不行动,恐怕就凶多吉少——”

    陆菁笑了笑,回应说道:“你放心吧傻蛋,行动肯定是有的,但局势不会这么严重的……燕只吉台之所以派遣主力回去,是因为此时徐州空虚,他怕这个时候常遇春将军的主力会趁机偷袭……待到徐州之难局势稳定,他一定又会派遣部队,在缜郡狼子关处,欲以合围我军,就像傻蛋你说的……”

    “所以我才说,丢掉缜郡,我们就丧失了狼子关的阵地,现在处处被动,菁妹你这次的计谋,恐怕……”唐战想要指明陆菁的计划错误,但又不好意思开口。

    谁知,陆菁却是淡然说出惊人的话语:“不用怀疑,正是因为丢掉缜郡,这局棋才有了绝杀之机……我也早就猜到,如果我军主力来此救援南宫慕容兄弟的部队,燕只吉台肯定不会和我们硬碰硬,而是转而迂回抢占缜郡高地,控制整个狼子关,然后先稳定徐州局势,再慢慢蚕食我们部队……战争入行棋,想要谋略取胜,必有弃子;而缜郡,就是骗过燕只吉台,将要决定胜负的弃子!”说话间,陆菁的眼神却是愈加自信,看着事态的发展和自己预想结果一一吻合,陆菁愈来愈坚信自己的计谋会成功。

    “菁儿你是说,你想到了破敌的办法,就是没有了缜郡这样的地利之势……”唐战不解地问道。

    陆菁笑了笑,用惊人的语气轻声道:“缜郡没了就没了,我想要得到的,可不是缜郡这块弹丸之地……”

    唐战依旧是费解,其实不只是唐战,如今陆菁心中盘算的计策,根本无人可知。

    陆菁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子,抛玩着说道:“总之,一切计划正如我盘算那样,棋局已快收尾,胜负之手即将出现……燕只吉台大势已去,这局棋,他已经被将军了!”说完,陆菁眼神一定,手中石子如暗器一般飞出,不偏不倚击中了数丈开来的另一块石头,发出清脆的碰撞声响后,就弹至了两侧……

    虽说是小规模的战役,但先锋军的部队阵中也有伤亡,而在后方处理伤员的事情,最善医术苏佳则是一手承担。

    不过话说回来,自从入军以来,苏佳真的变了。她的武功向来最高,但却不像以往那样杀人干脆利落;相反,比起出征打仗,她现在倒更愿意在后方医疗伤员。杀人无数的她,现在却更倾向于救人……

    “啊——”一个士兵的手臂被整只砍断,血流不止,发出惨痛的喊叫。苏佳正全神贯注地帮其止血疗伤,因为伤口缝合的剧痛,士兵有些疼痛难忍。

    “别动——”苏佳眼神一定,强行用力按住了士兵的手,严肃说道,“再乱动,会出血更多,再忍一下就好了……”

    士兵很听苏佳的话,迷糊之中,确实看见了苏佳绝代佳人的面容,不禁微微一醉——他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为自己在军中疗伤的人,居然是一个从未见过的貌美女子……

    果然,苏佳医术高明,在行动果断和言语劝说下,士兵断臂的血总算止住了。不过这也累坏了苏佳,毕竟军中擅长医术的人不多,自己除了要管理所有的手下,还要亲自包扎受伤最严重的士兵,可谓是身心俱疲……

    帮其止血成功后,苏佳也是坐在一旁长吁一口气……“我也来帮忙吧——”正在这时,苏佳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十分亲切,转头一看,不是萧天又是谁?

    “你那边忙完了?”看着萧天突然出现,苏佳柔声问道。

    “胡兄和嘻哈兄弟在那边帮忙做着,我说佳儿你这边缺人手,会用寒灵神功的我,就也过来帮帮忙喽……”萧天稍稍抹了抹脸上的尘土,微微一笑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