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八十九章 淮北兵变
    淮北城外的关道,风尘肃杀,黄沙席卷黎明之下,一只宛如年久枯绳的长队在长漠如烟的大道上徐徐前行。天风寂寥,群鸦掠过,拖长的枯绳在干涸的荒漠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嵌痕,凄寥,孤冷……

    狼子关一败,薛羌的部队只得无功而返,如今已是淮北城下,虽然心有不甘,但也算是保得大军主力,仍有资本运筹再商。可全军上下的士气已然落入低谷,尤其是薛羌本人,身为淮北太守,堪比羞辱的一战,薛羌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愤怒。堂堂蒙元忠良之将,却被赵子川一人震慑心惊胆寒,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如同一个永远无法挣脱的噩梦牢笼,时时刻刻缠绕在四周……

    “大人,我们到了……”身旁的将士提醒说道,连语气都是有气无力,可见狼子关一败给蒙元众将士的打击。

    薛羌抬头望着淮北老旧破碎的城关,伴着风沙的呼啸,又环顾了一番城下杂乱的马蹄浅印,还未完全被风尘掩没,如此凄凉之景,不禁黯然神伤道:“真是怪了,一场败仗回来,淮北城下却是多了这么乱的马蹄……难道说大势所趋蒙元朝廷之颓,终不将久吗……”显然,一时间薛羌对蒙元江山的未来感到了一丝绝望。

    “大人,可万万不能说这种话——”身旁的将士见太守大人有些自暴自弃,急忙应付道,“只不过是狼子关一败,中了朱元璋的陷阱。如今我军主力仍在,待到休整一番,定翻身与其决一死战!只不过一个赵子川,我军将士必拼死一搏!”其话语倒是说得振奋激昂。

    然而,也不知道薛羌有没有听进去。整个人仍旧是有些颓废的表情。他也没再去管城关前杂乱的马蹄印,率队行至了淮北城下……

    “开门,太守大人回来了——”亲信将领骑马上前喊道。

    但上面似乎半天没有反应。连守卫的士兵也没看见几个。

    薛羌不禁感到有些怪异,抬头望着城关之上的守卫。发现许多士兵不但面孔陌生,而且站位与以前差异很大。沿着城墙未亮的天际余光望去,折射出一股浓浓的阴郁感,薛羌不禁油然一种不祥的预感……

    “喂,上面的人聋了?太守大人薛大人回来了,还不开门?”将领倒是有些不耐烦了,远征疲惫又是败仗,心情本就不好。现在守卫的士兵反应迟钝几番,将领甚至恨不得跑上城关讯吼几番。

    “吱——隆——”终于,伴随着前方城门沉重的推行声,城关的大门总算打开。

    “嘱咐几声就算了,别动粗口……”薛羌语气倒是很平静,还嘱咐自己的将领说话风度,事实上他自己心里比谁都不平静……

    城门即开,军队还是照常入关,薛羌依旧是走在最前,身后跟着两万余众的疲惫军队。然而。进入城关的一刻,薛羌似乎是察觉到了一丝诡异——从城关门口一望的集市地区,却是没见着半个老百姓的身影。昨晚从城关发兵的时候。情形也是如此,但那时是为了集结部队出征,理应如此;可如今依然归城,淮北又未发生战事或战争预警,城中却还是没有老百姓的人影就有些说不过去,映入眼前的,只有一排排如同坟墓一般死寂的平房,看了让人略感心寒。

    “到底发生什么了,难道是我走了以后。兀良托多又做了什么……”薛羌心中越想越怪,甚至把目标怀疑到了兀良托多身上……

    不过这段时间城中虽然怪异。却是没发生什么。和往常一样,军队回城休养后。一切安好,什么也没发生……

    “安将军在哪儿,我现在要见他——”薛羌回城的第一时间没有休息,而是找城中副将统领安朝城商议事务。

    “安大人现在在将军府,正等大人您还有各位将军前去。”侍卫按令说道。

    薛羌没有多说他话,跟着出征的几位将军一同前去。淮北的将军府就在城关正上,薛羌算是当今蒙元朝廷为数不多的“事务者”,对朝廷忠心耿耿,做事严谨认真,虽然这次狼子关败仗,但并不影响他为人处世的良习——将军府设于关上,一旦城外发生战事,他能一边临阵指挥,一边运筹帷幄……

    “薛大人和几位将军同我前来……”士兵继续说道,将薛羌和身后的诸将领到了将军府的门口。

    然而在进门之前,薛羌却是感到阵阵的凉意。在他的四周,无数陌生士兵的眼神,如同冰冷的寒光注视着自己,让自己无法逃脱。城中意外的死寂,似乎预示着一场噩梦即将到来,可偏偏就是没发生什么,谜一样的恐惧和压抑感,从未有过地在薛羌心中徘徊不定,薛羌甚至感觉下一刻自己的性命都无法握与自己手中……

    “吱——”冷冷的一声,将军府的大门打开,安朝城就站在正前等待,里面的布置没有任何改变,可就是变得阴冷许多,走进去让人感觉甚至冰冷的牢笼。

    “进去啊,薛大人……”薛羌在门口迟迟不进——其实是只有他感觉到了这种冰冷的不适——身旁的将领提醒说道。

    薛羌鼓足了气,最后还是率先进去,心想身为淮北太守的他,没什么需要感到恐惧的……

    “您可算是平安回来了,薛大人——”安朝城站在府上的堂桌正前——那是薛羌平日里一般站的位置——笑着说道,笑容中却是案场着一丝异样。

    在场众人都没有察觉到,只有薛羌察觉到了。安朝城一向是自己最信任的部下,相处时间最长,薛羌对其自然是最为了解,稍有一丝变化都能注意到。

    “我是回来了,不过安将军你可是变了……”薛羌也毫不隐瞒,冷冷一句回道。

    “哦?大人何出此言……”安朝城转而笑问道。

    “狼子关一战,无论胜败,我军回归自是全军疲惫,安将军不在城门处迎接。却是在将军府静待我等众将军归来,岂不奇怪……”薛羌承受着四周传来的无比窒息,镇定地笑道。“不亲自出门迎接就算了,还让我等亲自来见你……”

    “听大人的口气。似乎知道末将的目的……”安朝城笑容中又现一丝变动。

    “可不是,对你来说,没人比我更了解你……”薛羌继续说道,“你现在站的位置,可是平日里我站的位置,而你现在站在那里,来意不是很明显吗?”

    “什么来意?”安朝城继续明知故问道。

    薛羌抬起头,正望着安朝城。轻笑着道:“来意就是——你想要篡我的位!”

    此话一出,后面的众将领都震惊了。

    “就只有这样吗?”安朝城的笑容愈加明显,继续问道。

    “当然不是……”薛羌继续道,“城外的马蹄,城内的空寂,显然你为了篡位,甚至发动了兵变对吧,趁着我等众将率主力出征狼子关之时……”

    “聪明,不愧是薛大人——”安朝城也索性说开了,毫不隐瞒道。“可如果真如你所说,在入城之前,我就可以杀了你。那你知道我为什么还要大费辛苦地调令把你们引进将军府?”

    薛羌知道大局已定,索性淡然一切笑道:“哼,理由很简单,因为我还有利用价值,你把我们引进这个将军府的牢笼中,不就是要活捉我们吗……”

    话音刚落,将军府门里门外瞬时传出了震天动静——在府内,从两侧屏风的后方,忽现数十手提长矛的士兵。府内顿时拥挤得水泄不通;而在府外,叛变的士兵全然将将军府的大门堵死。无论薛羌今日是生是死,都不可能走出这道大门。

    忠心跟随薛羌的众将领吓了一跳。他们没想到这居然是安朝城叛变引自己等人入瓮的圈套。

    “而意图活捉我们的肯定另有其人……”薛羌似乎是早就猜到了,临死之际并未有任何恐惧,反倒是先得十分从容,继续说道,“要说我还有利用价值的话,当然就是朱元璋的人了……安将军你投靠了朱元璋,趁着我军出城之际,开门引朱元璋的部队入关,然后俯首称臣对吧?”

    “答对了,真不愧是薛大人——”安朝城终于露出了真容,冷笑道,“薛大人,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吧?”

    薛羌却是不为所动,和在狼子关败仗中的神情全然两样,冲安朝城不屑地轻笑道:“哼,亏你是我薛羌向来最信任的部下,我真是看走了眼,你居然会背叛朝廷,做了朱元璋的走狗……也罢,狼子关一败,本就预示了我命已绝,临死前让我看清了你的真明目,也不算是死不瞑目……”

    薛羌是很镇定,但他身后的那些跟随出生入死的众将领可不这么想,现在府内府外都有重兵包围,他们也知今日在劫难逃,索性破口大骂道:“安朝城,你这个叛徒,你居然做了朱元璋的走狗,我不会放过你!”

    说完,一个将领不顾一切拔刀便朝安朝城面前而去。

    两侧士兵所见,长矛交错拦截而来……结果可想而知,血染满地,该将领的全身被戳成了窟窿,命丧当场,死前其仍用愤怒的目光注视着安朝城。

    不只是薛羌这边的众将,就连安朝城自己也是吓了一跳,半天都没有回过神。唯独薛羌神情不变,眼神中既有绝望又有淡然,谁也猜不出在临死一刻,他心里想的是什么……

    短暂血腥后的沉默,从屏风的一侧缓缓走出一人,此人身披重甲、手持长剑,大义凛然之态——竟是朱元璋帐下征虏大将军徐达。

    可想而知,在这埋伏薛羌等人的部队,均是徐达的手下。徐达凝视着毫无寸铁之力的薛羌,短而有力说道:“投降免死!”

    “哼哼……”薛羌冷笑了几句,没有立刻理会徐达的话语,而是向安朝城的方向慢慢走去。

    看见薛羌的动向,一旁的士兵以长矛相逼。但因为薛羌的样子并不像有攻击之意,所有只是相逼,却并未动手。

    “好吧……”薛羌轻声答应了一句,在一旁众人听来,却是不知道说给谁听的。

    终于,薛羌缓缓走到堂桌,走到了安朝城跟前。安朝城却是吓了一跳,以为薛羌要对自己做什么,在一旁发愣了许久。不过薛羌似乎并没有什么“恶意”,倒是让安朝城稍稍放了心。

    薛羌笑了笑,拍了拍安朝城的肩膀,用令人诧异的口气说道:“好吧,既然你这么想坐我的位置,那就让你坐好了,毕竟你可是我最信任的部下,原来是,现在也是……”

    安朝城不知薛羌为何会对自己说这种话,毕竟自己背叛了他。而在一旁的徐达等众将也是不知其意,冲薛羌投去了异样的目光。

    “你现在背叛了我,甚至想要杀了我,说明是我自己犯下过错,信任了你这么个恶果……”薛羌头轻轻靠前,凑到安朝城的耳边道,“既然自己犯了错,那就由我自己来弥补——”

    一阵寒光闪过,安朝城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但是一切已经晚了……

    冰冷过后的剧痛,一把利刃干脆利落地刺破了安朝城的腹中,鲜血流淌一地。

    “啊……”安朝城整个人也惊呆了,没想到薛羌居然会想要和自己同归于尽。

    一旁的众将士终于知道真相,但是想上前阻拦为时已晚……

    “我薛羌蒙元忠良一世,对付不了赵子川,但还不至于对付不了你这个叛徒……”薛羌冷笑着说道,“你既然这么想坐太守的位置,那就抱着美梦到黄泉去吧——”

    说完,薛羌抽出了安朝城腹中的利刃,安朝城也是瞪大双眼,最后倒在地上气绝身亡,临死前望着薛羌的眼神却是十分的惊恐……

    “蹭噌噌——”戏剧一幕即出,府内府外的士兵全然有了动静,薛羌手中还拿着带血的利刃,徐达全军上下自然是不敢再掉以轻心。

    然而。徐达的一个阻止的手令,却是阻止了士兵的上前。徐达还是很有耐心的样子,反正主权在手,无需心急。随即,徐达依旧冷冷说道:“还是那句话,投降免死,只要你归顺了我们,你依旧还坐你徐州太守的位置,我等共商北伐蒙元之计!”

    薛羌手握带血的利刃,笑着冲徐达道:“哼,一臣不事二主,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薛羌一生一世为蒙元朝廷尽忠尽力,绝不为叛!”

    徐达用异样的眼神望着薛羌坚定的眼神,随即道:“我很佩服不怕死的人,而且为主忠心耿耿……但战争即为残酷,既然是敌人,那就绝对不能手软——”

    说完,徐达朝手下众将士做了一个处决的手势……

    朝阳升起一刻,淮北城关血染城府……

    “天亮了,我们走吧……”就在淮北城关后山的一处,兀良托多正注视着城中的一切,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闭眼轻笑一声道。

    一旁的侍仆转而问道:“大人,狼子关的战事未完,我们现在为何要走?”

    兀良托多笑着道:“哼,战事未完,局势却已定——我之前说过吧,淮北兵变最先沦陷,下一个就轮到徐州了……淮北、徐州即破,山东屏障不保,必将战火燃及。我的目标只有赵家子弟和乾坤二剑,这里已经没我的事,不需要继续呆在这里浪费时间……”

    “那我们现在去哪儿?”侍仆继续问道。

    “回洛阳,向扩廓帖木儿大人复命,就说薛羌已除,燕只吉台也将不远,朝廷支派党羽即除……”兀良托多只是简单回了一句,语气却是异常的冰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