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九十一章 生死兄弟 下
    山下关道的另一侧,突然传出了动静……

    “那是……”南宫俊由山头眺望而去,黄尘弥漫之下,一个熟悉的身影驰骋骏马浮现,银剑持手、威风八面,欲有冲破铁碎牢笼之势,气势汹汹而朝蒙元骑阵而来……

    “大人,有动静——”燕只吉台巴扎多这边,一面时刻关注着围困南宫俊部队的情况,一面静静等待着时机,不远处有侍卫传来讯息,燕只吉台的注意力也随之而去。`乐`文`小说`.xs.Com

    “他们终于到了是吗……”燕只吉台暗暗一笑,以为自己的计划成功,吸引唐战陆菁的主力部队上钩。

    “是敌军的部队不错,不过……”侍卫有些吞吐。

    “不过什么?”燕只吉台紧问道。

    “敌军部队以骑兵为主,数量并不多,而且主将似乎只有一人……”侍卫继续说道。

    “只有一人?”这倒是有些出乎燕只吉台的预料,还以为这又是陆菁在玩儿什么诡计,心中不免提起几分,“那个黄毛丫头,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大人,怎么办,他们现在正朝我军阵中而来——”侍卫又提醒道。

    “这么点人就敢冲阵,那不是找死吗?”燕只吉台冷言道,“我不知道他们想玩儿什么花样,既然想死,那就成全他好了……传令,命三营骑兵前去,与五营部队分支两道予以包围,全歼敌军!”

    “是,大人——”侍卫得令后,转身而去。

    “狼子关地形我比你们熟多了,就算你们再怎么聪明,也决计不是我的对手……地利人和皆为劣势,唐战。陆菁……哼,我这会倒要看看,你们还有什么本事……”

    燕只吉台部队蠢蠢欲动。面对蹄踏滚滚黄沙而来的骑军之阵,三营五营部队分列严阵以待……

    冲锋而来的骑将手持青光宝剑。身披龙鳞战甲,其虎势不可挡。即使距离很远,遥在山头的南宫俊也能认出,来者正是自己的同门兄弟——先锋军五绝阵法右翼骑将慕容飞。慕容飞身先士卒,为救南宫俊部,不顾军中之令,擅自率八百骑兵前来救援。慕容飞自为军中良将,武功自不必说。但八百骑兵想要冲破徐州蒙元部队数万防线,似乎有些天方夜谭。可能慕容飞也没有考虑太多,他现在心中所想,就是从敌军包围中救出好兄弟南宫俊。而事实也证明了,南宫俊现在正被围困在前军山头……

    “将军,前方的山头有我军的旗帜——”慕容飞部骑军冲锋,一旁的骑将遥遥而望前方山头的景象,大声喊道。

    “狼子关中,我军还未汇合的分部只有南宫兄的部队,错不了。是南宫将军的部队,他现在被蒙元伏军团团包围住了……”慕容飞也不顾一切示令道,“传令。骑军全部以箭矢阵冲锋,目标为前军山头,与南宫将军部队会和!”

    “是——”骑军上下齐声喊道,尽管只有八百骑军,但个个却是展现视死如归的神情,手提长矛、眼中带血,即使前方面对的,是荒漠中的群狼,也毫不畏惧、奋勇直前……

    “杀了他们!”蒙元部队这边。领将自不必说,眼见慕容飞前来救援的部队寥寥无几。丝毫没有放在眼里。

    “杀——”蒙元阵中,步骑矩阵而对。以铜墙铁壁之势,似要拼死拦住慕容飞箭矢之阵的冲锋。

    “蹭——”慕容飞面对敌军尖刺铁壁拦截,丝毫没有放慢速度,手中长剑油起,一道青光划过,空中凄厉一阵,好似冲锋号角,伴随着身后冲阵骑兵的滚滚铁蹄,硬冲便朝蒙元敌阵而上。

    “呀——”慕容飞大吼一声,青羽剑芒夺目而下,一道道剑气震似惊骇的水浪,借着快马飞天的冲势,一剑变斩断了拦截骑军去路的铁盾之阵。随着蒙元前排士兵的惨叫一声,牵连着被斩断的破铜烂铁四散倒地而去。

    “冲——”慕容飞趁势而上,怒吼军令一出,骑军阵中激昂奋起,狼子关谷骤响震天撼地的喊杀声响,八百铁骑似若势不可挡的巨浪,即使是巨崖山捱,也会被拍得粉碎尘烟。

    “左右骑军,夹击阵心!”蒙元阵中,将领接到燕只吉台之令,步骑阵中分左右两道,突袭慕容飞部箭矢之阵的旁侧。

    由于慕容飞所率骑军部队不多,又是在敌军骑阵重重包围之中,因此很难变阵。箭矢之阵冲锋尤快,但左右两翼保护短板,左右被敌军步骑突袭,冲阵速度自然迟缓。毕竟慕容飞救援兄弟心切,没有过于在意阵法的适中,因此冲阵遭受合围,苦战在所难免。

    没有办法,慕容飞不能丢下自己的部队深陷阵中不管。“吁——”慕容飞只得暂时勒马放慢冲锋速度,在阵中与蒙元敌军搏杀,以接应后方没有跟上的阵中部队。

    “呀——”慕容飞长剑回光一闪,“剑雨清风”散出八面剑光,浪里寻花一般,飞流散射而出。剑气之风招招夺命,围攻而上的蒙元士兵几乎是一招遭受剑光毙命。

    但此招所耗内力不小,数次杀阵过后,慕容飞明显感觉体力骤降;加上昨晚为救赵子川,冲锋突围体力还未完全恢复,现在的状态根本由不得慕容飞持续作战;敌军的包围重重不断,人数又是压倒性劣势,如此恶性循环下去,恐怕部队还没到南宫俊驻扎地的山口,全军部队就会葬送于此……

    “啊——”慕容飞血战恍惚中,又是惊天怒吼一声,回光剑气再现,斩落了合围上来的蒙元骑兵,但自己挥剑的手臂也受了两处刀伤,开始渗血不断。再不从这里突围,不出一刻,自己就会耗死在这。

    不仅仅是慕容飞本人,他身后的部队也出现了脱节——由于箭矢之阵的速度放缓,虽然顾及到了些许两翼的兵马,但总体却是遭受了蒙元敌军的四面合围。刚才主动的阵势瞬间全无,全军上下全然被动,无法冲阵。阵中的骑兵借着居高临下。与蒙元步骑搏命纠缠,怎奈人数过于悬殊。双拳难敌四手,慕容飞阵中的部队,也开始出现大幅度的损耗削减……

    “慕容兄又在逞能,肯定是为了救我,违抗了唐战兄弟和菁妹的军令,不然不会自己只身带这么点部队……”南宫俊起身提枪道,“那个笨蛋,就爱在我面前出风头。从汴梁到这里,臭毛病还不改……传令下去,集合阵中全部,下山救援慕容将军的部队!”

    “可是我们放弃了高地镇守,怎么突破敌军的重重包围?”士兵在一旁疑惑道。

    “先救下慕容将军的部队再说,两军会合后,继续退守高地!”南宫俊义正言辞道,瞬间整理好了着装,可见南宫俊心中的焦急。

    南宫俊手下的部队自然不敢怠慢,他们都清楚南宫慕容两兄弟的交情。同仇敌忾、生死与共,因此两人手下的士兵之间,感情也似生死之交。绝不会看着兄弟深陷危难坐视不管……

    “啊——啊——啊……”慕容飞还在越来越多的蒙元敌阵中奋勇杀敌,但是敌军包围上来的数量源源不断,自己的部队不但人数骤减,而且越陷越深。不知不觉中,慕容飞挥剑的手臂也开始出现酸麻,不知是因为受伤过深还是疲劳至极的缘故。眼中、脸上更是溅满了鲜血,此时的慕容飞如同被狼群围攻的疯狂野兽,心中只剩下了杀敌饮血的信念,浑身浴血的他。早已没有精力重拾部队列阵,当然自己的部队也已伤亡过半。难以重拾……

    “杀——”然而鲜血迷茫中,慕容飞耳边传出了熟悉的喊杀声。从前方山头传来——是南宫俊的部队,南宫俊知道慕容飞落入敌军埋伏,冒着放弃高地的危险,率军冲锋而下,救援慕容飞部。

    这一声叫喊如同兴奋之血,立刻激起了慕容飞心中的斗志。“啊——”慕容飞怒吼一声,长剑重新聚力,挥舞着剑光和血光,将包围上来的蒙元士兵杀得落花流水。而在慕容飞的带动下,他手下的骑军部队像是重燃斗志一般,主动奋起而上,箭矢之阵重起,和南宫俊部队冲锋营救的方向相向而去,反倒是被夹在阵中的蒙元部队开始出现了小规模的溃败,中部被南宫慕容两军的合围打得措手不及……

    “大人,山头的敌军居然主动出击,看来是要接应过来营救的敌军部队……”燕只吉台身边的将领所见,提议说道,“不如我们趁势占领了敌军的高地,让此会和的敌军孤立包围,这样拿下他们,一举歼灭!”

    “不,这样不妥——”然而,燕只吉台立即回绝道,“可不能现在就剿灭了这支残军部队,既然唐战陆菁的主力部队没有现身,只是派了这么小的一只分部前来救援,肯定另有诡计……我们必须拿他们当诱饵,引诱先锋军的主力出现,这样我们才能全然击破敌军主力,不让其有翻身之计……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接应的部队应该还是会会和撤返高地镇守,毕竟这么点人数他们根本不可能突围……传令下去,命山头方向的部队故意让开道路,让敌军撤回高地,然后和之前一样,将高地敌阵包围,坐以待令!”

    “是,大人——”将领得令后,随即便吩咐军令各部。

    “想要引我主力合围,另有诡计?哼,想都别想……”燕只吉台心中暗笑道,“有本事的话,就把主力部队现身,我们堂堂正正来翻较量……当然,你这丫头要是还有暗计,我也有办法对付你,让你的主力部队彻底葬送在狼子关……”

    燕只吉台很是谨慎,尤其是对陆菁用计的提防,只要先锋军的主力部队不现身,即使人数优势明显,燕只吉台的部队也绝不轻举妄动……

    “慕容兄,我来了——”而此时在两军交阵中,南宫俊的部队一路“高歌猛进”,将拦截慕容飞的蒙元敌军杀得天昏地暗。毕竟蒙元部队的注意力都放在慕容飞这边,他们万万没想到身后的南宫俊竟会冒险放弃高地,率主力冲锋而下。背后受袭,难以摆阵,这道方向的部队自然是应对不及,被打得溃不成军。

    而正是这一次出击,不但给慕容飞的部队得以喘息,而且还给慕容飞部队通往高地山口的方向打开了通道。由翁中关口自山口高地一道,已然被南宫俊慕容飞的部队一字而连,蒙元部队合围不及,欲要强攻,只能从左右两方破口。但是重拾战意的南宫慕容部队重新列阵,拒关而挡左右两翼,即使部队数量加起不过一千多人,但足以构成铜墙铁壁的防守,由中道两侧列阵,蒙元敌军没了合围之阵,被分割两道,逡巡而不敢进……

    “你果然被围困在这里……哼,要不是我带部队找到这里,你恐怕活不过今天——”兄弟二人会和,慕容飞竟满脸是血地笑声调侃道。

    南宫俊倒是冷静,深知局势刻不容缓,随即利索道:“先不说这个了,这里敌军数量众多,即使两翼防守也撑不过几时……有什么话先回高地阵营再说,赶紧率部撤回,不然等敌军隔断了我军撤返的道路,就来不及了!”

    慕容飞笑着点了点头,于是重新向身后部队示令道:“全军都有,随南宫将军部队撤返高地镇守,阵型由阵位两翼依次收拢,不得延缓,违令者斩!”

    军令即下,南宫慕容两军的部队不敢怠慢,加上骑军变阵灵活,由阵尾开始聚拢,整支部队依次“回收”,会和两军往返山坡高地而去。而蒙元部队也够“意思”,接到了燕只吉台的军令,故意让开了南宫俊部队撤返高地的退路,南宫慕容部队回撤高地,并没有受到太大阻碍……

    “这样就可以了……”燕只吉台望着远处阵地的战果,冷冷笑道,“快点出现吧,唐战、陆菁,再不来救的话,你们的爱将和骑兵部队会活活困死在这里……”

    燕只吉台心中所想,尽是唐战先锋军主力部队的动向,而燕只吉台似乎心中又起一计,嘴角露出了阴冷笑容……

    在南宫俊的帮助下,慕容飞的部队成功退守高地。然而慕容飞的部队损伤也不小,伤亡过半,现在所带部队不过三百余人,加上和南宫俊会和的部队,骑军主力也只剩下一千余人。正如燕只吉台所说,如果先锋军的部队再不来救,他们就真的熬不过几天了……

    然而,南宫慕容两兄弟似乎并没有在意局势的紧张,兄弟危难中“重逢”,似乎也有说不完的话,当然语气自然和往常一样。

    “你这家伙又在莽撞,只有你一个人率兵前来,打得还这么没有章法,不用说,肯定是瞒着唐战兄弟和菁妹的命令对吧?”南宫俊也不管慕容飞的伤情如何,上来就调侃责备道。

    慕容飞也“毫不示弱”,反驳说道:“你还真是忘恩负义啊,要不是兄弟我拼死赶来相救,你恐怕都撑不过多时……而且我这样做看似莽撞,实则别有用意……”

    “哦?你这鱼木脑袋,能想出什么计策?还是说,是菁妹用计让你做的……”南宫俊反过来问道。

    “别什么好计谋,都想到那陆丫头上,军中有脑子的,又不是只有她一个人——”慕容飞简单擦拭了身上和脸上的血,调侃说道。

    “那你倒是说说,你这么做除了莽撞救我,还有什么计策?”南宫俊回问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