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九十三章 攻守易反
    “大人,敌军的人数不比我军,我军在此设下口袋阵,以逸待劳,岂不是完美之策,为何还要变动?”帐中将领见燕只吉台的计划并无定数、难以把控,有些不解问道。

    “我说过了,不可小看他们,否则必吃大亏……”燕只吉台一边凝思,一边说道,“他们既然故意先派出一支小分队深入,无论胜败,可见他们早就知道我军在此设下埋伏。陆菁聪明过人,若是明知故犯,就算兵力和地形上占据优势,她也一定能想出针对我军之策……想要取胜,必须要有变通……”

    “大人此时可有良计?”将领继续问道。

    “已经有了……”燕只吉台露出诡异的笑容,随即道,“既然他们这么急于过来援救,那就让他们成功好了,反正狼子关打败他们是迟早的事,与其现在冒险硬拼,不如先退一步掌握狼子关的各个要道关口,然后围入死地,逐一击破……”

    “什么意思?”一旁的手下还是不解。

    燕只吉台继续道:“意思就是,我军放弃这里的阵地,让他们自以为成功突围救援……我们此时要做的,就是率军从侧路折返,进攻目标是——缜郡高地!”

    “缜郡?”将领像是明白了什么,又模模糊糊,似懂非懂问道。

    “没错——”燕只吉台倒是十分自信的样子,“敌军千辛万苦想要占领缜郡为了什么?缜郡自为狼子关天险之地,占其而尽望关中之阵,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现在唐战的军队既然全军出动救援,想必是放弃了缜郡要地,若是此时我军来个出其不意,易反而将缜郡收于囊中。便可坐观而望狼子关十通要道……届时再与敌军缠斗,不但人数优势,而且将整个狼子关尽在掌控。围剿歼灭先锋军部队,只是时间长短……狼子关一胜。徐州之势便能扭转,到时援军徐州城关,常遇春想要一举拿下徐州,可就不是易事……两全之策,不但报得大仇,而且保住城池,岂不妙哉?”

    “大人所言极是!”燕只吉台的众手下似乎茅塞顿开,的确。理论上燕只吉台的这套计策出乎完美,不但变动了计划,避开了可能面对的唐战军队的锋芒,而且来了个攻守易反,先其占领缜郡,再而控制狼子关,剿灭先锋军部队,缓解徐州之难。

    “看来就算军师不在,大人也真是神机妙算——”一旁的将领一边夸奖,一边整装说道。“事不宜迟大人,我们现在就整兵出动,趁敌军还没有发现……”

    燕只吉台点了点头。随即下令道:“传令,命军中主力各部,沿西南侧道方向迂回,直取缜郡高地——剩下两营部队,留下来镇守其地,与敌军援军纠缠,不可让敌军立即发现我军动向!”

    “是——”蒙元众将士接到命令,随即转身预备……

    围困高地处,南宫俊和慕容飞还在时刻关注着敌军或是自己军队可能到来的动向。但天色渐黄,申时即至。还看不出蒙元军队究竟有何行动,不知不觉。二人也是觉得有些疲惫……

    “一点动静都没有,燕只吉台那个家伙到底还打不打?”慕容飞有些不耐烦了,索性一头闷在一旁的草垛处,横躺在岩壁上,一边简单休息,一边牢骚说道。

    “不可大意啊,现在看来,燕只吉台似乎是想要在这里继续伏阵,等到我军的主力前来救援,然后一举歼灭我们……站在我们的角度,我们究竟是希望唐战兄弟他们来,还是不来……”南宫俊一边说着,一边有些纠结。

    正说着,兄弟二人似乎是同时感觉到了什么,山体传来轻微的震动——有军队马蹄的动向,看来像是自己军队或是敌军有大的行动。

    “你听到了吗?”南宫俊并未回头地对慕容飞道,“有马蹄声成群而过,正向这里靠近——”

    然而,慕容飞却是另一种表情,回应说道:“不,你听错了,是有马蹄声不错,但应该是远离这里才对……”

    “你耳朵是不是有问题?明明是靠近这里的声音——”南宫俊听了有些莫名其妙,“反驳”回应道。

    “不,是你耳朵有问题,我整个人贴在地面,听力的察觉绝对比你准……”慕容飞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

    然而,稍许过了片刻,兄弟二人像是注意到了什么,南宫俊顿时回头,慕容飞同时其身,彼此对视说道:“两种声音都有——”

    抱着同样的想法,兄弟二人同时朝山下望去,只见西南方向,燕只吉台的部队正从侧道迂回而去,列阵慢慢离开原有阵地,只留下了小支部队在此镇守不动。

    “燕只吉台走了?”慕容飞有些喜出望外,竟会在绝境中让敌人放出一条生路。当然他也很清楚,世上没有这么好的事,一定是燕只吉台巴扎多另有诡计,故意而为之。

    “敌军为什么走了?”南宫俊也不解问道,“明明是围剿我军的大好时机,他却放弃了,是害怕菁妹有所用计吗……”

    “我就说我的计策成功了吧?”慕容飞突发奇想道。

    “现在可没时间开玩笑,如此说来,我们刚刚听到远去的马蹄声,就是蒙元主力撤退是吗?那靠近的马蹄声……”南宫俊嘀咕着,又不假思索地将目光方向了狭关东南方向的道口。

    “诶,你看那里——”慕容飞像是发现了什么,冲着东南方向的滚滚黄尘,提声说道。

    的确,东南方向的道口,传来愈加强烈的马蹄震响,黄沙漫天愈演愈烈,似乎在下一刻会有顷刻而出的洪流——东南关道动静不小……

    “那里该不会是……”南宫俊像是猜到了,目不转睛地望着道口的方向,慕容飞也是一样。

    马蹄声如同山谷里回响的阵雷,愈加靠近的一刻,来势汹涌……忽而,似若黑夜中的一道闪电。黄尘之中蹿出一将飞骑,此人手提双剑,御羽奔驰而来。剑光即闪。便是雷鸣交错,身后随同而至涌出黄沙。便是千万大军。

    “是子川兄弟——”慕容飞兴奋地喊道,南宫俊也是一样,虽然明知可能会中敌军的陷阱,但是看到自己的援军奔马赶到,第一时间还是觉得斗志重燃、热血沸腾,以至于兄弟二人已经忘了刚才燕只吉台部队撤退的不明动向……

    山下关道,赵子川身先士卒,带头冲锋。身后千万大军跟进,层层翻涌而似滚雷。阵地中留下的蒙元部队,接到前时军令,自然是留下御敌,以备不时之需。眼见敌军进犯,蒙元阵中步骑列阵,和之前阻截慕容飞部队一样,欲以左右夹击。

    但不同的是,这一次双方的兵力倒转过来,之前因为人数上的绝对优势。蒙元部队才能围攻慕容飞部;而如今燕只吉台主力撤走,剩下的部队根本不及先锋军部,先锋军主力全然出动。如同浪潮般的攻势,即能一瞬而将蒙元部队淹没……

    “飞骑赵子川杀到——”赵子川还是呼喊着冲锋杀阵的口令,手中乾坤二剑剑光织网而出,连斩剑法如云即到,只在下一刻深入敌腹。

    蒙元阵中自知合围不成,只能正面阻拦。眼见赵子川只身一人冲锋在前,阵中蒙元将领自是不服,想要合并上前,阻截其“狂妄”之势。

    “蹭——”蒙元二将苗刀同时拔出。驭马飞驰,黄尘中闪着寒光。夹击并朝赵子川而却。

    赵子川轻微一笑,似乎并不把这些杂碎放在眼里。“我可答应了玉如。冲锋杀阵不能再有任何负伤……”临阵杀敌,却还想着自己和妻子的约定,可见赵子川的自信之极。而恍惚之中,双方的战马已然临近……

    “去死吧——”蒙元将领怒声喊道,手中的苗刀已然抬起。另一骑将也是,似乎想在赵子川通过二人战马中间一刻,合计而将其斩于马下。

    赵子川双手持剑恍动……“噌噌——”一瞬之间,电光火石般闪过,黄绿剑光交织而出,从蒙元将士的眼前一闪掠过。还没注意到什么,蒙元两将的腹中已然各自多了一道血口,突如其来的剧痛传至全身,鲜血流淌不止,提刀的手一下失去了知觉……“啊——”“啊——”同时发出的惨叫,蒙元两将当场毙命,仅仅只是一招,便被赵子川飞骑斩于马下。

    两将即死,蒙元军中顿时大乱,本来人数就不及,现在将领毙命,军中面对赵子川的神勇,更是无勇应对之心,阵型也开始涣散起来……

    “就趁现在——”高地之上,南宫俊起身说道,“慕容兄,我们也前去助阵子川兄弟!”

    “好——”慕容飞也浑身起了斗志,与南宫俊一起重整旗鼓,列兵出阵,准备一道冲下山坡,与蒙元残部决一死战……

    赵子川飞骑杀入后,先锋军的后续部队及时赶到。李显李功将军本是随同赵子川冲锋入阵,赵子川本就身附重伤,现在还冒险冲锋,二人自放不下,携兵快马加鞭赶来。跟在后面的,萧天、苏佳、胡夷狄等人带领的五绝阵法步兵阵营也是随同即到——看来燕只吉台的情报很准确,先锋军的主力部队全部来了……

    “杀——”赵子川已经放开了手,也不管敌军阵中是否还有抵御,双剑挥舞便是阵中横扫千军而起。蒙元士兵也是见识到了赵子川的威慑气魄,纷纷弃甲曳兵而走,毫无抵抗之力。

    本来,燕只吉台留下的这支残余部队,本就没有什么战意,只为拖延时间之用,其主意还在掩护主力迂回兵发缜郡而去……

    蒙元阵中乱成一团,士兵各部不想正面应对,欲转身撤退落荒而逃。

    “子川兄弟,我们来了——”但是就在蒙元阵中身后,从山坡冲下的之前被蒙元军队围困的南宫俊和慕容飞部,这回却恰好反攻合围而取其道,也是拦住了敌军撤退的去路。随着先锋军主力和南宫慕容部队的会和,这支残余的蒙元部队很快被淹没在了刀影黄尘中……

    缜郡关前……

    “大人,北道传来了消息,先锋军的主力部队突入,我军镇守支部覆灭……”燕只吉台正带着主力部队来到缜郡,后方却传出了阵地失守的消息。

    然而,燕只吉台并未显出失望的样子,反倒是特别的高兴——他的计划成功了,成功吸引了先锋军主力撤出缜郡,为自己下一步计划做好了铺垫。

    燕只吉台抬头望着空无一人的缜郡高地,眼看着缜郡关下昨晚冲阵厮杀的痕迹,笑了笑说道:“哼,唐战陆菁虽然聪明,但他们有个致命缺点,就是心太软,舍不得兄弟情义……为了救那么一支残余无价值的部队,不惜全军放弃缜郡这样的军事天险之地,看样子之前被我们围困的部队,将领和他们的感情不错……”

    身旁的部下率军潜入了缜郡高地巡视一番,随即下山通报道:“大人,正如您预料,缜郡驻地此时已是空无一人,我军用计抢回这片重要阵地,几乎没有损失。以诱饵骗取敌军主力放弃缜郡,然后尽为我有,大人此计可真是妙绝!”

    不只是他,阵中所有将领,都佩服燕只吉台的谋略。不是奉承,是真的钦佩,因为众将士所见属实,燕只吉台巧用一计,便将缜郡这块重地重夺手中。

    燕只吉台笑了笑,依旧是很镇静道:“先别高兴的太早,只是拿下了缜郡,成功算计了先锋军部罢了……徐州之难还未缓解,趁着常遇春还没反应徐州城此时空虚,我们得加紧时间做好下一步——”

    “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大人?”亲信将领继续问道。

    燕只吉台一边下令军队及时占领缜郡,布好边防,一边说道:“只要占领了缜郡高地,整个狼子关尽入我手,先锋军想要战胜我军,再无机会……既是如此,我们现在就该把重心放在徐州之难上。之前为了在狼子关阻截埋伏,出动了几乎全部的徐州主力。现在徐州空虚,趁着常遇春部队还没注意,及时派遣一半的主力回防徐州城关,接应军师,狼子关先锋军这边,留下两万军队即可……”

    亲信将领听了,点了点头,但还有些深疑道:“大人此计顾及大局确实不错,可狼子关这边只留下两万真的放心吗?”

    “没问题的,缜郡高地占据天险,先锋军部队自己最多也才两万,就算是强攻,也毫无胜算,更别说这狼子关的地势,我们比他们要清楚太多……”燕只吉台笑着说道,“先把大部分主力遣回徐州,应对常遇春围城之急,等到缓解了徐州之难,再和徐州方面军师串通,两边合力出击狼子关无定先锋军部,届时唐战陆菁有再大的能耐,也休想从狼子关全身而退——毕竟,若是我们和徐州方面在狼子关两军合围,他们根本逃不出这里。丢下了缜郡天险之地,就是唐战陆菁最大的失算——”

    “大人说的是……”亲信将领应和说道。

    “传令,命谭有虎将军率四万主力退守徐州,接应军师御城,我等剩余部队,在此缜郡镇守,监视狼子关中先锋军部一举一动——”燕只吉台随即下令道。

    “末将遵命!”亲信将领接令后,随即转身布置。

    “唐战、陆菁,你们已经走到头了,虽然上次在七岭关让你们逃了,但说到底,这场战争最后还是我赢了,你们迟早会死在我的手中,哼哼哼……”燕只吉台心中暗暗笑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