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八十六章 援兵赶到 下
    不知何时,关后响起了雷鸣般的马蹄震响,如惊涛巨浪般奔涌而来浩浩荡荡之军,眼见少有数万。那是常遇春的主力部队,从徐州城关绕道而来。这也是之前常遇春与先锋军之商议,先锋军先入狼子关阻截吸引淮北援军,后方常遇春绕道而来欲与其狼子关合围歼之……

    “那是朱元璋的部队,他们什么时候……”薛羌自然是没能猜到常遇春的计划,他万万没想到,今晚在狼子关把自己搅得天翻地覆的先锋军部队,居然只是吸引自己的诱饵,而他更没有想到,常遇春的主力部队主意不在徐州城关,而在淮北援军。本来是在狼子关欲以埋伏,这回却是反入了先锋军和常遇春的包围……

    “呼呼呼呼呼”如同狂风一般的阵势,常遇春数万大军一时间涌入关中,翻江倒海震慑雷霆,骑阵利矛步步为阵,兵甲剑锋道道相逼,后关之路几乎无可退路。加之将兵之数多于淮北,又有缜郡之阵欲以合围,长道狭关难以失阵,如今的薛羌部队可谓是进退两难……

    “大人,我们中计了看来朱元璋的部队早有埋伏……”薛羌身旁,亲信将领继续道,“万万不可在这里多做停留,趁此机会鸣金收兵退出狼子关,我们还有保留主力的一线生机”

    薛羌却是在一旁发愣许久,看着狭关之下被包围的主力部队,他的眼神显得惊慌。“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我这一辈子就毁在了他们手上,毁在一个赵子川的手上……如果退军,淮北救援不及,徐州沦陷也只是时间问题……”薛羌心中一直暗语。他出兵打仗数十载,从未输得这么惨……

    “啊”“杀杀”“啊……啊啊……”峡谷之下,箭雨横飞。血浴关道,惨叫声连绵不绝。狼子关几乎一瞬之间变成了人间地狱……常遇春主力大军一拥而上,将蒙元部队堵截在了狭长关道,与缜郡先锋军部坐拥而立。薛羌部队为今之计只有从狭道两侧的陌路退兵而去,避开常遇春大军的锋芒,再犹豫耽搁一刻,淮北主力军队将全部魂断狼子关……

    而此时此刻,在缜郡镇守的先锋军部……

    “菁儿,你快看”唐战居高临下。一眼而见狭关后道常遇春的部队,兴奋喊道,“是常将军的主力部队,来得可真是时候”

    然而,陆菁似乎并不像唐战那样高兴,认出了常遇春的部队,陆菁眼神稍稍一皱,内心暗道:“常遇春还是来救了,他没有改变计划,是我想多了吗……”

    而在其他军部。右翼骑部慕容飞自然当仁不让,赵子川负伤不能应战,慕容飞便充当先锋主力位置。率部冲下缜郡山关,加之萧天部队后方的远程掩护,与常遇春一并围歼敌军。

    “杀”慕容飞一声令下,缜郡山关骤时而现震天响地的喊杀声,千百精骑如洪流而下,冲入峡谷关道的蒙元阵中,兵甲利刃交错,鲜血四溅而飞,精锐骑兵以死相搏……

    “薛大人”峡谷之上。亲信将士还在劝说薛羌。

    薛羌的的眼角中渗出血丝,两腮颤颤而动。过了许久才轻声说道:“传令,全军从狭道侧旁退出关口……鸣金收兵。撤出狼子关,退守淮北……”最后的命令竟然是全然退兵,放弃了通往徐州的救援;而且薛羌的口气已然没了之前的硬气,显然是心里彻底崩塌了今晚常遇春的阻截援军意在援军之计,一断而隔二虎,不但击垮了淮北方面的军心,而且完全孤立了徐州,徐州淮北两地尽在囊中……

    军令传入狭关蒙元军中,淮北军队随即列阵从关道狭口撤兵而去。一路上的撤退免不了加大军阵的伤亡,无数的惨叫声连绵不断,伴着峡谷中倒下无数士兵的尸体,弥漫着血雾一样的肃杀,凄凉之感在峡谷阵中久久不能散去……

    薛羌和亲信部队加快骑速,一时间很快撤出了狼子关。幸运的是,常遇春意在阻截淮北援军,围入翁中却是无意追击,活活放了薛羌一条生路。但薛羌并没有因此而感到庆幸,相反,今晚惨败狼子关,薛羌心里久久不能平静,或者说是一辈子都无法平静……

    “大人……”身旁的将士想要安慰,却是不知说什么好,话语打断间,只好换入正题道,“现在该怎么办?狼子关无法逾越,徐州救援不及……”

    薛羌俯身骑马,黑夜下甚至难以看清他的面庞,静默了许久,只能听见令人绝望而不息的马蹄声响,薛羌才终于开口道:“围攻徐州敌军之众,非我等部队能够抗衡……徐州不能救援,但也不至于即刻失守。燕只吉台巴扎多带兵经验丰富,曾经对抗郭子兴,据一方之关而不退让,只要徐州方面自己不失,短时间还能抗衡……我等先回淮北,另商对策,考虑要不要向山东方面请调援军。等到一切部署正常,积有抗衡之力,再做打算……无论如何,正面战场频频失利也好,徐州淮北两地决不能丢。此二地一旦失守,蒙元北面之关将会深陷火海,后果不堪设想,当下之际,还是退守此二关保守为重”薛羌还算镇定,即使狼子关败军而走,经验丰富的他决策也以为重。

    “大人所言极是,我等即刻退守淮北,与安朝城安大人一同御敌,共守城关”将士继续道。

    薛羌没有再说什么,带着军心颓废的主力部队,向着退回淮北的方向,消失在黄尘古道浓浓的黑夜中……

    缜郡方面,坚持等到了常遇春部队的到来,先锋军部也算不易,毕竟在这地形复杂的狼子关,若不是冒险分支部队引诱薛羌军队深入和赵子川的单骑精勇,只凭先锋军少量的部队,根本拖不起淮北三万大军这么长时间。结局也很有可能颠倒。

    而唐战陆菁用兵有方,加之赵子川身负重伤,二人恢复了军中的职务。常遇春到达第一时刻。便找到唐战陆菁二人商议战事。唐战还是老样子洗耳恭听,该遵从便遵从。而陆菁则也是保持着心眼,毕竟她一直冥冥中察觉,这一切的背后,似乎是朱元璋设下的一个更大的局……

    当然,常遇春也没留二人太多,先锋军苦战狼子关,拖延淮北方面援军,损耗也不小。亟需养精蓄锐。但对于唐战以致整个先锋军部来说,现在最关心的还是徐州方面的战况,毕竟今晚狼子关反计埋伏,常遇春也是动用了全部的主力。如此说来,徐州方面的压力顿时骤减,如果燕只吉台从中趁机有诡,谁也意想不到。

    但所有人中,陆菁最是不担心,似乎她心中所策,总能超人一步。向常遇春交代完军中事务后。先锋军整体便在缜郡休整,陆菁不但没有多给军中将士多作安排,而且时而有说有笑。给军中将士缓解战后的压抑。萧天苏佳等人没事时,一边给军中伤员包扎治疗,一边洗耳恭听。至于重伤的赵子川,苏佳更是亲自用寒灵神功内力予以特治,要是让李玉如看到赵子川如此重伤的样子,恐怕会伤心欲绝。

    可怕什么就来什么,赵子川单骑而敌万军的事情传出,跟随主军一同到来的李玉如第一时间便赶到了缜郡先锋军阵中。李玉如也不管身孕在身,冒着战场杀敌的风险骑马赶至好在战事一切都结束了。当李玉如出现在赵子川身前,看见赵子川浑身是绷带血伤的样子。整个人都傻了,眼中带雨梨花不说。面容更是伤心欲绝,差点没害怕得倒下。

    众人看在眼里,一时间也不知说什么好。一旁治疗的苏佳不想让李玉如担心,笑着安慰道:“嫂子没事的,子川大哥虽然身受重伤,但全是刀剑的皮外伤……子川大哥身子骨硬,休息几天就没事的……”

    苏佳虽这么说,但看着李玉如伤心欲绝的神态,知道她根本没听进去,索性便有些不知茫然地低下头,缓缓走到了一边,留下夫妻二人“唠言”两句。

    赵子川知道自己这次又“闯祸”了,苦笑了几番,忍着痛站起身来,走到李玉如的跟前,缠着绷带的单手将其轻轻搂在怀中,微笑着在耳边轻声道:“别伤心了玉如,我这不是没事吗?你要打我骂我都好,自己别太伤心了,哭多了对肚子里的孩子不好……”

    李玉如哭完后,没有再向平常那样不改火辣性格地一阵教训,反之是轻轻搂住赵子川另一只手臂,指尖来回在绷带缝隙间浮动,像是感触融化赵子川身上的伤痛,轻声抚慰道:“没事就好,以后不能再莽撞行事了,我们的孩子若是出生,也不愿见着他爹浑身是伤的样子……”

    赵子川笑着点了点头,在李玉如的额头上轻轻一吻,预示着一切有惊无险地结束,无需再担心。

    其余人等看着赵子川疼老婆的样子,也在一旁不好意思地笑望,最爱“起事”的陆菁眼睛更是眯成了一条缝原来这个在汴梁城最不被看好“讨老婆”的赵子川,如今却是比任何人更会关爱自己的另一半……

    看似一切都暂告段落,先锋军中大部分人都在修养,而常遇春的主力部队并未在缜郡多做停留,共同击退淮北的援军,交代完相关的事务,便又带兵折返而去。留下缜郡驻扎的先锋军部,一面养精蓄锐,一面监视狼子关一带诸如淮北方面可能折返的情况……

    一夜激战后,军中各部还算平稳,萧天率箭弩众部下归位后,陪胡夷狄等人“唠嗑”几句后,草草休息了一番;苏佳没有休息,没有战事时,她总是一丝不苟任劳任怨地为军中伤员治疗;赵子川自不必说,修养伤情的同时,李玉如以及李显李功将军等人一直在身边陪同;慕容飞骑阵归位,骑兵各部需重新布置调整,处理的事务向来比步兵阵营要多;唐战作为主将,简单休息后,在军中清点将士的人数,即使是慕容飞归位,他也一直在疑惑今晚先锋军的部队人数似乎太少……

    陆菁没有陪唐战一起。而是坐在古镇外的一处斜坡上,一面吹着夜中寒风,一面眼神凝眸。似乎心中纠结着事情。偶尔几个路过的士兵过来招呼几句,陆菁还是笑脸相迎地回应。只是回应过后。陆菁又回到了思绪的神态……

    不知何时,慕容樱从一旁走过,静静坐到了陆菁身旁这个场景倒是少见,在汴梁的时候,二人就互相视彼此为情敌,不断挖苦对方,即使是入营从军,二人的态度也并未改变;但这次显然没有。二人就像好姐妹一般,没有旧时的恩怨,也没有安乐时候的说笑,有的只是共渡磨难后难得平静的庆幸与不用言语的安慰。

    二人互相笑了笑,战场上是出生入死的姐妹,历经磨难后,曾经的恩怨似乎是一笑而过。二人也没有说什么客套关心的话,一个表情,一个眼神,几乎就能明白;而说出口的。都是正经的事务,尽管在别人听来,这些都是磨烂耳根子的东西……

    “常将军的部队怎么走了?”慕容樱轻声问道。

    “常将军的部队当然是重新折返徐州阵地。毕竟狼子关阻截淮北援军只是临时之计,常将军调遣了几乎全部主力予以截击。若不及时回去,万一徐州方面燕只吉台发现有变,怕是应对不及……”陆菁也只是轻声说道。

    “真没想到,我们这些曾经在象牙塔里当大小姐的千金,如今却会在战场上奋勇拼杀……”慕容樱忽然转开话题,有感而发道。

    “可不是嘛,这样的人生经历也算宝贵……”陆菁也笑着道,“要是让你选择的话。你是会选继续当一个被安排好人生的终生只能窝在金镶牢笼里锦衣玉食的富家千金,还是自己选择命运。为天下苍生而奔赴疆场斩杀夷狄的巾帼木兰?”

    “这还用说吗……”慕容樱也笑了笑,回应说道。“我们两个不都是这样选择了吗?不顾家人的反对和世俗的眼光,我和我哥甚至还被家族的人排挤,迫不得已……”

    听到这里,陆菁朝慕容樱投去了略微惊异的目光,说实话,认识慕容樱以来,她也发觉这是她第一次用赞叹的目光去看慕容樱……

    “对了,接下去该怎么办,我们的陆军师?”感叹的话题没扯多久,慕容樱还是回归了正题,也算是把陆菁差点深入的思绪给拉了回来。

    陆菁清醒过来,随即道:“常遇春将军走了,我们可不能闲着。正如之前所说,我们养精蓄锐的同时,还是时刻关注狼子关这一带的情况……樱妹,一刻过后,你去集结所有人过来,在休养生息的这段时间,我必须得安排他们各自别的重要事务”

    慕容樱信任地点了点头,立刻起身而去……

    “萧大哥,你带的部队负责在敌军撤退的狼子关关口一带巡视……”人员到齐后,陆菁也一本正经吩咐命令道,“只是这一次,苏姐姐不能跟着你,她必须负责照顾军中的伤员。”

    “我知道了,交给我就行了”萧天回答得也是干脆利落,随即又对苏佳道,“佳儿,那这次我一个人行动了”

    “嗯,我不在你自己要小心……”苏佳还是很温柔地回应道。

    “子川兄弟既然在休养,那骑军重新布阵的任务,就交给慕容飞将军慕容兄弟你了……”陆菁继续对慕容飞道,“慕容兄,这次狼子关解救子川兄弟,你可立了大功,希望重整骑军这方面,你能继续做好”

    然而,慕容飞在一旁像是没听见的样子,整个人在低头沉思,对陆菁的说话也是半天反应没有。

    “你听到了吗?”陆菁见慕容飞没有回答,还以为是自己说得不清楚。

    然而慕容飞依旧在低头沉思,似乎是被什么纠结而又想不起来的事情所困惑。

    “到底怎么了,你在想什么?”陆菁继续问了一句,她也发现慕容飞神情的部队。

    “哥,你怎么了?”慕容樱在一旁也注意到了,拉了拉慕容飞的衣袖道。

    慕容飞低头凝思了很久,终于像是想起来的样子,缓缓抬头冷冒一句道:“在这之前,我们好像忘了一件事……南宫兄弟呢?”

    此话一出,全场惊异……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