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八十五章 援兵赶到 上
    “前锋列阵,玄襄之阵改为冲锋之阵,直捣前关敌军!”慕容飞坐镇在前,一边大声下令,一边指挥着左右骑军冲阵杀敌。

    慕容飞自为最前,面对前关敌军的左右合围,毫不畏惧。左右蒙元骑兵长矛即至,呈角形欲以夹击。慕容飞俯身冲锋,犹如战鹰迅雷而下,手中长剑泛着青光,伴着马蹄飞扬而过,犹如浪花飞掠,横扫即出。

    长剑即指,剑光如雨横下,“浪里寻花”飞现,闪动着无数急促的骤点,骤点随着剑光转而化作飞扫落叶的剑气,招式看似轻描淡写,实则步步杀机。只见如同青光波纹般的剑气,挥至敌方骑阵军中,撕裂般斩断一切利刃,合围而上的蒙元骑军更是被冲击得人仰马翻。只听得慕容飞身旁传来的重重叠叠的惨叫,一具又一具敌将尸体从马上摔落,鲜血浸满尘土……

    不只是慕容飞,后方的主力骑军虽说数量不多,但予以冲锋箭头之阵,其冲击之威慑力无人能挡;加之慕容飞的突入大大扰乱敌军的阵型和军心,前关阻截部队以无心抵御,眼看着慕容飞驭马飞奔而来,根本不想抵抗,弃甲而逃。

    “杀——”慕容飞∮眼见冲锋之利势,长吼一道,身后的骑军如同沸血涌起,起舞挥兵而上。百千骑军,浩浩荡荡,从狼子狭关纵横转入,直朝缜郡方向奔雷而去,无人能挡……

    而在阵军稍后,赵子川和慕容樱已然将被隔断的敌军杀得人心涣散,前关阻截军队即乱。狭关阵中已然无力再战。赵子川和慕容樱越战越勇,尤其是赵子川。子龙附体的他,双剑浴血。横扫千军,驰骋狭关而现百魄之力,剑气横流冲击威慑,马踏飞扬更是无人敢拦。数十回合即过,敌军阵中已是杂乱一片,慕容军队身附骑军数数为阵,三五成群,呈五襄围合之势,一同乘胜前击。与慕容飞主力部队成功会和……

    “哼,也不过一群杂鱼,根本不够我慕容樱动筋骨——”慕容樱杀得起劲,擦掉脸上溅上的血,起劲说道。

    然而,赵子川杀敌无数、身负重伤,疲累中却是比慕容樱冷静得多。他回头望了一眼后方突起的风暴沙尘,应了慕容樱一句道:“樱妹,可别高兴的太早。你看看后面——”

    慕容樱听到后,回头望去,正见狭关后道,飞扬尘土漫天。伴着无数雷鸣般的铁蹄铮铮,令人胆战心寒——人影部队即从扬尘而现,又是不计其数的蒙元骑军从后关浩浩荡荡而来。这些便是薛羌下令欲在狭关全歼慕容飞部队的主力部队。薛羌为了擒杀赵子川,不惜一切代价。出动了淮北支援的所有军队,就在这峡谷关口。如海啸一般扑袭而来……

    “他们是冲我来的——”赵子川斩钉截铁道,“樱妹,我们快点前往缜郡会和主力,在这里孤身糜战不现实!”

    慕容樱自知事情的严重性,点头并示意军队属令后,“驾——”地一声,驭马疾驰朝向缜郡方向而去。

    “驾——”“驾——”身旁的骑兵部队也不怠慢,慕容飞的主力先锋部队既已为不敌打开了前关通道,他们自然不能继续在这浪费时间,齐声令下,随同赵子川、慕容樱一起,快马加鞭而朝缜郡……

    慕容飞的军队神速一般击散了薛羌在前关埋伏的敌军,更是马不停蹄地朝缜郡方向赶去。过了这道峡谷,前面就是缜郡,而在那里,先锋军主力部队为了接应赵子川和其他军部,肯定早早做好了准备……

    而在狭关之上,薛羌还在注视着底下的一切。本来想要借前关部队阻截慕容飞军部一阵,后关涌上的主力部队合围而并歼之,谁知慕容飞部队英勇难敌,自己的前关部队又是兵败如山倒,毫无战力可言,薛羌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大人,他们已经突破前关的……防线了……”连回来通报的士兵也被薛羌愤怒的神情所吓到,轻声支吾道。

    薛羌隐忍了几阵怒气,紧攒双拳道:“传令下去,不惜一切代价,后关的主力部队加快行进,一定要全歼敌军!告诉领军将领,带不回赵子川的脑袋,提头见我!”

    “是……是……”士兵害怕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惊吓了很久才重新爬起,然后狼狈一般地跑了回去。

    “赵子川,他到底是什么人,这只朱元璋的部队,到底是谁在统领……”薛羌见着先锋军军中精兵良将无数,愤怒中不禁心生胆寒——这只狼子关与之糜战的部队,绝不仅仅是拦截淮北援军这么简单……

    狼子关峡谷中,慕容飞部队加快行进,左右两边几乎没了敌军的阻截,冲锋之阵逐渐拉为一条长线,如同离弦之箭疾迅般朝缜郡赶去。而峡谷后关已经传来了敌军追兵的消息,慕容飞自己心里也清楚,这是敌人狠下决心要剿灭自己全军,人数众多不能硬拼,更不能在这多时停留半刻。

    “将军,前面就是缜郡,那是我们的人!”关键时刻,一个唤醒希望的声音传来,慕容飞驭马抬头一望,正见前方就是缜郡高低的入口,而在道口隐蔽处,更是埋伏了先锋军接应部队。

    “太好了,主力军队就在前面,大家加把劲冲!驾——”慕容飞带头兴奋喊道。

    对希望到来的渴望,全军上下包括战马也是斗志激昂迭起,骑军飞速穿越峡谷而过,基本上已无大碍;而在后关紧紧追赶的蒙元骑军,却是触手不及……

    而在缜郡关口这里,唐战陆菁的主力部队已经等很久了。本来他们是准备接应赵子川突围而归,没想到却也碰上了在狼子关绕道数十的慕容飞的部队……

    “是慕容兄弟的部队——”唐战指着前方阵军的主将喊道。

    陆菁的眼神也是聚精会神,手中长鞭紧攒。不到最后一刻,心中落石不会放下。

    “可不只是慕容兄弟……”萧天站在山道上高瞻远瞩。望着身后滚滚的黄尘,补充道。“后面还有敌军的追击,看来在这峡谷关口,慕容兄经历了难以想象的追击恶战——”

    陆菁等不下去了,挥鞭下令道:“传令,狭道各部做好接应,掩护慕容将军部队!”

    “交给我吧——”萧天干脆利落一句,便飞身跳下山岩,奔至众军埋伏的岩体之后等待下令,看来这里的伏军是属萧天所令……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咚咚咚——咚咚咚隆隆隆——”雷点般的马蹄声越来越近。慕容飞已经看清了陆菁等人的面容,一声令吼,全军再次加速,主力会和像是冲锋杀阵一般,马蹄不减。终于到达缜郡关口,慕容飞更是飞骑并进,马蹄尘起而上高山。

    “慕容兄弟回来,平安无事太好了——”唐战先是大声接应一句。

    “可不只是我,子川兄弟也在后面——”慕容飞没有停下。骑马上山的同时,补充说道。

    “什么,是子川兄弟?”唐战一听到这个消息,整个人心中的悬石瞬间落下。毕竟他们从一开始担心的,正是孤身一人吸引敌军主力的赵子川。

    陆菁也是一样,大敌当前却是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回问道:“什么,这是真的吗?”

    慕容飞继续道:“是的。他就在后面,和我妹妹一起突围出来。马上就到了——后关就是敌军的主力,快点做好应对,看着狭关的沙尘黄土,看样子数量不少!”慕容飞还不忘提醒道。

    “这个交给我吧,部队回来后,你快去重新组织你们部队的防御工事——”陆菁说完后,立即回头面向敌阵,说话行动间,对兄弟朋友投去了无比的信任……

    果然,赵子川和慕容樱也平安回归,慕容樱倒是没怎么受伤,而反观赵子川,此时的他已然是精疲力尽、全身负伤,在生死边缘摸爬滚打一次,这是他这辈子最惊险的一次突围。

    赵子川回来的第一时间,李显和李功将军及赵子川原本的主力部队便迎了上去。到达缜郡下马的一刻,赵子川立刻全身放松下来,整个人松了口气,却连站立的力气都没了。

    “将军——”赵子川部队的众将士眼见此景,立刻围拥而上,李显和李功更是搀扶起赵子川。

    “赵将军你受重伤了?”李显无比担心地问道。

    “我没事……”赵子川终于松懈了下来,用略微沙哑的声音笑着道,“只是在生死中走了一遭,敌人想取我赵子川的性命,可没那么简单……”

    唐战之前更是心如纠结,眼见着赵子川平安归来,唐战第一时间赶到了赵子川身旁,用略带责备的口气道:“你这家伙,把我们吓死了知不知道?居然想要孤身一人引开敌军的主力,这是多危险的事情,何况你现在还是先锋军的主将,居然做出比我和菁儿还冒险的事情来——”

    “哼,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性格,我可不是什么统领的将才……”赵子川身负重伤,却是面带笑容道,“你和菁妹才是先锋军的统领,而对于我,无论何时,只会是冲锋在军中的最前……好了,别再关心我了,既然我平安回来了,你还是快去布置军队他处吧——现在敌军后关已然追击而上,你这个先锋军的主将可没时间在这里家长里短……”

    唐战也意识到了,随即对李显李功而说到:“二位李将军,你们带赵将军前往缜郡修养,外面抵御敌军追兵,交给我们就行——”

    “好的将军,这次敌军的追兵似乎数量不少,你们一定要小心!”李显点头应了一句,随后便和李功一起搀扶着赵子川上山而去……

    “哒哒哒……哒哒哒咚咚咚——”紧跟着而来的,依然是阵阵马蹄,然而这一次靠近缜郡的,自然是薛羌从后关而入的主力追兵。薛羌已经下了死令,即使赵子川及慕容飞的部队安全到达缜郡,蒙元部队也不会说就此罢休,就算缜郡是天险之关难以逾越,看来薛羌还是要包围强攻了……

    “敌军来了——”陆菁眼神一皱,面对着波涛巨浪般的蒙元骑阵说道,“马上组织一二防线,不能让他们强行逾越!”

    “我知道了——”唐战也得令一声应道,面对敌军的阵阵压迫,唐战反倒是干劲十足,丝毫没有畏惧敌众我寡之意……

    “咚咚咚隆隆——”蒙元骑军已然到达缜郡关口……

    “放——”黑夜中,突然响起萧天的一声号令,缜郡关口的埋伏部队,同一时间有所举动——漫天浩荡的箭雨而出,正朝汹涌之势扑来的蒙元骑军而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自然紧跟着的,是黄尘沙土弥漫中,回荡在山谷久久余绕的蒙元士兵的惨叫。薛羌其实早就想到缜郡这边为了接应部队,定有埋伏,只是没想到先锋军主力部队动作会这么快。

    本想借着箭雨间隙的一刻,骑兵持续强攻高低,虽有地势之劣,但也能借着数量上的压倒优势强行而上。

    可令蒙元部队没想到的是,箭雨一层接一层,丝毫未有断歇之意,漫天箭雨毫不间断,蒙元骑军每每冲上,便是尸横遍野,至今未能踏入缜郡一步……

    归其缘由,正见缜郡关口埋伏部队,手持异样弓矢,连箭百十数发而不停歇——想也便知,那是萧天再次用机关之术自创的连矢,和上一次发明的“脚链连弩”一样,这一次萧天发明的机关连矢,不但射程远于普通弓箭,而且作战方便,十连数发,埋伏阵地更是震慑敌军……

    “第二列队,放——”萧天还在前阵号令指挥,前排列队弓矢即出,后排部队补充就绪,来来回回,周而复始,箭雨之阵从未停歇。

    面对毫不间断的箭阵,蒙元骑军根本就是逡巡难进,加上缜郡山道的天险地势,以及道口处不断增多的尸体妨碍,薛羌的部队已是难以进军半寸……

    当然,狭关之上的薛羌也是看到了。可是军令已下,擒杀赵子川之意不变,薛羌丝毫没有改变的意思。

    “大人,不能再进攻了,前方的缜郡地势天险,难以逾越,就算我军有两万之众,也未必能行……”将领在一旁劝阻道。

    “啰嗦!小小一支残军,加一个赵子川,居然能拖住淮北三万大军,我薛羌这一辈子为朝廷尽忠尽力,打了不少仗,从没有这么窝囊!”薛羌似乎是上头了,不拿下缜郡绝不退兵。

    “可是大人,你看看关后——”然而峰回路转的一句,将领突然指向峡谷的后关。

    薛羌急躁中转而望去,却是惊呆了——

    不知何时,关后响起了雷鸣般的马蹄震响,如惊涛巨浪般奔涌而来浩浩荡荡之军,眼见少有数万。那是常遇春的主力部队,从徐州城关绕道而来。这也是之前常遇春与先锋军之商议,先锋军先入狼子关阻截吸引淮北援军,后方常遇春绕道而来欲与其狼子关合围歼之……

    “那是朱元璋的部队,他们什么时候……”薛羌自然是没能猜到常遇春的计划,他万万没想到,今晚在狼子关把自己搅得天翻地覆的先锋军部队,居然只是吸引自己的诱饵,而他更没有想到,常遇春的主力部队主意不在徐州城关,而在淮北援军。本来是在狼子关欲以埋伏,这回却是反入了先锋军和常遇春的包围……(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