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九十二章 兄弟同命
    “别什么好计谋,都想到那陆丫头上,军中有脑子的,又不是只有她一个人——”慕容飞简单擦拭了身上和脸上的血,调侃说道。

    “那你倒是说说,你这么做除了莽撞救我,还有什么计策?”南宫俊回问道。

    慕容飞动了动筋骨,顿觉手腿间的伤痛并无碍事,索性坦然道:“狼子关道口分兵前,军令即各军部分向而行,最终汇聚缜郡山口。昨晚子川兄弟遭遇淮北敌军埋伏,幸得我军还有常遇春将军相救,得以保存部队完整……但击退淮北援军,连子川兄弟陷阱中死里逃生都得以会和主力,你的部队却是迟迟未归,傻子也能猜得出来,北道方向的你,多半是落入了徐州方面欲加阻截的燕只吉台部队的埋伏……”

    “原来昨晚你们已经击退了淮北援军……所以呢?”南宫俊继续问道。

    不愧是慕容飞,燕只吉台的心理几乎让他猜中了。

    然而,说了这么多理由和逻辑,却是没说出切实可行的办法或计策,南宫俊有些焦急道:“别扯那没用的,重点是你只身深入敌阵救我,还是背着唐战兄弟和菁妹他们,不但违抗了军令。还打乱了他们可能安排好的计划……结果现在你和我一样被困在这座山头,明知是陷阱。也只能眼睁睁看着我们援军过来‘送死’,这算是哪门子的计策?”

    “我是故意的——”慕容飞轻轻一笑道。“如果按照原计划,我们整支部队前往北道来救援南宫兄弟你,一定会正中燕只吉台的诡计,就算应变再及时,军队数量有差、地形疏于敌人,根本没有任何胜算,那时过来才是真的送死……但我先一步过来就不一样了,虽然可能打乱了菁妹他们原有的计划,但这也一定打乱了燕只吉台巴扎多的计划——燕只吉台这个人心计很深。和我们多次交手,他一定对菁妹有所提防,菁妹可能想出的计谋,他一定都有研究,才想出了这道引诱我军深入的万全不败之策……可是因为我的打乱计划,使得菁妹的计划有所变动,这也正好摆脱了燕只吉台的陷阱。燕只吉台看见我军的‘异象’,一定会迟疑是不是菁妹又有‘算计’,打破他自己原有的计划。到头来他一定不会想到。这件事情从头到尾跟菁妹他们没有关系,全是我在中间搅局……”

    “就这么多?”南宫俊听完后似乎是有些失望,皱眼问道。

    “对呀——”慕容飞索性答道。

    “对你个头啊——”南宫俊突然大喊道,把慕容飞给吓了一跳。“这算什么计策啊?你只不过是违抗军令,带着少量人马,莽撞行事罢了——哼。中间搅局?你还真是会搅,把我们整支先锋军主力搅得零零散散的。就算打破了燕只吉台的原有的陷阱计划好了,但对我们自己来说还是没有任何的改观……我现在要是燕只吉台巴扎多。不用出兵,继续在这里守株待兔,那结果根本没有两样——敌军没有影响,你倒是像个傻瓜一样跳进‘坑’里来,还违背了军令,简直就是给唐战兄弟和菁妹他们添加负担嘛!哎呀,真是败给你了……”南宫俊最后用手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以表自己的无奈。

    “你别着急嘛,怎么说也算是打乱了敌军的计划,如果菁妹够聪明的话,一定能看出来的……”慕容飞倒是很乐观道。

    “要真这样就好了,在汴梁的时候,菁妹就恨我们两家的人恨得牙痒……现在我们两兄弟给她添了这么大麻烦,她要还能想出神机妙算让我们化险为夷,我们还真得给她磕头认姑奶奶喽……”南宫俊无奈中,也不忘调侃自嘲道。

    “没事,他们一定会想出办法的……”慕容飞仍旧是乐观的神情。

    “比起这个……”南宫俊又恢复严肃的神情,望着山下包围层层叠叠的蒙元军队道,“我们还是想想怎么保全自己吧……这燕只吉台驻在这里不走,唐战兄弟和菁妹他们迟迟不来,困也能活活把我们困死……”

    慕容飞静了静,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随即笑着道:“现在想想,我们兄弟俩,加上子川兄弟三个人,同为玄空大师的弟子,师出同门,在汴梁从没想过今日血刃疆场、身临绝境……我们小时都是富贵的大家公子、养尊处优,口中说是心怀天下,却是从未知道真正世道的艰苦;如今北上行军半年有余,经历磨难无数,生死绝境也有几次吧……如果说这次真的是最后一回,可能这是我们兄弟俩最后一次在一起了……原来在汴梁,家族间的世代矛盾,南宫家和慕容家的子孙后代,不可有亲友之交;可如今两家的子代,不但是生死患难的兄弟,而且共同北赴疆场、斩杀夷狄,是该说命运的玩笑还是惋惜呢……”说着,慕容飞全身放松躺在岩壁上,悠然自得地望着被血色染红的天空,发出的感叹有如翱翔而过的长雁,虽然自由高远,但也苍感凄凉。

    “瞎说什么呢?不到最后一刻,可不能放弃——就算是死,也要战死……”南宫俊头也没回地应声道,声音虽小,语气坚定。

    “但愿吧……”慕容飞稍稍闭眼说道,“希望我这次‘莽撞’过来救你,不是白白送命……”慕容飞的口气非常释然,似乎是忘了自己正身临敌军的包围,以及自己身上的伤痛。

    “哼,你怎么会是白白送命……”南宫俊语气稍变。突然轻声道,“你是我兄弟。你是为了救我,才冒着违抗军令和敌军埋伏的危险。只身赶来……”说话时,南宫俊故意背对着慕容飞,没有转头,可能是觉得太尴尬了。但是语气却是十分坚定,一点都不尴尬。

    慕容飞听了,轻声一笑:“哼,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性子一点都没变,我也是一样……也许。心寄苍生的我们,不适合奔赴战场打仗,倒更像是适合江湖上生死与共的结拜兄弟……行走江湖、快意恩仇,与其在战场上与敌人厮杀、九死一生,倒不如兄弟二人一起行侠仗义、抚匡正义,就和从前一样……”

    南宫俊听了,心中略有感慨,但他似乎还有别的想法,嘴中默默道:“是吗?不过在我心里。还放不下她……”说着,南宫俊也稍稍闭了闭眼,在他心里,若隐若现一个纤纤女子的身影。

    “你一定是在想菁妹家身边的那个小侍女对吧?”慕容飞一眼就看穿了南宫俊的心思。索性说出来道。

    “你这家伙,嘴总是管不住——”南宫俊见自己心思被拆穿,有些尴尬的责备道。

    “可不是吗?最后那天在汴梁陆府临走前。我和樱妹又不是没看到?”慕容飞调侃笑道,“我记得那个姑娘叫玲珑对吧?个头不高。但人长得还不错……她是挺喜欢你的,只是碍着菁妹还有你家里人的反对。鸳鸯难成对……若我们真的能够渡过这一劫,随朱元璋平定了天下,那我们也算是拯救天下的英雄了。等回到汴梁,我看啊,陆家的人会把你心爱的姑娘许配给你这个大英雄的,你就偷着乐吧……”

    “少贫嘴了,我就是因为这事情,和我父亲闹翻了,我也因此离开了家……”南宫俊说着,陷入了深深的回忆。

    “不离开家,你会和我有现在这样的成就?”慕容飞先是笑了笑,随即表情稍有收敛,似乎心有苦楚,眼神压低道,“你就知足吧,你只是和你父亲闹了矛盾,一气之下离家出去罢了,可我就不同了……我和樱妹不但被赶出了家门,而且我的亲哥哥甚至想要杀我,为了他在家中的地位、成为慕容家真正的继承人,甚至不惜残害自己的手足……对我和樱妹来说,离开家才是安全,可这也意味着我们永远也回不去,永远没有家了……”

    “慕容兄……”南宫俊看见慕容飞痛楚的表情,知道比起身世,自己要幸运太多了——慕容飞和慕容樱两兄妹在家族受尽歧视,不但被族人鄙弃,甚至受到亲兄的嫉恨乃至杀心,对于他们来说,本该温馨的家,却是他们再也不愿回首的地狱;可回到自己,虽然自己的三哥四哥厌恶自己,但还不至于要对自己动杀心,更关键的,自己的大哥二哥还有七弟,还非常关心和照顾自己,以自己心怀天下的决心为南宫家争光为荣……

    两人无意中回忆的身世,却是让兄弟两人在此刻凝思静言良久……

    “哎哟,干嘛搞得这么苦涩?我们又不是多愁善感的女人……”关键时候,慕容飞最先从痛苦的回忆跳出,恢复以往的乐观笑容,拍了拍南宫俊的肩膀道,“想想好的吧,离开了汴梁,见到了大千世界,我们现在多威风啊——我们不但是朱元璋手下爱将常遇春帐下先锋军翼军骑军统将,而且统领千军万马打了无数胜仗,受到中原百姓的爱戴,我们现在做的,比在汴梁当什么公子少爷有趣太多了!”

    南宫俊看得出来,慕容飞笑容中隐藏着的痛楚——他很庆幸,即使是这样的命运折磨,慕容飞还能如此乐观自信地活于世间,顶天立地做人、做大英雄,甚至还能做一个好哥哥的榜样……看到这里,南宫俊也不禁微微一笑。

    “你说得对,现在放弃还太早了——”慕容飞浑身像是起了干劲一样,不但忘了身上的伤痛,还一脸兴奋不失镇定地望着山下蒙元敌军的阵势,从容说道,“我们不但要相信唐战兄弟和菁妹他们有办法救我们,我们自己还要有足够的毅力和决心和燕只吉台抗争到底才行!”

    “嗯——”南宫俊也重拾信心点头道,“我们可都是玄空师父的弟子,我们兄弟俩这回可得并肩作战,就算真的是死,也得杀他个痛快!”

    兄弟俩相视一笑,无论是在汴梁受到家族的反对歧视,还是在战场上身临绝境的危机,兄弟二人生死与共、共赴艰关,无论前面是何等险阻,他们都绝不畏惧、勇于面对……

    而此时此刻,蒙元阵地处,燕只吉台巴扎多倒是有些心事……

    还真让慕容飞说中了,本来按计划在这里以南宫俊作诱饵,引诱唐战陆菁的先锋军主力深入陷阱,结果慕容飞突如其来的孤军深入,看似莽撞,却是让燕只吉台变得迟疑不定。虽然把南宫俊和慕容飞二人的部队同时包围在绝境高地,但这次的变动却是出乎了燕只吉台的意料,提防过头的他一直以为这又是陆菁在打什么“鬼主意”,以至于燕只吉台对自己原有的计划心有变动之意……

    “报——”正在这时,帐外传信的士兵禀报前来。

    燕只吉台回过神,直入主题问道:“有发现敌军先锋军部其他部队的动向吗?”。

    “大人,没有,我们在狼子关北道布下了各道眼线,确实没发现敌军的半个踪影……”士兵一五一十道,“不过再往前走,就会到达缜郡关前,如果说先锋军部队抢险占领了缜郡高地,意在阻截淮北方面薛羌大人援军的话,他们应该还在缜郡驻扎或者是刚出发不久,因为虽然没看见人影,但却是听到了源源不断靠近的马蹄声——”

    “还没来是吗……”燕只吉台自言自语默默道。

    “报——”正踌躇着,又有新回来的士兵回应通报道,“回大人,已经看到了敌军先锋军的部队,从缜郡的关口,深入北道逡巡而来,恐怕申时之前,就会达到这里——”

    “他们果然行动了——”燕只吉台身旁的将领拍了拍椅子把手,起身说道,“大人,就按之前计划,在这里设下伏阵,等到他们援军赶到,我们一并将其歼灭!”

    然而,这次燕只吉台似乎是要改变原有的计划,抬手阻止道:“不行,原计划的确是要诱敌而合围,可在唐战陆菁主力援救之前,他们却派了一支小部队前来,像是试探我们敌情的样子,恐怕别有用意……”燕只吉台说的“小部队”,正是慕容飞孤军深入所带的骑军部队。

    “哼,一支小部队,不还是让我们打到山上去了吗,有什么好怕的?”一旁的将领倒是毫不在乎道。

    “不,那只是故意做给我们看的……”燕只吉台笑了笑说道,“陆菁这个丫头心计很深,她既然会派一支小部队佯攻假装被我们围困,说明她早就知道这里有我军的‘口袋阵’……她这么聪明,不会注意不到这点,我们万万不可再按原计划行事……”

    这下子倒是慕容飞还真把燕只吉台给骗住了,本来慕容飞援救是背着唐战陆菁等人擅自行动的,却被燕只吉台误认为是陆菁用计有意而为之。这下子歪打正着,燕只吉台原本的计划却好死不死要有变动。

    “那该如何是好?”军中所有军事计策都由徐州燕只吉台巴扎多和军师李乘生决定,李乘生在徐州据守未来,当然军事大小皆由燕只吉台说了算,军中将领有意见或是决定,都得问过他。

    燕只吉台想了想,又反问道:“对了,确定是先锋军的部队吗?就是唐战和陆菁带领的……”

    “绝对错不了!”后来的情报士兵十分肯定道,“人数虽然不多,但应该是全部主力,毕竟部队行进几乎占满了狭道山谷……更关键的,小人看到了先锋部队领军的将领——是有‘飞骑神将’之称的赵子川——”

    听到“赵子川”这个名字,周围的将领不知为何莫名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这样啊……”燕只吉台摸着下巴忖度了一番,紧跟着嘴角微微扬起,似乎是想到了歹毒之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