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五百八十章 窒息峡谷
    先锋军按计划兵分五路,由狼子关山道路口朝向缜郡进军而去……

    而在此刻,狼子关西道另一路口,一支数量庞大的蒙元部队正在徐徐靠近……

    “薛将军,前面就是狼子关了……”蒙元军队正前,一个士兵朝部队首领般的人物说道。¥℉,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淮北太守薛羌。薛羌此次亲自率兵救援徐州,可见他对徐州城关防御的重视。而从淮北到徐州的通道,狼子关为必经之地。狼子关九曲十八弯,有“山道迷宫”之称,中有高地古镇缜郡之天险之势,即乃兵家必争之地。薛羌和燕只吉台一样,有着多年征战经验,他也早有预料朱元璋的部队,可能会在狼子关埋伏拦截。

    不过薛羌的行军速度确实是快,不出几个时辰,就由淮北到达狼子关。狼子关的地势地形,蒙元方面要比朱元璋的部队熟悉,要真打起仗来,薛羌的军队未必吃亏……

    “狼子关,九曲奇关且地势险要,想要通过这里到达徐州,恐怕不太容易……”薛羌望着狼子关的入口,伸手而试飘落细雨,随即又道,“而今夜色笼罩,天降小雨,我军若是深入,免不了暗战……但狼子关缜郡乃必争之地,我军容不得片刻怠慢——”

    “将军,前方探子来报,发现了朱元璋部队的动向——”关键时刻,淮北军队的探路士兵却是传来了重要情报。

    “果真有埋伏是吗……”薛羌眼神一凝,不禁问道,“可知敌军领兵的将领是谁。有多少人马?”

    “回将军,因为天色过暗。雨天难点火把,根本看不清敌军的将领……”士兵继续说道。“而且探子回来通报,说是在狼子关各处关口,皆有敌军部队的动向,虽然数量不多,却是道道布阵潜行,属下担心敌军空有他计埋伏——”

    薛羌想了想,搭了搭腰间的苗刀,眼神一定说道:“哼,不管朱元璋有什么鬼把戏。只要敌军人数不多,我们就有胜算……现在天降细雨,他们军队也未能燃起明火;他们的目标恐怕也是夺取缜郡,夜间没有明火,地势不熟,他们不会顺利。而我军此时若是即刻拦截,逐个击破,在这狼子关,本将军必叫他们有来无回!”

    薛羌说得自信满满。身后跟随的蒙元将士一个个跃跃欲试,纷纷拔出了苗刀或是骑将长刀。

    “大人,我军该从何处进发?”后面一个身强体壮的将领提刀问道,他似乎等不及要驰骋狼子关中。与朱元璋的部队浴血一战。

    薛羌望着前方的路口,微微一笑道:“别急,敌军不熟悉狼子关的路口。黑夜中如同瞎眼老鼠。我们无论从哪个关口进入,遇上哪条道上的部队。都能将其击破……一会儿由中道行进,跟回前方探子的情报。待到看准敌军时机,由我命令即下,短时间将其杀得片甲不留!”

    “是——”身后将领同时答道。

    “驾——”“驾——”薛羌骑马带头行进狼子关,后方大部队紧随其后进入……

    狼子关“山道迷宫”之称不假,俯视由上及下,几十条绵延弯道层层叠叠,如同缠绕一块儿的扭绳,难以挣脱。俯视即是难以分清,更别说深入其中。果然,先锋军兵分五路而入狼子关后,就再也找不到同行部队的踪迹,像是被孤立了一般。环形四周全是攀岩高山,稍有行军不慎,就会陷入迷宫之中无法走出。偶尔能够听到山体另一侧战马铁蹄的层叠声,却是因找不到拐角的路口,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唐战陆菁所带部队这边以步兵为主,虽说想要快速到达关中缜郡,但恐有敌军埋伏,行军速度不得不慢。加上陆菁心眼很多,越危险的事情越是谨慎,借着山道“黑灯瞎火”一片,陆菁甚至让部队的动静愈渐愈小,走起路来都是踮起脚尖……

    “菁儿,我们好像迷路了……”唐战紧跟在陆菁的身旁,轻声说道。

    “迷路很正常,毕竟我军并不熟悉这里的山道……”陆菁轻声回应道,“所以我们尽量把动静减小,雨天没有明火的情况下,敌军也很难发现我们……”

    “如果真有敌军埋伏的话,究竟是淮北方面的援军,还是燕只吉台又有诡计?”唐战又问道。

    陆菁稍稍一顿,随即说道:“如果有的话,我情愿是淮北方面的援军……燕只吉台这个人心计很深,徐州城关一战,连我都被他算计了,如果他真的也插手放兵狼子关,恐怕我军将会面临不测……”

    “军师你听,山道一侧好像有军队行进的声音……”老九这个时候突然说道,听到山道另一侧有不明军队的动向,经验丰富的老九也是提起了万分谨慎。

    陆菁也是一样,她和唐战一起向后面的部队做了做手势,示意部队行动稍有收敛,随即部队全军将士底下身子,改以略微俯身前进。

    “好像就在前面的地方,数量不少,和我们正面而来……”陆菁耳朵很尖,黑暗寂静中,通过对面脚步声的频率变换,她甚至能估算敌军先头部队的人数和列阵。

    “如果真碰上了,恐怕不好办了……”唐战也略有担心道,“我们部队兵分几路,每路人数骤减,若是碰上了埋伏的敌军,正面相碰根本不可能……”

    “先看看再说……”陆菁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借着夜色乌云的起起伏伏,前方道口未知的军队黑影频频闪动,似乎在月光下认清的一刻,战斗即要爆发。

    到最后唐战陆菁等人甚至都不敢出声,后面的部队更是井然有序地按兵不动,没有唐战陆菁的命令,每一个士兵就像木桩岩石一样伏在低处一动不动……

    同一时刻。萧天和苏佳所带领的部队也是遇上了类似情况……

    “阿天你听到了吗?刚才从我们山道的一侧,有大队人马的行动声……”苏佳听觉十分敏锐。察觉到附近不明的动向,悄声朝萧天耳边道。

    “前方的狭道有人影。刚才大队人马的声音动静,应该是从那里传来的……”萧天也是谨慎万分,一面吩咐身后的部队停止前进,一面稍有低身地望着前方狭口的情况。为求保险起见,萧天甚至将自己的身子伏在岩石一旁,躲过了从乌云而出的暗淡月光的映照,自己的身影在对面看来也是黑晃一处。

    “到底怎么回事?”哈哈人高马大脑袋瓜,身体躲也不好躲,带着傻劲问道。

    “死胖子别吵……”比起哈哈。阿多个头矮小,他就行动自如多了,见哈哈在一旁说动容易暴露目标,阿多不禁小声提醒道。

    “你们两个别闹了,都安静点……”萧天又不禁回头小声提醒道。

    苏佳在狭口一处望了很久,刚刚似乎还有人影的攒动,但是一下子又没了,感觉就像是把人影和岩石的影子混淆了。可刚才明明听到了军队的脚步声,生怕是敌军故意埋伏。苏佳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懈怠。

    “怎么办?”萧天伏在苏佳的身旁,严肃紧张地问道,“要真是敌军埋伏的话,我们这点人……”

    苏佳眼神十分的坚定。小声应道,“为确保部队安全,必须要冒险过去看看……”

    “我去怎么样?”胡夷狄也在一旁凑过来。似乎想要自付请命。

    “不,还是我和佳儿去吧……”萧天轻声回道。“就轻功和突袭方面,我和佳儿更擅长。万一真是敌军的埋伏,我和佳儿应付得来……”

    苏佳点了点头,同意萧天的观点。

    胡夷狄虽然心有不甘,但关键时刻也要以大局为重,索性自己也没有异议。

    萧天继续说道:“胡兄,后面的兄弟先交给你,待会儿我和佳儿前去一试,如果真是敌军,是打是撤看我和佳儿示意……”

    “知道了,你们自己要小心……”胡夷狄再三提醒道。

    “嗯……”萧天轻微点了点头,简单布置好了计划,萧天和苏佳二人便贴着山体的岩石,借着乌云闭月的一刻,黑暗中悄无声息地摸索靠近……

    赵子川军队处……

    “赵将军,刚才有人看到了,前方好像有大队人马的动静……”李显一路和李功一起,紧跟在赵子川的身后,李显突然提起前方人影攒动的情形。

    此时赵子川的部队已经明显放缓了脚步,之前计划快速到达缜郡的计划也是放慢半拍。提到前方动静一事,赵子川也是一早察觉到了,只是他们尚不清楚,前面攒动的人影究竟是自己人还是敌人。

    “千万别轻举妄动,这里的山道狭窄,要是一拥而上,对面要真是敌军主力埋伏的话,想撤都来不及……”赵子川谨慎说道,“待我前去看清一试,再做决定……”

    于是,赵子川稍微加快了骑马的速度,和主力部队拉开稍短的距离,借着黯淡月光在剑锋上反射的寒光,缓缓前进几步……

    而慕容飞部队这边,情形也大致一样,总是隐隐约约听到山道两侧有军队人马的动静,甚至还有说话的声音。在这黑灯瞎火的细雨之夜,众将士的每一步举动都是万分的小心……

    “哥,这附近总是有人流的攒动,该不会是……”慕容樱也是心中紧绷成弦,时不时朝身旁自己的哥哥慕容飞轻问道。说实话,慕容樱身置战场如此之久,并不畏惧战场的厮杀;但是如今陷入这黑夜中时刻围绕身旁的杀机,危险重重、杀意浓浓,四周全是窒息的寒流气息,慕容樱也不禁哆嗦几分。

    “小心一点,我们现在分成几道部队,人数不多,决不可轻易和敌军交手……”关键时刻,慕容飞还是很镇静道,“菁妹说过,我们的目标是要前往缜郡……如果前方真有不明军队动向,暂时不要管他,这如同迷宫的狼子关口。谁也猜不出前方究竟是自己人还是敌军的埋伏……我们能避则避,等到前方动静平息。再朝缜郡进发……”

    慕容飞确实不愧是军中右翼统将,越是不容犯错的紧张局面。慕容飞越是镇静……

    而南宫俊这边的情况又稍有差异,他们也时不时察觉到了四面环山的侧路,时不时有不明军队的动静。时而列阵行动、脚步整齐,时而按兵不动,像是没了踪影或是在原地埋伏……

    南宫俊自知前方情况未知,部队每行一步,也是寸步小心。

    “没有我的命令,不可以有任何行动……”南宫俊也是谨慎,没弄清楚前面的情况。自己的部队干脆不动了。其实南宫俊心里也没底,如果在这杀气弥漫的夜色中,是自己的部队遇上了敌军的埋伏,如此狭窄的山道处又无法立即逃脱,进退两难却是不知何如……

    残月在遮天乌云下若隐若现,如同血光般恍惚着狼子关下盘曲如蛇的山道狭口。层层黑影晃动,寒宵铁柝在冷风时而“叮当——”作响。尤其是在全然静止的一刻,场面显得最为肃杀死静……然而时刻即过,乌云开始渐薄。细雨也渐息停止,寂寥的暗夜将开始凶光肃杀般的放晴……

    “雨好像停了……”停止部队这边,陆菁不禁提道,“小雨即停。一会儿部队点火照明……不过在此之前,先要搞清楚对面是谁,不能自己先暴露目标……”

    “一会儿我去看看好了……”关键时刻。还是唐战挺身而出,从岩体伏起的同时。手中紧握梨花枪,随时应对不测。

    “等等。傻蛋,我陪你一起去……”陆菁不放心唐战一个人,也紧紧跟在了唐战的身后……

    “我数一二三就转身……”萧天这边,也在叮咛着苏佳道。

    苏佳的手中早就握紧了刀柄,鬼刀随时准备出鞘……

    “赵将军已经提起手势了……”赵子川军队处,李显望着走在最前的赵子川,面对前方人影时的动作。

    “李显兄,分理好部队……”李功也在一旁急于提醒道……

    “哥,前面好像没动静了,雨也好像停了……”慕容飞这里,慕容樱用极其细微的声音说道。

    慕容飞也没说话,只是抬手做起了手势……

    “走——”唐战突而喊声道,随即和陆菁一起转身……

    “一……二……三——”萧天喊声即下,和苏佳一起闪身越过……

    “蹭噌噌——”赵子川这边,对面的火把一下子全亮了。前方顿时出现了军队人马的真身,赵子川的眼神有些惊异……

    “明火——”慕容飞军令一下,先锋军这边,要属自己这里最先点起照亮明火……

    “南宫将军,刚才好像又是军队号令的声音——”静夜中所有的声音和命令似乎在一瞬间同时开来,南宫俊部队这边,亲信的士兵提醒道。

    南宫俊一刻不敢放松,待到场面再次寂静,也才慢慢示意部队亮起了明火……

    结果即现……

    “是你们——”唐战陆菁这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二人转头往山侧一望,正好碰上了闪现而出的萧天苏佳二人。

    “这可真是‘冤家碰头’,看样子我们两队在迷宫中碰上了……”萧天见到了是唐战和陆菁,和苏佳一起长舒一口气,到头来双方是虚惊一场,还以为两军要差点打上了……

    “哥,看样子不是敌军的埋伏,是我们担心多余了——”慕容飞部队这边,明火亮过后,很幸运没有碰见蒙元的伏军,前方未知人马动静过后,夜色中恐无所有。

    “还不能掉以轻心,说不定只是暂时绕过这里,蒙元军队未必走远,万万不可轻举妄动——”点燃火把后,慕容飞还是不忘提醒道……

    “全军都有,往南道方向行进——”南宫俊终于下定决心,待到部队火光全明,随即下令部队前往动静事发地……

    剩下赵子川部队这边……赵子川惊呆了,出现在自己部队面前的,是狼子关中最广阔的平地,善以骑兵摆阵。而在阵中平原处,数以万计的蒙元铁骑正面而立自己军队身前——正面相对的不是别人,正是薛羌的淮北主力援军,不幸是赵子川的部队正面撞上了……(未完待续。。)