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九十章 生死兄弟 上
    “你是说真的吗?”缜郡高地,先锋军军营处,统将唐战正站在骑营门前,向慕容樱大声问道,“慕容兄自己已率骑兵主力,朝狼子关北道而去?”听唐战的口气,似乎挺不客气,心里也很着急,有些训斥慕容樱的意思。

    慕容樱低下头,惭愧说道:“我哥说,他担心南宫大哥的安危,所以只身一人……我了解他,以他的性格来说……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应该拼命拦住他才对……”慕容樱也知道自己对哥哥的纵容,可能会酿成大错。

    “为何不报?”果然,唐战的声音愈加洪亮,显然是有些生气了,继续朝慕容樱训斥道,“你了解你哥哥,为了兄弟情意只身犯险……但这是战争,不是江湖义气!现在先锋军部在狼子关数番疲惫,战损不小,这时又分支主力精骑冒险,一旦遭到敌军埋伏,你可知道后果?”

    慕容樱明白自己的过错,闭上眼轻声道:“对不起,我擅自违抗军令,甘愿承受责罚……”

    唐战已经有些火烧眉毛了,说话口气也是从未有过地焦躁。萧天在一旁看见唐战有些不冷静的神情,立马上前阻止道:“先别冲动,还不确定南宫兄弟就一定是陷入了敌军的埋伏……军法处置的事情事后再说,眼下需要做的,是尽快找到南宫慕容兄弟二人——”

    “这么大的狼子关,我们打仗都打了一天……”唐战稍许放低了口气,但心情依旧是焦躁道,“堪比迷宫的山道,南宫兄弟到现在还没有消息,不是深陷敌军埋伏又是什么?”

    “傻蛋说得对——”陆菁突然插话道,“在进入狼子关之前。分兵的时候我就明确强调过,部队的目标是绕开敌方伏军主力,尽快前往缜郡汇合……可是现在一天过去了。就连子川兄弟和慕容兄弟的骑兵部队与蒙元敌军交火都赶到了缜郡,南宫兄弟的部队还没有消息。八成是中了徐州方面敌军的埋伏——”

    “徐州方面……你是说燕只吉台巴扎多?”提到徐州太守燕只吉台,萧天有些紧张问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没错……”陆菁屏气凝神道,似乎心中仍在算计。

    唐战的意思很明确,无论如何都要保证南宫俊和慕容飞两将军平安归来,以及他们的部队。唐战拉紧腕上的绷带,义正言辞道:“事已至此,也没必要再责怪谁了。既然慕容兄弟前往狼子关北道救援南宫兄弟,那我们也不能等闲视之……菁儿,你马上下令组织先锋军部精英步骑两千,随我和萧天兄弟一起一同赶往北道,接南宫慕容兄弟回来,其他部队继续镇守缜郡要地——”

    陆菁想了想,转而说道:“不,要去救的话,全军就一起出动!”陆菁的口气十分肯定。

    “你说什么?”唐战一向都是对陆菁言听计从,尤其是军事方面。但是这次,唐战却是没有想到陆菁说出这样的话,有些迟疑道。“出动军中全部?可缜郡是狼子关的重要天险之地,虽然击退了淮北方面的援军,但狼子关这么大,也不确定是不是还有蒙元敌军的埋伏……如果为了救援南宫慕容兄弟出动军中全部,万一敌军乘机强占缜郡高低,我军又无定居之所,岂不是身受其难,受以敌军合围?”

    陆菁没有任何犹豫,语气十分坚定:“听我的。传令全军,向狼子关北道出征。放弃缜郡高地——”

    “可是为什么呢?”唐战想要追根问底。

    陆菁正眼望着唐战道:“燕只吉台的用兵,我们是见过的。稍有不慎就会落入陷阱……燕只吉台善用心计,要是这时还分军行动,恐遭其分割一一击破。南宫慕容兄弟虽然能用好战,即使遭遇埋伏,也能暂时相持;但相持时间不会太长,我们若不派出足够人手及时救援,到时别说营救,我们自身都有陷入敌军圈套的危险……虽然放弃缜郡高地也很冒险,但是相信我,我的决定不会错!”陆菁最后的一句虽语气沉重,但自信满满。

    看着陆菁自信的目光,唐战点了点头——他最终还是选在相信陆菁。于是,唐战改示令道:“明白了,那菁儿你即刻下达军中指令,调遣军中全部撤离缜郡,出征狼子关北道,接应南宫慕容将军!”

    “遵命——”陆菁还是用军中话语的口气应道……

    赵子川营帐中,赵子川正在慢慢解开缠绕在身上的绷带。话说赵子川的身子骨真是硬,前一晚全身刀伤不断、战至体力透支,今日一早便精神满满,全身充满战意和活力,似乎前一天的伤情毫无大碍……

    “军中传来命令了,慕容兄弟率军中骑将,违令径直狼子关北道而去,唐战兄弟即刻下令,出动全军予以迎接救援……”赵子川站了起来,将解开的绷带放置一边,身上的刀伤所以停止血流,但一道道伤疤却依旧是历历在目。

    李玉如看了本就痛心,听了赵子川的话,似乎是明白了赵子川的意思,投去担心的眼神道:“你该不会是要……”

    赵子川也毫不避讳,直言说道:“是的,南宫兄弟没有回来,慕容兄弟又带军中骑军主力先行而去,先锋军五绝阵法的骑军主将就剩我一人……这次出征,我依然和李显李功二位将军打头阵,去营救南宫慕容兄弟——”

    “不可以!”然而,李玉如却是坚决反对道,“你昨天体力透支差点战死,生死关中逃回伤情还未好转,不可以出征前线!”

    “玉如,南宫慕容兄弟有难,我不能坐视不管!”赵子川倒也是直性子,带有血性的口气说道,“虽然受了伤,但这些都是刀剑外伤,根本不算什么!待我出征前线,必将蒙元夷狄杀得魂飞魄散!”

    “不可以。你绝对不能!绝对不能——绝对不能……”李玉如本是平日泼辣的语气,可是眼神中不知何时泛起了泪花,阻止的语气也是越来越小。到最后竟成了带水柔情。

    赵子川看出来了,有孕在身的妻子李玉如。怕自己在战场上有三长两短,昨晚自己差点就战死沙场,吓得李玉如失了魂,今天血伤尚未痊愈再次出征,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李玉如以及他们未出生的孩子都会伤心一辈子……

    赵子川想了想,也收回了之前强硬的口气,半蹲在李玉如的身前。眼神也变得柔和起来。每每李玉如流下泪水,赵子川都会收回之前的硬气,以温柔抚以安慰,之前在汴梁南郊逃出峨眉派追杀的情况即是如此,现在战场面临生死也是……

    赵子川微微一笑,用手轻轻拭去了李玉如的泪水,予以安慰道:“我知道,玉如你担心我出征打仗,会碰上什么意外……不过我们可都是英雄的后代,我们的祖先在先宋时抵御蒙元就曾为了民族大义不惧生死。那我们这些后代也要继承祖先遗志不是吗?你放心,我一定会平安回来,不会让玉如你还有我们的孩子担心……”说着。赵子川轻轻抚摸了一下李玉如稍稍隆起的肚子。

    “你真的保证能够……平安回来……”李玉如也收回来泪水,柔声问道。

    “我对玉如你说过的话,从来没有不算数的……”赵子川继续说道,“在汴梁的时候,我就说过,我一定会从傲晶师太的手中救你出来。你之前也是百般不信,甚至对我不屑一顾,可我最后不也做到了吗?那这次也一样,我向玉如你发誓。这次不但平安回来,而且保证一点不受伤行吗?”

    “那……那怎么可能?”李玉如听了。有些不可思议问道。

    “我赵子川说话算话!”赵子川在李玉如面前自信慢慢道。

    “那……那你要是食言了呢?”李玉如担心中带着一丝俏皮的口气问道。

    赵子川深吸一口气,随即笑道:“如果我食言了。我身上多一道伤口,你就重重咬我一口,怎么样?”

    “哼,谁稀罕……”李玉如红着脸,带着一丝泼辣的语气回道。但很显然,赵子川的安慰已经让李玉如停止了伤心。

    “对了,这次全军出动的话,玉如你也会跟着一起来吧……”赵子川继续道,“你就跟着后援部队行动好了,我在前头冲锋杀阵,随时派人像你汇报消息如何?”

    李玉如想了想,突发奇想道:“无所谓……不过昨天骑军杀阵,我看你的马也受了点伤,不如这次就把我的枣红马借给你用吧……”

    赵子川听了,不禁调侃道:“哟,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不是把你的枣红马看得比我性命还重要吗,怎么今天改口了?”

    “我是担心你,所以……”李玉如红着脸说道,其实在她心里,她对赵子川是真正的担心。

    赵子川想了想,却是转头回绝道:“不了,枣红马你留着吧——你曾经说过的,除非你死了,否则是不会把马借我用的……我可不会让玉如你死,放心吧,我这辈子都不会再骑你的马。只要有我在,我就不会让玉如你有事——”

    李玉如听了,心中油然无限的感动,但担忧还是迟迟放不下。

    赵子川知道李玉如的担心,索性道:“放心吧,我的战马只是受了点小伤,还不至于不能再战……再说了,现在出征北道,也不确定就一定有敌军的埋伏。就算有,我也发誓了,一定平安归来,玉如你就在后面好好休养吧——”

    说完,赵子川便走出了营帐,准备整理自己的手下部队出征。

    “你一定不能有事……”李玉如心中暗暗道……

    三刻过后,先锋军全军集结完毕,离开缜郡高地,朝狼子关北道进军而去……

    北道峡谷……

    南宫俊的部队被逼至了狭关的一道高坡,燕只吉台的部队则是在山下设置了重重包围。不过蒙元军队并没有对高地守军发起猛攻之类的行动,而是坐以守之,样子就像是想活活困死南宫俊部队的样子。就这样从黎明初时到现在,几个时辰过去,到了中午,山上山下都没有大的动静,双方就这样在狭道关口僵持住了……

    对于燕只吉台部队来说,此计是有意而为之,燕只吉台为了以南宫俊为诱饵,引出唐战陆菁先锋军的主力部队,故意没有继续刁难南宫俊部,只是将其围困在似有天险之势的高坡处,以待先锋军主力前来救援,然后一并而歼之。

    而对于南宫俊来说,突围的部队已然不足一千人,上了高坡借助地势,还能勉强与围攻的蒙元主力部队抗衡。不过既然燕只吉台没有强攻的意思,南宫俊部队得以缓冲和休养,加上军中还有较为充足的粮水,就这样坚持七八天都没有问题……

    但是南宫俊其实心里也清楚,燕只吉台迟迟不向自己进攻的目的。虽然自己占据天险地势,但人数也不过八百出头,徐州蒙元军队堂堂数万人马,想要围攻拿下简直就是轻而易举。可燕只吉台并没有这么做,因此南宫俊多多少少也能猜得出,燕只吉台围困自己的目的……

    “将军,为什么敌人不强攻上来?”南宫俊一直攀附在山岩上,观察着山下敌军的情况,一旁的士兵不时轻声问道,“虽然这里有天险之势、易守难攻,但人数相距悬殊,燕只吉台自己也清楚,想强吃我们余部,根本不是问题……”

    南宫俊轻声一笑,随即道:“道理很简单,燕只吉台这个老狐狸,是想逮大鱼……我们只不过是鱼饵,是他利用的工具罢了……”

    “什么意思?”士兵没有立即意会,又不禁问道。

    南宫俊继续轻笑道:“哼,你以为我们刚才突围真的是破釜沉舟、如有神助吗?人数相差那么悬殊,这么快就从数万敌军的包围中突围,根本不可能……刚才燕只吉台明显是在放水,他是故意让我们从这个方向突围,让我们找到这座地势天险的高处,好让我们以为找到了暂时安全之地,实际是想把我们围困在这里……我们这么久没有消息,唐战将军和陆军师一定会派部队前来救援。燕只吉台正是利用这一点,想要把我们先锋军一网打尽……”

    “可既然真是这样,那我们为什么还要像是将计就计的样子,落入他们的陷阱?”士兵继续问道,“就算看出了敌军的诡计,我们现在被围困在这里,又不能做什么,难道就眼睁睁看着敌人的阴谋得逞吗?”

    “我们没有办法,但不代表陆军师没有办法……”南宫俊倒是露出了自信的笑容,一点不担心道,“菁妹足智多谋,我能看出的问题,她不可能看不出来,所以她一定早就料到了燕只吉台的这一手……如果是菁妹的话,她一定能想到办法,不但能救我们摆脱困境,还能让燕只吉台这个老家伙吃到苦头——”

    士兵听了,半信半疑道:“军师确实厉害,之前在七岭关的计谋,得以大胜……可是这一次,我们不但被敌军包围,还被敌军算计,人数又相差悬殊,真的能有办法吗……”

    “当然有,而且一定有……”南宫俊这一回没说出口,心中暗笑着嘀咕道,“对,菁妹,我相信你——就让我看看,你会使出什么样的计策,让我还有敌人都目瞪口呆……”

    然而正在这时,山下关道的另一侧,突然传出了动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